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九章封赏?不封?
    正如两人所说,翌日的朝议,立时就将这话题给弄出来了。

    果不其然,那岳珂听到这消息之后,早早的就走上前来,诉道:“老臣以为应当拒绝!”

    “为何?”

    赵昀依旧那般模样,始终稳坐不动。

    “列位。尔等应当知晓,我朝上下早已经因之前抗击蒙古,将府库之中所筹集的粮饷尽数用尽,如今时候是一滴米粒都没有了。而若是将整个河南之地纳入我朝统治,则为了安抚其地百姓,定然要派遣足够的官员,还有充足的粮饷。唯有如此,才能够稳定此地!”岳珂眼见赵昀示意,心情激动下,早将事先准备的讲稿一一道明。

    “没错。那开封府虽是重要。但其地早已崩坏,若是没有投入,其地百姓如何会投靠我等?”

    “更何况此地受到胡人统治久矣。若要在此地建立统治,少不得也要派遣官员前去。”

    “而且此地毗邻蒙古。到时候蒙古大军一来,咱们岂不是就要首当其冲、深受其害吗?”

    众位大臣听了,莫不是微微颌首、赞许有佳,皆以为岳珂此言甚是有理。

    但董槐却倍感恼火,也不管他人如何想的,直接一步踏出,辩解道:“陛下。臣以为岳珂所说之话并无道理。其一,这河南一地乃中原正朔所在,我等若是占了,便可以复兴华夏之名,聚拢天下仁人志士,共抗蒙古;其二,此地虽因战火频频而导致百姓流离失所。但此地也有数百万之众,若是为虏酋所占,那对方实力便会增强一分。若是将此地轻易舍去,那岂不是等同于助纣为孽?正因此,臣以为不可放弃!”

    “哦?那你告诉我,那安抚此地百姓的钱粮,又该从何处而来?”

    岳珂冷笑连连,显然对董槐所提之事不感兴趣。

    董槐不免皱眉,旋即回道:“如今秋收刚刚过去,若是从中开拨一点,应当足以满足此地需求。”

    “但你莫要忘了,那蒙古之兵非止一路。目前余玠便在川蜀一带,和那阔端还有八思巴对峙。我等若是这在这个时候将本应该送往川蜀的粮食拿走。那到时候若前线因军饷而失败,你能担下这个责任吗?”岳珂却是不服,又是辩驳道。

    被他这么一挤兑,董槐不觉恼怒,张口喝道:“那就坐等河南为那胡虏所占?然后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始终没有个消停吗?”

    “哼!我朝百姓尚且有人正处于饥饿之中,如何还有多余的粮食分与别人?”岳珂一拂长袖,直接反驳道。

    董槐也非吃软饭的,张口就道:“你这厮,难道就看不清楚那蒙古威胁?彼时若非尔等无能,如何让那蒙古踏入川蜀肆意屠戮,坏我朝一隅江山。今日时候,我等若是坐视不管,那到时候河南之地的百姓,皆要成为我等敌人!”

    “那依照你的理由,便该让我麾下士兵饿肚子吗?若是没有足够的粮食,你让我的士兵怎么和对方战斗?就靠着吃土吗?”岳珂也是来气了,张口就是骂将开来。

    一时间,两人就在这垂拱殿上,你来我往的骂了起来。

    郑清之眼见两人神情激动,连忙将董槐拉住,低声劝道:“如今时候最重要的是劝说官家,接纳范用吉。你却在此吵闹,又能做什么?”

    更远处,岳霖亦是对着岳珂诉道:“我知晓你体贴军事。但此事非是你我所能决定,你这样子,难道就不怕官家发怒吗?”‘

    “两位爱卿,切莫冲动。不如听听他人的看法,如何?”

    高居皇座之上,赵昀眼见两人都要打起来,立时便从中插嘴,将两人劝开。

    另一边,那丁大全眼见两方火光迸射,立时露出了一丝微笑,却是走上前,说道:“启禀陛下。小臣尚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什么事?”

    赵昀起了疑惑,轻轻一拂衣袖,便令丁大全诉来。

    另一边,郑清之看着丁大全的表现,亦是透着怀疑,“这个家伙这时候走出来,究竟打着什么算盘?”

    “陛下。无论如何,既然孟珙如今立下如此大功。按照道理应当封赏,否则如何能够让诸位将军接受?只是不知陛下,究竟打算如何做?”果不其然,只见丁大全轻轻一笑,立时就将这一枚炸弹给扔出来。

    “封赏?”

