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八章消失的人
    ??&gt;&gt;?t|??——”\r

    作头脸色犹豫一会儿,正欲说话时候,却闻远处“砰砰砰”枪声连响。\r

    董槐一时诧异,身躯之上真元乍然现身,立时便将那子弹挡下去。\r

    身侧吕文德身形一闪,已然朝着远处掠去,口中喝道:“恶徒休走。”董槐眼见吕文德已然出手,也不由止住脚步,只是他转身看向旁边作头时候,却见此人已然是口中呕血,颓然倒地不起,额头之上一点血洞露出,其中红白物事流出,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r

    “那厮目的并不是我?看样子,乃是为了封口而来的。若是这样,那究竟是何人所为?”\r

    董槐一时错愕,心中思绪繁杂。\r

    他也知晓,国朝历经上百载,军中各种势力盘踞纠缠在一起,自北宋时候传承下来的将门,还有南宋立国时候的诸多军阀,以及现在因为各种原因进入军中的英雄豪杰,三者势力互相对峙纠结,早已经将诺大的南宋军队分割成各自的地盘,眼下军器监腐朽不过是冰山一角,若是深究下去还不知晓存在多少的黑幕。\r

    但蒙古南下在即,若是就凭这般玩意抵御,那简直就是要闹笑话了。\r

    董槐自知此番整军险恶,但若是不力求改革,那南宋当真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r

    心中思考良久,董槐迈动双腿,已然来到了吕文德所在之地,凝目一看却见满地皆是尸体,不觉惊讶起来:“他们全都死了?”且看这些尸体莫不是嘴角泛起白沫,印堂泛青,很显然是中毒身亡了。\r

    “看样子,应该是全都服下了预先准备的毒药了。”吕文德俯下身,仔细检查了每一个人的气息,对于董槐投来的询问目光,他也只能摇摇头。\r

    董槐虽觉恼怒,目光却是落在这些人使用的武器上面,问道:“看样子,他们应该就是用这种火器,杀了那个作头?”俯下身捡起一柄铳枪,董槐仔细的查看了起来。\r

    这铳枪和宋朝军中装备的火器不太一样,生铁打制的枪膛色泽黝黑,上面布满着一道道刮痕,很显然并非新造的,而那用来支撑的护木也有些老旧,上面还刻着一些符号,不知道是代表着什么。\r

    吕文德瞧了一眼,旋即诉道:“若是末将没有看错,这火器应当是赤凤军所造。”\r

    “赤凤军?难怪他们能够和蒙古对抗。能够制造这等犀利武器,想必也不是平凡之辈。”董槐眉梢一跳,掩不住内心惊讶,对那当日敢于在朝堂之上和众人对峙的萧凤也是高看一分,旋即心中疑惑更甚:“既然如此,那为何赤凤军潜入此地,射杀那作头呢?”\r

    赤凤军并非宋军,更和朝中之内并无联系,应当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r

    吕文德面露尴尬,旋即诉道:“以在下看法,只怕做此事的并非赤凤军,或许乃是我军中之人。”\r

    “为何?”\r

    “因为昔日赤凤军被那蒙军围追堵截时候,为了一解军中困顿,曾经和我等以众多火器做交易,以换取粮食度过劫难。依在下看法,这些铳枪应当便是在那个时候流入军中的。”吕文德缓缓回道。\r

    “原来如此。但这铳枪价值连城,一支便有上百贯,想必也非寻常之人所能配备的。这么看来,这次出手的也只有那几个人了。”董槐有点愠怒,但一想到对方势力之强,仅仅依靠区区一介作头之死,根本就无法扳倒对方。\r

    而对方如今这一番行动,只怕更多的乃是震慑!\r

    吕文德立在一边,偷偷的看着董槐,起伏不定的胸膛,还有那拧紧的眉梢,很显然眼前这人正处于极大的愤怒之中,于是他低声问道:“那大人以为如何?是上报朝廷吗?”\r

    “不了。我们先去看看火器的制造情况吧。”\r

    出乎意料,董槐却是摇摇头,并不打算将此事呈报给官家,因为他知晓,仅凭这么一个人,根本无法弄倒对方,如今时候最重要的还是抓紧时间,解决这军器监腐败问题,其余的都是其次。\r

    吕文德点点头,目光在那些死亡的刺客身上深深的看了一眼,心中暗暗想着:“不管如何,对于双方来说,如同我们这样,都只是棋子吧。既然只是棋子,那就只能按照棋子的安排行动吗?”蓦地攥紧五指,此刻的他却是打定主意,一定要向上攀爬,唯有如此才能够从这底层之中爬出来,成为能够支配别人的上位者。\r

