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三章洛阳
    “报!”

    拉长的声音,立时让史天泽瞬间惊起,连忙从军营之中走出。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一把将那传令兵给抓起来,张口喝道。

    那传令兵顿感害怕,双腿战战兢兢,旋即回道:“启禀将军。赤凤军已从潼关出兵,目前已经攻破虢州,正朝着陕州进军!被迫无奈之下,塔海只好率领麾下兵马一路北逃,目前已然跑到了河东南路的平阳府之中。”

    “那家伙倒是跑得挺快的?”

    史天泽立时皱眉,但是也无法说什么。

    这塔海乃是蒙古大将,其实力虽是仅止于人阶丹鼎之境,远远不及史天泽的实力,但也是蒙古之中的宿将,可不是他能够轻易调的动的。

    脑中思绪一转,史天泽又是问道:“陕州?对方怎的如此迅速?”

    “根据溃兵传报。那赤凤军先是令麾下水军前出,不过两个时辰,就来到了虢州城下。塔海虽是派遣士兵前去阻拦,奈何那黄河水势湍急,寻常小舟根本难以航行。而且那赤凤军水军甚是强大,更在战舰之上安装了数十门火炮。火炮威力凶猛,城中士兵难以抵抗,于是便被轰破了城墙。塔海虽是组织人马抵抗,但无奈那萧凤实力惊人,他为了避免折损兵力,只好弃城逃走。”那传令兵立时将前线状况一五一十,尽数说了出来。

    史天泽听罢此言,不禁赞叹一句:“这赤凤军当真凶猛。竟然比先前和我军对垒时候,更是凶猛三分。”

    他也不是没曾和赤凤军对阵过,但也未曾料到对方行动如此迅速,对方还没有做好准备,就直接攻下了城池,这般速度自然是令人惊叹。

    于脑中仔细推敲两军对垒状况,史天泽一时间却是痴了下来,浑然忘却了周遭场景来。

    而那传令兵见史天泽愣住,更许久不曾有动静,只好自此离开,去继续自己的事情去了。

    等到那夕阳落下,月辉重新撒落人间时候,史天泽方才感觉府中一阵饥饿,正欲起身前去吃饭时候,却觉双脚一阵酸软,却是因为久站而令身体有些僵硬了,踉跄了几步好容易恢复过来,却见远处走来一人,手中更是托着一个方形漆盘。

    “好香啊。周臣,你究竟准备了什么菜?”

    鼻子一抽,史天泽立时从那漆盘之中,嗅到了一股股香气来。

    被这香气一勾引,他腹中又是“咕咕”作响,显然是饿坏了。

    “不过是你爱吃的东西罢了。”宋子贞微微一笑,将这漆盘抵到了史天泽身前。

    史天泽接过漆盘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旋即就找了一个干净的草地席地而坐,然后将其中放着的碗筷取出,大口大口的吃着其中的饭菜。

    正在这时,宋子贞却是神色严肃,忽然问道:“史将军。你以为,我们应该如何对付赤凤军?”

    “赤凤军?”被这一问,史天泽一时愣住,腮帮子微微挪动,将口中食物吞入腹中,随后就露出一些沮丧来,摇着头回道:“说实在的,我并没有把握。”昔日他曾经仗着数倍的实力和赤凤军打过一场,而那场胜负也不能说是完胜,依旧被对方给逃走了。

    现在双方兵力一致,其军中武器装备想必也是更甚从前。

    对于这种对手,史天泽并无完全的把握。

    宋子贞微微一叹,摇头问道:“既然没有把握,那将军为何还有提兵前往?依我看,这一次你完全没有必要前去迎战。毕竟对方现在士气如虹,而这南京路之中,更有无数乡民支持。以我们现在的状况,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我明白!”

    史天泽神色黯然,复有苦笑一声。

    宋子贞自感有些懊恼,又道:“史将军。非是我无情,实在是就目前状况来说,我军上下实在是危险至极。且不说那蒙汉分离制度,便惹的军中汉民多有埋怨,根本无法融会贯通。就连军中粮食也已然出现短缺,之前和宋军一战之中,更是损失不少的军械。如此状况,如何能够战胜整军待发的赤凤军?”

    “那你觉得我应该如何选择?”史天泽放下手中碗筷,一时默然,双目只是看着宋子贞。

    “依在下之言。如今时候,最好的方式,不过是另选他人为依靠。如何?”宋子贞撇了撇周围,眼见此刻已然是夜深人静,并无丝毫人影之后,方才深吸一口气,低声诉道。

    史天泽双目睁开,尽是不可思议:“你是说,投降他人?”旋即摇着头,固执的回道:“不可能。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

    “史将军。”

    眼见史天泽如此固执,宋子贞又是苦苦劝道:“你也应当知晓,对于蒙古诸部来说,我等不过是奴仆罢了,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也知晓,我曾经上书严明国之弊政,孰料那国君却冥顽不灵,不仅仅封绝科举之途,更将权柄为诸部掌控。等到那贵由上台之后,其母马奶真专权为能,不仅仅逼死耶律楚材,更是残害忠良,任用小人。如此弊政,岂有长久之策?依在下之间,还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叛出为妙!”

