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八章东天战神
    重庆府。

    昔日只是偏居一隅的小小城市,如今时候街道上却是挤满人群,而在江对面上,也是一样挤满了人群。

    他们就这么站在岸边,翘首以盼的看着正行走于江中的渔船。在这里,约莫有数百艘渔船穿梭其中,但便是有这么多渔船,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将这么多人的人群疏散开来,更勿论赶来这里的百姓还在持续性的增加呢。

    眼见渔船船速太慢,那些百姓也是焦急起来,口中不住的嚷嚷着。

    “还有多长时间才能过去啊?我妻子都快要生了,她可等不了多长时间。”

    “没错。那鞑子随时都会来,若是待在这里,肯定会陷入危机之中。”

    “唉。你说这鞑子,怎么每隔几年都要来一趟?咱们这都是第几次搬迁了?”

    “……”

    话语之中带着无奈,很显然他们对眼前之景也是麻木了。

    正在这时,于长江之上,一条战船极速赶来,径直来到浮桥边上。

    “居然有这么多人?”

    目光一扫岸上,余玠不觉讶然。

    旁边的冉琎无奈摇头,回道:“没办法。自那兀良合台攻灭大理之后,那蒙古便在咱们后面埋下了一根钉。如今时候,那蒙哥亲率大军由吐番东下,日前已经攻灭成都,而兀良合台也占领叙州,可以说目前陕南、川北一代全在对方威胁之下。此地百姓为求生存,无奈之下只好抛家弃土,搬到到此。”

    “但如此之多的人,仅凭巴县一城,根本难以安定。若是这样,只怕还需另寻地点,再造新城才能够将这里的人安顿好。”余玠目中尽数忧愁,更感肩上任务艰巨。

    冉琎俯首回道:“末将明白。”

    “还有!”余玠又见那岸上百姓目露祈求,心中不忍之下,吩咐道:“如今时候百姓急需船只,此船于我并无多大用处,你拿去用来运送百姓吧。”语罢,身形一跃,却是直接自战船之上跃起,落到了百姓之前。

    眼见余玠这般实力,那些百姓纷纷惊讶,连忙拜倒。

    “原来是余大人。若非大人挺身而出,只怕我等早被鞑子给灭了。”

    “小民在这里向余大人叩头了。还请大人救我等一命啊。”

    “那鞑子将我一家老小全都灭了。还请大人为我等报仇。”

    “……”

    一声声哀求,尽数吐出胸中怨愤。

    自二十多年前,鞑子入川之后,这川蜀之中便再也没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了。

    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蒙古都会率领大军,由吐番南下攻入川蜀之中,并非为了攻城略地,纯粹是为了屠杀百姓,制造恐慌罢了。被他们这一弄,整个川蜀之内可以说是人心惶惶,终日恐惧。

    就这种状况,如何能够继续之前的生产呢?

    幸亏在十多年前,余玠终于来到此地,并且终于将此地军民组织起来,不仅仅击退了蒙古侵扰,更是令整个川蜀重新恢复生产,甚至还可以向临安输粮。

    但如今蒙古亲率大军前来,他们还能够继续之前的奇迹吗?

    余玠眼前这一幕,也是感觉心中悲愤莫名,腾身而起却是落在旁边的一块丈许高的大石之上,对着众人大声喝道:“各位莫要惊慌,全都依照次序,依循进入城中。我等早已经在城中准备好足够的粮食,自然能够确保尔等安然无恙。”

    “有余大人再次,我等定然能够安然无恙。便是那鞑子过来,也定然讨不了好。”

    “余大人的话,又岂敢不听?各位,莫要继续争吵了。都按照余大人的吩咐去做吧。”

    “……”

    且见余玠站在身边,那些百姓这才感到心定,在旁边士兵的指引之下,踏入城中。

    余玠见着众人鱼贯一般,踏入巴县之中,这才松了口气,微微叹道:“幸亏及时赶到,若是晚上一会儿的话,只怕这里便会被鞑子给攻破。到时候,那就彻底危险了。”正在喃喃自语的时候,自远处又有一队人马来到此地,为首之人正是王坚。

    那王坚看到余玠站在此地,也是纵身一跃,站在其身侧位置,又见到余玠愁眉紧锁、唉声叹气的样子,便感觉有些诧异,笑道:“你怎么了?这么一副疲惫的模样?”