    董槐未曾注意吕文德的状况,事实上他的目光正被眼前的火器坊所吸引过去。\r

    在这火器坊之中,正立着上百个火炉,炉中炭火不断的从里面冒出来,将空气烧得如同浪潮一样,不断的翻滚着拍打在肌肤之上,让人感觉分外的燥热。每一个火炉旁边有约莫三到四个工匠,他们赤裸着双臂,身前披着一张野猪皮,用来隔绝那些飞溅的火花。等到烧红的铁棍从火炉之中取出来,他们就会挥动着手中铁锤,“砰”的一声火花四溅、焰火纷飞,令那铁棍彻底变形,打造成自己所需要的模样来。\r

    只是董槐瞧见这一幕,却觉得有些奇怪,遂对身边的监工吩咐道:“你去将花名册取过来,我看看是否全都到齐了。”\r

    不过是寻常的一句话,那监工却是冷汗淋漓。\r

    吕文德亦感奇怪,张口喝道:“董大人让你将花名册取来,你怎么僵在这里?莫不是就连尚书的话都敢不听了?”\r

    这一番呵斥,立时令那监工“砰”的一声跪倒在地,身子就像是筛子一样不断的发抖,两只眼睛也毫无颜色,咕噜噜的转着,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来。\r

    “哼!看你这样子,莫不是这里面还藏着什么猫腻不成?”瞧见这一幕,董槐又是被勾起当初在军器监造箭院的记忆,手指一点直接戳在对方的脑袋之上,喝道:“你今儿如果不跟我说实话,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r

    被那手指一戳,这监工只觉得魂儿都飘了出去,却是直接晕了过去。\r

    “靠!这帮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不是死了就是晕了,莫非以为这样就能搪塞过去?”董槐止不住心头恼火,直接骂了一声。\r

    此事也被那些工匠看到了,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向了他们。\r

    董槐感觉气息稍平之后,一指身前空地,高声诉道:“所有人,全都放下手中活计,给我站在这里。我有事要询问你们。”然后调转脑袋,对着吕文德吩咐道:“你且去将这里的花名册还有账簿什么的,全都给我搜出来,我倒要看看这帮子混蛋,究竟做了什么,居然这么害怕?”\r

    “得令!”\r

    吕文德颌首回道,扫过脚下监工,不觉感觉嘴中痒痒的,直接一口吐沫便吐到对方脸上。\r

    那些工匠听到之后,皆是来到了董槐身前。\r

    他们也注意到董槐身上的华贵衣服,又见曾经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家伙居然晕倒在地,就感觉到了有些慌乱,看向董槐的目光也躲躲闪闪,不敢逼视,口中亦是喃喃自语了起来。\r

    “这位是谁?看其穿着,只怕来头不小。只是他怎么突然有兴趣来咱们这里?”\r

    “不管咋样。反正和我们能有啥关系?只希望这一次,咱们不会太过劳累了。”\r

    “没错。所有的活全都逼着咱们干,更没有休息时候,这算什么事啊?”\r

    “……”\r

    这一声声话语,皆是被董槐听到,也令他越发感到臊红。\r

    若说整个军器监变成这样子,老实说和这些工匠也不无关系,但董槐更知造成眼前这一幕的,有着更深层次的关系,所以也不愿意对这些工匠多做责罚。\r

    他们本就足够孤苦,若是就连养家糊口的东西都被夺去,那还怎么生活啊?\r

    董槐一想到应该如何安置这些工匠,更是燥热不已,想要一问这其中的原因。\r

    稍待一会儿,吕文德也从监工府中走出,手上拿着几个线装书,正是这里的花名册还有账簿。\r

    董槐接过花名册还有账簿,问道:“你确定这里到底有多少人了吗?”\r

    “禀告董大人。按照花名册的记载,这里工匠应该有一千零六十一人,但是——”侧目一看那些正在工人,吕文德却感觉有些尴尬。\r

    以他目光,如何看不出来这里的工匠远远不到一千人,充其量也就只有五六百人这样子。\r

    “一千零六十一人?结果就只剩下这么一点吗?”董槐强压心中愤怒,横目扫过那些工匠,却感觉眼前一阵晕眩。\r

    合上花名册,吕文德双目垂下,满是无奈的回道:“应该是的。”\r

    董槐感觉有些无助,目光自这些工匠脸上扫过,“那那些缺额的工匠呢?”\r

    本应该是一千多号人口的军器监,如今时候却只剩下了眼前这五六百人,缺勤的人占据整个工厂的一半以上,这还让整个军器监如何运转过来,有如何能够给前线的那些军队提供足够的武器?\r

    面对这一切,董槐只觉得肩膀沉重,自叹一声:“看来短时间内,这群人算是指望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