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章定装后膛枪
    自上次一事过后,凤梧府之内便没有了动静,浑似将其忘却了一样。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萧凤考虑到杨凤还、朱玉真两人实力低微,便亲自出马,令两人在亭中不断修行。

    而两人也自知机会难得,日夜辛劳、风雨无阻,以求能够精进修为。

    这不,清晨的阳光还未升起,庭中就传来了阵阵娇呼,声音虽是清脆,但也充满着盎然的生气。

    走至此地,董槐却有些踟蹰,始终立在门前,也未进去。

    “董大人。不知您因何原因,却在今日来此?”李庭芝一见董槐在此,连忙就单膝跪地,不敢有丝毫不敬。

    毕竟国朝以士大夫为尊,他们这些武将可不敢在董槐面前失礼,不然的话就连头上的乌纱帽,也会被摘了去。

    “只是偶然路过,你无需如此客气,还是起来吧。”董槐挥挥手,目光依旧落在门扉之上,心中虽是有排斥,但脚下却似生根一般,并未离开。

    黑幕褪去,太阳重新升到枝头之上,晨光撒在凤梧府之前,却似为其镀上了一层薄膜,闪烁着明媚的光彩。

    直到此刻,府中声音方才停歇,那两个有些沉重的话音各自消失,不知又去做什么事情了。

    “看来我还是走不出梦魇。”良久之后,董槐这才张口,神色颇为落寞,双脚迈开却是准备从此地离开。

    李庭芝疾步上前,有些担忧看着董槐,问道:“若是大人有什么想说的,在下可以代为转告。”

    为了保证凤梧府的安全,他在这里也站了些时日,自己都感到有些腿脚酸麻,更勿论如今已经年近中年的董槐了。

    “既然董大人已经来了,为何不入府一叙?”

    却在这时,从府中传来萧凤的声音。

    两人听了,一时愣在原处,“轰”的一声那朱漆大门应声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场景来,透过那敞开的门扇,便可以见到萧凤正端坐于正堂太师椅之前,一对凤目越过庭院,落在董槐身上。

    董槐深吸一口气,丹田立时鼓荡起来,叫道:“董某今日前来拜访,未曾携带送手礼,还请抱歉。不知萧统领是否愿意?”

    “既来之则安之。你既然来了,有何须弄那些客套话儿?只是你也应当知晓,我乃是赤凤军统领,有些事儿是不能妥协的,否则的话别人还将我当做什么人呢。”

    洪亮声音只在两人耳边响起,一句句莫不是清晰无比,管教两人心中惊骇,暗叹萧凤实力高绝,竟然能够束声成丝,让他人根本难以听见。

    “萧统领客气了。”

    董槐自知今日慢待,全因当初他贬低赤凤军所致,自然也无法辩解,一提官袍就踏入凤梧府之内。

    等到坐定之后,他有些紧张看着萧凤,心中虽有万般思绪,但却始终不敢出口。

    “说吧,究竟何事找我?”

    萧凤却是怡然自得的喝着泡好的雨前龙井,神色甚是轻松。

    沉默了一会儿,董槐挥挥手,立刻就让随行的侍从将一物呈上,诉道:“前些日子,我曾经在军器监遇袭,虽是逃过一劫,但那些人使用的乃是这东西。正是因此,所以我才想要问问萧统领,关于这东西你有什么看法?”

    “看法?你莫不是将我当成了幕后指使者了吗?”萧凤反诘道,目中隐隐透着寒意。

    且不说先前受的那些憋屈事儿,光是她被迫停留在这临安城之中就有够遭罪的,现如今又有人以火器相要挟?

    萧凤若是就此接受,那简直就是比窦娥还冤!

    董槐立刻解释起来:“非也。根据我等调查,这火铳乃是尔等先前就贩卖给我等的,凶手应该另有他人。”

    “只可惜当初我尚且处于沉睡状态,否则我定然帮助尔等,找出凶手。”萧凤却只是品着手中茶水,只是不咸不淡的回应着。

    “这个,不消萧统领上心,我等自然会处理好。”董槐尴尬的笑了一下,话头一转却是问道:“而且我今日所来,却是为了拜托萧统领一件事儿,不知萧统领是否愿意接受?”

    “什么事儿?”

    眉梢微抬,萧凤扫了董槐一眼。

    董槐顿感心中一凉,竟然生出被看穿的感觉,但一想到现如今面临的困境,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若是可以的话,不知萧统领可否将这铳枪售于咱们?”

    “铳枪?你们不是自己有生产吗?为何还要向我购买?”

    萧凤眉梢微挑,斜眼盯着董槐,那满是笑意的眼神,更让董槐感觉坐卧不安。

    董槐一听此话,脸上更显尴尬:“这个,你也知晓我朝军队实在庞大,仅凭军器监之力,难以短时间内配齐。正是因此,所以才想若是你赤凤军能够匀一点给我们,那岂不妙哉?”

