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七章再回故土
    兴元府。

    曾经的因川蜀和关中交流而成就的城市,如今已然是满目废墟。

    断裂的城墙之上,尚有着当初刀砍斧剁的痕迹,尤显昔日惨烈战事;而那碎裂的砖石之上,更残存着黯淡的血渍,黑乎乎的一团令人看着就倍感刺目;至于那一间间民居,也早已经倒塌许久,上面都长满了杂草,令人难以想象此地昔日的盛景。

    “十六年了。没想到,这十六年一晃而过。”

    神色黯然,萧凤不觉拉住战马,却是停留在原地,只是直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幕。

    紧随其后,萧月亦是神色萧瑟,策马跟在萧凤身后,说:“姐姐。你还记得当初咱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

    “自然记得。那些事情,又怎么可能忘记?”嘴角满是苦涩,萧凤的眼光落在这废墟之上,却似在这一刻穿越了时空,又是重新回到了当初时候。

    另一边,萧星亦是神色恍悟,诉道:“只不过物是人非,咱们更不可能回道过去了。”

    …………

    “喂,这盘烤鸡是我的,你怎么抢我的东西啊。”

    “这些都是我买的,我怎么就不能吃啊。”

    “可是,就不能分一点吗?毕竟还有这么多来者。”

    “……”

    三个小童打打闹闹,浑然没有其他的心思,就只是执着于眼前的吃食,就算是弄脏了双手和衣襟,也哈哈大笑,却将旁边略有懊恼的两位大人忘在一边。

    “瞒着吃,大家都有。”

    “若真的想吃的话,那就再添一碗。”

    “……”

    温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但是三位小童却也没有听进去,还在饭桌之上肆无忌惮的打闹着,更是将别人异样的目光尽数忘却,只是执着于自己眼前的东西。

    …………

    “姐姐。你可还记得你当初说的话吗?”萧月嘴角翘起,却是笑了起来。

    这一笑,却叫别人看着心惊,谁都知晓这位冷煞修罗的厉害,更明白此女从来都是不苟颜色,但现在她却是笑了起来?

    “你这厮,貌若厉鬼,形如枯槁。行于道路之上,譬如黄白物事,顶风三丈之内,莫不退避三舍。若有人见,莫不如遭雷击,仿佛夜叉无常,神魂几欲脱体而去。即然如此,为何尔等还不白匹悬梁、遇水而投,见石而撞?也免得世间沦丧,竟败于你一人之下!”

    一张嘴中,却将这话儿缓缓道来,其中分明是骂人之话,但萧月这说来,却不知为何,带着一丝柔情。

    听到这话,萧凤摇摇头,露出几分苦恼来:“若是重新回到当初,我定然不会再说那般话来。”

    “也是孩儿脾性。不过咱们虽是长大了,但却是多了许多牵挂,却是再也无法如以前那样,毫无牵挂、恣意玩乐了。”萧星轻声一诉,不觉令萧凤百感交集,眼前却是浮现出三人相遇时候。

    两个大人,三个幼童,一段的过去,却因眼前之物,再度浮现出来。

    紧随身后,李庭芝有些诧异,拍马来到身前,问道:“晋王殿下,不知你为何突然停下?”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故人了。”萧凤双目微抬,瞪了对方一眼,又道:“连夜奔波,众位将士也是操劳过身,不如就在此地驻扎下来,修养一段时日再说吧。李庭芝,你觉得如何?”

    “晋王吩咐,小臣岂敢不从?”李庭芝连忙俯首拜倒,旋即向着全军发出命令。

    自当日见面,已然过去了半个多月。

    这半个多月,赤凤军一路翻山越岭,这才来到了兴元府之前,而先前为了能够赶上支援,全军上下更是急行军三天三夜,若是在继续下去,只怕非得累坏不成,萧凤便顺势让全军歇息片刻。

    “姐姐。你莫非打算前去吊唁故人吗?”

    看见眼前一幕,萧星只觉心中涌出一股暖意。

    “没错。”萧凤微微颌首,回道:“当初时候,多亏他们帮忙,否则我早就死在了妖僧之下。而现在正巧路过此地,若是不去吊唁一下,实在说不过去。”

    萧月不觉想起另外一人,也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当然。这一次,咱们三人一去过去。”

    萧凤点点头,将诸般事宜吩咐下去,便领着萧月、萧星朝着远处的定军山奔去。

    昔日就算是骑着白麟也需要半个时辰的路程,如今三人施展神通,也只需要两三分钟便可抵达。

    待到来到定军山之前,萧凤撤去遁光,自空中落了下来,目光之内自然带着忐忑。大概是因为得到附近人家的照料,这位于定军山之上的武侯祠依旧维持昔日之景,更未曾有丝毫倾颓,便是那香炉之中的香火,也始终延续不绝,应该始终都有人前来祭拜。

    毕竟这乱世之内,谁都希望什么时候能够出来一人,平定整个天下。

    但就连诸葛武侯都未必能够做到,试问天下之间,还有谁能够做到?

