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七章君臣生隙
    许州。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一脸欣喜,李庭芝直接走入军帐之中,对着孟珙道贺起来。

    孟珙眉梢微挑,有些疑惑的问道:“何喜之有?”

    “启禀将军。根据探子回报,那史天泽日前已被萧凤于郑州龙湖镇诛杀。而张柔听闻此言,也立马朝着东北方向逃窜。如今我朝危机已然褪去,如此说来岂不是喜事一桩?”止不住心中欢喜,李庭芝脸上皆是兴奋之色来。

    “原来如此。”

    孟珙听闻此言,亦是不觉露出欢喜来,又道:“不过你也切莫忘了,若非那赤凤军及时入局,仅凭我等是断然难以击败蒙古的。这一点,你可要牢牢记住了。”

    李庭芝回道:“末将明白。”复有想起自己此行目的,又道:“对了将军,我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开封府的。却不知将军有何打算?”

    “什么事?”

    乍闻“开封府”三个字,孟珙顿时一愣,旋即抬起头来看向李庭芝,眸中透着困惑。

    “日前河北行省节度使范用吉递来文书,说要投降我等。”李庭芝顿了顿,声音有些颤抖,好容易才忍住心中激动,向着孟珙称述道。

    孟珙身子一颤,连忙追问道:“此事当真?”

    “这是此人亲手写就的文书,还请将军过目。”

    李庭芝长吸一口气,随即从怀中取出一方铁盒,抵到了孟珙身前。

    信函被封入铁匣之内,并且以铁锁锁住,显得珍重无比,更显其中珍贵之处。

    孟珙有些激动,他的双眼落在这铁盒之上,递出的手有些颤抖,好容易才将铁盒借住,然后将那铁锁捏碎,打开了铁盒,于铁盒之中正放着一张书信。

    取过书信,孟珙只是扫了一下,便赶紧将其合上,似是其中藏着什么令人害怕的东西。

    “将军。这里面究竟写的是什么?”李庭芝有些好奇,张口问道。

    孟珙神色严肃,微微张口吐出胸中浊气,回道:“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是关于投降的事情的。”

    “那将军又是如何打算?”李庭芝又是继续问道。

    收复汴京一事非同小可,放在过去的时候,那便是封疆开土的功绩。而作为整个军队的指挥者,孟珙定然会被朝廷赐予诸多功勋,若是有可能,甚至可以直接封王。而作为其麾下的一员,李庭芝作为孟珙军中的一员,自然也可以如果曾今的淮南王一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一样得到朝廷的重用。

    如此功勋,自然让李庭芝极为热切!

    孟珙却是一时愣住,眉宇间更是罕见的透着困惑,显然并非和李庭芝一样,对此事充满信心。

    但若是范用吉能够投降宋朝,那整个河北一代便会顺势归于宋朝麾下,如此一来宋朝回旋余地便大大增加,能够在河南河北一代和蒙古做周璇,而不是在临近两湖这等产粮之地抵抗。

    可以说,于情于理,都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情。

    然而,孟珙更是清楚此刻朝中已然是矛盾重重,且不说之前轮番战斗对朝中存储粮饷的消耗已经濒临极限了,单说要安抚整个河北所需要的粮饷,便超过了目前宋朝所能负担的极限,纵然能够得到,也会一如之前灭金一战一样,根本难以把守住。

    毕竟这河北一代,可没有诸如剑阁关、潼关这样的天险存在,唯一的太原更是远在千里之外,完全超过了宋朝的可控制范围。

    “将军。将军!关于范用吉,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一声催促,立时将孟珙惊醒,茫然的眼神扫过旁边,不免露出一丝庆幸来,旋即又道:“此事尚需禀报临安城,询问朝中大臣的意见如何。至于麾下的列位士兵,你且去告诉他们,让他们继续前进,给我将此地的鞑子尽数清除。知道了吗?”

    “末将明白。”

    李庭芝颌首回道,旋即转过身来,从军帐之中走出,准备开始着手料理此事。

    孟珙眼见李庭芝,这才将胸中浊气吐出,目中却露出几分忐忑来,“希望这一次,能够安然度过。”

    宦海沉浮,事态变迁。

    作为宋朝的其中一员,孟珙又岂不明白这一次的投降,又将掀起怎样的风暴?

    只是他真心的希望,这一次能够安然度过。

    …………

    临安城。

    “郑相公。这是目前孟珙传来的消息,不知你以为如何?”

    快步走入政事堂之内,董槐直接找到了郑清之,就连孟珙写就的书信递到对方手中。

    郑清之有些困惑,暗道一声:“什么事,怎么就连你都惊动了?”

