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二章敌军再临
    “既然如此,那什么时候可以运来?”

    董槐虽觉萧凤神情有些古怪,但此刻军中刻不容缓,若是没有这批军火援助,只怕当十月时候蒙古挥军南下,宋朝大军便无力抵御,只好应允下来。

    这些淘汰的铳枪虽是老式铳枪,威力还有射速远远没有定装后膛枪厉害,但是这些老式铳枪无需使用那些定装子弹,自然也无需再向赤凤军订购子弹,而那些火药、铅弹等等东西,宋朝自身便能够解决,倒也无需增添更多的消耗。

    正是因此,董槐方才属意老式铳枪,反而对定装后膛枪有所排斥。

    “这个,却不知道你需要多少?毕竟我军中的那些铳枪也是有限,只怕难以满足贵军需求。”萧凤又是问道,毕竟军中淘汰铳枪足有上万余只,若是要装备全部禁军,只怕是数量不够。

    董槐答道:“那你能提供多少支?”

    “一万支,再多就没有了。当然,因为这些乃是淘汰品,所以我愿意打折出售,一支十贯。一共十万贯,却不知董大人是否能够接受?”萧凤回道。

    “十万贯?当然可以!只是什么时候运来?”董槐考虑了一下,立刻点点头,应了下来。

    萧凤想了想,旋即说道:“我会先让我的部下运来五分之一,也就是两千支。而等到这两千支运来之后,可由董大人亲自验收,若是觉得不错那余下的我会让部下继续运来,只是在后续发货之中,你需要垫付一半的资金,等到所有的货物全都送来,再将剩余的定金全部结清,可以吗?”

    对于宋朝信誉,萧凤实在是害怕极了,自然不可能再犯以前的错误,所以采取了这种分期付款的方式。

    而且就算是宋朝贪婪,将这两千支铳枪吞了,也远远无法影响战局,就算是丢失了也无甚可惜的,更可以借此看清楚宋朝内部状况究竟怎样。

    最后一项,才是萧凤的目的!

    “五分之一吗?”董槐有些失望,仅仅是五分之一,可远远无法满足军中缺口啊,但一想剩余铳枪会在接下来送抵,便点点头应道:“向来听闻萧统领行事缜密,如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在下佩服!”对于如此安排,他也知晓萧凤用意,只是对铳枪甚是渴望,所以也答应了下来。

    萧凤盈盈一笑,回道:“哈哈。我自狼烟之中兴起,若是没有一些手段,只怕早就被他人灭了。些许手段,还请董大人莫要在意。”

    “那我就在朝中,静候萧统领的佳音?”董槐感觉面皮发红,有些尴尬。

    自对方言辞之中,他可以看清楚直到现在萧凤依旧对朝廷存有芥蒂,而这芥蒂还不知道日后会成长成什么样子。

    萧凤端起手中茶杯,对着董槐便是一敬:“自然。”

    “多谢萧统领仗义相助,董某这厢谢过了。”董槐亦是一般,将茶杯端起,回敬道。

    一杯茶水入腹,他这才感觉脑中清明,诸般思路一瞬间打通,心中暗想:“待到这批军火送来之后,我便可以借此机会,彻底掌握禁军一员。届时不管是一震乾坤,亦或者是诛除贪腐,皆是无所畏惧。而那些人,还凭什么和我斗?”斗意愈盛,他也没兴趣留在这凤梧府,就向萧凤道别之后,从这里离去,重新回道军器监之中。

    至于那些把持整个禁军的世家、军阀,更是成为了他心中的目标,并且准备开始行动,将这些家伙一个个全数诛灭。

    待到董槐离去之后,杨凤还却有疑惑,问道:“主公,为何和这人达成协议?毕竟我曾听人说过,当初在垂拱殿之中当真众人面的指责你的,便是此人。为何对此人竟然如此好?”

    “好?”萧凤轻哼一声,说道:“你真以为我对他好吗?”

