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一章投降
    且不说赤凤军,那孟珙自送出信函时候,也是疑虑重重,许久不见临安有所动静。????壹?看??书W?WW看·y?K?A?N?S?H?U?·COM?

    高达有些紧张,直接走入军帐之内,对着孟珙便是问道:“将军,为何朝廷没有回答?”他自知此番时机,实在是收复开封,夺取河南的大好时机,若是这个时候放弃了,那日后若要夺回,便难上加难。

    “你莫要紧张,继续看着就是了。”孟珙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恢复安静。

    “可是将军!”高达跨前一步,又是逼问道:“那开封就在眼前,只需要不到数日功夫,便能够将其控制住。要不然,若是让赤凤军进城,那我等便彻底没有转圜的时机了。”

    孟珙顿了顿,又问:“赤凤军?他们现在在哪里?”

    “因先前和史天泽战斗,赤凤军有所损失,所以他们现在正在郑州进行休整。”高达双眼热切无比的看着孟珙,继续劝道:“而等到休整完毕之后,对方便可以在七日之内抵达开封。”眼见孟珙神色不为所动,不觉又是警惕道:“至于那赤凤军,孟将军你也应当明白,对方可非岳飞、吴麟这般忠诚义士。若是他们借此机会吞并河南,那到时候我等只怕便难以辖制赤凤军了。”

    “哦?这么说来,你认为赤凤军会对我等不利?”孟珙不由皱起眉梢,微微抬头看着高达。

    高达虽觉紧张,但在心里念叨了几句:“为国尽忠”这番话,旋即便道:“孟将军。你操劳国家大事,或许不曾知晓。但我等即为国朝将士,却是明白那赤凤军非是等闲之人,若是任由对方继续坐大,难保日后不会反噬我等。”

    孟珙神色不动,继续问道:“有何证据?”

    “这个!”

    高达话语一凝,复有回道:“将军。实不相瞒,你也知晓此番攻灭蒙军,若非我等将蒙古大军牵制住,如何能够给赤凤军腾出时间,彻底消灭史天泽一部?但是你可知晓,那赤凤军却是妄自尊大,不仅仅将我军派遣的征粮官给赶跑,更是以莫须有之罪名,擅杀投诚我等的官员。如此恶行,又岂是一句不知可以解释的?……”

    初次听这些事儿,孟珙倒是不以为然,但继续听下去,面色却露出一丝担忧来,直到所有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他更是不禁握紧全都,低声问道:“你说的这些可是真的?”

    “属下所言,句句属实!”

    高达自知自己所说之话,或许在某种程度上触动了孟珙,于是就立时跪倒请罪。壹看书·

    “若是这样的话,那只怕就糟糕了。”

    孟珙眉间皱纹,莫不是透着一个“愁”字,他不仅仅直接从座椅之上站起来,更是在整个大堂之中;来回走动,口中亦是念念如此:“按照这样子,难道这赤凤军,当真打算吞并河南,谋求自立吗?但距离对方封王才不过数个月,那萧凤就打算叛上作乱吗?若是如此,那岂不是太快了?这萧凤,究竟有什么盘算?”

    脑中皆是对方猜想,孟珙只恐对方当真会如同高达所说,做出这种事情来。

    高达踏步上前,继续劝道:“没错,将军。若是被赤凤军夺了此地,那对方便可以据拥此地,谋取天下霸业。更何况那萧凤虽是女子,但若当真是一个寻常女子,又如何能够创出这等伟业?”

    “那依你所言?这河南府是断然不能放弃吗?”孟珙深吸一口气,却感有些紧张。

    那赤凤军非是蒙古所能比拟,昔日蒙古大军若是能够战胜对方,自然是非同凡响,若是就这么让对方夺了河南,只怕是如虎添翼。

    “没错。将军。”

    高达眼见孟珙有所动摇,立时便高声回道,唯恐对方听不到声音。

    孟珙闭上眼睛,稍稍思考一下:“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做吧。三日之后,若是范用吉来此,那我便接受他投降,但若是对方便连此事都害怕,那此番宴席也不用继续了。”

    “得令!”

    高达双目欢喜,立时跨步走出,准备此事。

    孟珙看着对方消**影,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心中一痛,痛楚虽是短暂消失,但是他却不由得捂住胸口,暗想:“为何我会感到有些不安?莫非这其中尚有我所不知道的东西吗?”

    只是军中之事甚是繁多,却是让他分不开身,便是此事也抛至一边了。

    至于开封府的范用吉,自送出信函之后,便始终忐忑不安,终日总是在城头上走来走去,眺望着远处风景,以确定那宋军是否当真愿意接受?

