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一章军火协议
    “当然!”

    萧凤虽是矜持笑着,但也难掩心中喜悦。壹看

    董槐亦是叹服,凝目看着那铳枪,却是透着几分畏惧:“若得此物,便是寻常之人也可轻易射杀多年精修武道的武者。若是对抗蒙古大军,以这些武器自然足够。但恕董某妄言,你这般所为究竟为何?”

    以董槐眼力,自然知晓那杨凤还不过寻常之人,充其量也就是平日里有过锻炼罢了,若要当真和武者比起来,却是差远了。

    但是这女子却凭着手中利器,便可以轻易射杀数十丈之外的鸟雀,若是对阵那初入真元境的修者,想必也是占据相当的优势。毕竟初入真元境的修者虽是厉害,但却至少需要二十年功夫方能达成,就算是其中天资聪颖者,也得七八年的时间,才有可能达到这般境界。

    如萧凤、八思巴、忽必烈这等超绝人才,终究还是太少了。

    “哦?那你觉得我又是存着什么目的呢?”萧凤自是带着笑意,冷冷瞧着董槐。

    董槐立感周身汗毛竖起,脑中忽然闪入一个心思,惊道:“莫非你打算凭借这利器,一改世家、军阀、书院甚至是宗教的垄断局面?”自感心中所想太过骇然,他不觉愣住,更不敢往下细想。

    以铳枪之威,除却少数之人,其余人根本无力抵抗。

    若是以这铳枪作为兵械组建出一只军队,那除却地仙修者外,寻常武者更是毫无反抗余地,只能是任由宰割。?一看书??·

    如此一来,便会对世家、军阀、书院甚至是宗教形成莫大的威胁,彻底摧毁他们的统治基石,进而彻底改变整个华夏大地,令这个自千百年来一直通过把持各种武学秘籍,靠着那些强横武者维持统治的古老封建王朝,彻底变了一个样子。

    “也许会,也许不会。毕竟这天,谁也猜不透。你又何必为他们担心呢?”萧凤摇摇头,却不愿意继续说下去。

    董槐亦是漠然,却道:“这倒也是,不过若是你这般下去,只怕日后那些人迟早反应过来,针对你。”

    于南宋朝廷之中厮混日久,董槐自然明白如今的南宋之中,朝廷早就被各种世家、书院所垄断,而他们为了维持自己的根本利益,更是不惜动用各种手段,打击报复那些意欲改变这一切的家伙,若非萧凤本身实力强横,只怕也早就遭到横手了。

    “他们?我又何惧?”

    萧凤一声蔑笑,更是彰显自己信心,诉道:“而且啊,你还是想得太多。我之所为,也不过是为求自保罢了。”

    董槐长叹一声,诉道:“自保?若是当真如此那边好了。”看着杨凤还手中铳枪,他却是知晓以现在情况,只怕这定装后膛枪是无法购买了。

    且不说三百贯一支的骇然价值,且说这定装后膛枪所需要的子弹特殊,只有赤凤军一家才能出售,若是使用这种子弹,只能到赤凤军之中购买,也是一大笔的来源,唯一的缺点便是其昂贵的价格,直接让那些那些人无法负担。

    于是他神色黯然,张口问道:“这等利器实在是厉害,但是却也并非我等所能承受。若是可以,却不知你们是否售卖以前的火器?”

    “以前的火器吗?”萧凤稍稍思考一下,诉道:“那些东西有倒是有,只不过因为年日日久,还不知晓是否能够使用。”

    董槐继续问道:“无法使用?莫非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问题倒不至于,只不过这些火器因为年久失修,早已经被雨水所侵蚀,枪膛之中都是铁屑,根本就难以使用。”萧凤面露不屑,显然对那些垃圾货不感兴趣,这些年冶铁所的产品越来越多,最近几日更是弄出了这定装后膛枪,所以也就对那些老式火器毫无兴趣了。

    董槐却是有些焦急,又是问道:“若是我愿意出一笔钱,那不知尔等是否愿意送给我们?”

    自知火器强大,董槐自然不可能轻易将其丢去,以至于他不惜代价,也要将这些铳枪弄回去。

    萧凤笑道:“自然可以。只不过董先生欲以什么价格,求购此物呢?”手中握着当世最厉害的火器,萧凤自然生出万丈豪情,想要靠着这些东西实现自己的目标,至于那些敢于挡路者,自然只有一个结局了。

    董槐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出心中所想,“若是可以,不知萧统领是否愿意以二十贯的价格,将这些火器送给我们?”

    “二十贯?”萧凤不免皱眉,口中呢喃起来。

    董槐也是紧张,问道:“不行吗?”

    “非是不行。只是这尔等若是就连这二十贯也不愿意拿出来,那你等也未免太过刻薄了?”萧凤一想这些士大夫曾经所做事情,自然是有些恼怒,只是现在她并不愿意得罪这些人,方才会如此客气。

    董槐连连应道:“自然可以。只是不知萧统领以为,什么时候可以将那些火器运来?”

    “这个,若是尔等能够备齐钱粮,我自然会令部下将这些火器星夜运来临安城。但若是你所说的钱粮未曾兑现,那就莫要怪罪萧某没曾遵守约定了。”自知这些人所作所为,萧凤自是不敢懈怠,直接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你也应当知晓,我朝如今正面临困境,朝中并无多少钱粮,短时间之内只怕难以满足您的要求。”董槐想了一下朝中目前状况,不觉有些“非是不行。只是这尔等若是就连这二十贯也不愿意拿出来,那你等也未免太过刻薄了?”萧凤一想这些士大夫曾经所做事情,自然是有些恼怒,只是现在她并不愿意得罪这些人,方才会如此客气。

    董槐连连应道:“自然可以。只是不知萧统领以为,什么时候可以将那些火器运来?”

    “这个,若是尔等能够备齐钱粮,我自然会令部下将这些火器星夜运来临安城。但若是你所说的钱粮未曾兑现,那就莫要怪罪萧某没曾遵守约定了。”自知这些人所作所为,萧凤自是不敢懈怠,直接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你也应当知晓,我朝如今正面临困境,朝中并无多少钱粮,短时间之内只怕难以满足您的要求。”董槐想了一下朝中目前状况,不觉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