    群臣莫不是哑然无声,也是不知究竟应该如何去做。

    那孟珙本就已经身居高位,更曾被任命为专任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后因守护襄阳之功进封汉东郡开国公、检校少保,若是要再进一步,只怕也就只有封王了。

    难道说,在添了萧凤这么一个晋王之后,又要多出孟珙这么一个王了吗?

    “郑清之,你以为如何?”

    赵昀自然也想到这一点,遂侧目看向了郑清之。

    郑清之一时愣住,复有张口说道:“老臣以为,此事非是我一人所能决断,却不知岳尚书有何意见?”轻飘飘一句话,却是直接丢到了岳珂身上。

    岳珂见到这一幕,也不觉心中骂娘,但赵昀既然看了过来,他自然只有硬着头皮回道:“老臣以为,此事尚且需要商议。”

    “商议?岳尚书,我若是没有记错,彼时那萧凤封王,也是你一手推动的。既然萧凤这女子尚且能够凭借攻取汉中一代而为王,那孟将军如何不能靠着夺取中原?”董槐“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口中更是讽刺起来。

    岳珂老脸一红,张口便是诉道:“你!”

    只是他这一下着实用力,却是自嘴角留下一丝鲜血,应当是气急攻心所制,随后身体更是一阵晃悠,险些跌在大殿之上。

    赵昀见到这一幕,立刻便起了一丝怜悯之心:“爱卿。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气急攻心所致。”岳珂摇了摇头,透着几分凄惨模样来,复有对着赵昀俯下身子,回道:“只是臣目前身体有痒,不知可否告辞?”

    赵昀颌首回道:“自然可以。只是你回去之后,切记要好好疗养!知道了吗?”

    “臣明白。”岳珂拜倒下来,旋即就在随侍的黄门搀扶之下,从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走出来。

    董槐看着恼怒,却也是无可奈何,无论对方是装病亦或者是真病,岳珂通过自己这一手操作,终于还是避开了这个陷阱。

    昔日萧凤封王一事,不知道浪费多少人的时间和金钱,如今若是孟珙也来这么一手,只怕整个朝廷都要彻底炸裂开来了。

    岳珂会想要逃走,自然也是这个道理!

    但赵昀却不罢休,一扫殿中众臣,又是问道:“各位,你们觉得又该如何?”

    对于封王一事,赵昀自然是不可能轻易答应,但是眼下孟珙若是当真立下如此功勋,那在满朝文武的逼迫下,他也在只能一如彼时萧凤一样,封孟珙为王。

    这时,董槐却从中站出来,诉道:“启禀陛下。现在说此事还为时尚早。不如先等孟珙攻下开封府之后在说此事。毕竟这开封府尚未落入我等手中,就奢谈所谓封王一事,岂不是有点滑稽?要不然,若是有人仿照童贯之举,那到时候我等又该如何行事?这一点,还请陛下三思。”

    “董爱卿所言甚是。那我就暂时看着吧,若是那孟珙当真能够夺得开封,那区区一个王爵我便赠予他又如何?但若是未曾攻下,那此事便休要再谈,知道了吗?”赵昀长叹一声,便将此事轻轻挪开。

    眼见此事已了,众位大臣也不欲继续纠缠,就这么让整个朝议就此过去。

    自殿上退下之后,董槐犹自存着困惑,便问道:“郑相公,这就是你为何会有此担心的原因吗?”

    “没错。若是将那河南纳入手中,我等势必要推动此事,那孟珙封王也断然不可能停止。毕竟夺取中原这一功绩,若是没有相应的封赏,如何能够让天下人接受?”郑清之长叹一声,不觉说道:“但是你也知晓,陛下之前便对萧凤封王一事耿耿于怀,而我等若是推动此人,那让陛下怎么想?”

    董槐神色一愣,眉宇间全是愁怨:“难道就没有折衷办法?”

    “要么阻止,要么帮忙。你以为这世间所有的事情,当真就有第三条路?”摇摇头,郑清之自觉也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那难道就让我们眼睁睁的放弃这次夺取中原的可能吗?”董槐一脸懊恼,很显然对此事颇为不满。

    在赤凤军的帮助下,他们不仅仅将史天泽给击杀,便是张柔也被迫远遁海外,现如今只需要一鼓作气,便可以一路北上,将整个河彻底控制住,但现在却因为所谓的封王一事,落到这般境地?

    若是让赤凤军听了,岂不是感到可笑吗?

    郑清之自感无奈,只好应声回道:“唉!我等也是没有办法。只是现在,也只能看孟珙如何抉择了。”复有抬起头,看向了遥远的北方。

    天空之上,乌云密布,更有雷霆乍起,应当是要下雨了。

    而北方之处,是否也如此呢?4646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www.yuehuatai.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