<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九章入川
    “各位以为如何?”

    抬头一扫在座诸位,蒙哥问道。

    “臣以为此计甚好。”汪德臣一马当先,立时回道。

    此人巩昌盐川人,赐名田哥,字舜辅,蒙古族汪古部,亦是汪世显次子,年少时候曾经侍奉在阔端身边。

    待到其父亲汪世显病逝之后,他承袭其父职责,自此领兵入蜀,因多次于蜀中作战,故此在蒙哥筹划南征一事时候,便将此人招入军中,作为先锋存在。

    即得恩仇,汪德臣又岂有放弃之理?

    被他一带动,众将纷纷叫嚷起来。

    “没错。弟兄们在那些坚城下折损了太多,若是不将那群家伙全部杀了,如何能消我等之恨?”

    “而且这宋朝将士向来胆小。若是我等将大军围来,他们定然无法坚持多长时间,肯定会投降。”

    “此地距离宋朝临安还有赤凤军长安太过遥远。路上更有众多山路,要到那里,非得数月路程。”

    “……”

    这一句句话,说的蒙哥也是动心了,张口道:“那好,就按照仲威所言。”

    非是他害怕,实在是术速忽里的策略太过胆大,风险也着实太高,纵然他可以以战养战,但这一路上变数太多,终究还是不能太过依赖。

    术速忽里虽是疑惑,但看到众人痴狂模样,只好作罢。

    沉下心,蒙哥张口命令道:“汪德臣。你为我军先锋,那就先率领麾下人马进攻泸州,七日内务必给我攻下。”

    “属下听令!定然首战告捷。”汪德臣立时伏首回道,旋即起身离开。

    蒙哥面露喜悦,旋即却有皱起眉梢,侧目看向旁边一人,叫道:“杨大渊!”

    “陛下。小臣在。”

    似是感到惊讶,杨大渊身子一颤,连忙跪倒在地。

    那“陛下”一次脱口而出,不禁令在场众人哄堂大笑,纷纷讥诮起来。

    “‘陛下’?这家伙莫不是将可汗当成了他的皇帝不成?”

    “还小臣,我看啊。这厮就是一个无耻败类,不堪与谋。”

    “当初还以为是啥硬骨头呢。谁晓得一威胁就没了骨气。”

    “……”

    这些话钻入杨大渊的耳朵里面,令他感到了双颊通红,心有羞愧。他和在场众位并不一样,原本乃是宋朝将领,其后因为畏惧死亡,故此投降了蒙古,做了一位汉奸。

    蒙哥自也听到这话,但他却并未在意,只是继续下达着自己的指令:“你率军你麾下降军前往富顺监。此地乃是宋朝制盐、产铁的地方,若是能够占据此地,那我军就不用担心盐铁了。”

    “属下得令。”

    杨大渊岂敢反抗,也立马跪倒在地,迎声回道,唯恐稍不注意让这位可汗生气。

    蒙哥这才微微颌首,回道:“你也应当知晓此地所产的盐铁之物甚是重要,乃是确保我军后勤的重要之物。所以你此番前去,务必要保证此地在我军手中。唯有如此,方能保证我军安然无恙,明白吗?”

    “属下知晓。”

    杨大渊心中胆寒,连忙回道。

    “那就好。”

    蒙哥微微颌首,复有对着其余之人说道:“至于其余人,这就随我一起出征,务必将对方给我灭了。”

    众人齐齐回道:“末将定然不负大汗所托,定然战胜对方,为大汗开疆拓土。”声音宏大,一时从府衙之内直接窜出,直入天空之中。

    …………

    重庆府。

    一骑飞入城中,很快的便从府衙之中跃出两人,正是余玠、王坚两人。

    “敌人情况如何?”

    面有严肃,余玠看向眼前骑兵。

    那骑兵迅速回道:“启禀将军。蒙古前锋汪德臣已然攻陷涪州和忠州。而蒙古大军则在蒙哥、郭侃两人率领下,正朝着重庆府赶来。”

    “好快的速度!没想到那汪德臣竟然将我军后撤之路给掐断了。这一次,是打算要彻底解决我们吗?”听罢之后,余玠心头一惊,额头之上已然是布满愁容。

    王坚亦道:“幸亏我等早有准备,提前在此地筑造坚城,并且储存了众多的粮食,否则只是这一下,我等就当真要陷入危险之中了。”

    “虽是如此。但此番蒙古率领大军前来,定然不会轻易罢休,只怕非得将整个重庆彻底攻下,方能罢休。”余玠长叹一声,看着王坚的目光之中,更是忧虑重重。

    “不管如何,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王坚神色不动,正如他的名字一般,始终坚韧无比。