    “这倒也是。”

    萧凤点点头,但话音却是顿住,又道:“但是我赤凤军冶铁所甚是繁忙,为了令全军上下士兵都装备上火器,早已经是忙的不可开交,若要向尔等敞开供应,只怕不行!”

    董槐一听,心中已然惊住。

    宋朝自诩人稠物穰,但首期目标也仅仅是令驻守都城的禁军普及铳枪和火炮,而在淮南、两湖一代抵抗蒙古大军的边军也只是装备了火炮,用来取代难以移动的投石车、攻城弩,除了那些军官、将领之外,大部分士兵的武器,基本上还是以刀剑为主,甚至还会使用弓箭以及弩弓作为代替品。

    他吞了吞口水,又道:“真的不行吗?”

    “也并非不可。若是尔等愿意以高价收购的话,或许我会愿意出售。毕竟为了制造这些铳枪,我等付出无数心血,若是被轻易拿去,那让那些辛苦劳作的匠人如何接受?毕竟他们也要吃饭,更有家人赡养!”

    萧凤坦然自若,冷眼看着对方愁容模样来,心中更是信心十足,一副已然将对方拿捏在手的样子。

    董槐不觉有诈,军器监发生的事情,令他明白过来,若是让工匠继续之前的那种宛如奴隶、任人宰割的模样来,是断然无法制造出合格的火器的。

    于是他继续问道:“那一只铳枪却不知有多昂贵?”

    萧凤嘴角微翘,却是竖起三根手指。

    “三十贯?”

    董槐微微皱眉,顺手端起桌边准备的茶水,好滋润他有些干涩的唇舌。

    以宋朝军器监的制造水准,制造一只铳枪须要二十贯左右,赤凤军这价钱虽是有点昂贵,但是考虑到起性能,倒也符合这个价钱。

    萧凤却是摇摇头,诉道:“不,是三百贯!”

    “三,三百贯?”

    董槐双眼凸出,甚至因为过于惊愕,险些被那茶水都给呛住了。

    “没错。三百贯。”萧凤点点头,一点也不感觉惊讶。

    董槐摸了摸下巴,这是他紧张时候就会有的动作,问道:“怎么这么贵?”

    若是这铳枪如此昂贵,那光是装备临安城禁军,就要花费数以千万计的钱粮,这么庞大的开销,足以让任何一个人自杀的。

    很明显,郑清之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没办法,你也应该知晓,这铳枪乃是以百锻生铁制成,光是这百锻铁一斤就超过十贯。而打造一柄铳枪,其消耗的钢铁更是多达十来斤。再加上那些人工费、管理费之类的,如此一来,价钱哪里能降下来?”萧凤摇摇头,却不肯降低价钱。

    董槐却不甘心,又是问道:“虽是如此,但三百贯实在是太过昂贵了。”

    “昂贵?一点都不!”

    萧凤摇摇头,冲着正在这里随侍的杨凤还指了指,那杨凤还立刻离开,随后便捧着一个铳枪走出来。

    将这铳枪丢到董槐面前,萧凤冷笑练练,口中讥诮丝毫不曾掩饰:“你且看看,这便是目前我军所装备的铳枪。半自动上膛,一息之间就射出五发子弹,内部膛有膛线,准确度远超之前,其射程更是增加到两里。你以为我赤凤军所使用的铳枪,和你们那些烧火棍一样吗?”

    董槐一时默然,目光死死盯着眼前铳枪。

    很明显,这铳枪已然和他所得到的那款老式铳枪,存在着相当的不同。

    铳枪尾部用来填入子弹的洞孔被取消,而是在左边位置加了一个拉栓结构,轻轻一拉便能够将上上面的入弹孔露出来,很明显弹丸便是从这里塞入其中的,而内部枪膛也不是以前的那种圆滑,不知道采用了什么手段,被拉出一道道细长的膛线。

    “这把铳枪,是在怎么装填子弹的?”

    董槐瞧了半会儿,蓦地抬头看向萧凤。

    萧凤侧目看了一下杨凤还,杨凤还立刻走上前来,将这铳枪拿在手中,然后从腰兜之中取出一板子弹,这子弹也和以前的模样有些区别,不仅仅前头呈现出圆润的椭圆形,就连尾部也连着一个铁质弹壳,里面填有相当的黑火药。

    很明显,如今赤凤军的火器发展,已经从隧发后膛枪发展到定装枪的程度。

    董槐看见这一幕,不觉惊住,暗想:“没想到赤凤军竟然发展到现在这地步,竟然将弹丸和火药连接起来,如此一来不仅仅方便携带,而且还能够极大的提高射速!”

    那拉栓一拉,就将这版子弹塞入其中。

    接着,她将铳枪抵在肩部,却是指向那正在墙头嬉戏的麻雀。

    “砰砰砰砰砰!”

    五道枪声落定,远处已然躺着五只麻雀。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见到这一幕,董槐赞道:“好厉害的铳枪,三百来贯倒也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