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五章政敌
    另一边,眼见未曾捉住朱玉真,曹松也只好收拾收拾军队,回到禁军军营之中。

    令众人各自前去治疗之后,他却是来到了殿前司衙门之中,对着那正坐在座位之上的一位老人俯身拜道。

    这老者约莫有七八十岁,虽是年岁已高,但腰背却甚是挺直,自有一股威仪存在,只是那布满周围的额头,还有一头斑驳的头发让人知晓此刻的他,早已经在岁月的侵蚀之下,开始呈现出些许老态了。

    而此人也正是岳飞之孙、岳霖之子岳琛,因当初岳飞沉冤昭雪之后,其父岳霖由此有上进之功,其后岳琛也因此得到机会,就此踏入军中,而在对金国的一系列战争之中也是屡立战功,就此授予从二品官职,荣升殿前都指挥使,至此成为掌控“两司三衙”,也就是临安城中最大禁军势力的掌控者。

    即使眼前之人已然跌破地仙境界,但曹松却犹有畏惧,低声诉道:“末将愧对岳老相公厚爱,未曾将那女子带回来。”

    “看你样子,应该是失败了。”冷笑一声,岳琛一脸冷色。

    曹松顿觉身子一紧,似是有无数兵刃加身,令他感觉自己如同赤身裸体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口中连忙解释道:“非是我无能,实在是那女子出乎意料,竟然不知从何处学得一身武艺。一时不慎被她伤到了肩胛骨,内府也因此受了重创,故此方才未曾成功擒下。”

    “虽是事有意外,但若非你心存侥幸,如何会让对方逃走?既然如此,那我削去你军职、废掉你职位,你可有不服?”岳琛却是面如黑铁,压根未曾接受,一挥手便令旁边侍从将曹松抓住,令道:“将此人押入大牢,不得让旁边知晓。”

    “岳老相公,小子——”

    曹松一时诧异,也不顾心中惧意,连忙抬起头来,想要询问为何会这般样子。

    但在他抬头时候,却见一对鹰目浮现于眼前,更是重重异力透过眼珠直灌入脑中,立时让他双目渗血,哎呀一声跌倒在地,宛如一具残尸一样,被那些侍从带走。

    等到曹松被带走之后,又见一人踱步上来。

    此人也和岳琛一般,皆是七老八十的模样来,而且相貌和岳琛有七八分相似,应当乃是兄弟。

    且见他走入堂中,目光冷漠瞧着曹松被拖下去,竟然也是毫无动静,等到众人全数退去之后,方才诉道:“看来失败了。”

    “没错。本以为这厮能够将那朱小娘子抓来,谁料却出现了这般纰漏?若是让他人知晓我暗中派人劫夺此女,只怕便会惹来朝中非议。到时候莫要说全身而退,只怕就连我也得到海南之处走一遭。”岳琛无奈摇头,显得有些懊恼。

    “所以你便出手,直接废掉这厮?”岳珂嘴角微翘,竟然透着几分歹毒来。

    “没错。不然若是让此人将我俩之事爆出来,那咱们兄弟俩可就吃不了兜着走。”岳琛双目微睁,正似那潜伏的毒蛇一样,透着狰狞之色,“莫要忘了。那朱浚可是朱熹后人,和政事堂郑清之、江万里、董槐等人,皆是理学一脉。若是被他们抓住此事发作,那咱们俩可就要全数跑路了。”

    岳珂微微一叹,诉道:“所以你就想出此计,想要将朱玉真擒住,然后送到官家哪里?”

    “没错。你也应当知晓这朱玉真背后乃是何人。若是那人闹僵起来,不说朱玉真和当今太子婚约就此断裂,便是朱府还有郑清之等人,也要为此付出代价,到时候咱们再暗中鼓动,令朝中大臣攻讦他们。到时候他们便会陷入被动之中,只能疲于应对来自赤凤军的实力,如此一来我们也可以放心下来了。”岳琛目中狠色一闪而过,直教人不寒而栗。

    微微摇头,岳珂此刻却是露出几分懊恼之色来:“但现在朱玉真未曾擒住,这又该如何是好?莫要忘了,那郑清之、董槐以及江万里等人正以应对蒙古以及赤凤军为由整顿禁军,若是让他们这样下去,那咱们在这禁军之中辛苦培植的势力,便会被他们全数扫出。你可莫要忘了,当初爷爷又是如何死的?”

    自当初岳霖翻身之后,借着宋宁宗当时候的恩宠优待,他们两兄弟一文一武进入朝廷之中,历经数十载经营,如今的岳珂已然是户部侍郎,为正三品官员,岳琛也成为殿前司都指挥使,为从二品官员。

    两人皆是朝中大臣,可谓是实力庞大。

    “放心吧。我绝不会陷入爷爷的处境的。”岳琛蓦地攥紧五指颌首回道,眸中更显决绝。

    岳珂这才松了一口气,回道:“但你也应当知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若是任由对方这般恣意攻讦,我等必然要身陷险境。依我看,唯有声东击西、主动出击,才能够逆转局面。”

    “那依你的意思是?”岳琛问道。

    岳珂回道:“前些日子朝会之上,你应当也知晓那郑清之虽是素有清名,广受朝中诸臣爱戴。但官家却是心存疑惑,根本未曾完全信任此人,否则如何会让丁大全、马天骥等人如此张狂?”

    “按照你所说的,莫非你打算和这两人联合起来?”岳琛有些紧张,问道:“但是你应当知晓,这两人素有恶名,若是和他们沾染上了,只怕名声有亏。到时候你有打算如何行事?”

    “非是联合,只是打算助他们一臂之力而以。”岳珂盈盈一笑,复有低声说道:“你应当知晓那郑清之虽是清名在外,但是却有一个缺点,那便是顾念旧情。仅仅是妻子,便有四人,至于膝下更有子十八。而这些儿子,他一个不差,全都借着各种门路,将其安排到朝廷之中。”

    岳琛双目一亮,不觉笑道:“哦?难道你打算策反对方吗?”

    “没错。”岳珂嘴角笑意越发森冷,更让人感觉毛骨悚然:“而且你也知晓,郑清之如今年迈,精力根本不够,唯有借助其妻子襄助,才能处理朝中之事。若是这其中再出现一两个意外,你觉得他还能继续待在上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