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四章布阵、闯关、暗局
    居于帐中,萧凤巍然而坐,似是等着有人前来。

    不到数刻钟,于帐外之处,秦长卿缓步踏入,对着萧凤便是俯首一拜:“启禀主公,您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在他前去迎接那洛阳府众位达官贵族之前,眼前的少女曾经于他面授机宜,令其将那群人逐走,更不得令对方产生能够投降的念头。

    秦长卿虽是疑惑为何要做出这般举动,但既然是主公所言,自然也不敢懈怠,所以便神态桀骜,动辄以污言秽语辱骂对方,更是威胁以天兵屠戮。

    如此行径,自然是令那些人颇为不满,待到回到洛阳时候,便重整军势,意图抵抗。

    “这件事你做的很好。那么接下来,你就让王著领军攻城吧。”双目微睁,萧凤眸中赤芒一闪,旋即开口:“记住了这一次,只许失败、不许胜利!”

    “失败?”秦长卿立感诧异,又问:“主公,这又是为何?”

    “秦长卿。你需要谨记,我等此行目的并非收复故土,乃是为了诛灭投靠鞑子的叛军而来。”萧凤轻声一叹,解释道:“既然如此,那便不应当以争夺一城一地为能,而应当以消耗对方有生力量为能。毕竟这中原之地饱经战火,所谓农耕之术早已废弛,我等就算是占了此城,也决计无法长久守下,反而会虚耗自身力量,给对方所趁之机。这一点,你明白吗?”

    秦长卿不觉叹然,应道:“主公此言甚是有理!那依主公所言,此番战斗我等所为又是何事?”

    “自然是史天泽。此人乃是蒙古之中汉军第一人。我若是能够杀了他,那这中原群雄必然会畏惧我赤凤军,不敢有抵抗之心。届时我赤凤军横扫中原,又有何人能够抵抗?”萧凤嘴角微翘,更显信心十足。

    自石蛋之中破壳而出,她不仅仅吸纳其中的蜗皇之力,更是以造化之功,令自己躯壳愈趋完美,实力比之当初静海一战,又何止增强数倍有余?

    如此实力,自然有十足把握,战胜史天泽!

    秦长卿俯身又拜,诉道:“那在下就这番敬祝主公旗开得胜。”语毕,又自帐中离去,却是准备着之后的佯攻之事。

    萧凤也双目微阖,坐在座椅之上,却是在脑中暗暗模拟往日的场景,细细回味了每一次和对方的战斗之景,而这一次决不可容许出现任何失误。

    …………

    许州!

    自光华军一路离开之后,史天泽便率领大军一路北上,也来到了许州之地。

    只是甫一到此,此地的县官立时回报,说是在城外发现了赤凤军的侦查骑兵,更有人在城中传播诸多谣言,令城中的百姓莫不是人心惶惶、不可终日,这一点迫使史天泽不得不使用强力手段,令整个许州重新恢复安定下来。

    而在今日,一骑奔入城中,直接来到了府衙之前。

    肃立一边的宋子贞虽欲阻难,但眼见的对方神色焦急,也没有多少心思,立时带着此人来到了史天泽身前。

    “启禀将军,我等在堪河镇和赤凤军骑兵有过冲突。按照这样子,只怕对方距离此地也是不远了。”这骑兵神色匆匆,显得慌乱无比,显然是之前的战斗令他十分惊惧,以至于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

    史天泽亦是有些棘手,又问:“那你知晓他们究竟驻留在哪里?”

    “根据此地乡民所说,那些人目前就驻扎在阳州,距离我们所在之地,应当有三百里之遥。”宋子贞从旁插嘴回道。

    史天泽顿感疑惑,又是问道:“阳州?不是在洛阳吗?”

    “根据洛阳官员通报。据说是因为城中之人抵抗顽强,所以那赤凤军便未曾攻下,而选择绕城而走,来到了阳州之处。”宋子贞摇摇头,显然也是有些疑惑不解,不知晓这赤凤军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何会避而不攻?

    史天泽想了想,忽的笑了一声,却道:“看来这一次是真的了!”

