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四章安全事宜
    “好机会,就是现在。”

    且见曹松被这漫天剑光笼罩,朱玉真心中一喜,足下未曾停顿,只在地上踩了两下,令整个身躯犹如飞燕一样,转瞬奔至曹松身前,然后将手中断刃直直刺出。

    “噗哧”一下,断刃立刻刺入曹松左肩之上,一时间血流如注、浸染衣衫。

    “嘶!”

    甫感肩膀疼痛难忍,曹松不禁倒吸一口气,心中更觉后悔。

    他刚从剑阵之中逃脱,不仅仅体力下降到了谷底,便是身体反应也因为那烟尘遮盖而未曾注意到朱玉真身形,更认为以眼前女子而言,断然不会做出这等反抗行径,方才会被这断刃此种肩膀。

    “看来我还是太过大意,竟然折在了这里?”

    心中懊恼,曹松反掌拍出。

    这一下含恨一击,自然将一身真元尽数运转,于掌上更是复有一层朦脓劲气,吓得朱玉真亦是一样提掌拍来。

    “轰!”

    宛如遭受重锤轰击一下,朱玉真嘴角沁血,身子好似断线的风筝一样,朝着远处落去。而那曹松却身形沉稳如山,未曾有丝毫挪动,只是脚下石板早已经是尽数崩碎,化成一缕缕细如面粉的齑粉,便是双足也是整个陷入地中三尺有余。

    “噗!”

    口一张,无数鲜血溅入尘土之中,此刻的曹松面色苍白,显然也是受伤不轻,只是他内府受到重创,短时间内实在是难以行动,遂冲着旁边侍从喝道:“还不给我行动,将对方抓起来?”

    众人幡然醒悟,立时朝着朱玉真落处冲去。

    而在远处,朱玉真摇摇头,也自晕晕沉沉的状态之中苏醒过来,耳边传来对方纷乱的脚步声,更是让她惊恐不已。

    若是就这么被抓去,那她后半生的生涯可想而知!

    不愿束手就擒,朱玉真身形一转,已然落在地上,望见冲来之人,立时便沉下心来,一如之前战斗的模样,开始仔细感应着体内真元的动静。

    且见她双掌齐运,自然将无数尘沙纳入双掌之中,体内真元此刻更似那灵动的雀儿一样,从身体之中奔流而出,尽数落入这尘沙之中,令其发出宛如星光一般的幽幽荧光,随后双掌一推,口中亦是沉声一喝:“千星碎梦!”

    星光划破天空,宛如流星坠落一样,将奔来众人尽数罩入其中。

    “哎呦!”一声,被这漫天星光刺中身体,这群侍从只觉得皮肤疼痛难忍,手中兵刃也难以握持,皆是“噼里啪啦”的丢在了地上,就连心中也在朱玉真那奇异真元的影响下不知不觉,生出一股愠怒之气来,不仅仅忽略了那朱玉真,反而对曹松产生了嗔怒来。

    “若非曹指挥使好逞英雄,咱们何至于落得如此地步?”

    “没错。竟然让咱们来干这种蠢事,官家到底是怎么想的?”

    “还不是朱府惹的吗?真以为乃是朱熹后代,就了不起了?”

    “……”

    一句句脏话不断的骂出,昔日他们曾经想过但是却不敢说的话,全都从口中蹦出来,让听到的人莫不是感觉心惊胆战的。

    “这,身体怎生回复的这么快?对了,肯定是主公遗留玄力起到的作用,否则断然不会恢复这么快。”朱玉真一扫体内伤势情况,却见之前为曹松所重创的伤口尽数痊愈过来,心中便松了一口气,稍稍一想便知晓了原因。

    当初练剑时候,她曾体验过萧凤玄力之妙,体内伤势转瞬恢复,端的是玄妙无比。

    “对了,杨凤还呢?这些人已经被打倒了,那我们便不应该继续停留在这里,不然的话若是让更多人知晓此事,反而不利。”

    朱玉真四下看了一下,旋即发现那倒在地上的杨凤还,她连忙奔过去将晕倒的杨凤还搀扶起来,朝着凤梧府奔去。

    她虽是施展妙法,令对方短时间内无法追踪,但若是等那曹松恢复之后,那就真的是危险了。

    更何况朱玉真也明白自己实力和曹松相差甚多,若非是因为对方顾念自己的身份,未曾尽展阵上杀伐的手段,否则她自己早就身首分离,更没有逃回来的可能。

    “可恶。这下子,让我怎么跟官家交差?”