    看着那端坐在祠堂之中的诸葛孔明,只因为这一刻,她却是想起当初的大言不惭,甚至就连双腮也为之红润起来。

    萧月一见这一幕,却是“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诉道:“姐姐。当初你不是大言不惭,说什么卧龙不过如此吗?怎么今日却这般忐忑?”

    “唉。当初时候还不是太过年幼,总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到吗?”被这一挤兑,萧凤也想起当初自己在这祠堂之前的妄言,双腮更是发红,又道:“不过经过之前锻炼,方才知晓这治国之道,当真是莫测高深。”

    正当走进去时候,却见旁边走过一人来。

    那人眼见三人走来,顿时吓了一跳,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到武侯庙之中?”

    “在下萧凤,今日路过此地,因听闻武侯庙甚是灵验,故此前来拜访。若是有所得罪,还请见谅。”萧凤立时屈身一拜,道歉道。

    听到这话,那人方才恍然大悟,连忙俯身一辑,诉道:“原来是晋王殿下。没想到您竟然真的来到这里了!天性可怜,你可终于回来了。”

    “哦?看你样子,似乎认得我?”

    萧凤略有惊讶,张口问道。

    那人回道:“你自然不认得我,不过我对于你曾经在兴元府闹出的动静,更是记忆深刻。”旋即转过头来,却是看着萧月、萧星,又道:“若是我没猜错,你们两位,应该便是萧大人的两位女儿吧。天性可怜,总算是让你们两个活下来了。”

    “正是!”

    萧月。萧星俯身回道。

    萧凤听着稀奇,又问:“听你所言,你似乎乃是当初兴元府之人?”

    “是的。”那人点点头,回道:“当初蒙军破城之后,甚是凶残。只要是看到人就砍,当然也幸亏我因为贪玩跑到了定军山武侯祠,方才侥幸逃过一劫。之后因为害怕山下流匪,故此在此定居。这一过去,便是十六年了。”

    “十六年了?没想到你却是还在这里。”萧凤赞道。

    那人回道:“没办法。除了这里,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不过也亏的这武侯祠庇佑吧,我也没有遇到什么歹人,否则也不会平安的生活到现在。”

    “萧某”

    瞥见那燃烧的香烛,萧凤微抿嘴唇,却有走到旁边功德箱边上,往里面投了几个铜钱,取过了几个香烛。

    萧月、萧星见到这一幕,也一样送上了几枚铜钱,并且取过了祭奠用的香烛。

    “武侯在上。在下萧凤,今日路过此地,只因为担心前途渺茫,故此再次为阁下清理”那人眼见三人走来,顿时吓了一跳,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到武侯庙之中?”

    “在下萧凤,今日路过此地,因听闻武侯庙甚是灵验,故此前来拜访。若是有所得罪,还请见谅。”萧凤立时屈身一拜,道歉道。

    听到这话,那人方才恍然大悟,连忙俯身一辑,诉道:“原来是晋王殿下。没想到您竟然真的来到这里了!天性可怜,你可终于回来了。”

    “哦?看你样子,似乎认得我?”

    萧凤略有惊讶,张口问道。

    那人回道:“你自然不认得我,不过我对于你曾经在兴元府闹出的动静,更是记忆深刻。”旋即转过头来,却是看着萧月、萧星,又道:“若是我没猜错,你们两位,应该便是萧大人的两位女儿吧。天性可怜,总算是让你们两个活下来了。”

    “正是!”

    萧月。萧星俯身回道。

    萧凤听着稀奇,又问:“听你所言,你似乎乃是当初兴元府之人?”

    “是的。”那人点点头,回道:“当初蒙军破城之后,甚是凶残。只要是看到人就砍,当然也幸亏我因为贪玩跑到了定军山武侯祠,方才侥幸逃过一劫。之后因为害怕山下流匪,故此在此定居。这一过去,便是十六年了。”

    “十六年了?没想到你却是还在这里。”萧凤赞道。

    那人回道:“没办法。除了这里,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不过也亏的这武侯祠庇佑吧,我也没有遇到什么歹人,否则也不会平安的生活到现在。”

    “萧某”

    瞥见那燃烧的香烛,萧凤微抿嘴唇,却有走到旁边功德箱边上,往里面投了几个铜钱,取过了几个香烛。

    萧月、萧星见到这一幕,也一样送上了几枚铜钱,并且取过了祭奠用的香烛。

    “武侯在上。在下萧凤,今日路过此地,只因为担心前途渺茫,故此再次为阁下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