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六章天问
    此刻虽是深夜,但因为之前龙凤合鸣之象,却是教众人热议不止。

    于山脚之下,那些曾经因中秋节而聚集此处的人儿,更是心中热切,手上拿着点燃的火把,朝着山上行来。

    一时间,山路之上顿时浮现出一颗颗赤红星芒,就连天下圆月也被遮掩下来,它们宛如长龙一样深入深山之中,然后一个个全都四散开来,散落在这方圆不大的山峦之中,试图寻找是否存有什么玄功宝典。

    毕竟在那流传下来的话本之中,可是经常记载着这样的故事。

    于偶然之间,在外游学的书生行商因为意外,而迷失在山野丛林之中,而在寻找出路的时候,进而偶遇了先人遗迹,并且取得了其中隐藏着的神秘力量。

    更何况在这广袤无垠的华夏大地之中,更有诸如史天泽、张柔、严实、孟珙,乃至于萧凤这等英杰存在。

    而他们的故事,自然也鼓舞着临安城之中的人们前来此地,试图从中找到可能的力量,从而能够鲤鱼跃龙门,在这天下之中搅起一片属于自己的殿堂来。

    萧凤见到如斯场景,也熄了继续游赏的打算,便对着朱玉真、杨凤还诉道:“我们走吧!”

    “可是主公。听他们说,好像这玉皇山中藏着什么神秘力量,我们不去看一下吗?”杨凤还目光落在深山之中,尽是好奇之心。

    萧凤轻轻摇头,“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这帮子凡夫俗子所说的话,你也当真了?”

    “那之前的龙气、凤鸣呢?要知道之前的那样子,可绝技不是烟火所能办到的。”杨凤还继续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那不过是有人装神弄鬼罢了。”萧凤轻笑道:“若是这里真的存在着什么神秘力量,也早就被居于此地的赵氏皇族给弄走了,又怎么可能留在这里,任人寻找呢?”

    “啊?只是这样吗?”朱玉真有些失落。

    萧凤点点头,回道:“没错。所谓祥瑞之事,大多都是骗人之物,这龙凤合鸣虽是神奇,但是也不过是类似手段,不用在意。只不过是有心人想要煽动舆论,故此弄出了这般场景来。毕竟对这群凡夫俗子来说,所谓的真假根本不重要。统治之术,大抵如此。”

    “没错啊。这天上怎么可能掉馅饼?也只有靠自己努力得到的力量,才能够真的掌握,这个你知道吗?”朱玉真亦是从旁解释起来。

    萧凤微微颌首,赞许道:“就如同玉真所说,你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夯实基础,莫要贪功激进,知道了吗?”杨凤还被两人一阵训斥之后,立时打消心头思念,也没理会那群还在山中搜寻的人,直接就和萧凤之后,重新回到了凤梧府之内。

    只是今日时候,这玉皇山还有凤凰山,却是注定难以宁静。

    而此事,也很快的便传到了宋朝朝廷之中。

    这不,在垂拱殿之中,赵昀又一次将群臣着急过来,张口便是问道。

    “关于昨日凤凰山、玉皇山两处异状,尔等可有任何线索?毕竟因为昨夜之时,整个玉皇山还有凤凰山上,皆是挤满了人群。而他们直到现在都尚未停歇。至今时候已经有三十七起事件发生,致死者也超过百余人。我等若是不将其处理好,只怕会遭到百姓非议。”

    “启禀陛下,关于此事我已经派遣麾下前去查看,相信很快就有结论了。”岳珂赶紧走上前来,俯身说道。

    赵昀颌首笑道:“爱卿处理的不错。只是依你所言,你以为当日场景,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启禀陛下。依臣所言,这景象只怕非是天生而成,应当乃是有高人做法,方才导致如此景象。”岳珂稍稍皱眉,却是不敢稍有隐瞒,直接将自己心中所想诉出。

    他自然也曾经见到那场景,自然知晓这番景象非是天地而成!

    赵昀顿现疑惑,又问:“即使如此,那究竟是何人所为?”

    “能够御使如此景象,唯有地仙才能完成此事。而在这临安城之中,也仅有五位能够做到。其中一位,自是不需考虑。而在昨日发生之后,我便问了一下慈恩寺主持,他也坦诚未曾做过此事。既然如此,那这城中,也只有三位了。”岳珂缓声回道,却又将目光落在了郑清之身上。

    郑清之眼见牵扯到自己,连忙回道:“禀明陛下。老臣昨夜始终都在政事堂批阅文章,又岂会做出这种事情?”

