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章继承人
    一场秋雨过去,温度霎时降了数度有余。

    山上的枫树树叶已然变红,远远看起来像是燃烧了一样,地上落满了枫叶,一脚踩上去,更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风萧瑟、叶飘落。

    一派秋景,惹人乡愁。

    走于此中,萧凤对着身边的秦长卿等人嘱咐道:“此番前来,虽然只是在于扫清蒙古余孽,不在攻城夺寨。但是尔等也要谨记,莫要惊扰百姓。至于从城中所缴获的那些军械武器,也送给他们,助他们组织护乡队。知道了吗?”

    “主公所吩咐的,我等已然明白!”

    秦长卿颌首回道,心中亦是佩服的紧。

    以暴力摧毁当地上层阶级,然后再将他们的诸多生产资料分配给下层百姓,这样的话那些百姓便会纷纷投入赤凤军麾下,更因为之前行径,天然对那些蒙古派遣来的官员充满敌视。之后再令中华教传教士深入其中,宣传诸如华夏、胡汉之别,牢牢地巩固百姓的思想,如此一来便从最深处抓住了农民的根本利益。

    如此一来,不仅仅令蒙古被迫分配更多的精力用于治下维稳,而朝着外面开拓的力量,自然也就减小了。

    这方法屡试不爽,几乎成了赤凤军每到一处的必行之事。

    紧随其后,秦长卿将萧凤的每一句话全都记住,准备回去好好推动。

    只是一见远处的郑州,他却是欲言又止。

    萧凤对此自然也察觉到,遂问道:“对了,我看你似乎有什么疑惑!既然有什么地方不解,那尽管说出来吧。”

    “启禀主公。”

    秦长卿顿觉心中一松,旋即回道:“小臣心中一直有个疑惑。不知主公为何不将这河南纳入麾下?毕竟我等如今军容鼎盛,若是能够占据河南一地,那便可以更进一步。到时候莫说是抵御蒙古,便是和宋朝分庭抗礼,也是不在话下。”

    若说这心思,倒也是和萧凤曾经在宋朝遭到冷落有关。

    虽然萧凤对此并不在意,但作为萧凤麾下人马,却莫不是对此感到不忿,于是便心生叛意,想要另立朝廷,进而和宋朝分庭抗礼,争夺天下。

    只是萧凤始终未曾开口,所以他们也不便劝说。

    如今时候,秦长卿抓住这个机会,自然要问一下萧凤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非是我想,实在是这河南久经战乱,百姓流离失所。若是将其占据之后,少不得耗费心力,稳定此地。若是这样,那我赤凤军大部分精力便会被牵制在此地,再无抵御的实力。更重要的是,若是我等将此地纳入麾下,那南朝势必侧目,以为我等有反叛之心,皆是若是威胁我等,我等又该如何?而且占据此地之后,更是会和蒙古对上。如此两面得罪之事,又岂能轻易做出?”

    萧凤早已经瞧出众人心思,直接否定道,随后想起一事来,眼角微跳,有些诧异的看着秦长卿,问道:“你这想法究竟是因何而来?军中又是有多少人这么认为?”

    她自然不会觉得这件事情只是秦长卿一人这样认为,其背后定然有许多人这么看待,否则秦长卿如何有勇气在这个时候,提出了这个想法?

    “看来关于此事,终究还是要开始着手解决了!”

    脑中升起了这个心思,萧凤已然开始思索接下来,究竟又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

    “确实!此事非止我一人,而是军中上下,皆是如此认定。”秦长卿自知无法隐瞒,张口回道。

    说起来,这一次也是被那些军官们撺掇所制,否则他一介半路加入进来的家伙,如何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不过是一介女子。又有何等才德,能够僭越大宝?妄自称帝!”萧凤微微摇头,却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自嘲一声回道:“若是这个想法被别人听了,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心中却是有些懊恼,想道:“我本以为黄袍加身不过是历史传说。没想到今日时候,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但赤凤军发展至此,说实在的也的确到了这个程度。

    秦长卿神色一愣,复有高声回道:“主公虽是女子之身。但无论才德、功勋,莫不是冠绝群伦,所行之事纵然古今帝王,也没几个能做到的。若是主公就此屈居人下,难道等到日后中原回复,便将这大好江山拱手让人?”声音有些高昂,却是掩不住自己心中之虚。

