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三章朝堂
    “启禀相公,目前张柔、史天泽两人正率领大军进攻襄阳。”

    疾步踏入政事堂之中,来自襄阳城的传令兵声嘶力竭,将襄阳城目前发生的一切一一诉清。

    乍闻消息,以郑清之为首,江万里、董槐两人为辅助的政事堂诸公皆是愣住,面容透着不可置信,显然也是被这猝不及防的消息给震住了。

    “当真如此?”

    “腾”的一声自座位之上站起来,郑清之疾步走到探子之前,问道。

    那探子也是被吓住了,赶紧自怀中取出一封信函,信函之上泥封未曾损毁,显然内里所记的东西十分重要,回道:“日前两人分别率领五万大军,自南阳、汝阳两地进军,详情全部都在这张信函之中。”

    郑清之捏碎泥封,将其中的信函取出之后扫了一下,双眉立时皱紧。

    “情况究竟如何?”

    董槐神色紧张,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郑清之将信函递出,又道:“就目前来说,情况还算可以。只是城中储粮本就不多,若是没有救援的话,即使是孟珙,也无法支撑下去。”

    董槐松了一口气,笑道:“有孟将军在,我等无忧矣。”

    “虽是如此,但我们也不可坐以待毙,毕竟那蒙古实力强大,此番进犯更不可能仅限于此。若是我等就此妄自尊大,只怕就会重蹈昔日靖康之耻。”郑清之故作嗔怒,对着董槐轻骂一声。

    “没错。”

    江万里亦是有些责怪的斥责道:“若非彼时朝中上下疏忽大意,如何能够令靖康之耻重现?我等既然为官,自然要谨守职责,务求能够击退蒙古,唯有如此才能够确保国朝境内百姓安宁和谐。”

    董槐应道:“自当如此。”脑中却有闪过萧凤脸庞,便记起了当日和对方的协议,而按照时间那批军火应该也快要到了吧。

    郑清之却是有些忐忑不安,复有想了一想,又对着江万里嘱咐道:“你且去告诉吕文德、李庭芝等人,告诉他们前线战事紧急,让两人快些回去。毕竟孟珙势单力薄,若是能够有这么两位年轻俊杰相助,应当能够减少一些压力。”旋即看向董槐,又道:“而你如今既掌军器监,那就全力以赴为前线制造足够的武器,唯有如此我等才能够抵御蒙军侵略。”复有想想了,又道:“至于我,则需要前往皇宫一趟。如此重要的事情,若是没有官家支持,可是无法维持下去。”

    “我等明白。”

    董槐、江万里各自应下,旋即便离开了政事堂。

    郑清之见两人离去之后,脸上疲倦一闪而过,复有哭笑起来:“本以为能够安然度过这一劫。只不过看蒙古表现,似乎不愿意让我继续做下去吗?”深知每一次战争,都会伴随着激烈的朝堂斗争,郑清之虽是感觉压力甚重,但却依旧昂扬七尺之躯,中气十足的笑道:“罢了,既然如此,那便让我看看,你们究竟有何手段!”

    一想远处战火纷飞,他只将双手背负在背,叫来一辆等待良久的马车,然后便让车夫带着他来到了垂拱殿之前,这座宋朝权力最大的帝王的办公地点。

    此刻正值中午时分,并非早上早朝的时候。

    所以郑清之便长驱直入,直接来到了旁边的御书房之中,他知晓当朝会完结之后,赵昀一般都会在这里处理政务,当然也包括接见臣子等事物,全都在此地进行。

    “启禀陛下。臣有要事禀报。”

    止住脚步,郑清之对着远处的赵昀躬身一辑。

    赵昀连忙回道:“当日若非爱卿鼎力相助,我也断然无法如今日一样,登上大宝殿堂。”傅复有有些迟疑,又问:“只是郑老,却不知您究竟有何事,居然这般匆忙?”

    平日里赵昀可谓曾见到郑清之在这种情况下进入殿中,但今日神色却如此匆忙,显然发生的事情不可小觑,否则如何会让郑清之如此忐忑不安呢?