    “是关于开封府的!”面容严肃,董槐一脸紧张看着信函。

    郑清之自感有些异样,连忙将信函撕开,取出其中的信封,只扫了一眼,便立刻抬起头看着董槐,道:“范用吉要投降我朝?难怪就算是你,也是如此紧张。”

    “没错。对于范用吉此人,你觉得我等应该如何处理?”神情颇为紧张,董槐张口问道:“是接受吗?”

    郑清之收起信奉,双目一闭稍作思考,旋即摇头回道:“此事非是我们所能决定的,你随我一同到垂拱殿之中,向官家禀报此事。且看官家打算如何处理?”

    “官家?”

    董槐却是有些推拒,又道:“郑相公。你也应当知晓,若是我等能够收复开封府,那于国于朝皆是一桩值得庆幸的大喜事。为何你却要禀报官家?到时候若是朝议开始,只怕未等那范用吉投降,对方便已经被赤凤军给灭了。就算是没给赤凤军灭了,那蒙古也早已经有所行动,将此人给灭了。到时候,咱们可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

    他非是对赵昀有些看法,实在是因为往常时候的经历,让他对知晓赵昀惯常的做法,而那种行径,令其尤为讨厌。

    郑清之却有不同,只是轻轻一叹,又道:“唉。我知道你向来对朝议有所推脱,但是你也应当知晓,此事牵连甚多,非是一句接受便能够解决的。若是没有经过朝议,只怕此事便会成为我等就此倒台的契机。”

    “倒台?这可能吗?”董槐又是问道,声音之中全数怀疑。

    郑清之颌首回道:“当然。”

    “好吧。我明白了。”董槐有些厌烦的撇撇嘴,紧跟在郑清之身后,朝着垂拱殿走去。

    约莫走了有三刻钟的时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垂拱殿之前,向门口的黄门通报一声之后,两人便静静的立在门外,等待着里面人的传讯。等了约莫有半个时辰之后,方才从其中走来一人。此人面白如雪、一脸谄媚,正是赵昀手下内侍董宋臣,因为善于揣摩上意,故此被赵昀看重,并且收为随身内侍。

    且听董宋臣对着两人便是一拜,旋即诉道:“圣上已经在里面等候了,还请两位跟随我来。”

    “董押班,现在官家在做什么事情?为何拖延了这么长时间?”

    董槐虽是不喜此人,但却想要知晓赵昀目前状况,便张口问道。

    这董宋臣微微摇头,甚是无奈的回道:“唉。说起来你们两个来的也不在时候。目前圣上正在阎贵妃那里正听着小曲啊,我等虽是有心劝阻,但无奈圣威浩荡,咱家如何敢去触怒?这才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

    “贾贵妃?”

    郑清之轻轻一念,不觉皱眉起来。

    郑清之更是恼怒,冷哼一声便冲着那董宋臣喝道:“现如今,那赤阳尚未落下,便在后宫厮混?如此沉迷女色,你怎么也不劝阻一下?”

    董宋臣不过一介羸弱太监,自然被吓得浑身发抖,低声说道:“我也曾经说了。但圣上久困于政事之中,甚是疲倦。我想他稍微轻松一下,自然也是好的,所以也就没怎么劝阻。”

    “什么叫轻松?若是因此耽误了朝堂之事,你能担上责任吗?”董槐却是懊恼至极,又是张口斥责起来。

    “庭植!”

    走在一边,郑清之蓦地一喊,立时就连董槐愣住,紧接着又是说道:“如今圣上已然到来,就莫要继续纠缠在这上面了。”一见远处门扉打开,他率先一步走入其中,且见远处那端坐在座椅之上的赵昀,立时便俯下身子,恭敬一拜:“老臣叩见陛下,祝陛下福享连绵。”

    紧跟其后,董槐、董宋臣两人也是齐齐拜倒,朝着眼前之人,庄重的拜倒下来。

    “两位乃是朝中重臣,便没必要行如此大礼。起来吧。”远处的赵昀虽是有些英武,但却面有疲倦,嘴唇也有些发白,显然是纵欲过度导致的。

    起身后,董槐眼见赵昀现今模样,立感心中不忿,张口就是劝道:“陛下。依臣所言,那阎贵妃虽是有些姿色,但也不过是妓女出身,故此学得了一身固宠本事。若是执迷下去,只怕对陛下身体有所损益。而且当今皇后谢道清温婉平和,切不可轻慢了她。陛下。”

    乍闻此话,赵昀脸上笑意立时守住,却是有些不善看向董槐,口中不咸不淡的敷衍道:“爱卿所言,我知道了。”虽是知道,但听到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只是他不便斥责对方,才会由此搪塞之举。

    “没错,董槐。莫要忘了咱们此番前来的目的了!”

    郑清之有些责备的瞪了赵昀一眼,旋即走上前来,将手中信函递上:“此为孟珙所呈信函,还请陛下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