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一章敕封晋王
    “直到现在,对方也未曾放弃?”

    赵昀顿感诧异,一对眼睛看向郑清之,显然带着几分斥责。

    郑清之自知自己无能,只好低下头道歉道:“老臣无能,实在是无能为力。”

    “不能用别的方法吗?”

    赵昀又是问道,他也知晓萧凤此行目的,只是因为之前的行径,故此始终有些排斥,甚至除了垂拱殿那一次,他就再也不曾见过萧凤了。

    郑清之身体一僵,旋即摇头回道:“我试过了,但是不行!”

    天知道为了那批军火,包括他和董槐到那凤梧府到过了多少趟,但每一次莫不是顾左右而言其他,至于所谓的军火一事或是推辞、或是放弃,总之对方就是不曾开口道出“愿意”这个词儿。

    对于萧凤态度,郑清之早已知晓,所以他也放弃劝说的打算了。

    正在这时,那岳珂却有走上前,说道:“陛下。其实依臣以为,那萧凤所求之事完全可以应允。”

    “应允?你知道封王究竟是何等重要的事情,你竟然说应允?”乍闻此言,郑清之立时大怒,侧过脸庞瞪了岳珂一眼,其余众臣亦是纷纷侧目,颇为诧异的看着岳珂,却不知晓他心中究竟在想着什么事情。

    便是赵昀也是面有懊恼,满是不悦的看向岳珂,然后问道:“你说什么?”

    岳珂长吸一口气,令自己稍稍放松下来,旋即回道:“陛下。依臣以为,那封王一事固然荒谬,但如今时候形势危急,若无对方襄助,则襄阳城定然会陷入危险之中。若是一不小心,让对方攻下了襄阳城,到时候我等又该如何?”

    “闭嘴!”

    董槐却感恼火,张口怒斥一句:“我朝自有孟将军防守,如何会失去襄阳?”

    “董大人,你这话只怕是说大了吧。”听到这句话,岳霖不觉冷笑三声,旋即说道:“你未曾担任武职,更未曾指挥过军队,如何能够断定孟珙不会失败?仅仅因为他乃是不败神话吗?笑话!”长袖一拂,却是冲着董槐呵斥道:“若是没有足够兵力、粮食,便是绝代名将,也决计无法战胜对方。更何况那张柔、史天泽亦非等闲之辈,尤其蒙古之中名将辈出,我等如何能够断定此次战争定然会胜利?”

    董槐心中一虚,旋即强辩道:“此一事彼一事,襄阳安危和那萧凤封王有什么干系?”

    “如何没有干系?”岳霖“噗哧”一声,却是笑了起来,笑声之中充满讽刺:“而且临近秋季时候,蒙古大军也蠢蠢欲动,欲要趁着天寒地冻的时候南下。届时那萧凤为了其军中之事,定然无法在这临安城继续待着。而她若是毫无功绩而回,届时赤凤军之人定然会和我们产生间隙。到时候,她也不需和蒙古合兵一处,只需要派遣一支偏军,自西方牵制我军,皆是襄阳城陷入两面夹击状态,如何能够战胜对方?这些,你又何曾考虑过?”

    “不!那萧凤定然不会这么干!”

    董槐张口一说,反驳道。

    岳珂自旁边横插一句,冷笑道:“当然。她自然不会这么干。不过她的部下,可就未必了。毕竟她也并非我宋臣,其麾下赤凤军也非我朝朝廷。他们如何行动,我们如何能够知晓?”

    董槐立时愣住,旋即低下头,露出几分无奈之色,脑中也是浮现出一丝犹豫来。

    “是了。那家伙本就是不择手段之人,对于这种事情又岂会排斥?”

    岳霖又是警告道:“到时候面临三位地仙甚至更多敌人围攻,你以为单凭孟珙一人,便能够战胜对方吗?到时候,那厮便可以以驱逐鞑虏的名义,顺势派出麾下士兵,将襄阳城纳入自己的统辖之下。到时候,咱们又如何能够和对方对抗?”

    “我朝之中人才济济,定然能够抵御对方的进攻。”董槐蓦地抬起头来,但话中却只有这句话。

    这句话一出,旁边立时传来阵阵窃笑,显然那些大臣们对这一论调,也是充满着不信任。

    对于宋朝军队状况如何,他们自然知晓的一清二楚,又何尝不明白就凭如今这腐朽模样,又如何能够对抗那正值朝日生气的额赤凤军呢?

