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九章军神
    “看来今日,势必要拼个你死我活了吗?”

    张柔一时迟疑,却是想起昔日攻打汴京时候的场景。

    孟珙长叹一声,回道:“若是尔等不来攻打我朝,又何必成为今日模样?你也应当知晓,我既为宋朝之人,那便只有为国尽忠罢了。而你当领军南下的时候,便应该明白这一点!”

    “张柔。莫要忘了我们两个的职责。”站在另一边,史天泽亦是提醒道。

    “既然如此,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张柔长吸一口气,旋即沉声一喝,一时间金芒大作,肩头之处伤势旋即痊愈,而身体也似黄金浇筑而成,金灿灿的令人难以直视,看着眼前熟悉之人,心中尽是惋惜。

    那时,他尚未突破地仙,只是蒙古麾下一位寻常的士兵,但孟珙却早已经踏入地仙,更是被赋予统领宋军的重则,两者身份如同天渊之别。

    那时,孟珙一人挫败两大地仙,尽展一身威风,但张柔却官低位卑,其后更是因实力不济身陷险境,若非有孟珙相救,根本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那时,两人还只是互相协助的战事。

    但今日时候,两人在见面,却只剩下战!

    立在一边,史天泽亦是沉声一喝,万千雷芒于身躯周围环绕,更是炸出无数火花,凝目看着眼前之人,所剩下的只有最为炙热的战意:“今日,定要你彻底败亡!”

    一抬手,雷芒攒动,立时便朝着孟珙射去。

    信手一挥,孟珙只不过写意一刀,便将这雷芒瞬间劈碎,笑道:“就凭这等手段,莫非就能灭掉无庵居士?”话甫落,身形一走瞬间消失,旋即现身之后,却是出现于史天泽身后,长刀一挥径直朝着其腰部砍去。

    孰料,金芒再现,这长刀却被那张柔握住,却是寸进不得。

    “你的能力的确棘手,但却并非毫无破绽。”张柔站在史天泽身后,凝目看向孟珙,口中似是宣告一般的说道:“而今日,你的不败神话,注定就此失败。”

    对于孟珙所修炼而成的玄通无极生灭之力,无论是宋朝境内,亦或者是北地群雄莫不是清清楚楚,以近乎玄奇的挪移之法,能够将袭来的力量挪移开来,更能令自己随时随地出现在任何地方的能力,是奠定孟珙不败神话的最为坚实的根基。

    而在今天,张柔、孟珙两人,却欲在这襄阳城之外,一试无极生灭之力的实力。

    “哦?”一震手上长刀,孟珙身形再退,凝目看着两人彼此互为犄角,不觉笑道:“那就让无庵居士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手段?”

    “放心吧。定然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话甫落,张柔身形瞬间冲出,一掌扫向孟珙。

    孟珙立时挥动手中长刀,将其格开,只是对方身体甚是坚韧,实在是难以斩开对方身躯,毕竟此刻的张柔已将罗汉法身运至极限,仅凭寻常手段根本难以突破防御。

    而他无极生灭之力固然能以挪移之法,破开其金身,但张柔谨小慎微,若是察觉外力侵入体内,便会立时催动体内佛光将其祛除出去,却是未曾受伤。

    一时间,孟珙步步后退,手中长刀虽是连连刺向对方。

    无奈张柔身若山岳,一步一印紧紧相随,一对拳头宛如狂风,便是朝着孟珙轰来。

    感觉压力陡增,孟珙知晓若是这般缠斗下来,自己定然会身陷陷阱,心思一转已然从原地瞬间消失,旋即一挥长刀,万千刀芒好似潮水一般尽数涌出,口中喝道:“八面楚歌!”声音乍落,刀芒尽数消失,再度现身之后已然将张柔团团覆盖住,立时将其生生困住,动弹不得。

    张柔亦感刀芒锐利,立时催动无上法身,将这刀芒尽数挡住。

    “好机会,就是现在。”

    孟珙心中窃喜,无极生灭之力再度现身,却是尽数凝于长刀之上。一时间,长刀之上越发深沉,直到最后已然完全化作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出长刀模样来,其后更似瞬间消失一般,令人无法感应其存在,只有刀柄握于孟珙手中,否则几乎以为根本不存在。

    这一下,只因为光线也被这无极生灭之力生生吞噬,故此才展露出如此现象。

    “斩尽杀绝!”

    一声疾呼,利刃再出,欲求一招击杀对方。

    却在长刀靠近张柔时候,雷芒再度现行,道道雷芒噼啪作响,竟然令那长刀渐渐显露原型,其上附着的力量却不知晓究竟因为什么原因,以至于全数褪去。

    自天空之上,史天泽缓缓落下,双目死死盯着孟珙,叫嚣道:“你的实力的确厉害,只可惜在我面前,它却难以遁形。”

    “哦?原来是将九霄阴阳雷逼出体内,分散在身体之外,所以才令我的力量失效了吗?”

    孟珙不觉笑了起来,对对方所采取的手段,亦是钦佩不已。

    将九霄阴阳雷力分布于身体之外,进而利用其摧毁万物的特性,灭除无极生灭之力,如此做法虽是消耗甚大,但也不失为避免被偷袭的一个妙法。

    “当然。要不然,若是我如同昔日的姚枢、杨惟中两人一样,被你给偷袭了,那还如何能够统领一方?”居于天上,史天泽高声一喝,万千雷芒攒动之下,一道长枪自远处劈空射来,旋即被其握在掌中,枪尖一点孟珙,也是叫嚣道:“今天,定然要取你首级。”

    话甫落,雷芒于枪尖之处劈空射出。

    孟珙虽欲以无极生灭之力挪移,但这九霄阴阳雷本就狂暴无比,专以毁灭之能,根本非是他能挪移的,只好揉身后退暂避其锋。正当此刻,于远处尘沙之中,一人旋即冲出,金芒迸射之中,却是挡在孟珙身后,一对肉掌自然也是齐齐拍来。

    孟珙不觉生怒,信手一抬立时将这金芒挪移开来,直接挡住张柔这狂暴一击,喝道:“哼。刚才饶你一命,莫非以为就凭这种力量就能够杀我?”身形霎时消失,又是出现在张柔身后,长刀之内力量暴增,宛如浪潮一样朝着张柔席卷而来,张柔自身反应过来,双手立时架起,欲要将这刀芒挡住。

    但刀芒宛如长江东流之水,实在是难以阻止。

    一瞬间,张柔身似风筝,立时便被整个倒轰而退,趁着机会孟珙又是快步追杀,欲要一刀将其击杀。

    天空之中,史天泽只见眼前一幕立时大怒,高喝一声:“雷芒耀天下。”一瞬间,雷芒再度射出,将那张柔罩入其中,凡闪电所及之处,立时泛起次啦啦的令人难以忍受的电芒。

    “好个家伙。若是单对单,我自嘱经验丰富,自然能够战胜对方。但如今两人合作,却是有些难办。”孟珙不觉皱眉,立时揉身后退。

    这九霄阴阳雷威能厉害,他可非萧凤能以清净琉璃焰痊愈自身,自然不敢轻易抵挡,只能暂避其锋。

    惯常以奇袭之法战胜对手的孟珙,更类似于潜藏在黑暗之中的刺客,凭借着丰富老道的经验,直接给与对方致命一击,进而令对方撤退。

    但萧凤却更擅长正面交锋,并且凭借着自身令人赞叹的恢复力,直接将对手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