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三章御龙弩直护卫
    长枪未出,一道劲气扑面而来。

    数道秀发飘然落下,朱玉真亦是沉下心来,旋即将杨凤还放在旁边,诉道:“此女身份,尔等也应该知晓。我倒也罢了,但她若是有所损失,尔等只怕也难辞其咎。”

    “放心吧。我们的目标本就是你,她的安全我们自然会保证的。”曹松朗声一笑,旋即诉道:“至于你朱玉真,你当真做好准备了吗?”

    利剑出鞘,朱玉真深吸一口气,一如往常一样,只将剑尖斜斜横在胸前,目光凝聚之处便是对方长枪,心中唯有最后的决心:“若要我随你们去,除非尔等能够胜过我手中之剑。”

    曹松无奈摇头,似是早有预料结局:“朱姑娘。若非命令已定,我等也不愿意行此行径。但刀剑无眼,届时若是伤到了姑娘,还请你到时候向官家说明。”话定之后,气沉丹田沉声一喝,长枪“刷刷刷”化作数道枪花,将朱玉真上下左右尽数封住,直接刺向对方手腕。

    朱玉真眼见长枪刺来,莲足微顿连连退后,手中长剑虽欲抵抗,但无奈对方枪尖忽上忽下,实在难以锁定,若是贸然击出,只怕便会被对方扫中利剑,无奈之下只好连连后撤,以求能够躲开这枪势。

    但曹松如下山猛虎,气势尤不可挡,眨眼间便将朱玉真逼至墙角之处。

    自感背后已绝,朱玉真心中一沉,一如之前应对火鸟之阵一般,凝聚目光看向那忽闪忽下的长枪,长剑顺应心思蓦地刺出,“叮”的一声顿令她感觉手中一震,远处曹松亦感枪头错开,惯性难以控制,“噗”的一声扎入墙壁之中。

    “嗯?”

    朱玉真立时惊喜,身形朝前一冲,手中利剑亦是顺势朝前一刺,径取对方咽喉。

    曹松也敢惊讶,心中暗想:“好厉害的剑法,这究竟是谁教的?竟然能够刺破我的百鸟朝凤?”他这一式乃是昔日赵云所创之招,若是地仙使来,便能够以枪芒化作万千鸟雀,径取对方要害部位,若是踏入真元修为者,也可以化生无穷剑芒,锁住对方行动。

    但曹松修为未臻巅峰,更不敢动用真元伤到朱玉真,故此枪招之上未曾运转枪芒,只是寻常一招。

    但这寻常一招,便能够让曹松横行军中,担任御前弩直指挥使一职。

    然而眼前这一招,却被朱玉真所破?

    曹松虽是惊讶,但也不愧是阵前厮杀出来的悍将,只将那白蜡木枪杆轻轻一旋,这弹性十足的枪杆立时颤抖起来,将那利剑荡开,而就着这旋转之后,长枪也自土墙之上脱出,随后一式“怒荡千军”横扫而出,便自旁边朝着朱玉真扫去,声势之威已然将地上尘沙尽数吹起,荡起一片沙尘。

    “糟糕!”

    朱玉真立感旁边劲气十足,连忙将长剑横于胸前。

    “砰”的一声,长剑虽是挡住长枪横扫,但她却觉身似柳絮一样,飘飘荡荡朝着远处落去,当空一旋方才重新站定,旋即便见那曹松长枪又是追来,不得已之下只好纵身避开,更不敢和对方正面对抗。

    “这厮当真厉害,非是寻常手段能够抵抗的。”

    心中暗道一声,朱玉真这才知晓对方手段。

    纵然眼前这厮实力不及自己,若论真元浑厚程度,也是远逊自己,但是这一手长枪用法,却是力压朱玉真,令她只能狼狈逃窜。

    “看来若是不动用真正实力,是难以留住对方了。”沉下心思,曹松望着远处的朱玉真,暗自一喝:“蛟龙入海!”一瞬间,自长枪之中冲出一道锐利枪芒。

    立于远处,朱玉真顿感身躯如同置身寒冬之中,不及防备之下,“噗”的一声却是首度呕血。

    “好机会,正是现在!”

    曹松一见对方受伤,欢喜之下一推手中长枪,直接朝着少女手中利剑刺去。

    他本就害怕伤到朱玉真,故此只以废掉对方武器为重,却没敢用出杀招,否则朱玉真早就横死街头了。

    朱玉真双目微睁,立时注意到那一抹刺目枪芒,心中暗道:“糟糕!”脑中忽然闪现昔日之景,自幼被娘亲抚养长大的依恋,娘亲死后的孤独一人,再到之后被送入宫中的危险,依旧曾经见到的那久居冷宫之中妃子们的凄惨模样,不觉感觉绝望。

    “难道我这一生,就非得被人指使吗?”