    “人生不过百年,凡尘不过虚妄。我便是真的登基,待到时辰一到,还不是要送给别人?”萧凤却是摇摇头,满是自嘲的回道。

    秦长卿一时慌了神,连忙劝道:“主公乃是地仙之躯,又岂会沦入凡俗?自然可以长生久视,寿比南山。”

    “你也莫要诳我。便是那祖龙也曾消逝,以我实力又如何能够逃过寿元限制?”萧凤摇摇头直接否决掉了,复有起了一些心思,又道:“不过你这一说,目前赤凤军的确是存在一些问题。”

    “问题?不知主公所言,究竟为何?”秦长卿有些紧张,忐忑不安的看向萧凤。

    萧凤缓声回道:“自然是关于继承人的问题。毕竟我总有一天会死,若是不提前确定好继承人的问题。那等到我百年之后,只怕整个赤凤军便会陷入四分五裂,打成一团。届时,对苍生又将是一场浩劫。”

    “这个,却不知主公有何打算?”

    秦长卿不觉脸色通红,五指也微微攥紧,语气之中却是透着一丝嗔怒来。

    萧凤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秦长卿,继续说道:“你应当知晓,我赤凤军之内,官制与别处不太一样,需要经过选举方能担任。既然如此,所以我就有了一个打算。不如就以此法,遴选下一任继承人,至于名称自然也不需和那南朝一样,不如就叫主席吧。当然,作为担任主席的人员,自然也有限制,不能是什么人都能担任的,需要五十岁以上之人,才能担任。而这些章程,我自然会让那政事堂诸位拟定出来。”

    秦长卿顿感心中一松,复有问道:“不是世袭制吗?”

    之前,他还以为萧凤看中军中某人,想要和其缔结婚姻,进而生出能够继承王位的孩儿,故此方才会有些紧张甚至是愤怒,只因为对那不可能存在的人的嫉妒罢了。

    但现在听来,却并非古老相传的世袭制?

    萧凤微微摇头,嘴中充满不屑,回道:“世袭制?自然不是!既然为天下之主,那岂能限于一家一姓?自然只有有德者居之!”

    “可是,若是没有皇帝的话,那——”

    秦长卿不觉愣住,却是不自觉的张口劝道。

    毕竟他饱受儒家经典,便是幼时成长时候收到的教育,也多是忠君爱国的故事,一时半会儿自然是无法转过弯来。

    “皇帝?”

    萧凤却是摇着头,脸上全都是愠怒:“你且看看南朝。那历代皇帝都做了什么?若非那些庸碌之君胡作非为,如何能够招致现在状况?若是我后代乃是这般德行,那还不如全数杀了了事。也省的败坏我的名声。”

    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萧凤就没打算结婚,尤其是建立了赤凤军之后,其精力全数投入其中,更无一刻得闲。

    所以直到现在,她也没有说到自己的婚姻,更没有兴致去找寻什么皇夫啥的。

    她可没兴趣,将有限的生命,浪费在无聊的婚姻之上。

    秦长卿心中一暗,不觉有些伤感,旋即却有感到有些兴奋,复有问道:“那按照主公之意,莫不是人人皆可为皇帝?”毕竟依照萧凤口中所言,凡是赤凤军之中的人员,只要是有机会那就全都可以担任主席一职,而主席一职实乃赤凤军最高职位,其权力丝毫不下于皇帝。

    “非是皇帝,不过是主席罢了。若是到了一定年龄,自然要从上面下来。”萧凤摇摇头,直接否决道。

    秦长卿略有惊诧,张口问道:“为何?”

    “人之精力本就有限,越到老龄时候,便越是如此。此番事情,便是秦始皇、汉武帝乃至于唐太宗这等人杰,也难以避免。为免铸成大错,还不如提前下位为好。”萧凤继续阐述道。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若是无法改变整个世界,那岂不是妄为穿越者了吗?

    若是她没有力量倒也罢了,当一个小侠女也能乐的一生,逍遥快活。

    但既然成为赤凤军统领,那萧凤就更不能容许中华历史,继续被这腐朽落后的皇权给束缚住。

    而现在,也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秦长卿自然是满脸惊讶的看着萧凤,眸中皆是复杂之色。

    如此胸怀,他也曾看那圣贤之书中有过,但在现实之中却从未见过。

    毕竟这个世界,最多的便是那些庸庸碌碌之人,一个个钻营势利、营营苟且,所求者莫不是财富权力,若是见到了美丽的女人,也要掺上一脚,将其拉到怀中大肆蹂躏,至于对方究竟如何,却是毫不理会。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