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五章暗下绊子
    大概是说的有些多了,萧凤感觉口中干涩,只将那茶盅拿起就朝着口中咕咚咕咚的灌去。

    “那,不知究竟要什么条件,萧统领才愿意将这批军火送来?”

    立在一边,董槐自觉羞愧难当,但依旧强忍着尴尬,继续问道。

    既然对方未曾将自己赶出去,那就是还有谈判的可能,对此董槐自然达成协议的可能虽是渺茫,但他依旧愿意为这一线可能,去努力的争取可能的结果。

    感觉杯中茶水尽数喝完,萧凤这才将其放在一边,让朱玉真又是倒上一壶水,回道:“看样子,你这厮倒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前线士兵急需这批军火,故此只好腆着脸继续呆在这里,还请萧统领原谅一二。”董槐苦笑着回道。

    萧凤这才消去心头之火,倒是颇为惊讶的看了董槐一眼,诉道:“看来你倒是一个忠诚之人,只可惜在这南朝之中,忠诚义士可无法待太长时间。若是有兴趣,不知可否到我这里?至少我定然不会让你受到如此罪过。”只见对方兴致高洁,她却是升起了将董槐纳入麾下的想法。

    “我之余生,所求者不过百姓安康,世间和平。而这朝中虽是奸佞纵横,但我若是这个时候离开,只怕到时候朝纲不振,边境也将战火绵绵,届时百姓流离失所,那便是我之罪过。”董槐摇摇头,婉言拒绝了。

    “也是!”

    萧凤自感惋惜,心中却是有些失落。

    若是别人,只需轻轻的一句话,便能够令人纳头就拜,唯有她百般努力,结果唯一一个招揽来的还依照着历史诡计,重新归入南朝之下,这王霸之气看来还不是她所具备的。

    董槐眼见萧凤神色软了下来,自觉心中窃喜,又是低声问道:“只是那批军火?”

    “关于此事,只怕还是对不住你。”

    萧凤摇摇头,目光之中透着锐利看着董槐,诉道:“你可知晓,我本打算将这批铳枪分配给村落之中,令他们当遇到蒙古骑兵时候,能够凭此有抵御能力,不至于陷入一边倒的处境。若非之后有你提出,这批军火只怕早就已经分发下去了。”

    董槐心中一喜,却知晓应该还有转圜余地,便道:“这么说来,萧统领还是愿意和我等做生意吗?”

    “自然如此。”萧凤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你也知晓,我此番前来,本就是为了和尔等缔结盟约。只可惜因为尔等屡有拖延,这才是始终未曾达成。”随后目光死死盯着董槐,继续说道:“若是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便是将这八千支铳枪一并送你,也毫无关系。”

    “你是说封王?”

    董槐咯噔一声,整个人立时愣住。

    自一开始,他便对此事向来排斥,更知晓无论是郑清之还是赵昀,皆对此事存有异议,这才在垂拱殿之上屡屡多言,指摘萧凤风不是。

    萧凤点点头,回道:“没错。就是封王。”

    “但是,萧统领。难道就不能换另外一种方式吗?”

    董槐咬紧唇舌,自觉忐忑不安,若是答应了此事,那他在士大夫之中的清名,可就是彻底的毁于一旦了,而日后莫说是继续爬升成为政事堂宰相,只怕就算是立足垂拱殿之中也没有机会了。

    萧凤却只有坚定的摇头:“不行!”

    封王一事,关系着赤凤军是否能够从宋朝名下独立开来,更是关系到日后又该如何发展的重要源泉。

    对此,萧凤是不会允许有任何事情会干扰此事,甚至令其彻底泡汤。

    董槐如此,郑清之如此,至于赵昀,当然也是如此!

    “这个,可否容许我回去思考一下?”董槐默然,更觉此事非自己一人能够承担,只好向萧凤请求离去。

    萧凤一指远处大门:“当然可以。”

    自座位之上立起,董槐独自一人从堂中离开,此刻已然临近中秋,冷风瑟瑟略添寒意,偶然掀起身上衣衫,这才让人瞧出这貌似强大的衣袍之下,身子又是何等瘦削。

    这时,杨凤还也将烧好的龙团胜雪端出来,目光一扫堂中之内,却不见董槐身形,便问道:“主公,那人呢?”

    “自然是离开了呗。”萧凤嘴角噙着笑意,却是透着几分自信。

    杨凤还不觉皱眉,一见茶杯之中那宛如牛奶一般的茶水,却觉得有些可惜:“唉。就是可惜了这名贵的茶叶。明明主公都让咱将这东西端出来宴请人,没想到那家伙还没等烧好,就直接离开了。主公啊,你说这茶应该咋办?”

    “当然是喝了呗,至少也免得浪费了。”

    萧凤自座位之上站了起来,双手背负在后,诉道:“我且回去休息,至于你们两人,就先将这些茶具收拾收拾。这些毕竟是友人送的礼物,可不能弄坏了。”

    杨凤还追问道:“可是这茶呢?主公您不喝吗?”

    “刚刚喝了一杯雨前龙井,暂时还不口渴。这东西,还是你们喝了吧,至少对固本培元、凝神静心还有些助益,要不然若是凉了,那可就不好喝了。”萧凤摆摆手,已然走入里间之中,只留下朱玉真、杨凤还两人面面相觑。

    “这个,真的让咱们两人喝?”

    杨凤还抬起头看向朱玉真,眸中皆是兴奋。

    朱玉真叹声气,旋即回道:“看主公的意思,应该是的。”想着那隐入帐中的身影,她却是觉得有些好奇,心中暗暗想着:“主公如此行径,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封王一事吗?”毕竟那封王之事貌似重要,但说实在的赤凤军就算是没有宋朝援助,也一样能够活得好好的,那这里面又究竟藏着什么意味呢?

    朱玉真想要了解其中关联,只是她一想到其中诸般事情,却觉得脑中一阵混乱,根本无法理清其中的关联,只好作罢。

    另一边,杨凤还已然神色兴奋,双手捧着那热气腾腾的龙团胜雪朝着嘴中倒去,待到饮尽之后,已然是双眼迷离,透着一股沉醉模样来,口中亦是连连叫道:“好茶,果然是好茶!”

    这茶水虽是雾气腾腾、貌似灼热无比的样子,但其色泽看起来却纯白如雪,这也是为何会被称之为龙团胜雪的原因了。

    而且这茶入口时候更无丝毫热气,反叫人感觉喉咙之中甚是冰凉,有一股凉意存于其中,但若是真正进入腹中之后,却又似一股灼热炉火,烧得人双颊晕红,却似饮酒一样,若是没有上乘心诀将其炼化,便会直接醉过去。

    “这小妮子,也不知道龙团胜雪的厉害,就这么直接喝了下去。唉,却是要劳我将你搬到床上了。”朱玉真早已经揉身来到杨凤还身边,将其整个揽在怀中,望着那一副神游模样的小脸蛋,便是直接伸出手捏了一下对方鼻子,低声埋怨了一下。

    两人姐妹情深,这种打闹也不过是寻常。

    朱玉真也很快将杨凤还抱回闺阁之内,助其推拿活血,免得对方继续陷入这种醉酒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