    “没什么。只是在考虑一些事情罢了。”余玠顿了顿,却将目光抬起头来,看向了西边之地目中尽是忧虑:“唉。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有这么多人。看来若要击退对方,仅凭我等是断然难以完成的了。”

    “这一点你倒是无需担心。之前我等曾令人前往长安拜见晋王。晋王自知川蜀一代实在是危险至极,故此变亲率大军前来,目前已经来到了兴元府了。”王坚笑道。

    余玠眼神一亮,顿有绝路逢生之感:“哦?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让晋王亲自前来?”

    “没错。这一次,就连晋王都来了,你还担心什么呢?”王坚点点头,肯定道。

    “虽是如此。但我等也决不可依仗晋王之力,须得做好多重准备,以免我军被蒙古彻底击垮。”余玠虽是欢喜,但他却并非那投机取巧之辈,立时便在心中盘算到时候又该如何应对蒙古大军。

    王坚继续问道:“哦?那你准备怎么做?”

    “我打算将在合州的治所迁移到这里来。”复有抬起头来,余玠直直的看着远处大山。

    “这里?”王坚目露诧异,复有一扫周围地形,叹息道:“此地甚是凶险,乃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但是你也知晓,此地山地众多,若要在这里建造城市,实在是困难重重。别的不说,仅仅是取水一途,便颇为难办。你觉得这可能吗?”

    且看此地,北有大巴山,东有巫山,东南有武陵山,南有大娄山,地势由南北向长江河谷逐级降低,西北部和中部以丘陵、低山为主,东南部靠大巴山和武陵山两座大山脉,坡地较多,有“山城”之称。

    若要攻下此地,非得费上许多功夫,否则根本难以攻破。

    余玠一扫远处百姓,咬紧牙关朗声诉道:“正所谓认定胜天,这世界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王坚目露黯然,旋即鼓起勇气,支持道:“好吧。不管如何,我都会帮你的。”

    …………

    成都府。

    自数日之前,蒙哥率领的大军来此,这城中百姓就逃的差不多了。

    而剩下的,也因为畏惧之前蒙古屠杀之名,早早的放下了抵抗的念头,直接投入了蒙古麾下,以求能够苟延残喘下去。

    虽然是板荡识忠臣,但在这乱世之中,更多的却是为了自己性命,而抛却一切的小人罢了。

    位于城中,蒙哥一扫堂下众位将领,张口问道:“目前我等已然攻破成都府。下一步的行动,尔等以为应该如何进行?”

    “启禀大汗。”当下一人立时站起来,高声诉道:“依臣以为,如今我等已然打破宋军防御,而敌人目前畏惧我等威势,定然不敢前来阻挡。不如趁着这个时候,自坚城饶过,由夔州踏入两湖地区。届时我等若是占据此地,向北则可配合八思巴、阔端两人,趁势夹击赤凤军,令其首尾不能顾。向东则可以直接攻打南朝临安,纵然难以战胜对方,亦可以在此地制造大量屠杀,进而动摇其民心根本。如此,我等应当可以一鼓作气,彻底击败宋朝。”

    “术速忽里,你这计划太过胆大。我等若是遵循你的建议,只怕非得全军覆没不成。”尚未等术速忽里说完,仲威已然站出来,高声否决道。

    术速忽里轻笑一声,道:“自孟珙殒命之后,这宋朝上下莫不是畏敌如虎,根本不敢和我等进行一战。如此模样,如何能够挡住我军威势?更何况当初金朝兴起时候,曾经千里纵横直达汴京,那北宋数倍于南宋,又如何抵抗?还不是全军覆没,整个皇族全数北狩。既然如此,那尔等何惧之有?”

    “此一时彼一时。宋朝虽是羸弱不堪,但赤凤军却大有不同。”

    仲威摇摇头,否决道:“你之前只在西征,所面对的对象,不过是一些番邦蛮夷罢了,如何能够抵抗我天军?但是这赤凤军却不一样,此军起于阡陌之中,行于战火之内,其首领萧凤踏入地仙,也有十数年了,非是寻常之人所能抵抗。若是她率军自背后偷袭,我等处于孤立无援之中,如何能够和对方对抗?”

