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七章军器监
    等到郑子铨离去之后,那人便拿着这些材料离开,却是踏入了殿前司之中。

    而在这殿前司之中,除却了殿前司都指挥使岳琛之外,竟然还有两人站在这里,一者乃是马天骥,另一人乃是丁大全,两人联袂而来,也是透着古怪。

    但那使者自知自己任务重要,当机便将手中资料呈上。

    “大人,这些便是关于郑清之的资料。还请您过目。”

    只是他心中依旧充满疑惑,不明白为何这位大人,为何要让自己做这种事情?

    “哦?我本以为只需要三五天时间,才能够办妥此事,没想到却是这般快速。”岳琛将手上资料翻开,目光在上面扫过了几眼,上面的墨香还未曾散去,脸上已然透着灿烂笑容来,诉道:“如此甚好。能够得到这些资料,扳倒郑清之足矣。”

    立在一边的丁大全有些奇怪,问道:“扳倒郑清之?这是为何?”

    “你不明白?”

    马天骥侧目扫过了丁大全一眼,下巴抬得高高的,透着一股桀骜之感来,诉道:“前不久,那赤凤军萧凤前来拜访,你莫非是忘了此事了吗?被这赤凤军一刺激,官家准备裁撤禁军,重整军纪,而处理此事的便是董槐、郑清之。若是让他们这样深挖下去,迟早动到岳将军头上。”

    丁大全稍稍点头,这才露出一副了然模样来,然后将目光挪到了岳琛身上,带着审视的眼神上下逡巡着:“哦?原来是这样啊。”目中惊讶,也是丝毫不掩。

    毕竟眼前这位,可是曾经的岳飞之孙,乃是标准的忠良之后。

    而他竟然做出这等有违祖训的事情,也是教人大开眼界。

    “正是如此。”

    那岳琛点着头,脸色旋即便露出几分懊恼来,然后一身正气的说着:“而且你们也知晓,我朝军容鼎盛,带甲之兵多达百万。若非这些将士护佑,我等如何能够有今日盛景?至于军中制度,若非先贤安排,如何能够保证黎民安然?然而那两人却欲动摇国本?你说这种行径该不该阻止?”

    马天骥高声喝道:“自然该阻止。而且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紧随其后,丁大全亦是开始拍着马匹,诉道:“没错。那些家伙怎么就不明白了?以前若非禁军百般努力、共赴国难,如何能够有今日国朝的盛世安康?但是这两人却欲摧毁禁军,如此行径定然难逃悠悠众口。”

    “正是因此,所以我才要拜托两位,希望两位能够祝我一臂之力,将这两人给挪个位置。”岳琛对着两人拱手一辑,然后就将那些资料重新封装起来,送到了两人面前。

    马天骥自然是得意无比,颌首回道:“岳将军所托,德夫岂敢轻易放弃?定然要将胜利带给将军!”

    “没错,到时候咱们两人出手,又岂容对方有丝毫的喘息的可能?岳将军您就在这等侯佳音吧。”丁大全笑容更灿,似是望见了日后得到岳琛所助,然后一飞冲天执掌朝廷的愿望来。

    两人应允下来,立时便准备开始前往垂拱殿,将此事呈给赵昀。

    …………

    兵部,军器监。

    行走于此地,董槐双眉紧蹙起来。

    这些天里,他一直都在暗中探察禁军军中状况,甚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还特意令手下之人假扮成普通老百姓,好和那些禁军成员达成关系,看看能不能从中掏出一些端倪来。

    这不,在广撒网的动作当中,还真的找到了一些东西来。

    所以董槐才会连夜赶到这里,为的就是能够避开那些试图隐藏一些事情的家伙,从而能够真正的了解到事实真相。

    “这个仓库装的是什么?”

    指了指远处的仓库,董槐侧目看向旁边的小兵。

    那小兵有些紧张,目光躲躲闪闪的,却是将目光看向吕文德,似是在求救一样。

    吕文德亦是皱眉,问道:“董大人问你话呢,还不快说?”

    董槐看着甚是厌烦,又是高声喝道:“告诉我,这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这小兵身子一震,连忙将身子端正,抬起声音来,回道:“禀告将军,这里面装的都是长弓!”

    “打开。让我看看里面的长弓质量如何?”董槐神色冷漠,手指一指远处仓库,口中所述之话绝不许有丝毫的拒绝。

    无奈之下,那小兵只好缓步踱到仓库之前,颤颤巍巍的将仓库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来,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董槐,似是想要知晓下一步的动作如何。

    董槐厌恶此人行动拖沓,身子一纵已然闯入其中,手中拿着三具长弓。

    只是他低头一看,立时便骤起眉头了,仅仅是因为这长弓品相着实太差,先不说那弓弦太过粗糙,便是弓身之上也是布满裂纹,让人难以想象这种武器,如何能够在战场之上使用?