    “那好。这一次,我便陪你走一遭。”余玠微微颌首,心中已然下定决心。

    大不了,随城一起殉职就是了。

    “虽是如此。但此番蒙古三路进攻,我等也需要小心筹谋,方能度过劫难。对此,却不知你有什么意见?”王坚自知敌军强横,但他乃是捍卫蜀地的蒙将,自然不可能以为单靠所谓忠诚不二,便当真能够战胜对方。

    余玠回道:“正如你我所知道的。目前蒙古兵分两路。一路由当今蒙古大汗蒙哥,由吐番饶过大理,自叙州转攻我军腹地之处。另一处却是由吐番直接东下进攻成都,其统领者乃阔端麾下之人纽磷。如此自西南两侧夹攻,外加兀良合台自北方发起进攻,共计又兵力十万,自三面共同发起进攻,好令我军进退无门,彻底败亡。”

    此番战法,自两淮一带,还有川蜀以及关中一代,一起发动压迫,便是蒙古最擅长的大迂回战术。

    通过大范围的战术机动,进而找寻敌人的命门所在,并且在长途范围内将对方拖到筋疲力竭,乃是蒙古的得意战术,整个欧亚大陆更无一人能够和其对抗。

    至于那种将数万兵力集中于一城,并且和对方玩大决战的,终究不过文人墨客的臆想,完全算不得数。

    “那依你所言,我等又该如何?”王坚问道。

    “兀良合台方面,自有赵葵抵抗,我等自然无忧。”余玠缓缓诉道:“至于那纽磷?此人虽是悍将,但和阔端相较,却差的太远,只需派遣浦择之自然能够和其对抗。至于那蒙哥?”沉吟片刻,他复有苦笑道:“我军目前兵力缺乏,远非对方对手,若是将全军散于各处,少不得被对方各个击破。既然如此,不如将全部兵力尽数集中于合州以及重庆一代,以求能够固守此地,令对方难以彻底攻占。”

    王坚听罢,虽觉憋屈,但也知晓此计乃是目前最好计策,至于反击之事?

    他们手下兵力缺少,便是军饷也是难以筹足,更是无从下手,自然只有固守一途!

    …………

    利州。

    此地地处四川盆地北部边缘,嘉陵江上游,位于川陕甘三省交汇处,广元市中部,东邻旺苍县,南连剑阁县、昭化区,西接青川县,北界朝天区,若要进入蜀中地区,则必须由此踏入。

    因此地有连绵山峰,其峰多是笔直陡峭,宛如利剑插天,势冲云霄,故此又被誉名为剑阁。

    可以说,正是“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若是占据此地,便等同于控制住入蜀通道。

    今日,此城却迎来了一支军队。

    眺望远处,萧凤冷冷诉道:“此地为谁把守?”

    “启禀主公。根据我等情报,此地本为汪德臣驻地。只因为汪德臣随蒙哥出征,故此此城由其弟汪直臣负责把守。”站在一边,萧景茂将先前收集的情报缓缓诉出。

    萧凤眉梢微皱,隐隐透着几分不悦:“汪直臣?先前没在兴元府遇到他,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

    先前出关时候,她本打算于兴元府一代,将驻守此地的蒙古驻军尽数消灭,谁料对方却虚晃一枪,直接弃城而逃,故此感到懊恼,但今日看来原来对方将决战之地放在了这里。

    不过说真的,相较于兴元府那开阔地带,眼前的利州府却是地势凶险许多,若当真展开攻击,自然是要困难多了。

    “没错。而且我等已经派出士兵前去劝降,想必对方也快给出答案了吧。”萧景茂侧目看向远处连绵山势,于山势之中自有一座山城立于此种,恰好挡在了大军道路之前。

    此地为剑阁关,乃是扼守入川的重要关隘。

    唯有将此关夺下,赤凤军方才能够安然进入蜀中,并且和那蒙古大军一决雌雄。

    果不其然,正当此刻一骑飞奔而来,脸上皆是悲愤无比。

    萧凤一扫对方神色,立时生出几分愠怒:“看来对方是不打算投降了吗?”

    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此人一脸羞愤,回道:“启禀主公。我奉您的指示,前去传达降书。谁料那汪直臣却骄狂自大、自视甚高,不仅将封元斩首,甚至将其尸体悬于城门之前,唯有我一人得存。未能完成主公所托,还请主公原谅。”目中泪花不住落下,显然是对那死难战友悲痛无比。

    “好个家伙,这厮莫非当我的刀不利?”萧凤冷笑一声,立时喝道:“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一扫麾下士兵,口中喝道:“各位,立刻给我攻下此城。至于那汪直臣?本宫倒要亲眼看看他究竟有何胆色,敢抗拒我赤凤军天威。”

    话甫落,诸军齐动,立时便朝着那剑阁关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