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三章噩耗
    孟珙所居之地,距离城门也不遥远,只有数十步之遥。

    那范用吉只随着高达走了约莫十来丈,便来到了一处民居之前,这民居甚是简陋,屋顶上的瓦片都碎了不少,外面的围墙也大半倒塌了,只因为乃是砖石所制颇为坚固,所以才坚持到现在。

    事实上,这是附近保存最好的民居了。

    一见此地朴素模样,范用吉稍有迟疑:“孟将军,莫非就在这里办公?”

    “当然。”高达轻哼一声,回道。

    “不是。只是没想到孟将军竟然简朴如斯,实在是令人钦佩。”范用吉身子一颤,却是有些害怕。

    高达轻轻摇头,笑道:“莫要继续拖延了。孟将军,可是还在里面等着呢。”走到这民居之前,只在那朱红大门之上敲了两下,立时就从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是范用吉吗!”

    乍听此言,范用吉身形僵硬,凝望远处大门,却觉心脏一阵跳动,连忙躬身对着大门长长一辑,回道:“正在鄙人。今日得见孟将军,实在是三生有幸。”眼见即将遇见传说之中的王者,他自是倍感紧张,生怕自己是否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既然是你,那就进来吧。”

    这声音再度响起,立刻便让高达对着帷幕俯首敬礼:“将军,那我们进来了。”五指摁在门扉之前,轻轻一推,大门顿时响起“咯吱”的声音,长久未曾住人,这门轴也生锈了。

    此刻的范用吉更觉紧张,五指绞在一起,直愣愣看着那渐渐挪开的大门。

    门后便的景色,随着大门一点点透出,也让范用吉将里面的场景看的真真切切。一个约莫有三丈方寸的方形庭院,东西两侧乃是辟出的花园,里面种植着高达的梧桐,约莫有三丈之高,茂盛的树冠将这毒辣的阳光尽数挡住。而在中央,则是以厚重石板铺就的演武场,旁边放着一个武器架,上面摆放着一些兵刃。

    待到大门完全打开之后,也将里面的场景尽数彰显出来。

    于校场之上,正有一人手持长刀,身若长龙、刀似电芒,于身形腾挪之间,恰如猛虎下山威猛不可一世,刀锋所向之中,更如雷霆惊世一般,足令风云变色。

    但这场景,却只存于孟珙身边,始终未曾脱出其三丈之外,就连其脚下石砖,更是未曾掠起半点灰尘,远处梧桐也是微风轻抚,未曾有丝毫波动。

    如此场景,尤见此人修为高深。

    “嗯。这位便是孟将军?”

    范用吉凝聚目光,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孟珙模样,但无奈对方身形太快,始终难以捕捉。

    他可是知晓,那武者若是修行到一定境界,力大无穷、身若疾鹰也是能够办到的,但若要做出这般动作,那非得惊起一片风烟,就算是武者如何控制,也断然难以实现,只因为这便是自然天理,更无任何人能够违背。

    但孟珙却不一样,身具无极生灭之力的他,能够令身体之内的力量随心而发击杀敌人,更能将外界来袭之力瞬间扭转,绝不会对周遭做出这等破坏。

    而今,孟珙便是利用体内力量,进而能够挪移偏转因练武而产生的周遭风云异象。

    “正如你所料的,此人正是孟珙。”高达眼见范用吉眼中痴狂,不觉感觉心中甚是高兴,张口便道:“只是此时正是孟将军习武时候,所以只怕要让你久等了。”

    范用吉连忙谢道:“无妨。我自然可以等候。”

    他的话刚刚说出来,却闻耳边传来一阵声音:“贵客既然来客,那我又岂有懈怠之意?”话音甫落,远处身影骤然消失,旋即现出一人来,而于此人头顶之上,九霄云层之中,却忽有万钧雷霆乍然响起,更有浓郁黑云簌然出现,其中道道雷电轰然落下,却是落到孟珙头顶三丈时候,便瞬间消失。

    这黑云也没持续多长时间,只是一会儿,便立刻消失。

    而于远处庭院,一人已然负手在背。

    “你便是范用吉吗?”剑眉冷肃,孟珙凝视眼前之人。

    范用吉虽感之前场景竟然会是这般精彩,而这孟珙其实力竟然如此厉害,早已经卸去了心中的骄傲,俯首便道:“小臣便是范用吉。今日特来此地,便是为了希望将军能够伸出援手,保住我这条性命!”