    “这就是你们制造的武器吗?”

    稍稍侧过身子,董槐掠过远处忐忑不安的作头、监管,已然是愤怒至极。

    那作头眼神惶恐,微微抬起头来,但一见那锐利目光,他便倍感难受低下头来,解释道:“如今工匠多数被抽调一空,去制造火器、铳枪,剩下的工匠技艺生疏,所以才招致这般模样来。”

    “火器、铳枪?这些火器虽是厉害,但若以武器优劣而论,尚且无法代替弓弩。而且军中多数习惯了弓弩,对如何使用火器,根本难以适应,至少若无相应训练,根本无法发挥其用。我知晓你锻造火器的心急,但也不能彻底断了弓弩的制造。因私忘公、因偏而废,到时候若是军士手中并无兵械,又该如何?”吕文德亦是有些懊恼,冲着那作头便是指责起来。

    他乃是前线出来的将士,自然知晓一件良好的武器,究竟能够起到多少作用。

    但这些弓箭,显然并不能算是良品。

    “嗯。两位大人,虽然这弓箭的确是粗糙了一点,但也不过是因为保管不佳,故此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相信,它们的性能还是肯定的。”那作头却不甘心,继续强辩道。

    “哦?!”

    董槐不以为意,自鼻息之中冷哼一声,吩咐道:“去取三十只长箭,我试一试这长弓威力如何?”

    被这一说,立时便有人跑到仓库里面,拿出了数十只长箭。

    然后众人便来到靶场之前,远处也早就竖起了一个个的稻草人,就等着试射了。于是,三人各自拿着手中的长弓,在各自的位置站定之后,对准远处的靶子拉开了弓箭。

    但第一个箭矢飞在一半的时候,便已然坠地,射程只有中途。

    第二个虽是达到了标靶,但却未曾穿破稻草人身上的铠甲,只能颓然到底。

    第三个更是干脆,直接“咔嚓”又一声,整个弓箭便完全崩坏,根本不堪使用。

    “哼哼!这就是你们制造的武器吗?”董槐一扫身边众人,完全止不住心中愤怒,张口便骂了起来:“官家让你们掌管军器监,乃是让你们为我朝士兵提供精良的武器。但是呢?你们居然用这种伪劣之物欺骗士兵?这要是在前线,那还打个屁仗?”

    吕文德也敢惊恐无比,喝道:“若是尔等所造兵械,便是这等货色。那让我们怎么办?直接送死吗?”

    仅仅是司空见惯的武器,便被弄成这个德行,若是轮到那上千斤重的火炮,董槐更是难以想象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但,这其中绝不是眼前这些只会糊弄的家伙所能完成的。

    “唉。我朝军械,究竟是什么时候,竟然变成这个德行?”

    兀自哀怨着,董槐一想到那随时随地可能过来的蒙古大军,就感觉心中焦躁不安,口中喃喃自语,道:“你要知晓,在国朝初立时候,我朝军械尚算不错。‘凡制造武器,旬一进视,谓之旬课,列置武器,故械器精劲,盈梕充积。’,若非有良好的武器补给,我朝太祖如何能够打下八百军州?只可恨这群混蛋,竟然堕落到如今地步。”

    “我闻金朝之中,凡军器上皆有元监造官姓名年月,遇有损害,有误使用,即将元监造官吏依法实行,断不轻恕。正是因此,所以凡金朝兵械才有此鼎容。为何这军器监,却是变成这般样子?”吕文德更觉奇怪,弄不清楚为何会变成这样子。

    两人齐齐看向作头还有监管,透着审讯的意味。

    那监管一时愣住,这才缠着声音回道:“我自历任以来,未曾见到有禁军有派人巡察过。”

    “没人过来?那你就这样放任不管?”

    董槐冷哼一声,语带嗔怒起来:“不管你如何推脱,仅凭这些事情,我便是直接杀了你也不为过。快些告诉我,此事究竟是谁负责的?”

    “这个,我不敢说!”

    那作头也是哑口无言,神色更显忐忑。

    董槐眼见这些人始终都是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感觉愤怒无比,又是张口威胁道:“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快说。要不然,就非得逼我杀你吗?”

    他发现对于这些家伙,寻常的说话方式根本不通,只有以呵斥、骂声,才能够令他们稍微动一下,但也只是一下子,之后就会再次陷入迟滞之中,浑无丝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