    “那依你所言,那我等又该如何进行?”术速忽里冷笑一声,充满不屑的看着仲威。

    “没错。”

    听到两人争辩,蒙哥亦是看向仲威,问道:“术速忽里的行动的确胆大,若是成了自然能够一举歼灭赤凤军、南朝两大劲敌,但若是输了,那我等也非得全数折在这里。若是依你想法,我等又该如何行动?”

    仲威深吸一口气,缓缓诉道:“可汗。依我所见,若要覆灭南朝,战胜赤凤军,那非得将此地纳为我等统辖之地。这样的话,我们便可以在此地获得一个稳定并且安宁的后勤基地。皆是等到出军时候,便可从此地派遣一支军队,自其背后偷袭。到时候,无论是赤凤军亦或者是南朝,定然会自顾不暇。如此轮番数次鏖战,对方定然会精疲力竭,最终难以久留。”

    “此法甚善,确实比术速忽里的计划,强上许多。”

    蒙哥听罢,脸上露出几分欢喜。

    仲威却是紧皱眉梢,又道:“但此法却有一个缺点。”

    “什么缺点?”蒙哥又问。

    “那就是此地尚有宋朝力量所在。譬如合州、重庆等地,凭借着其位于深山之中,以我等之力始终难以攻破,却是棘手无比。而我等若是就此撤军的话,那对方便可以自城中出动,重新夺回川蜀。这也是为何之前阔端数番发动战争,却始终未曾夺取此地的原因所在。”仲威目露懊恼,显然对这几座山城颇为懊恼。

    蒙古军队乃是以骑兵见长,但这四川之内,除却了成都附近一马平川之外,其余地方莫不是山势连绵、丘陵不断,而在这种地方蒙古骑兵的实力便会下降到极限,根本难以和宋军对抗。

    蒙哥顿时了然,张口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说要在此刻集中全部力量,将这几座坚城彻底拔下?”

    “没错。只是这几座城池甚是坚固,其中也有诸如余玠、王坚这等地仙坐守。若要将其攻下,仅凭阔端、八思巴两人,根本无能为力。”点点头,仲威更觉懊恼。

    蒙古实力虽强,其统治范围更是远迈古今,但力量也并非是无穷无尽的。

    若是人死亡到一定程度,他们一样会怕,更何况这些死的人便是他们自己,至于其麾下的被统治者,其产出也是有其极限的,若是被压榨到一定的程度,也是一如当初赤凤军的所作所为,会群起而攻、率众起义的。

    届时整个蒙古不战自溃,也是很有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不知郭将军,你以为如何?”蒙哥心中虽有定计,却有撇头看向旁边一位中年汉子。

    这人自然是号称“东天战神”的郭侃,而在西征之后他也被蒙哥招入帐中,一起参与到了这次的灭宋战争之中。

    “可汗!”

    郭侃眼见蒙哥看过来,虽是自恃实力未曾施礼,但也不敢轻易得罪对方,更何况他和眼前之人,也曾经是共同作战的战友呢。只见他微微颌首,回道:“那坚城虽是坚固,但我目前也有了方案,那便是制造出能够攻破坚城的火炮。若是将这火炮制造出来,定然能够凭借其莫大的威力,彻底的将对方打垮。”

    “火炮?你是说,准备用火炮击败对方?”

    蒙哥双目一亮,立时笑道。

    自蒙古制造出火炮之后,这样有赤凤军开启的火器,便被广泛的运用到军事领域之中,其中蒙古之内便涌现出诸如仲威、史天泽之类的将领,开始去试着尝试着如何发挥火器的威力。

    而郭侃,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第二次西征时候,他就靠着这火炮威力,打的西方诸国全数臣服。

    “没错!只需制造出这门火炮之后,对方定然难以招架,皆是自然会彻底失败。”

    郭侃胸中自有自信,直接承下了攻城的任务。

    对他来说,这天下,就没有自己无法攻破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