    自此之后,他也清楚了,这个世界究竟还有谁,能够比孟珙能够更好的保护他自己?

    孟珙信手一挥,就将那长刀丢出,落在武器架之上,借着又是问道:“原来是这样吗?那汴京城呢?”

    “若是将军喜欢的话。臣现在便可以将开封府的花名册、地形图还有各类卷宗交给将军。只求将军能够保全我这一生的幸运。”范用吉赶紧回道,唯恐错漏了一丝期待,只见他一挥手,于门外立时便有几个人推着一辆小车,等到小车落下之后,上面的士兵就将那遮掩用的粗布拿去,露出下面的东西。

    这些,正是汴京城的花名册还有各类卷宗之类的,可以说基本上都被搬到这里了。

    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完全可以从中拿取。

    “不用。”孟珙却是摇摇头,双眉微凝似是思索什么问题,又问:“只是我想问一问,那汴京城还有人吗?亦或者,就只有你了?”

    范用吉回道:“不是,城中尚有捕快张枫,还有史天泽残兵余部,目前他们正在宋子贞的带领下,对抗赤凤军呢。”

    “宋子贞?赤凤军?”孟珙双眸微张,有些怀疑的看了范用吉一眼,接着又是继续说道:“看来这一次,是有人先我们一步了。”

    范用吉更觉诧异,又道:“先我们一步?这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现在你还没想清楚吗?那宋子贞,应当早已经投靠赤凤军了!而他这一次,便是为了骗取你的信任,好将汴京城纳入麾下。”孟珙摇着头,对范用吉颇为失望。

    这番计策,他早已经看透了,但范用吉竟然直到现在,都需要人提点才能看明白。

    “什么?这不可能?”范用吉身子一颤,差点儿跌倒在地。

    高达亦感困惑,问道:“将军。你为何认为宋子贞早已投降?”

    “你也不想想,那宋子贞虽是有些本领,但只是一个寻常秀才,并非什么名将。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觉得此人能够从赤凤军夹击之下冲出去,而别人就无法做到?”孟珙轻哼一声,眉宇间愁容更深,心中却想:“只是这赤凤军究竟在做什么打算?竟然停留在郑州不走,难不成对方并不想要开封府吗?”

    张柔遁走、史天泽战死,如今的中原地区,蒙军势力算是被彻底废除。

    以赤凤军之实力,若要在这个时候出兵,必然能够将整个中原彻底控制住,这自然也是孟珙所担忧的。

    高达亦感奇怪,问道:“那孟将军,你觉得这赤凤军,究竟打算做什么?”

    “不清楚。不过那萧凤所谋之事,应当远超于此。”摇摇头,孟珙也是不确定萧凤为何做出这般行径,只是隐隐之间有些担心,所以便打算趁着这个时候将汴京还有整个河南,重新纳入宋朝的统辖范围之内。

    因为孟珙明白,唯有如此才能阻止赤凤军继续扩张。

    毕竟汉中地区,北方乃是河套地区,亦是昔日西夏赖以为生的基础,中间相距八百里瀚海,便是当年北宋集全国之力征讨,也是数度失败。

    而西方则是吐番之地,此地位于高原地带,不仅仅土地贫瘠难以耕种,更因地势颇高,若是中原之人上去,便有呼吸困难、头痛,失眠,食欲减退,疲倦等等诸多症状,而这种状态若要击败吐番,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南方?

    那便是号称天府之国的四川盆地。

    此地虽是肥沃,但若要进入其中,就要越过重重峻岭,方能进入其中。而以目前宋朝和赤凤军的关系,自然是根本不可能进行的。

    既然如此,那赤凤军唯一发展方向,便是依循当年秦国一统六国之局面,由潼关而出,直接踏入中原之地。

    唯有如此,方能有一统天下的可能。

    正是因此,孟珙才迫不及待,想要将这中原一带纳入宋朝统辖之内,只因为他明白若是这中原能够被宋朝掌握,那便能够堂堂正正的继承华夏正朔的大义,更可以借此压制赤凤军,令其根本无以发展,只能乖乖的作为宋朝的藩王,抵御蒙古大军。