    杨凤还继续问道:“难道不是吗?毕竟主公您可是送给他一批铳枪。虽是只有两千支,但是也足以组建出一支不弱的军队了。靠着这支军队,只怕到时候董槐非得在这临安城之中,掀起一阵狂风乱雨。而等到他将整个禁军整顿完后,那宋朝实力便会提高舒数倍有余,届时我等又该如何自处?”

    “只是两千铳枪罢了,如何能够改变整个局势?”

    萧凤却是嗤之以鼻,笑道:“更何况这两千支铳枪可是带刺的鱼饵。那董槐不知其中危险,竟然将其吞了下去。到时候他以为自己当真能够掌握朝政吗?“

    对于这帮掌握着宋朝军阵的士大夫,萧凤从来都是紧身以对,为的就是避免中了对方招数。

    杨凤还双目一亮,拍着手笑道:“若是如此,那还当真不错。管教这些家伙明白我赤凤军的厉害。”

    “自然!”

    萧凤微敛,复有有些哀叹,双目凝望西方方向,却是想念长安城之中的诸位。

    在这危机存亡时候,他们又在做什么?

    这一点,让萧凤甚是挂碍。

    …………

    潼关。

    巡视了一遍,王著确保整个城池安然无虞之后,方才回到城中府衙之内。

    只是他一见秦长卿面色有异,便觉奇怪,问道:“看你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根据近日安排在虢州探子来报,塔海撤军了!”秦长卿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王著。

    王著也是讶然,问道:“撤军?难不成蒙古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不清楚。不过看样子,应当是那张柔和史天泽打算集中兵力,攻打襄阳。所以才将兵力集结起来,以求能够一举攻下襄阳。”秦长卿缓缓诉道。

    潼关乃是关中地区进入两淮地区的必经之地,昔日秦国攻灭六国,便是从此关出兵。

    现在关中地区被赤凤军所占据,依照常理来说,纵然无法攻入关中地区,至少也应该在潼关之外布置一定的兵力,这样就算是遭遇到了赤凤军袭击一事,也能够为后续军队争取足够的时间来做好准备。

    但现在虢州之军尽数撤退,显然对方是遭遇到了紧急事件。

    王著双眸一喜,立时便透着浓厚战意问道:“那我等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出关,将那虢州占据?”

    “不可。”秦长卿却是摇摇头,诉道:“襄阳一地事关重要。不仅仅宋朝令孟珙率领十数万大军驻扎,便是史天泽、张柔两人也起尽起麾下之军,以求能够一决胜负。对于这两大实力,我等兵力实在太过渺小,决不可掺入其中。而且现今主公正在临安一代,长安城更要有人镇守,根本抽不出兵力和两人对抗。”

    王著虽是失望,但也明白其中道理,又问:“若以你所言,那我们应该如何?”

    “一如往常一样,以收拢流民为重。毕竟双方战事一起,必然会导致流民暴涨。我等若是能够为他们提供庇护,不仅仅能够提高在民间威望,更可以提升国中民力。如此一举两得之事,岂不妙哉?”秦长卿继续诉道。

    王著连连点头,应声回道:“如此甚好。那就依你所言。”

    …………

    襄阳城。

    自三年前一战之后,因后勤难以维持,故此孟珙下令全军自许州撤退,回到了襄阳府之中,以免受到蒙军打击。

    但这数年之中,孟珙也并未停歇,趁着蒙古内部混乱时候,始终下令部下连番出动,以骑兵数度袭扰河南行省,也就是曾经的中都府路,摧毁其建设的坚固要塞,并且将其中囤积的粮草尽数烧毁,好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断绝蒙古南下的可能。

    毕竟孙子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若是没有充足的粮草供应,军队是根本无法支撑下来的。

    但这般行径,自然也惹的蒙古诸部震怒,于是张柔还有史天泽便各自率领兵马开始南下,一者自南阳展开进攻,另一人则是自汝阳展开进攻,一西一东,想要借此分割孟珙麾下兵力,以求能够彻底歼灭对方。

    “东西夹击,没想到蒙古之人对我竟然如此重视?”

    孟珙一扫地图,虽是重兵压境,但他依旧神色若定,也让军中众人具是安定下来。

    堂下一人朗声笑道:“那依照孟将军以为,我等又该如何应对?”

