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章干脆利落的行动
    “寿春,他们七日之前攻下寿春,目前还未挪动。”

    刘迪赶忙回道,不敢有丝毫拖沓。

    “寿春?”

    萧凤轻笑一声,一掀背后披风,带着阵阵威风,又是走出大堂,一步跨上战马,对着身侧骑兵令道:“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前往寿春,诛杀叛军!”

    “我等听令!”

    百余位骑兵纷纷叫道,立时便催动身下战马,且听马蹄声震荡大地,只叫人心中魂儿都要跳出来了,旋即便似离弦之箭一样,瞬间消失在庐州城之外那莽原之中。

    “秦大人,他们这就走了?”

    刘迪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觉得之前场景不过一场幻梦。

    秦钜眉宇之间亦是充满疑惑,点点头回道:“应该是的。”

    “那,那些叛军会被铲除吗?”刘迪又问,声音细微生怕将这幻梦惊破。

    秦钜默默思考片刻,回道:“大概可能吧。毕竟,那个人可是玄女娘娘,她出马的话应该会铲除。”心中却是不觉浮现出一个想法来,“只是此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若只是为了铲除叛军的话,根本不需要如此阵势,莫非此人……”余下心思却是不敢继续想了,生怕卷入这漩涡之中。

    ……

    寿春城。

    此地距离潞州约莫有一百二十里地,若是步兵移动只怕需要一日夜的功夫才能抵达。

    但萧凤麾下皆是轻骑兵,并未携带诸如虎蹲炮、克虏炮这等攻城利器,士兵身上除却一副半身铠之外,便只配有一支铳枪、上百发子弹,还有两把马刀作为近战武器,所以行军速度甚是迅速,一日夜的功夫便可以行进两三百里,如此距离也只需要半日功夫便能抵达。

    这不,众人不过是中午时候抵达庐州,等到晚上时候便已然来到了寿春。

    且看着远处灯火通明,萧凤更从城中听到一阵阵叫嚣之声,不觉笑道:“我以为对方是什么货色。原来也不过是这等酒囊饭袋,各位且随我出征,今夜时候便在这城中休憩。”话甫落,已然运起沛然巨力,无穷烈焰汇入掌中,旋即朝着城墙猛地一拍。

    轰然一声,万千尘沙尽数卷起,直入云霄之内。

    城中之人未曾防备,又见红芒乍现城墙崩溃,脚下更是摇摇晃晃,宛如山崩地裂一般,只以为天灾降临,惊慌失措之下赶紧自城头之上逃离,朝着城中之处奔去,口中更是声嘶力竭的喊着。

    “快来人啊,死人啦!”

    “城墙崩了,快逃啊!”

    “……”

    就算是有人想要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根本未曾反应过来,就被那奔走相告的人群卷走,一起朝着远处奔去。如此景象,在寿春城中到处都是,令所有人都困顿不已,浑然弄不清楚状况。

    “跟我上!”

    眼见城墙摧破,骑兵队队长立时将铳枪举起,领着身后数十骑一起闯入城中,偶有人手握长枪奔来便是一阵乱枪扫射,将对方直接打死在地上,然后直接朝着府中衙门之处奔去。

    萧凤不紧不慢,只是骑在战马之上,踩着脚下石板,一步一步朝前走去,神态甚是悠闲。

    “那妖女就在这里,快随我一起杀了她。”

    “没错。正是这妖女做法,坏了城墙。”

    “用黑狗血,定然能够破掉对方妖法。”

    “……”

    旁边叛军早已看到萧凤,立时便拿出长枪、刀剑还有弓弩之类的武器,想要将这妖女击杀,但那些武器莫不是被一阵赤焰烧成灰烬,就连那想要冲来的家伙也被灵凤卷住,化作一团青烟消散而去。

    眼见此女如此凶残,剩余之人也终于明白自己所面对的究竟是何等之人,不由得面带恐惧跪倒在地,朝着萧凤摇尾乞怜着。

    “不知仙子降临,还请仙子恕罪。”

    “还请仙子怜悯,莫要怪罪我等。”

    “……”

    一个个宛如乞丐一样,直接就跪倒在地,而之前叫嚣着要杀了萧凤的,也是这群家伙、

    如此行径,却叫杨凤还看着有些恶心,啐骂道:“这帮家伙,也忒恶心了。之前还气焰嚣张来者,转眼间就开始装无辜了?”那些个污秽词儿,她可是听得真真切切,自然对这群跪倒求饶的家伙充满不屑。

    朱玉真轻笑一声,婉言说道:“若是之前,我等尚可报复。但是现在他们既然已经求饶了,那何必放在心上呢?”

    “不过一些求生本能罢了,无需在意。”萧凤张口一说,立时就让杨凤还闭上嘴,又是抬起头来看向远处走来的骑兵,而在这群骑兵之中,却是多出了一些人来。

    这些人莫不是赤裸着身体,仅仅胯部之处穿着一个犊鼻裤,手臂被反绑在背后,根本就动弹不得,其中几人见到萧凤几人,眸中甚是露出炽热颜色,赤裸裸的目光直接落在几人身上,口中更是嚣张至极,直接嚷道。

    “好个贼婆娘。长得倒是挺俊的,却不知晓在床上会是个什么滋味?”