    “真的?将军,可否跟我说一下,究竟是什么意思?”宋子贞上前一步,目光忐忑看着对方。

    “若我所料没错的话,对方应当是打算以洛阳为饵,引诱咱们前往洛阳。这样的话,对方便可以趁机而动,直接将咱们困在洛阳城之内。”忽的轻笑一声,史天泽又道:“看来那个女子,倒是将我消灭李璮之法运用的熟练至极啊。”复有低声下气,神情有些哀伤:“然而如今时候,我军粮草已然不多。若是不及时得到粮草,只怕到时候军心一乱,那就会彻底崩溃。唉!看来那萧凤是拿捏住了咱们的三寸之地啊。”

    “既然如此,那不知将军打算如何破局?”宋子贞心中一紧,不觉忐忑万分。

    如今形势不明,且不说襄阳府那边,孟珙正领兵追杀,如今前方又是遭逢赤凤军拦截,若要顺利逃出生天,当真是难上加难了。

    史天泽凛然不惧,旋即诉道:“孟珙那边我等暂时无需担心。他自有张柔对付,至于这赤凤军?”话语顿了顿,沉吟片刻之后,一震胸中傲气,回道:“既然她已然张开阵势,那我便直接硬闯!我倒要看看,这女子究竟弄出了什么手段,准备迎接我这一位旧时故友!”

    语及旧时故友,史天泽不觉战意昂然,却是想起昔日双方对阵之景。

    那时候,他自恃兵多将广,将对方追的是南逃北往,可谓是狼狈不堪。

    然而今日,他军中士兵早已经是疲惫不堪,便是军中粮草军械,也是消耗殆尽,而在这种命悬一线、行将崩溃时候和对方交战,殊为不智!

    但史天泽为了军中士卒性命安危,也只有霍命一堵!

    …………

    襄阳府。

    “哦?你是说那赤凤军目前已然来到了郑州了吗?”

    听罢高达之话,孟珙那本是肃穆之容,终于露出了笑意:“我正奇怪为何那史天泽突然离开,原来是有这般缘故所在。如此围魏救赵之法,当真是恰到好处!”

    孟珙本就是当世名将,自然知晓萧凤此举用意。

    一者解除襄阳城危机存亡、履行双方盟约,另一者踏足中原煊赫赤凤军军威、招揽民心。

    这一箭双雕之举,的确是精彩至极。

    “那我等又该如何行动?将派出的焦进等人召回吗?”高达又是问道。

    “不了!”孟珙摇摇手,又道:“你让他们和自临安城赶来的李庭芝、吕文德等人合兵一处,自后背攻击张柔大军。如此一来,那张柔便会陷入双面夹击的困境之中。”双目一凛,亦是战意高昂,笑道:“而且我和那人,也是时候算总帐了。”

    高达闻言,立时俯身拜道:“末将得令!”旋即退下,开始着手手中之事。

    而襄阳城城中动向,也很快的便被张柔在城中安置的探子得知,并且连夜送到军中。

    得知这消息,张弘范也是疾步赶来,诉道:“父亲。根据探子回报,目前孟珙已然开始调兵遣将,只怕不日便会领兵来攻。而算算时日,自临安城前来的援军也即将赶来。到时候咱们便会陷入两面夹击的可能。面对此景,却不知父亲有何打算?”

    “看来那孟珙当真是信心十足,以为这一次他们定然能够成功。”一拍扶手,张柔却自座椅之上站了起来。

    他的双手已然痊愈,断掉的十指也重新接上,但那难以痊愈的伤疤,却成了宣告他曾经败局的狰狞事实。

    对于这件事情,张柔虽是不甘,但也知晓如今自己实力大减,史天泽更是从此地离开,仅凭一人之力断然难以和孟珙对抗,故此始终闭门不出,以免出阵露出了自己的怯弱。

    张弘范却是担忧无比,只因见张柔神色自若,便掩去心中畏惧,又道:“父亲,难道你还有什么底牌?”

    “当然。”

    复有自袖中取出一柄小剑,张柔缓缓诉道:“此剑名为鱼肠。乃是春秋时期五大名剑之一,因为此剑甚是狭小,仅有一指之长,但其中却孕有一股至邪之力,所以极其擅长暗杀之术。若是被这刀伤到,哪怕只是小小的一个伤痕,纵然对手乃是地仙人物,也会在这至邪之力的侵蚀之下,静静等死。”

    张弘范不觉欢喜,笑道:“莫非父亲打算以此剑在阵中杀了孟珙?”

    既然此剑如此厉害,那若是用在战斗之中,定然能够让孟珙猝不及防,就此倒毙不起。

    而失去了孟珙之后的大宋禁军,又如何能够和他们对抗?

    “哼!”

    张柔冷哼一声,却道:“你啊,还是太过自信了。那孟珙何其厉害,若是在战斗之中自然是机警无比,时时刻刻都运转着无极生灭之力。我纵有擎天之能,如何能够伤他的可能?”

    “若是就连父亲都不能。那还有谁有此能力?”

    张弘范一时困扰,却不知究竟是谁,能够在战阵之中伤到孟珙。

    “我不能。但不代表别人没有这个可能。”

    张柔又是笑了起来,笑声之中透着诡谲,更透着阴森:“而且如果这个人如果是他相信之人,并且毫无防备,那就更有可能了。至于他究竟是谁?你早晚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