    “赛存孝。莫非你有计策吗?”孟珙朗声一笑,却是看向此人。

    且见此人身量也不高大,只是双臂甚长宛如猿猴,其姓名正是刘整,素来都有智谋,更是精于骑射,只因为曾经跟随孟珙攻打金朝信阳时候,曾经在夜间率领骁勇十二人,强渡天堑攀上城墙,将城中守丞擒而杀之,占领此城。

    孟珙得知大惊,以为五代名将李存孝率十八骑拔洛阳,今刘整率军更少而取信阳,于是称呼其为“赛存孝”。

    且听刘整诉道:“莫要看如今张柔、史天泽两人气势汹汹,但彼时蒙古内乱未止,军中士兵更是屡遭赤凤军打击,如今时候已然是兵疲将衰,若非是被那大汗驱策,他们如何愿意前来?”

    “此话说的有理。”

    孟珙颌首回道,看着刘整甚是欢喜,只是一见帐中军士莫不是骄傲自得,便稍稍提出了一点警惕:“但对方兵马也有十来万,若是不仔细防备,终究还是会对我等造成严重的威胁。若是一个不小心,着了对方的道,那可就麻烦了。”

    众将一想,亦是齐齐点头:“我等明白!”

    但看他们神色之间,依旧难掩心中骄傲,显然也没有将这件事情看在眼中。

    “没错。蒙军向来以骑兵见长,我等若是和对方硬碰硬,纵然能得一时之利,但若是拖延久了,便会陷入困境之中。这也是往常时候为何我军始终难以战胜蒙军,便是将其击败了,也难以将其歼灭的原因。”这时,刘整却是插嘴说道。

    孟珙稍有诧异,凝目望去:“若依你看,莫非你有计策吗?”

    在他看来,刘整虽是有些本事,但也只是武勇过人,但今日一见莫非在军略上,也有所精通?

    只听刘整继续说道:“没错,将军。这蒙军虽是强大,但军中士卒多数以北人为主,对于水战一事甚是生疏。而咱们这毗邻长江,水网密集、沟渠纵横,将整个地势彻底切割。如此地形自然极大的限制了骑兵来回,而我军中更有许多战船。若是将这些战船集中起来,凭借水道移动,若是见到蒙军撤退便展开进攻,若是遭到攻击便顺着水道后撤,而蒙军更是无法追上。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扭转敌我态势。如此一来,又何惧蒙古大军?”

    “好个赛存孝,我本以为你不过是武勇过人,没料到这文韬之法,也是不输于众。”

    孟珙立时大喜,旋即令道:“既然如此,那军中战船便全权委托你来指挥,务必确保整个襄阳城的安危。”

    刘整眼见自己受到重用,自是喜不自禁,立刻俯首跪道在地:“孟将军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

    “我等皆是为捍卫边疆、守护国土所为,又何须客气?”孟珙连忙走上前来,将其搀扶起来,瞧着此人英武非凡,更是心中欢愉。

    自他手中,不仅仅出了王坚这等人仅凭一人便对抗蒙古大军的强横存在,甚至更有诸如高达、李庭芝之类的人才,如今又添刘整此人,自然是高兴无比,又是对着众人将自己心中所想一一诉出。

    “即得诸位襄助,想必襄阳府定然是固若金汤,绝非那些鞑子所能攻破。”

    “虽是如此,但不知孟将军准备如何应对?”众人又是问道。

    孟珙回道:“尔等也知河南境内粮草早被我等摧毁殆尽,根本无法支撑起大军出征。张柔、史天泽两人既然领兵到此,定然是速战速决,否则时间一长,粮食消耗殆尽之后,便是他们葬身之地。所以他们若是出征的话,其目标只会是襄阳城,因为只有襄阳城才有足够的粮食,确保军队维持稳定。到时候为了襄阳城的安危,便要有劳尔等尽心尽力了!而在外围则有赵葵伺机而动,自后面断其粮草,等到对方粮草将近时候,赵葵和我里应外合,定然可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