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四章英雄就义,千古不绝
    “这是”

    睁大眼睛,高达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X

    孟珙轻轻摇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却道:“文昌,你扶我起来吧!”高达这才赶紧走上前来,将孟珙搀扶起来,目光落在那小剑之上,更是充满担忧:“将军,您”

    “暂时还没事。不过这鱼肠剑当真了得,明明已经使用玄力抵御了,却依旧能够伤到我。”孟珙故作微笑,却因为牵扯到伤口而龇牙咧嘴起来,五指攥紧鱼肠剑蓦地一拔,更令他感觉胸口疼痛难忍,更从口中呕出一股黑血。

    昔日纵横沙场,未染分毫鲜血。

    如今的孟珙,却败在了这鱼肠剑之下!

    马革裹尸,莫非当真是英雄的宿命?

    “看来,我是命数已尽了。”孟珙自嘲一声,细想自己曾经的宏伟壮志,更是不觉悲愤哭诉起来。

    高达紧抿嘴唇,眼见孟珙现如今模样,更是慌了起来:“孟将军。不过是区区一柄匕首罢了,纵然上面涂有毒物,但以将军修为,定然能够将其压制下来。待到我回到临安禀告官家,官家定然会为你宴请天下名医,替你医治。”

    “医治?不行的!要知道,这可是春秋时候的鱼肠剑,‘一命换一命’,便是此剑的特性。若要发挥其特效,便需要先以一人祭剑,其后方才能够引动其中能力,而背刺者更是绝无逃生的可能。更重要的是其中蕴含之毒,更是诡谲无比,绝无任何痊愈能力。要不然,为何那吴王僚会死在此剑之下?”孟珙摇摇头,脸色甚是平淡。

    这一刻,他却是已经想透了,所以也没有多做纠缠,只求能够在最后弥留之际,好好嘱咐麾下之人。

    “这么说来,难道将军您”

    高达目中含泪,口中尚且带着不甘。

    “将我搀扶起来,放在那太师椅上,即可。”孟珙点点头,又是吩咐了一下。

    这时,他只觉得自那鱼肠剑刺破的伤口之处,自己的生命正如那被戳破的气球一样,不断的从这伤口冒出去,而体内的真元更是被无数黑雾所侵蚀,以至于根本抬不起半点力气。

    高达连连点头,然后走上前,将孟珙抬起来,小心翼翼放在那椅子上,又问:“将军,这样就好了吗?”

    “嗯?算是有些舒服。”孟珙点点头,承认了下来,接着又吩咐道:“你去召集麾下所有将领来此听候命令,知道了吗?”

    “末将明白了。”

    高达身子一震,自知再也难以见到孟珙,遂俯下身子对着孟珙恭敬一拜,方才离去。

    孟珙微微颌首,气息已然放缓下来,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就算是呼吸,也倍感吃力。

    “高达。为何你没有保护好将军?待会儿,看官家不惩戒你?”

    “没想到那范用吉竟然如此卑劣。居然以身为饵,暗害将军。”

    “那张柔也够厉害的。竟然将鱼肠剑弄到手了,日后若是遇到此人,定然不饶。”

    过了也没多长时间,很快的便从门外传来一阵声音。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那朱红大门也被整个推开,从这门中一票人神色匆忙、快步走入庭院之中。

    这一票人马中,总数多达三四十人,其中除了孟、孟瑛这两位亲兄弟之外,也包括焦进、任义、张英这等宿将,便是诸如刘整、李庭芝、吕文德这等新进之人,也一样来到此地,只因为于今时今日,他们方才发现曾经的那个智勇双全,足能支撑宋朝一片天空的名将,也终于在今日走到了尽头。

    看着众人走到身前,孟珙轻轻笑道:“你们终于来了吗?”

    “哥哥。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

    眼见孟珙坐在座椅之上,孟、孟瑛一时慌了神。

    脸色苍白、双手无力垂在身侧,便是那健硕的身躯,也开始不住的颤抖着,浑无之前的沉稳矫健,让人怀疑眼前这一位是不是之前他们所见到的那位英雄?

    孟珙微微扯动面皮,但体内真元消失太过,他就连扯动肌肉的力量,都开始没有了。苦笑道:“为兄失策。未曾在战场上被敌人击败,反倒是在这里遭到了暗杀。这才变成了这样子。”

    “莫要继续说话,我两人定然会帮你治好的。”

    孟、孟瑛不予理会,直接走到了孟珙身边,一起伸出双手,抵住其背后。

    于他们体内,真元正源源不断流到了孟珙体内,得到了这些真远相助,孟珙脸色也稍微恢复了一点血色,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的苍白。

    “鱼肠剑之威,非是你等可以治好的。你们两人,还是晚了。”摇摇头,孟珙目送两人,于眼中只剩下最真挚的感情。

    毕竟是多年生活在一起的兄弟,如今时候他却未想到,自己会在这正值春秋年岁的时候逝去?