    赵昀稍稍一想,立时便满怀歉意的回道:“爱卿多虑了。以爱卿的忠心耿耿,自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只是另外两人的话,只怕就——”

    “若是萧凤的话,小臣可以作证。”

    眼见赵昀心起疑惑,朱浚早已经是跨步而出,高声喝道:“昨夜时候,我曾经见过我那女儿正和萧凤前去游玩,期间也曾谈论了一番,虽是不欢而散。但是看对方神色,应当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听到朱浚所说之话,众位大臣皆是一惊,旋即便想起一人来。

    “这么说来,做出这等事情的应该就是天师道张可大了。”

    这么一说,在座的立时想起曾经的那个人,而且此人今日也没有出现在这里,更让人们确信就是那人,做出了这种事情。

    “来人,宣天师道伏魔法师张可大前来!”

    声音甫落,于殿门之外,张可大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哪里。

    “陛下有何事情要接见贫道?只是贫道日夜修行,却要稍微休息一下才好。”张可大只将腰部稍稍一倾,手中拂尘轻轻一扫,却未曾如国朝士大夫那样,五体投地。

    赵昀也并未在意,对方乃是出家之人,自然无需客气。

    岳珂“张天师。不知你可知晓昨夜时候,于玉皇山上所发生的奇异景象?”岳珂缓声问道。

    张可大立时点头:“自然知晓。”

    “那你可知此事究竟是何人所为?”郑清之心中一紧,又是逼问道。

    张可大朗声一笑,旋即回道:“自然是贫道所为。”

    “什么?”赵昀一时错愕不看,目光立时落在张可大身上,逼问道:“为何你要做出这等事情?”

    “骑兵殿下。之所以做出这等事情,只因为贫道昨夜时候心血来潮,故此设下五行八卦,运转曾祖所传秘法天问之法,想要借此堪破天机。孰料我之修为比之前辈着实差了许多,这才惊扰到了列位。”一脸无奈,张可大对着包括赵昀还有列位群豪,皆是俯身一拜,为自己之前行径而道歉。

    “天问之法?你所说的,莫非乃是翛然子前辈所创之功?”赵昀一时诧异,又是询问道。

    说起这天问之法,却要延续到北宋时候的一位神人。

    此人乃第三十代天师,讳继先,字嘉闻,又字道正,号翛然子,乃二十七代天师之曾孙。

    其祖为张敦信,其父为张处仁,为宋知临川县县丞。宋元佑七年壬申十月二十日,生於蒙谷庵。此人五岁不言,一日,闻鸡呜,忽笑,赋诗曰:“灵鹦有五德,冠距不离身,五更张大口,唤醒梦中人。”翌日,宴坐碧莲花上,人皆称异,为真仙,今浴仙观有池存焉。

    九岁嗣教,比之萧凤,尤甚一筹。

    崇宁二年,懈州奏盐池水溢,上以问道士徐神翁,对曰:“蛟蕾为害,宜宣张天师。”命有司聘之。明年赴阙召见,问日;“卿居龙虎山,曾见龙虎否。”对曰:“居山,虎则常见,今日方睹龙颜。”上悦,令作符进。上览笑曰:“灵从何来。”对曰:“神之所寓,灵自从之。”上问能书否,对曰:“臣尝书《道德经》。”遂取进上。问修丹之术若何。对曰:“此野人事也,非人主所宜嗜。陛下清静无为,同夫尧舜足矣。”上悦。

    侍入寝殿宫,人竞以扇求书,以经语书之,皆密契其意,中举一握稽首书曰:“保镇国祚,与天长存。”乃上之所御也;赐宴而出。十二月望日,召见。上曰:“淤池水溢,民罹其害,故召卿治之。”命下即书铁符,令弟子祝永佑同中官投懈池岸圯处。瑜顷,雷电昼晦,有蛟蟹碟死水裔。上问:“卿向治蛟蕾,用何,将还可见否。”曰:“臣所役者关羽,当召至。”即握剑召於殿左,羽随见,上惊掷崇宁钱与之曰:“以封汝。”世因祀为崇宁真君。

    自此,遂成地仙之功。

    仅以年岁而论,便是萧凤这等人杰,也难以望其项背。

    只是张继先虽得宋徽宗恩宠,却志在冲淡,喜在山中旷逸自怡,清静修道,屡乞还山,于山中更是修得一门问天之法。

    若是运行此法,便可窥得未来光景,只是须以寿命为限,一次运转非得消耗十年寿命。

    其后张继先屡次动用此法,为宋徽宗占卜国运,只可惜宋徽宗却置若罔闻,执迷于长生久视之中,无奈之下只好退隐归林,只是因常年运使此法,进而令寿命削减,所以他也只活了三十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