    等到萧凤百年之后,宋朝便可以名正言顺,以大义为名将整个汉中蚕食鲸吞,最终便可以令宋朝中兴之举,进而再造辉煌。

    “既然担心赤凤军日后有反叛的可能。那孟将军!你当初为何不惜得罪圣上,也要进谏官家,让他封萧凤为晋王?”高达眼见孟珙如此担忧,心中更是不解。

    “此一时、彼一时。”

    孟珙叹道:“那萧凤自有大才,其麾下赤凤军,亦是当世劲旅。而我朝状况,你自然也应该明白,虽有偌大军队,但可战之兵却是太少。若是能够得赤凤军相助,自然能够确保我朝安然无恙。”

    紧接着,他那一对眉梢却是紧皱,又道:“但你也知晓,这赤凤军之中,皆是北人构成。自生长之时,便与胡虏混居,自然饱受胡虏影响,如何会记得我华夏典章?可以说,这些人既没承蒙皇恩,如何会如同我等,向当今陛下尽忠?”

    孟珙毕竟是宋朝一员,其所思所想也肯定会偏向宋朝一边,对于赤凤军这等外敌,所存心思也不过是当作利用品罢了。

    当然,萧凤也未曾当真将自己当成了宋朝的忠臣义士,所思所想也全是为了赤凤军发展而考虑,至于宋朝会如何,她更是没兴趣去考虑。

    若是有所退后,也不过是为了更久远的考虑罢了。

    这一听,高达自是透着无奈,诉道:“看来这一次,咱们是驱狼吞虎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谁又是狼、谁又是虎。”

    “没错。所以你回去之后,务必要小心赤凤军,切不可令他们有任何异动。知道了吗?”孟珙郑重嘱咐道。

    高达回道:“末将明白。”两人互视之中,皆是带着担忧。

    但另一边,那范用吉甫听孟珙所言,却感心脏又是腾起一阵莫名跳动,更觉眼前一片血红,口中喃喃自语:“难道我被耍了?那汴京,现在也被赤凤军控制住了?”似是陷入愤怒之中,他的双眼开始放泛红,便是脸颊之上也是涌上一股血红来,教人看着就感觉像是随时随地都会暴走一样。

    高达瞥见此人如此德行,不禁摇起头来:“唉。你还是消停一下吧。毕竟那汴京没了就没了,只要你没事不就好了吗?”

    “不,不是这样子的。宋子贞乃是史天泽信任的人,他不可能背叛的!”

    但范用吉却双手紧握头发,双目张狂不已,“次啦”一下甚至将头发直接给扯了下来,头皮处鲜血淋淋,都让人难以想象,他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子?

    “或许他不会背叛史天泽。但若是蒙古的话,那就未必了。”孟珙微微摇头,信步走上前去,准备助对方安定心神。

    不管如何,这范用吉既然来到这里,更是愿意将开封府献给自己,其一片诚心自然是真切的,只不过这个世界终究是存着许多变数,并不会都按照人的意愿进行。

    范用吉却没理会,蓦地张口吼道:“但是汴京城却是在我手中丢失的。这让我怎么办?”身上无数血管暴起,痴呆呆的眼神盯着两人,却让高达、孟珙两人皆感奇怪,之前尚且算是正常的人,怎的一被刺激之后,就变成这样子了?

    “不是说了吗?那汴京城没了就没了。你又何须自责?”高达正欲走上前去,劝说道。

    但孟珙却露出一丝疑惑,复有一闪身直接扯住高达的手,喝道:“快退后。”

    高达正感疑惑时候,旋即就见远处的范用吉身躯蓦地膨胀开来,“轰”的一声直接炸成漫天血雾,血滴飞溅将整个石板都打出一个个洞穴,若是他直面这血雾,只怕早就身死,若非孟珙挡在自己身前,是断然不可能逃过一劫的。

    “幸好是孟将军,否则我就危险了。”

    高达松了一口气,感到庆幸。

    以孟珙修为,莫说是这小小凡人自爆,就算是地仙全力一击,也能够轻易扛下,这般爆炸如何能够伤到他?

    然而,孟珙身子一晃,却是直接栽倒在地。

    这样子,吓得高达连忙走上前去,触目之中却见一柄小剑插在其胸口之处,蓝汪汪的甚是刺目。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