    岳珂更无理会心思,对着赵昀俯身拜倒:“正是因此,老臣决定让萧凤封王。”

    “没错。臣也赞同让萧凤封王。唯有如此,才能够安抚赤凤军,令其安分的躲在关中地区。而我们则可以趁着这个时候,将对方给赶出国境,之后对于赤凤军的事情,完全可以徐徐图之。而眼下,唯有以战胜蒙古大军为上。”

    “爱卿所说倒也有些道理。郑清之,你以为呢?”

    赵昀在脑海之中苦思半刻,自然也晓得其中利弊,只是他向来不愿出口,所以便直接看向了郑清之。

    郑清之虽是恼怒,但是在被赵昀逼迫之下,也只好张口回道:“若是此法可行,自然也可以使用。只是尔等也应该知晓,封王一事兹事体大,若是其他人没有意见的话,我自然也没意见。”复有看向那岳珂、岳霖两人,显然也是甚为恼怒。

    岳珂浑然无视,立时高声喝道:“臣以为此事可行!”

    紧随其后,岳霖亦是一样叫了起来,“如今战事危机,未免得罪赤凤军,保住襄阳城,唯有此法方能成功。”

    “臣等拜见陛下。希望准允萧凤封王一事。”

    其余大臣也是纷纷走上前来,口中连连劝道,虽是声音有点不齐,而且人数也不是很多,但是至少也有一些人,显然他们也知晓若是将此事继续拖下去,那对整个宋朝便会不利。

    赵昀虽感懊恼,但就眼下情况他也没有办法,复有看向董槐问道:“董槐!你呢?”

    “依臣所言。这封王一事也并非不可。”董槐眼见众人纷纷劝说,自知此刻已经是难以回天,便又是说道:“但我等也可以以这封王一事为要挟。若是对方能够将这八千支铳枪送来,我等自然可以准许此事。如此一来不仅仅能够得到一批军火,而且还可以免去这些开销。”

    “如此甚好。”赵昀立时点头,吩咐道:“此事便交由你去办。希望你能够顺利完成此事。”

    董槐俯身回道,声音透着决绝:“老臣定然不会让陛下失望。”

    话甫落,他已然自垂拱殿之中走出去,其余人看着他,也觉得这道身影是如此的孤独,却叫人感到有些心酸。

    “唉。希望一切顺利。”

    看着这一幕,郑清之眉梢微凝,自然带着无比的担忧。

    数月的拖延,更不知晓那萧凤究竟是什么态度。

    对于此事,他自觉担负起了属于自己的职责,但事态变迁,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而且还无法回头。

    …………

    行至凤梧府之前,董槐抬起头看了一下那朱红大门。

    醒目的牌匾就悬于门头,其上“凤梧府”三字刚劲有力,浑然一股磅礴之气,两侧立着两头石狮子,一个个具是威风凛凛,直接看着门口之人,自然现出一股浩然之气,足以让任何敢于来到此地的人感觉到其主人那凌厉的架势。

    “这一次,还不知晓对方究竟是什么态度,希望一切顺利吧。”

    不知站了多久时间,董槐只知晓那早晨前来卖菜的早就买完菜了,而旁边的饭馆之中,也传来一阵阵吆喝声来,整个大街已然是繁华一片,教人目不暇接。

    眼见转眼中午就要过去,但那门始终紧闭,董槐有些站不住,便张了张嘴,然后鼓起勇气走上前去,想要和其中的主人商量事情。

    孰料此刻,却闻“砰!”的一声,门骤然打开。

    “明明一早就在这里,谁料你却等到这个时候。还是快些进来吧,要不然这中餐也要凉了。”

    自内堂之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正是萧凤。

    听闻此话,董槐抿了抿嘴唇,然后张口回道:“既然如此,那多谢萧统领了。”

    这一次董槐再度前往虽是带着封王一事的职责,更是有可能得到那批急需的军火,甚至还不用交付尾款,但他心中却不甚开心,只因为在这一轮之中他失败了。

    失败的,彻彻底底!

    神色有些消沉,董槐来到了内堂之中,一样熟悉的人和面孔,但却是不一样的体会。

    萧凤神色怯意的坐在太师椅之上,手中也端着一壶茶来,自来到这临安城之后,她却是染上了喝茶的习惯,看到董槐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她不觉笑了起来:“不知阁下今日前来,究竟是所为何事?”