    曹松眼见两人身影越来越远,虽是想要追赶,但无奈身躯遭受重创,短时间内实在是没有恢复过来的可能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逃走。

    对于那喜怒无常、阴晴不变的帝王,他可是着实害怕,根本就连抵抗的心思都不敢生出。

    ……

    带着杨凤还来到凤梧府门前,朱玉真立时便见一人走来,正是负责此地安全的李庭芝。

    李庭芝也是惊愕不已,上下扫了一下两人风尘仆仆的模样来,就连那衣裙衣角也是破破烂烂,宛如破不一样,不免感觉不妙,问道:“你们两人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哼!还不是贼人所致?”朱玉真目露排斥,冷冷回道。

    李庭芝连忙逼问道:“贼人?是谁?”

    “不知道。被他给逃了。不过幸好杨凤还追回来了,否则她还不知晓会变成什么样子。就你这样子,也算是凤梧府的守卫?”话中冷漠尽数彰显,朱玉真一点都不想要掩饰自己心中鄙夷。

    纵然李庭芝一片赤诚,但他那群手下可未必就当真清白,若非有人里应外合,这次事情如何能够进行的如此顺利?

    李庭芝顿感尴尬,立在一边不知所措,也不知晓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做,方能让眼前女子消气。

    但他手下的那批人马却有些意见,皆是朝着朱玉真冷嘲热讽了起来。

    “不过是一介女子,却在外面抛头露面,浑然没有良家闺女的样子。”

    “没错啊。看她那样子,莫不是出去和小情郎幽会吧。否则怎生这么不堪?”

    “莫要忘了她们两个都是从长安来的,而那里久为胡虏之地,许是早已习惯了吧。”

    “……”

    一句句脏话从口中冒出,立时便让朱玉真面容通红、双目含煞,恶狠狠地扫过众人。

    自府中逃出,如此行径,自然并非大家闺秀该有之举。

    但朱玉真饱受儒学教导,却也并非那浪荡风尘女子,如今被这群人如此谩骂,也是难以忍住心中怒焰,张口回骂道:“一群胡吹大气、中看不中用的家伙,依我看你们这帮子废物全都应该赶出去,省的在这里继续脏了我的眼睛。”

    “吆喝?你也不过是一介侍女,竟然敢这么嚣张?”

    “不过是侥幸傍了一位地仙,真当某家愿意伺候你?”

    “一天到晚指手画脚,还真当自己是咱们的上峰了?”

    “……”

    但那些士卒也并非好惹之辈,也是张口回骂了起来。

    他们可不是后世的人民解放军,而对于这个时代的黎民百姓来说,岳家军终究只是传说,对于每一位平民老百姓来说,“匪过如梳、兵过如蓖、官过如梳”,这才是生活之中的真相。

    李庭芝眼见众人越骂越狠,也感觉脸色臊红,低声喝道:“所有人,全都给我闭嘴。”

    “哼!姑且看在李将军的面子上,放你们一码。”那些士兵一脸不屑,似是还有不满。

    他们早就过惯了这样的生活,便是李庭芝有意打压,但是群情汹汹之下,也是不了了之,只能化作一滩流水罢了。

    “这帮子浑人,怎么这般埋汰人?”

    朱玉真一扫眼前之人,足下始终维持丈许距离,她也不欲理会这帮丘八,径直走入府中,眼下杨凤还沉睡未醒,还不知晓情况如何,自然应该以恢复身体情况为主。

    正在这时,于远处萧凤也踱步回到府前,见到双方人马互相对峙,气氛压抑无比,不免感觉诧异,连忙叫住朱玉真,问道:“再我离开这段时间内,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主公!”

    朱玉真立时颌首应道,目光撇过旁边之人,诉道:“只因为这群家伙防守不严,竟然让歹人潜入府中将杨凤还劫走,若非我及时救援,只怕杨凤还便要遭遇劫难。”

    “匪人?是谁?”萧凤目光一凛,立时问道。

    朱玉真咯噔一声,脑中不觉浮现出当初萧凤和那朝中众臣对峙场景,立时便将口边之话压住,平静的说道:“那人相貌猥琐,应该是贪恋杨凤还姿色,故此方才做出这等事情来。不过幸亏我及时发现,将那厮给一剑杀了,未曾让杨凤还受到侵害。”

    “这样便好。”

    萧凤松了一口气,复有看向李庭芝,口中冷笑不止,诉道:“不过这就是堂堂天子治下、首善之地吗?竟然让一介淫贼入我凤梧府之中,你的那些人难道不应该换了吗?”

    “萧统领无需担心,待我回去之后,我自然会严加训练,务必确保此事绝不会发生。”

    李庭芝伏下身子,对着萧凤便是恭恭敬敬的一拜,口中亦是做好了允诺。

    “既然李将军都这般说了,那我便放心了。只是李将军,我这凤梧府之中只有两位女眷,若是就连这么两位女眷都无法保护好,若是传出去,只怕对贵司名声有所连累吧。”萧凤虽是恼怒这帮侍卫不尽职,但毕竟乃是宋朝军队,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点头算是表示明白了。

    李庭芝无奈,只好连连颌首,算是应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