    淫邪之色,溢于言表,更令萧凤不觉皱眉。

    眼见此人如此嚣张,骑兵队队长孙凌扬起手中马鞭,就是直接一鞭:“当真主公的面,你还敢如此嚣张?信不信我现在就活剥了你的皮?”鞭上自然带着真力,早将柳余直接抽晕过去,更在其白皙皮肤上留下一道红印来。

    杨凤还一见几人如此模样,立时便感觉有些羞耻,赶紧转过头去,口中念叨:“这帮子,就究竟是什么人啊。这么恶心?”

    “大哥。他们究竟是谁?为何是这般模样来?”朱玉真虽也感觉羞耻,却是强忍着

    孙凌立时回道:“启禀主公,这位便是叛军首领柳余。而另外一些人,则是他的亲信,也被一起抓获。还有,我等从对方住处搜罗到这些东西。”随后便有一人将一摞东西直接丢在萧凤之前,几人定眼一看,立刻便惊住了。

    只见这些东西却是一些黄色衣物,上面绣着蟒蛇、赤龙之物,只是其模样看起来实在是粗鄙至极,毫无半分精气神来,其中还有一些玉石之类的,上面刻着一些纂文,当然这玉石也不是什么珍贵物品,只是寻常人家都会搜罗的寻常玉石。

    “皇袍和玉玺?没想到这厮倒是有些胆色,居然直接就称帝了。”萧凤眉梢一跳,凤目撇过那柳余色厉内荏的脸色,不禁轻笑一声。

    很明显,这些东西按照大宋律令是根本就不允许私下制造的。

    “还不只是这些东西。”孙凌又是说道。

    只见他拍拍手,立时便从骑兵队身后走来一群女子,她们虽是面容戚戚,但也可以从那沾满泪痕的脸蛋上瞧出一些姿色来,若非是哭花了脸,相貌也算是不错。

    “玄女娘娘搭救之恩,小女子这项道谢了。”

    且见她们对着萧凤款款一拜,嘴唇微启之下,便是声声道谢。

    “她们是?”

    察觉到萧凤疑惑脸色,孙凌顿感恼怒,瞥见旁边柳余,更是不打一处来,回道:“她们乃是此地良家女子,因为此城被这厮给占了,所以以广纳嫔妃为名,将她们全都掳掠到府中肆意凌辱。”

    “这家伙,当真该死。”

    乍闻此话,朱玉真凝目瞧向这些女子,就见到这些女子莫不是双腿微张、大腿发抖,皮肤之上满是伤痕,显然遭到一番凌辱。

    这时,那柳余也悠悠醒来,也知自己必死无疑,扬声大笑:“那又咋样?生死不过一刀,美女我尝过了,权力我也体验过了,就是没尝过死亡的滋味。来啊,杀我啊,怎么不杀我啊?来——”

    未等话音出口,一阵呼哨之声凌空袭来,直接打在柳余嘴上,令其口吐鲜血,一脸凄厉。

    孙凌手握马鞭,更是怒不可赦:“放心吧,等会儿自然会给你一个痛快。”

    但那柳余却犹有余力,忽然又是伸手直接抓住那马鞭,就要将这马鞭夺夺去,孙凌一时未曾防备,险些就被夺去马鞭,不过他毕竟也是骁勇善战之人,双脚一踢胯下战马,那战马早有感应,撩起前蹄便是朝着柳余踹去。

    “砰”的一声,柳余残躯跌落在前,只剩下喘息之气。

    孙凌稍有安心,侧目一看却见身侧马刀落在地上,正欲俯身去捡时候,却见旁边窜出一女,直接将那马刀捡起,“次啦”一声便直接插在柳余胸口,令其口中呕血,犹自带着不可置信,双手攥紧马刀,似是想要抵住,争得片刻的性命。

    其余女子见了,也是一起涌上,纷纷握住马刀,然后朝着下面猛地一压。

    “噗哧”一声,大股大股鲜血自伤口尽数涌出,柳余此人已然是身负重创躺倒在地。

    眼见此人已死,其余女子虽是报了仇,但想到如今时候自己孤零一身的状况,具是心中戚戚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起来。

    萧凤微微一叹,心知这柳余虽是已死,但被他糟蹋的那些女子却是心伤难愈,又是问道:“她们家人呢?”

    “都死了。被这家伙给杀了。”孙凌摇摇头,脸上更是充满痛楚。

    带着惋惜看了一下这些女子,萧凤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将她们带着,一起会庐州吧。”

    “那他们呢?”一扫旁边叛军,孙凌又是问道。

    “首恶已诛,从恶抓起来押往庐州。至于其余人,就全数放了,令他们务必谨守本分,不得再行此事。若有违背,天诛地灭。”萧凤声音蓦地严肃起来,立时吓得众人纷纷磕头,发誓起来。

    随后,一行人又自此地离开,仿佛之前这里,不过是一场幻梦,只余那道尸体躺在地上,向着众人证明之前赤凤军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