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一章争功
    “他们便是掀起叛乱的人吗?”

    一扫眼前十几人,秦钜已是目瞪口呆。?壹????看书

    当初他见赤凤军出动,本以为尚需数日功夫,没想到第二日时候,对方就将这些祸首直接擒来,并且送到了庐州城之中。

    孙凌轻轻颌首,甚是谦虚的说道:“除却了首恶柳余于乱军之中被人杀害之外,其余人都在这里,就等着你过目。”他也知晓自己本领,自然明白若非萧凤直接轰开城门,自己决计无法零伤亡闯入寿春之中,并且将柳余等人全数抓获的。

    “孙将军如此本领,秦钜这厢谢过了。却不知孙将军是否有空!若是可以的话,不如让我在府中整治一桌饭菜,款待各位?”秦钜甚是欣慰,便想要答谢孙凌。

    孙凌无奈回道:“我军中自有规矩,不得私下和他人唔会。还请抱歉!”

    秦钜神色一愣,复有欠身道歉道:“素闻赤凤军军纪严明,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秦通判过誉了。只是我尚有一些事情需要离开,却不知秦通判可否准允?”孙凌道了一声歉,却是想起自己带来的那些女子,若是不将这些女子安置妥当,他便感觉于心不忍,所以就打算快些回去,好将这些女子好好安置。

    秦钜回道:“自然可以。”

    孙凌即得应允,立时便策马回去,很快的便来到城中的一处民居,这民居主人因卷入战乱之中而死去,所以这宅院也已然空置,如今赤凤军来此,就被秦钜拿来作为他们的驻地了。

    正当踏入宅院之内,孙凌顿时听到一阵惊呼,声音凄厉、更待绝望。

    “怎么回事?”

    快步走入庭院之中,孙凌直接询问眼前的一位虔婆。

    这虔婆摇摇头,挥着手中绣帕,叫道:“唉。还不是你带回来的那些贱妇?也不知晓她们究竟是怎么搞的,就和中了邪一样,一天到晚就那么叫。叫的老娘魂都冒出来了。”

    “说什么呢?再乱嚼舌头根,信不信立刻让你滚蛋?”孙凌双眉倒竖,一声呵斥立时便让这虔婆瑟瑟发抖,赶紧离去。

    说起这虔婆,也并非是什么好货色,却是城中妓院内的人物,平日里多数以**交易为主,但若非是良家女子不愿意前来,孙凌如何会让这等货色进入这里,照料那些被玷污的女子呢?

    复有听闻那吓人的叫声,孙凌怒容消散,却是愁眉上脸:“唉。壹看书·看来一时半会儿的,也恢复不了。”旋即踏步走入其中,正见有几位女子正瑟瑟发抖,将整个人都蜷缩在墙角之处,目中毫无光泽,就那么直愣愣的盯着眼前,口中发出一阵一阵的惊叫声来。

    旁边之处,正站着朱玉真和杨凤还。

    她们两人见到这些女子模样,也是一脸苦恼,透着无奈之色。

    “他们这是怎么了?难道真是的中了邪了?”孙凌问道。

    朱玉真回道:“按照主公所言,她们是精神遭受重创,导致了神志退化,回到了童年时候。”

    “无法医治吗?”孙凌问道。

    “若是**上的伤势,以主公实力自然能够治好。但这创伤却是精神层面,所以便是主公,也是无能为力。”朱玉真摇摇头,一脸的无奈,对那柳余等人,更是充满愤恨。

    能够做出这等事情,那柳余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孙凌面露苦涩,凝目看向这几个女子,这些人脸蛋稚嫩,显然还只是十三四岁,但是却遭受如此酷刑,心中悲哀之下却想起自己那死去妹妹,便俯下身来想要照顾一二,孰料那少女却将身一扑,直接将他手抓住,然后狠狠地咬下去。

    “嗯!”

    正所谓十指连心,孙凌手指被咬,顿感刺痛无比,正欲挣脱时候,却见那少女目中泛泪,不觉便感觉心中酸软,只能强忍下去。

    怵见眼前一幕,自旁边一位女子立时走出,却是将那女孩抱在怀中,手臂在后背轻轻拂动,口中连连念叨:“莲儿乖、莲儿好。莲儿最听母亲话。”被这柔声一说,这位名叫莲儿的女子松开了嘴,终于让孙凌喘了一口气。

    “你是?”

    孙凌侧目看去,便觉得眼前女子有些熟悉,旋即一想便记起当初他曾经在柳余房中见到此人,很显然也是被抓的那群女子之中的一员。

    “周梅。当初时候,谢谢你了。”

    微咬嘴唇,周梅眼角已然红通,虽是从府邸之中得救,但是她的清白却被那叛军首脑给毁了,而这一辈子只怕也无法抬起头来。

    孙凌却嗅见一股股女子芬芳气息,脸色涨红顿感窘迫,复有笑道:“没什么,只是谢谢你了。若非你,只怕我这手也要废了。”那被咬的左手,牙痕之中已然泛红,显然也被咬出鲜血来了,只是他此刻却并未感到丝毫伤痛,目中之内只有眼前的女子,想要一问对方究竟为何。

    至于所谓的贞洁?