    “大哥。你走了之后,却叫我们怎么办啊?”孟瑛再也难以忍住目中泪水,“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孟瑛!”孟珙轻轻摇头,宠溺道:“你性子向来急躁,这些年来虽是多有扶持,但也数次遭到政敌打压,以至于至今未曾就任一方。我本以为若是我能够在,也定然能够护你平安,但如今看来却是不可能了。只是我走后,只怕朝中会有很多人针对你,所以你一定要万般小心,莫要着了别人的道。”

    “哥哥,我明白了。”

    抬起手拭去目中泪水,孟瑛低声回道。

    而那孟也点点头,回道:“放心吧。你走后,我会保护好他的,断然不会让人陷入别人的陷阱之内。”

    孟珙自是欣喜,紧接着有凝神望向焦进、高达、任义、张英等人,这些人乃是他自担任宋朝将领之后,便始终陪伴左右的信任之人,若以情感而论,不亚于兄弟之情:“至于你们?在我离去之后,那蒙古定然会欣喜若狂。而这河南一代基本荒芜,无法支持下一轮的战斗。但于川蜀一代,对方定然会加强攻势,意图通过此处攻破我军防御。到时候,我朝必然会陷入危机之中。但尔等无需担心,只需要书信一封给那萧凤,将其中缘由讲述清楚,请其一起出军,必要时更可以开放剑阁,让他们进入川蜀,切断蒙古大军后勤路线。到时候,蒙古大军定然失败。尔等可曾知晓?”

    “末将明白。”

    众人齐声回道。

    “明白就好。”孟珙稍稍点头,又道:“只是那蒙古势大,若要击退他们,仅凭尔等实力断然无法取胜,唯有借助赤凤军的力量方才能够将其击败。所以你们各自回到驻地之后,切记要和赤凤军搞好关系,莫要和他们产生争执。知道吗?”

    “可是孟将军。那赤凤军迟迟未动,真的值得信任吗?”高达却是心生抵触,站出问道。

    这一次,那范用吉若非被赤凤军所逼迫,如何会来到这许州之中,向孟珙俯首投降?

    而这背后,若是没有赤凤军的谋划,他可是不会相信的。

    孟珙眼神微凝,见众将眉宇之间,隐隐透着几分排斥,便道:“那赤凤军虽非我朝之人,但对于兴复汉室,再兴中华,亦是颇为热诚。若是尔等以大义相邀,想必那萧凤,应当不会拒绝的。”

    他自是知晓萧凤未必当真是仁义之辈,但眼下自己命不久矣,而军中更无人能够抵御,为求能够安稳国朝边境,眼下时候也只能暂时屈服了。

    众将神色黯然,齐齐应道:“我等明白。”

    “很好。到时候,你们务必谨记了。”说及此刻,孟珙又感内脏疼痛难忍,不觉咳嗽了几声,更呕出数口鲜血。

    鲜血赤红,更是灼人眼球。

    眼见这一幕,孟、孟瑛立时走上前来,叫道:“哥哥,你还是歇息一下吧。莫要继续说了。”便是高达、焦进等人亦是连连劝道:“将军,你所吩咐的事情,我等定然会履行,决不让将军失望。”但孟珙却只是摆摆手,令众人重新退下,复有看向了李庭芝、吕文德、刘整三人。

    李庭芝一时紧张,问道:“孟将军,不知您还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孟珙惨然一笑,神色黯然:“只是见到你们还在,我便知晓我大宋还有希望。毕竟尔等今日也不过年过双十,正是大好时光,若是有朝一日,也许也能够如我一般,搅动风云。”

    “属下何德何能,怎敢得到孟将军如此看待?”吕文德亦是身躯一颤,满是崇敬的对着孟珙屈身一拜。

    不管对方如何,仅是这番行径,便能够得到众人拥戴。

    那刘整亦是屈下双膝,俯身拜倒:“昔日孟将军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日后若有机会,定然要报答将军恩情。”

    “甚好、甚好。”声音越发虚弱,孟珙渐感体力越发虚弱,便是张嘴说话也颇为艰难:“只是你们三人需要谨记。若是无法齐心合力,那断然无法对抗敌人。而你们三位莫不是心高气傲,日后若有登顶庙堂、执掌一方的机会,切记莫要心生怨隙,知道了吗?”

    “我等知晓。”

    三人齐齐叩首回道。

    “没错。只要这样,那就可以了。”

    声音渐渐拉长,孟珙终于阖上双目。

    于此,一代名将虽是被黄沙埋没,但其事迹,却依旧世间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