    “目前孟珙传来消息,说是襄阳府之中遭到敌军围困,要我们速速派遣援兵,从而能够将对方击退。”郑清之顿了顿,神色异常严肃。

    “襄阳府?没想到那鞑子竟然还未罢休吗?”被这一下消息一震,赵昀立时皱起眉梢,显然也是有些不悦。

    如今国朝之内正值关键时候,若是在这个时候展开行动,只怕会让宋朝疲于奔命,甚至还有倾覆可能。

    赵昀自知形势危急,面容复有露出苦笑来,诉道:“罢了。既然之则安之,却不知你打算如何应对?”

    “依在下之间,此番两人起兵而来,非只一路,所以我等虽是要谨记襄阳战事,但是别处动静却也不能放过,需要仔细察看动静。而两淮之中尚有赵葵镇守,为了避免对方趁虚而入,断然不可轻易离开。正是因此,以在下之间,应当以朝中禁军援助,如此里应外合才能够彻底歼灭对方。至于四川一代,可令余玠镇守,进而将那敌人挡住。唯有三路齐动,才能够确保将敌人完全挡在国朝之外。”

    郑清之朗声诉道,一字字一句句,莫不是中肯无比。

    赵昀听罢之后,也晓得此事重要,但脑中却有浮现一人来,问道:“那赤凤军呢?”

    “赤凤军?却不知陛下以为,这赤凤军有什么问题吗?”

    郑清之一时愣住,显然也是被赵昀这话给弄得有些分不清了。

    赵昀微微一叹,脑中一想萧凤此人,也是双眉拧紧,暗暗带着一些恼意,问道:“我是说,若是被那人知晓此事,你以为她会如何行动?”

    对待萧凤,赵昀有种说不上的厌恶,并非是对方那有些张扬的行径,若以猖獗而论,当初的史弥远可是要远超此女,更多的却是那种出自心理层面的排斥,完全是从内心深处,感觉萧凤此女极其危险。

    可以说若非对方实力强横,赵昀是不可能接待此人的。

    郑清之这才了然,诉道:“若以臣对萧凤了解,她应当会下令军中之人展开抵御,绝不会让对方侵入其统治核心区域。”

    “但对方若是以抵御蒙军为借口,直接闯入川蜀一带呢?”赵昀却是摇摇头,缓缓诉出心中疑惑。

    郑清之这才明白赵昀心思,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却发现自己却是愣住,显然也无法保证此事不会发生。

    那萧凤终究并非朝中之人,可不会一如当初岳武穆一样,只需要一纸文书,便可以将其带走甚至关入大牢之内。而且若是此事发生,只怕会令整个形势急转直下,赤凤军甚至会直接挥师南下,效仿昔日秦国灭蜀一样,将整个川蜀彻底吞没。

    以赤凤军的强大,还有三萧的实力,击败余玠占据川蜀并非妄言。

    “启禀陛下,老臣定然会竭力阻止此事。”顿了顿,郑清之神情庄重的回答道。

    赵昀亦是漠然,旋即回道:“那好。若是有郑老在,定然能够确保我朝安宁。”

    既然将襄阳城之事禀报赵昀,郑清之告辞之后,便从这垂拱殿之中离去,心中却是想着:“唉。看样子,这事儿一时半会的,还无法完结。”

    …………

    另一边,江万里亦是找上李庭芝、吕文德两人,将襄阳城发生事情一一诉来。

    听罢之后,李庭芝立时紧张,孟珙于他来说,乃是类似于恩师一样的角色,如今身陷险境,又岂肯在这临安城之中蹉跎下去,当机请求道:“江大人。还请派我前去支援,要不然若是拖延下去,只怕孟将军便有可能身陷险境。”

    紧随其后,吕文德亦是朗声诉道:“大人,如今形势危急,若是不增援,便是孟将军在如何神勇,又如何能够和对方对抗?”

    “你们两人所考虑的也是有些道理。但眼下尔等也应当知晓,若要能够挫败对方,少说也得五万兵马,而且军中火器尚未配全,若是贸然前往襄阳城,只怕会遭逢不测。你们两人先等等,待到将各地禁军调配完成,并且配备足够军火之后,自然会让你们两人也随行。”江万里朗声诉道。

    李庭芝神色紧张,又问:“如此甚好。只是江大人,这次领兵者,究竟是谁?”

