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二章归乡
    “退兵了?”

    看着走进军帐之中的高达,孟珙眉梢微挑,旋即问道。

    高达颌首回道:“启禀孟将军,就在昨夜半夜时候,那史天泽便率领其麾下兵马自光华军离开。”

    “既然如此,那你可知对方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孟珙又是问道。

    高达摇摇头,回道:“不知道!”

    “不知道?”孟珙放下手中谍报,旋即笑了起来,道:“若是我所料没错。应当是朝廷之人终于屈服了,愿意封那赤凤军统领萧凤为王了。”

    “赤凤军萧凤?难道史天泽撤退,和赤凤军有关吗?”高达不觉诧异,继续追问起来。

    “当然。”微微颌首,孟珙自然满是笑意,旋即回道:“毕竟那赤凤军已经和我朝定立盟约,约定一同对抗蒙古。如今时候,也是她履行合约的时候了。至于那史天泽?”神色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料想此人定然听到了什么风声,否则决计不会离开的这么干脆。”

    “那襄阳城算是解围了?”

    高达听着甚是困惑,只好甩甩头,将脑中思绪尽数甩掉。

    他虽是有些武力,但在学识方面,却是差得太多,所以只能担任一方武将,但若要安抚百姓、治理地方,则犹有不足,若是牵扯到政治上的博弈,那更是难以招架。

    孟珙神色放松下来,但却依旧带着惊醒:“只能是暂时安全。毕竟那张柔还在城外!而且这么多天来,他始终不曾动弹,也不知晓究竟在搞什么事情。”看着高达,又是嘱咐道:“还有,你下去之后,务必确保城中安全事宜,不得有任何闪失,知道了吗?即使是敌人离开,我等也切记不可松懈。要不然,敌人突然调转方向杀咱们一个回马枪,到时候咱们又该怎么办?”

    “将军,末将明白了。”

    高达立时颌首回道,领着命令就下去了。

    见到高达离开之后,孟珙神色复有凝重起来,心中却是想道:“只是我却没有想到,这萧凤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令那满朝文武尽数臣服,愿意封她为王?这倒是稀奇了!要是此女又是下一个安禄山,那岂不是糟糕了?”对于那赤凤军,他始终都维持着相当的警惕,即使如今时候,双方形成联盟态势,也是一样如此。

    毕竟在历史之上,如此情形也不是未曾出现过。

    …………

    两侧皆是笔直高峰,一座连着一座,不知有多遥远。

    而在这山峰之间,却有一条羊肠小道,小道甚是狭窄,只能容纳下一车一马,除此之外便没有了其他的道路可以通行。

    今日,在这险峻山峰之中,却有无数马车咯吱作响,混着忽然响起的马鞭之声,那驮马立时振奋起来,四蹄一阵攒动,拉着马车咯吱咯吱作响,朝着远处走去,而在这些马车之上,则是载着一袋袋的粮食还有一箱箱火器,这些物资令那车轮甚是沉重,“咔嚓”一声就将碎石子给碾得更碎。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且见远处道路尽头出现了一道城墙,众人皆是大喜起来。

    “在加把劲,很快便到潼关了!”

    众人瞬间振奋,立时便从马车之上跳下来,一起推着眼前的马车,走入了这个把守着汉中的大门。

    相较于往日的景象,今日的潼关甚是肃杀,城中街道之上,除却了一列列正在巡视的士兵外,就没有任何百姓,而他们手中的铳枪,还有那近乎冷漠的脸色,更令这个城池充满着肃杀之气。

    见到这些马车鱼贯而入,萧凤嘴角之处露出一丝微笑来,复有撇过旁边肃立的秦长卿。

    秦长卿身子一震,旋即高声回道:“启禀主公,粮食十万石,铳枪五万支,还有子弹五百万余发。所有的物资都已经开始运往潼关,只需三日之后,我们便可以出关,彻底击败那些凶残成性的蒙古军队。”

    萧凤下巴微点,赞许道:“看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并未就此停顿,倒是不知不觉攒下了这么多的东西?”

    依据和宋朝的盟约,她在封王之后,就应该出兵攻击蒙古,以便能够解除襄阳城的险境。而现在,在萧凤重新回到了长安城之后,也令手下开始着手出兵一事,如今时间已然快到十一月了,也正是出兵的时候。

    毕竟按照往常的管理,这天寒地冻的时候,正是蒙古南下的时间点。

    他们所居住的漠北温度太冷,若是在冬天时候来到这南方之中,很容易感染疟疾、瘟疫等等传染病,并且受不了那温度超过三十摄氏度的高温,所以只能选在天寒地冻的时候南下,以避免因为瘟疫所造成的损害。

    “自主公入京以来,我等自知实力低微,夙兴夜寐不曾休息,连夜加工制造铳枪以及相应的子弹,便是为了今日时候。只是主公,这一次千万莫要让那群混蛋再次逃脱。知道了吗?”秦长卿咬牙切齿,却是想起自己昔日所遭逢的事情来。

    那屈辱之事,也绝非他所能够接受的!