    “哼!”

    冷哼一声,史天泽摇摇头,神色甚是坚决。

    宋子贞却不罢休,继续劝道:“以今日将军之能,若是投降宋朝,至少也能担任一方节度使。就算是投入赤凤军麾下,纵然无法和那萧凤并肩,但也能得一生平安。这般抉择,如何不比和着那蒙古一并陨落来得好?”

    “闭嘴!”

    眼见宋子贞如此大胆,史天泽立时怒斥道:“我念及你对军中也有苦劳,所以也不会惩罚你。但你若是敢在别人之前喧嚣,那就莫要怪我无情。”目中雷芒乍现,竟然是现出杀机。

    宋子贞眼见这一幕,也晓得史天泽断然无法劝说,便问:“那我不说此事。只是将军,我却要询问你一下,为何非要如此忠心?”

    “不过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罢了。”史天泽神色黯然,声音幽幽说道。

    宋子贞眼珠微动,却将史天泽的模样尽数看在眼中,旋即回道:“好吧。我明白了!”随后,便从此地离开,只留下史天泽一人留在这里。

    看着那冷掉的饭菜,史天泽也没有了胃口,随手丢到一边,自嘲道:“看来,我的劫数也要到了吗?”

    …………

    “前方就是河南府?”

    骑在战马之上,萧凤微眯双眼,看着远处的矮小城池,却是一阵唏嘘。

    此地本是洛阳,只是在宋朝建立之后,以此地为“西京”为名,更是朝廷设“国子监”于洛阳,名臣遗老和文人学士多会于此,赵普、吕蒙正、富弼、文彦博、欧阳修都曾居住洛阳。更有理学家程氏兄弟、邵雍等,在洛阳著书讲学。司马光也在洛阳完成了史学巨著《资治通鉴》。

    等到金朝建立之后,便将洛阳定为中京,改河南府为金昌府,并河南县入洛阳县。

    时因洛阳旧城毁弃,便在隋唐城东北角另筑新城,周围不足9里,即今日老城之前身,它仅是隋唐洛阳城的一小部分而已。而在历经多年战火之后,此城更是破败不堪,其城墙仅仅是以夯土所制,浑无隋唐时代,那雄浑壮丽之姿。

    但从那些残垣断壁之中,却依稀可见昔日盛景。

    秦长卿亦是充满感叹,回道:“便是此地。”

    当初时候,他来到此地也是颇为惊讶。

    毕竟在史书之中,这洛阳可是号称“千年帝都、牡丹花城”,历朝历代之中连续有,夏朝、商朝、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朝、唐朝、武周、后梁、后唐、后晋等十三个王朝在洛阳建都,所有又有十三朝古都之称。

    “据守此城者,又是谁?”萧凤双目微凝,又是问道。

    “根据线报,自史天泽离开之后,此地便是由张特立等人把守。因为地处腹心之中,所以城中只有近千于名老弱残兵把守。若要阻挡我等大军,那就是螳臂当车了。”秦长卿又是回道。

    萧凤微微笑起,又道:“既然如此,那不如等上半日吧。看看对方如何打算。毕竟就算是攻城,也要消耗掉许多炮弹。若是能够和平解决,那自然是上上之策。”

    “我等遵旨!”

    秦长卿应声而下,旋即便将命令传达到全军之中。

    于是,赤凤军便在距离洛阳城之外三里之处驻扎下来,自潼关出兵一来,众人一路长途跋涉,虽是连连攻占城池,但这一路也颇为辛苦,如今时候能够稍微放松一下,也是正好。

    至于那洛阳城?

    正如萧凤所预测的那样,还没有过三四个时辰,曾经紧闭的大门便已经打开。

    而后从中走出一群人来,这些人皆是面色红润、身着丝绸,显然并非那饱经风霜的糙汉子,应当是这城中的达官贵族,只因为害怕赤凤军,故此结伴前来,希望能够逃过一劫。

    萧凤也不欲理会这帮人,直接就将他们丢给了秦长卿来处理。

    秦长卿得此命令,立时便领着一对兵马来到众人面前,那些人见到赤凤军有人前来,纷纷露出欢喜来,便迈开双腿一脸谄媚的靠近来,但一阵枪响,却是令他们纷纷止住脚步。

    “各位。我军自有法度,不许他人擅闯军营。”

    眼见众人神色有异,秦长卿不觉笑了起来,笑道:“尔等若是有什么想要说的,不妨和我说罢。”双手背负,旋即就领着一帮人,朝着远处走去。

    对于这些达官贵人,秦长卿自是没有多少兴趣,之所以理会他们,不过是为了能够从中榨取需要的资源和信息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