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五章祥瑞
    “萧凤?为何是她?”

    岳霖有些不解,又问。

    岳珂回道:“你莫要以为此女不过双十年华。但她能从群雄之中脱颖而出,又岂是寻常之辈?更何况,你以为江万里被逐,董槐被圣上保下一事,此女就毫无瓜葛?”

    “你是说,此女也在这里面掺上一脚了?”岳霖一身冷汗,对那萧凤的忌惮,更添三分。

    如此年轻、如此实力、如此智慧,这萧凤当真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没错。”岳珂回道:“根据我手下探子所述。那董槐曾经和她在府中一聚,等到出来之后其手中便掌握了许多贪腐证据。这些证据,也成为他在朝堂之上保全性命的依据。至于那扳倒江万里的账簿,更是从她手中流出来的。你说此人,可不可怕?”

    岳霖听完之后,立时忐忑不安,叹道:“好个玄女娘娘。看来那些个传说,终究还是小觑了此女。”仅凭着两手操作,不仅仅皆他们的手打压了以郑清之为首的理学一脉的气焰,更是令对方同仇敌忾,一心对付他们禁军一脉,这操作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不过这手段,也只有萧凤才敢玩,也只有她才有底气这么玩,只因为萧凤乃是地仙,更是握有赤凤军这一张王牌。

    若是换一个实力低微的,只怕早就一方势力彻底碾压,直接从临安城滚出去了。

    “没错。正是如此,若是让这人继续待在临安城,我等只怕难以出头时候。”岳霖长叹一声,胸中虽有万般手段,但却根本无从下手。

    萧凤毕竟不同于其他人,并非宋朝官僚的她,自然无法借用官僚体系压迫对方。

    但若是动用武力的话,且不说其余人在对方实力威胁下是否同意,便是当真集中全部力量,只怕到时候谁解决谁还不一定呢。

    岳珂又道:“正是因此,所以我决定助她一臂之力。”

    “你准备怎么做?”岳霖问道。

    岳珂深吸一口气,一脸沉重的说道:“那就是说服圣上,册封此人为王。”

    “为王?你应当知晓,异姓为王本就禁忌,更勿论此人更是女子出生。如此行径,若是有你提出,只怕皆是群情激奋之下,你也讨不得好。”岳霖诧异之下,立时感到有些不妥,解释道:“至于祖上之所以封王,也不过是追封罢了。而我朝唯一一个例外,童贯此人也在事后遭到封禁,更是在之后战乱之中直接被处死。这些风险,你可知晓?”

    “我如何不知?但你也应当知晓,若是让董槐他们继续下去,那我等等到事态败露之后,唯有取死一途。而助萧凤成王,充其量也就只是一些污名罢了。”岳珂却是自信满满,继续辩解道。

    而且他心中更是暗暗想到,既然那萧凤此番前来乃是为了封王一事,那若是自己能够助其成功的话,对方念及恩惠之下,也许还能够助自己一臂之力。

    地仙的帮助,可是非同小可的。

    岳霖眼见岳珂打定注意,也知晓对方决计不会放弃,便警告道:“那好。只是你务必要做好准备,莫要遭到他人攻讦,知道了吗?”

    “放心吧,我自然会做好万全准备的。”岳珂朗声回道。

    ……

    八月十五,中秋赏月。

    一来临安已有四月有余,这期间萧凤始终闭门谢客,只在凤梧府之内教导朱玉真、杨凤还两人武学。而在这些日子内,两人武艺倒是一飞千里,和之前相比已然是相差甚远。

    但漫长修行未免枯燥,而且今日更是寄托思念故乡、庆祝团团圆圆的日子,于是萧凤便在这中秋时候带着两人走出凤梧府,来到慈恩寺之前,看一看这千年之前的中秋节,又是个什么模样来。

    而见到街道上那些东西,杨凤还已然是欢欣无比,拉着朱玉真就跑到街道之上四处逛着,一时不得歇。

    只是萧凤性子向来有点冷淡,只是在旁边看着,未曾参与其中,却是叫人看着就感到有些疏远,仿佛那天上的嫦娥一样,随时随地都会腾空而起,重回蟾宫之中。

    “唉。这个时候,却不知长安城内,她们过的又如何?”