    正所谓将为军之胆,若是统领之人乃龙凤之人,则其麾下兵马也定然不差,但若统领之人乃是庸碌之人,那只怕便会重蹈覆辙。

    “此番领军之人乃是孟将军兄长孟璟,偏将则是孟瑛、孟璋。此三人修为虽是远逊孟珙,但也为朝中宿将,精通军略战争,三人亦是同修一门功法,此法能够凝聚三人之力,便是遇见地仙来袭,也能够和其对抗。若是和孟将军里应外合,应当能够一挫对方锋芒。”

    江万里缓声诉道,此番战事着实重要,自然不可能让蒙古大军夺了襄阳,要不然襄阳一失,对方便可以借着长江一路南下,直接逼进临安。

    届时朝中诸臣定然为之吃惊,若是闹出什么事来,可就麻烦了。

    李庭芝立时欣喜,道:“若有此三人领兵,末将自是无虞。只是凤梧府安全一事,却不知江大人可有安排?”

    “我听闻赤凤军日前曾经派人过来,人数虽是不多,只有三十余人,但却个个都是精锐,更是配备上等铳枪,好确保凤梧府安全一事。他们皆是萧统领手下,对凤梧府安全一事,自然要远在你之上。你大可放心离去,无需为此担心。”江万里又是说道。

    这时,吕文德却是有些奇怪,问道:“只是江大人,却不知晓那后勤一事,由谁主持?”

    正所谓外行人说兵器,内行人讲后勤,对于后勤的重要性,任谁都明白若是军中缺粮,究竟意味着什么事情。

    “这一点我也不清楚。只是听官家曾经说了,似乎打算让贾似道担任。”江万里稍稍皱眉,很显然也是对此事存在疑惑。

    吕文德亦是有些紧张,问道:“贾似道,他能行吗?”

    “既然官家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们也不好阻止。只是你们也需要注意一点,莫要放松警惕,否则让那蒙古大军彻底断绝我们的粮草,那可就麻烦了。”江万里又是嘱咐起来,生怕两人会对此事产生芥蒂。

    “放心吧,我们两人,定然会护住军队安全的。”

    两人抱拳在胸,朗声回道。

    待到两人离去之后,江万里也回到府中,准备开始处理政务,只是现在形势危机,他也无法安下心来,处理手上的政务。

    …………

    凤梧府。

    想着那批军火,董槐又是重新来到了这里。

    细细瞧着两侧肃立的士兵,董槐正欲走上前去,便被两人走上前来拦住。

    “我乃是董槐,是前来找你们家主公的。不知你们是否可以通融一下,让我求见一下你们家中的主公?”董槐有些焦急,但也知晓不能轻易动武,以免坏了两人的干系。

    “你且在这里带上一会儿,我自然会告知主公。”

    那人点点头,旋即便从自己的岗位离开,良久之后大门打开,他从中走出来对着董槐诉道:“主公现在正在堂中等待,还请您随我一起前往。”

    “那就好。”

    董槐在这侍从的率领下,很快的又重新回道大堂之中。

    且见此刻,萧凤正端坐在太师椅之上,旁边茶几之上放着一壶烧开的茶水,旁边还有几个茶盅,整个人显得悠然自得,仿佛外面的事情全都和她无关,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梦中。

    董槐自知此番前来,乃是为求取军械,便压低身子诉道:“萧统领,在下这番冒昧前来,还请恕罪。”

    “无碍。”萧凤摇摇头,将手中茶盅放下之后,一指旁边的座位,诉道:“且看董大人今日愁容满布、双目无神,想必是遇到了什么难解的事情,却不知晓萧某是否能够助你解决此事?”

    董槐随意选了一个座位坐定之后,且听萧凤所述之话立时讶然,旋即问道:“你已经知晓了?”

    “没错。毕竟是蒙古南下之事,我若是将其忽略了,那还如何能够成为赤凤军统帅?”萧凤轻轻一笑,胸中韬略尽数展现,又道:“当然,若是尔等愿意让我封王,我自然是乐意至极。只不过看你们的样子,此事似乎远远未曾通过啊。”对于之前之事,即使是现在,萧凤也依旧有所懊恼,故此方才在言辞之中带着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