    他乃是北方之人出身,更非理教之人,对这些根本就不在意。

    …………

    这边厢你侬我侬的,但秦钜那里,却是唇枪舌剑,尽显锋芒。

    看着眼前两位一身铠甲的魁梧之人,秦钜有些推拒,低声问道:“徐辉、常用?你们两个不是去请求救援了吗?怎的今日又重新回来了?”

    很明显,出现在府衙之中的两人,正是先前担任此城的防御使徐辉、常用,只是两人先前因为听闻叛军一事,就借着请求援兵为理由,直接从此城逃了出去,但他们两人在听闻那叛军被赤凤军给灭了之后,就起了心思又是重新回到庐州城之内,想要借此邀功。

    “秦通判。你这话说的,咱们兄弟俩本来就是这城的防御使,怎么就不能在这儿?”那常用嘿然一笑,尽显讥诮之色。

    秦钜一时错愕,复有低声喝道:“这倒不假。不过你们两人不是说要借兵吗?却不知你们所借之兵,究竟在哪里?”

    被这一说,徐辉顿时恼怒,一拍身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秦通判,你这是说什么呢?没有咱们千里迢迢到临安城借兵,那萧凤能来这里,那些叛军如何会被剿灭?怎么听你所说,咱们兄弟俩反而倒有不是了?”

    “岂敢啊。只是两位莫不是忘了,当初时候你们两人可是说了,要向怀远军借兵。但是怀远军在北边,而临安城在南边,你们两人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究竟是怎么走到临安城的?”秦钜眼见两人如此嚣张,更是忍不住心中怒焰,便张口埋汰了两位。

    当初两人从庐州城逃出时候,他们两人所说的话,秦钜可是听得耳熟,根本就不会忘记。

    徐辉脸色涨红,又是辩解道:“你也不想想,那怀远军要抵御蒙古大军,如何能够分兵救援?唯有前往临安城,向圣上求援才能请的兵力,将这叛军给彻底剿灭。你这厮懂不懂?”

    “没错。毕竟临安城乃天子脚下,以我们两人的口才,如何能够说动朝中官员派兵援助?故此由我前去怀远军,而徐辉则去临安城,如此双面下注,便是为了确保能够及时调来援军。这一点,你明白吗?”常用一脸得色,强辩道。

    秦钜面色一红,竟然未曾想到眼前两人,竟然是如此无耻,能够将逃脱一事说的如此正义。

    他一张口,便斥责对方:“你们,当真问心无愧?”

    “此番行径,所求者本就是请求援军,我何罪之有?”

    徐辉一拍胸膛,又是指着秦钜污蔑道:“你这厮仅凭一己之言,就直接断定我们两人擅自逃离。你也是朝廷命官,怎么能做出这种污蔑之事?”

    常用在旁边帮衬道:“没错。我本以为你乃是忠良之人,应该也明白圣人之道。孰料你却行此之事,如此行径倒是颇有乃父行径。说真的,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你们”

    秦钜乍见两人颠倒是非,竟然开始指摘自己,不觉感到一股血气直入咽喉,令他生出呕吐之感。

    “没错。做出这等事情,你还有什么颜面?依我看,你还是快些辞官,要不然圣上怪罪下来,只怕你也要到琼州走一趟。”徐辉摇着头,一脸的可惜,似是秦钜所为依然是铁板钉钉了。

    长吸几口气,秦钜令自己恢复冷静,更晓得面对这两人,仅凭他一人根本招架不住,便道:“”

    “此番行径,所求者本就是请求援军,我何罪之有?”

    徐辉一拍胸膛,又是指着秦钜污蔑道:“你这厮仅凭一己之言,就直接断定我们两人擅自逃离。你也是朝廷命官,怎么能做出这种污蔑之事?”

    常用在旁边帮衬道:“没错。我本以为你乃是忠良之人,应该也明白圣人之道。孰料你却行此之事,如此行径倒是颇有乃父行径。说真的,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你们”

    秦钜乍见两人颠倒是非,竟然开始指摘自己,不觉感到一股血气直入咽喉,令他生出呕吐之感。

    “没错。做出这等事情,你还有什么颜面?依我看,你还是快些辞官,要不然圣上怪罪下来,只怕你也要到琼州走一趟。”徐辉摇着头,一脸的可惜,似是秦钜所为依然是铁板钉钉了。

    长吸几口气,秦钜令自己恢复冷静,更晓得面对这两人,仅凭他一人根本招架不住,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