    心中想念油然而起,萧凤此刻却是想起了萧月、萧星等人,在自己离开长安城前往临安之后,她们便始终驻守在长安城之中不曾歇息,而在这家人团聚、友人欢庆的时候,彼此却只能隔着千里之遥互诉衷情,哀伤之色难以言表。

    思绪越发充盈,却是朝着过去追溯,不觉中又是浮现出许多面孔。

    有萧逸和他的夫人,他们那温文尔雅的笑容,是那么的清晰,也是她第一次感觉到温情所在。

    当然,也有那曾经赠她书籍的孙应时,那始终古板着脸的家伙,也告诉了她什么是道义。

    追根溯源,最终又忆起她的师尊,那始终对她无可奈何最终只能坦然接受这一切的慧明真人,或许就是她此生亏欠最多的人了。

    但记忆未曾停止,穿过了时光隧道,最终来到了另外一个通道,而那始终陪伴她成长,并且自幼时一一教导的父母亲,也全数浮于双眼之前,更令她双目湿润,诸多记忆一起涌来,已然迷糊了双眼,口中念叨:“父亲,母亲!师傅,还有各位,孩儿真的想你们了。”

    幽幽月光,自天上倾泻而下,落在了萧凤身上,更令她增加了几分出尘之色。

    或许只有这个时候,萧凤才能够短暂的想起自己。

    “主公,你在想什么呢?”

    远处的杨凤还见到萧凤一脸茫然,却是一步蹦到萧凤之前,张口便问。

    萧凤立时惊醒,目中泪水转瞬即逝,未曾让别人看见:“没什么。只是想家人了。”

    “家人?”杨凤还念叨一声,又问:“主公,你的家人呢?”话刚出口,她顿感后悔,不觉捂住小嘴,忐忑不安的看着萧凤。

    萧凤宛然一笑算是安慰,神色却有些哀伤,回道:“大概都去世了吧。”自当初离开真泽宫,她的师傅慧明真人许久未曾听闻消息,就算是没有去世,只怕也是难以寻见。

    毕竟她如今身份,若是贸然出现一个师尊,不仅仅对她对军队,就算是对慧明真人,全都不好。

    既然如此,那不如不见!

    也许,当初离去的慧明真人就是这样想的。

    “去世了吗?”

    朱玉真也是感同身受,她虽是也有家人,但如今早已经是形同陌路,更没有丝毫联系,和死了也是没有区别。

    “不过没关系。”萧凤顿觉自己是否太过多愁善感,摇摇头祛除脑中杂念,笑道:“因为对我来说,你们就是我的家人!”

    眼见萧凤重新恢复潇洒,杨凤还立时推了一下朱玉真,笑道:“我就说了,主公还是笑着好看,要不然就之前那样子,随时随地都会消失的样子,看着都让人担忧的。”

    “你这妮子,当真是调皮。”

    “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萧凤摇了摇头,对这杨凤还倒是无可奈何。

    杨凤还眼珠子一转,却是看到了远处的山峦,双目之中泛起光彩,又道:“主公。我听那些人说,在子夜时候于玉皇山上就会有烟火发射,不如我们去看一看如何?”

    “烟火?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去看一下吧。”萧凤脚步微动,已然带着两人来到玉皇山之下。

    这玉皇山玉皇山地处西湖与钱塘江之间,因为远望如巨龙横卧故此又被称之为龙山,雄姿俊法,风起云涌时,但见湖山空阔,江天浩瀚,境界壮伟高远,史称“万山之祖”,更和凤凰山首尾相连,有“龙飞凤舞”的美称。

    而在今日,于山脚之下早已经是人烟鼎盛,仿佛临安城之中的所有人全都集中到了这里。

    萧凤仗着修为精湛,却是直接选了一个偏僻之地,静静等待着烟火盛开的时候。

    说到这烟火,虽是和火炮一样,都是以火药驱动。

    但是其发展,却因为市井人员喜好原因,其发展极为迅速,不仅仅出现了将烟火和戏曲融合的“烟火戏”,还有水爆、起轮、走线、流行等等释放方式,可以说已经达到了这个时代登峰造极的程度。

    但见此刻,于那钱塘江之中,却闻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一时间漫天水花尽数炸开,宛如瀑布一样倒悬而起,直接升到数十丈之中,水珠飞溅落在众人身上,也让这些人儿更是欢欣无比,以为乃是受到了圣水沐浴,来年时候自然能够消灾祛病。

    其后,于两侧之处,又有数艘战舰驶来。

    一瞬间,万千烟火尽数释放,明亮光辉照见其上持戈锐士,更显一副飒爽风姿来。

    紧接着,自这战船之上,又见云烟升腾,却见火光之中,正有无数神兽悬空而起,其中也有身披坚甲的神将,竟然借着火药冲击之力,直接升了起来,

    杨凤还见到这一幕,不觉惊喜起来,两只小手连连拍着:“好厉害,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那是自然。毕竟此地如此繁华,若是烟花也只是寻常烟火,那岂不是坠了名头?”萧凤宛然一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