    这一日,他又一次的走到了城头上。

    城头两侧,那些士兵已然是疲倦不堪,身上穿着的铠甲亦是布满空隙,便是用来系甲用的牛皮绳,也断了一大半,手上的兵刃也是布满伤痕,看起来稍微一用力就会断裂。

    这般状况,如何能够抵御敌人进攻?

    摇着头,范用吉心中充满无奈,找到了张枫。大抵是因为太过操劳,张枫直接席地而坐,靠着身后的女儿墙,头颅垂下双目紧闭,从鼻息之中传来几阵鼾声,显然是因为太过疲惫了,所以直接就席地而坐。

    他旁边的侍从见到范用吉来此,当即踢了踢张枫,将其叫醒过来。

    “范大人,实在是抱歉了。”

    满是歉意,张枫对着范用吉连连俯身道歉起来:“从昨夜傍晚,一直到现在,我是一宿都没休息,实在是受不住了,这才歇息片刻。”

    “无妨。”

    范用吉摇摇头,赶紧将张枫搀扶起来,敬道:“说起来若非你再次支持,我等如何能够坚持至今?若要道歉,本该是我来道歉才对。”紧接着又有些担心的看了一下城外,问道:“对了。这些日子里,城外是否有动静?”

    “启禀大人。没有动静。”张枫摇着头,一脸的困惑。

    “如此甚好。”范用吉心中那根弦稍微松开,又是扫了一下城头,不觉有些疑惑:“只是宋子贞呢?他们又跑到哪里去了?”

    “根据宋将军所言。他到外面剿除那些流匪了。毕竟因为两军交战,这城外流匪也增加了许多。若是任由这些家伙闯入开封府之内,只怕也是一场浩劫。”张枫缓缓说道。

    范用吉点点头,颇为赞许的回道:“若是如此,那倒是宋大人有心了。”

    正在这时,于道路尽头,忽然涌起一阵烟尘,更有阵阵马蹄之声传来。

    被这声音一吓,范用吉、张枫两人齐齐一震,难掩眼底惊恐望向远处,就连从远方,正有数十匹战马朝着这边鱼涌而来。

    “这个,难道是赤凤军?”

    嘴唇嗫嚅,范用吉脚下不觉后退一步,似是这样能够稍稍减小一点冲击力。

    张枫亦是紧握身侧大刀,暗暗想道:“若真是赤凤军,我等又该如何对抗?毕竟现在宋子贞尚在城外,以我等实力只怕根本难以对抗。”

    紧接着,似是应和两人的想法,于另外一侧亦有一道烟尘升起,两人再次凝目看去,就见于烟尘之中,正有一支骑兵朝着这边奔来,为首之人身后插着一根大旗,上面写着大大的“史”字,正是宋子贞所率领的余部。

    范用吉不觉双颊落泪,高声笑道:“是宋子贞,他们终于在这个时候赶来了。”

    “天见可怜,终于不至于被那赤凤军所擒了。”张枫亦感身躯一送,稍稍靠在女儿墙上,努力的让自己支撑起来。

    之前以为那赤凤军要来的时候,他可是吓得两腿发软,几乎站不定了。

    而那首次出现的骑兵见到宋子贞出现之后,也不由得止住了脚步,等到两军交汇时候,却出乎意料的发生意料之中的战斗,反倒是彼此洽谈了起来,当真是让人稀奇。

    范用吉看着古怪,暗想:“怎么回事?为何没有打起来?”心中疑惑之下,连忙吩咐士兵放下吊篮,让自己从城头之上下来。

    他却是不敢打开城门,以免被对方闯入城中,故此方才缒城而下。

    待到落地之后,范用吉拍了拍衣衫,就朝着对方走去,而远处之人也看到了他,立刻便有两位骑兵奔来,却是将他保护起来,一路来到了双方交谈的地方。

    “你们这是?”

    有些狐疑的扫过两人,范用吉问道。

    宋子贞微微一笑,一指眼前之人,诉道:“这位乃是焦进,为南朝孟珙麾下猛将刘整!今日乃是奉了孟珙之令,前来此城的。”

    “孟珙?刘整?”范用吉一时愣住,先是看了一眼宋子贞,又是看了一眼刘整,问道:“请问宋将军,难道您已经?”

    宋子贞微微颌首,坦然回道:“没错。正如你所看到的,我早已经投降了,不然的话如何能够苟活至今?”

    “那他此来的目的?”指了指刘整,范用吉又是问道。

    宋子贞点点头,直接回道:“很简单。因为此次前来,他便是劝你投降的。”说道这里,他的声音却是顿了顿,然后肯定的强调了一下:“当然,不是赤凤军,而是神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