    “驱逐鞑靼,再复中华。”萧凤不禁笑了起来,又道:“这自然也是我此行目的。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侧目一望远处群山,但这群山却也未曾遮住她的目光,反让她对山外的世界更是充满兴趣。

    目光越发延长,不仅仅掠过了那诞生了中华文明的中原之地,更是来到了漠北之地,也见到了在这广袤的草原之上,那些追逐水草而生的游牧民族。

    为了追逐猎物,他们驯服了骑马作为坐骑;为了驱逐猛兽,他们制造了最强大的武器。

    两者合二为一,最终缔造了这个世界最强大的骑兵。

    蒙古诸部,这由成吉思汗所缔造的部落,便是这片土地的唯一主人,而他们也挟着对中原的贪婪、欲望,冲破了那残破的长城,来到了中原之上,并且将自己对生存的渴望、对财富的贪恋加诸于华夏民族之上,最终制造了一场又一场鲜血淋淋的屠杀。

    这一切,都未曾忘却。

    陷入了过往思绪之中,萧凤不觉愣在原地,浑然忘却了周遭事情。

    日涨日消,前来此地的人儿也陆陆续续,将所有的物资全都运到了潼关之中,等到了一切都准备好了,萧凤也终于放下了心思,来到了点将台之前。

    黑压压的一片,也不知晓究竟有多少士兵。

    曾经的时候,他们只是一个寻常的农夫,但在今日,他们却成为手持利器的战士,只为了捍卫自己的领土。

    而在此时,他们全都将目光投向了点将台之上的那个女子,一身赤红宛如火炬,却是在黑暗之中照亮了大地,也让他们明了自己所行之事,更明白了自己今日又是为什么而战。

    但是对于萧凤来说,眼前这一幕却更令她感觉紧张。

    她并非是第一次了,但每一次却都感到紧张,唯恐自己是否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到,更害怕自己让这些信任自己的士兵失望。

    但先行之路,注定要有人开辟。

    于是,萧凤深吸一口气,对着众人缓缓诉道:“各位。尔等可曾忘却,于太行之中,我等曝霜露、斩荆棘,方才开辟出一丝生路?尔等可曾忘却,于潞州之中,我等历经艰辛,方才从那屠刀之中,保全全城人的性命?而在太原之中,在广袤的华夏大地之中,我们用我们的双手,还有我们的双脚,最终在对方的围住堵截之中,硬生生闯出一条道路?告诉我,你们有没有忘?”

    声音不算洪亮,但这一刻,风声凝滞、虫儿窒息,就连人群之中,亦是纷纷屏息,静等着萧凤所述之话

    在这一刻,他们都为此而安静下来,只为了倾听那真挚的话儿。

    一句“有没有忘?”在耳边瞬间炸裂,也让众人皆感双目赤红、脑中充血,全是高声回道:“没有!”

    “很好!那从今日开始,我们就要将这一切重新夺回来。用我们的双手,还有我们的鲜血,将这一切全都夺回来。”

    萧凤相当平静,相较于从前的亢奋,她的声音平静了许多,但即使如此却也让每一个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因为眼前的这位统领,将他们心中最深层次的渴望给挖出,并且向着所有人倾诉。

    于是,他们也是一样高声应和道:“将这一切,重新夺回来。”

    立在一边,秦长卿暗暗叹息,想道:“以民心为己心?难怪会有如此威望,便是只剩身躯残存,依旧能够让手下为之倾倒,并且矢志将其复活过来。如今看来,这赤凤军或许真的有逐鹿天下的可能?”

    另一边,那王著已然是热血沸腾,也是应声喊道:“将这一切,重新夺回来。”

    对他而言,被迫从故乡离开本就是相当痛苦的事情,如今时候唯有再兴北伐,才有可能重新回到家乡,对在场的大多数士兵来说,他们也是如此。

    萧凤眼见这一幕,虽是强压胸腔热血,却任感觉浑身沸腾,遂下达了命令。

    “既然如此,那就遵从我的命令,出发!”

    “砰”的一声,潼关大门瞬间打开,无数兵马在她的指挥下,纷纷朝着远处奔去,而那远方便是他们曾经的故乡,也是他们矢志回归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