    对于朝廷之中议论之事,萧凤也绝不是毫无手段,早就在其中掺入内鬼,好进一步套取信息。

    这一套,她在那些冷战间谍片之中,也算是见到了许多,而对付这宋朝诸位大臣,自然也毫不客气,直接就将这些手段用上了。

    “萧统领。你什么时候来到临安城的?”董槐有些忐忑不安,却不敢将心中所述坦然说出,只好换了一个话题。

    “大概是三月中旬。而且算算时间,距离刚来时候,也过去了半年了吧。”萧凤宛然一笑,饶有兴趣的看着董槐,一对亮目之中自然透着审视的态度。

    董槐又是说道:“这么些天,你就不想他们吗?而且前些日子就是中秋节,却不知你过的如何?”

    “还好吧。只不过我的手下还在等着我的消息,等着我告诉他们,我已经成为了一名王侯了。”萧凤笑意浓浓,但话音一转立时便让董槐一时惊愕,差点儿喘不过去来。

    “你已经知道了?”

    董槐抚了抚胸口,目中尽是复杂之色。

    萧凤嘴角微翘,笑道:“当然如此。毕竟这凤梧府距离垂拱殿也就数里之遥,想要知晓皇宫之事,自然不难。”

    “那你以为如何?”

    董槐眼见对方已知自己此行目的,便直接扔掉之前的客套话,直接盯着萧凤,想要一探对方心中所想。

    萧凤双目微阖,却是在脑中思索起来,然后说道:“当然可以。毕竟那些铳枪也不过是用废了的残次品,便是送给你们也没有问题。只是你应当知晓,经过之前几次交易,我对尔等实在是失望透顶,唯有先封我为王,而我才会将那批军火赠送给你们。当然,为了避免你难堪,我军中那些落后的虎蹲炮也愿意一起送给尔等,以求能攻共抗鞑靼,如何?”

    “真的?”

    董槐一时惊愕,却是神色复杂看着萧凤。

    对眼前女子,他也不是没有打交道过,但直到现在也始终无法摸透对方心思。

    “当然。”

    萧凤轻轻颌首,又是笑道:“毕竟那批虎蹲炮已经有些老旧,若是融了重铸却是麻烦,不如直接就送给你们。毕竟按照你们如今的状况,只怕就连火炮也颇为空缺。不是吗?”

    董槐勉强一笑,只好应道:“那多谢萧统领了!”

    既然一定定下了封王一事,郑清之等人也没有多有拖延,很快的就将众多的王袍、王印准备好,并且挑选了一个良辰吉日,直接就由赵昀主持这个封王仪式,并且以其最初起兵之地为名,赐名为晋王!

    而在诸多王爵之中,也以秦、晋、楚、齐最为尊贵,毕竟这四个封号在春秋之中,乃是最为强大的四个国家。

    以晋王为名,也算是对萧凤自身勇武的赞许。

    当然,既然是封为晋王,那这封王仪式也不能太过简陋,若非战事急切无法拖延,只怕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结束,不过就算是这样,整个仪式之复杂也是超乎想像。

    而在封王一事之上,萧凤倒也大方,不仅仅将剩余的八千支铳枪尽数补齐,甚至还将剩余的虎蹲炮还有其余没用掉的铳枪,也一并交给了宋朝禁军。得到了这批军火之后,禁军实力自然是大幅度上升,至少在面对那已经普遍装备火器的蒙古大军时候,也终于能够有一些抵抗能力。

    因萧凤行为,蒙古诸部对火器的制造,向来都十分上心。

    其水准不仅仅也远超平行世界这个时候的火器水准,而且也为了配合其军中多数皆是骑兵而做出了相应的改造。

    当然,蒙古的火器制造水准和赤凤军依旧差一个层次,但是比之效率拖沓、官僚腐败的宋朝,其在军事领域的武器制造水准之上,却还有有着许多优势。

    等到封王完毕之后,萧凤也立时回归长安城,准备配合宋朝大军的行动,开始调兵遣将准备攻打史天泽。

    而这一次,也不再是局限于两个军队之间的战斗,而是幅员更为辽阔、牵涉人员更广的国战。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www.yuehuatai.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