    一颗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将充满生命力的血液灌入周身脏器之内,只想要在这广阔无垠的天际之下,一展自己的风范。

    而那新鲜且自由的空气,更是顺着鼻息纳入肺中,令她感觉自己的这个身躯之中,莫不是充盈着无匹的力量。

    只是,却始终存着一道桎梏,将其死死地封住,更是无法冲破出去。

    “不行!不论如何,不管是谁,我都绝不会放弃。”

    自觉身陷危险之中,朱玉真只将长剑顺势一挥,一瞬间长剑之上霞光绽放,“咻”的一声径直朝着曹松冲去。

    “砰”的一声,数丈之内,石板尽裂,尘沙飞溅,尽显神威。

    朱玉真顿感诧异,暗暗想道;“这便是剑芒的威力?”又见尘沙之中,曹松那健硕身躯未曾倒下,便知晓自己虽是阻住对方行动,但就凭她的那些手段,尚且无法灭杀对方。

    倒曳利剑,她脚下微动,却是直接朝着巷外还那边冲去,欲要趁着这个时机,冲破重围将消息告知萧凤。

    “剑芒?没想到这朱玉真,竟然临阵之前突破了?看来若要擒住对方,难度又要增加了。”

    曹松亦是惊讶起来,眼见朱玉真连连逃去,不免感到有些愠怒,立时喝道:“列位,给我将旁边巷道全数封锁,不得方此人离开。”其余人听了,立时纷纷走出,却将背后背着的神臂弩取出,先是以脚将弩弓前厥踩住,然后双手握住弓弦,用尽腰背力气一拉,就将这弓弦整个拉开,然后将身侧箭袋之中的弩箭取出,放入开凿的滑膛之中。

    “咻咻咻!”

    数十道弩箭破空而出,立时挡在朱玉真身前。

    “糟糕。”

    眼见那些黑漆漆的弩箭,朱玉真立时愣住,一如之前气沉丹田,只将长剑猛地一挥,万千剑芒再次化形,立时便将这漫天长剑尽数摧破。

    只是这一招用尽之后,朱玉真却觉丹田之内顿时陷入空虚,身子一沉不由得坠落在地。

    她毕竟才刚刚熟悉如何运用真元,至于其中的时机把握、量的控制,实在是难以控制,故此才会朝着地面跌落。

    曹松得此时机,立时朗声大笑:“萧娘子,你是逃不了的。”一抖手中长枪,径直朝着朱玉真刺来。

    朱玉真柳目将枪芒尽数收入眼中,觑得时机长剑横扫而出,便将这长枪抵住,“砰”的一声又是借着这一击遁走,并不愿意和对方正面对抗。

    眼见朱玉真连连败退,曹松一挥手中长枪,或刺、或扫、或撩、或挥,一招强过一招,逼得朱玉真只能勉强挥剑,方才将这长枪卸开,不至于身负重伤。

    饶是如此,但她也觉虎口酸软,利剑之上亦是布满裂纹。

    那长枪乃是以白蜡木所制,不仅仅以特制药水浸泡,其表面更是刷了一层厚厚的桐油,令其硬度堪比钢铁,而韧性更是能够弯成近乎九十度而不折损,如此方能算是成功。

    曹松如今运使手中长枪,更是尽展其阵上武学绝非名不虚传,压得朱玉真几乎毫无喘息之机。

    朱玉真毕竟

    旋即打消逃走心思:“看来对方是当真打算将我带走了。”自嘱难以躲开那连绵箭雨,她只好放弃心中心思,将全部精力放在应对曹松攻势之中。

    只是这一招用尽之后,朱玉真却觉丹田之内顿时陷入空虚,身子一沉不由得坠落在地。

    她毕竟才刚刚熟悉如何运用真元,至于其中的时机把握、量的控制,实在是难以控制,故此才会朝着地面跌落。

    曹松得此时机,立时朗声大笑:“萧娘子,你是逃不了的。”一抖手中长枪,径直朝着朱玉真刺来。

    朱玉真柳目将枪芒尽数收入眼中,觑得时机长剑横扫而出,便将这长枪抵住,“砰”的一声又是借着这一击遁走,并不愿意和对方正面对抗。

    眼见朱玉真连连败退,曹松一挥手中长枪,或刺、或扫、或撩、或挥,一招强过一招,逼得朱玉真只能勉强挥剑,方才将这长枪卸开,不至于身负重伤。

    饶是如此,但她也觉虎口酸软,利剑之上亦是布满裂纹。

    那长枪乃是以白蜡木所制,不仅仅以特制药水浸泡,其表面更是刷了一层厚厚的桐油,令其硬度堪比钢铁,而韧性更是能够弯成近乎九十度而不折损,如此方能算是成功。

    曹松如今运使手中长枪,更是尽展其阵上武学绝非名不虚传,压得朱玉真几乎毫无喘息之机。

    朱玉真毕竟

    旋即打消逃走心思:“看来对方是当真打算将我带走了。”自嘱难以躲开那连绵箭雨,她只好放弃心中心思,将全部精力放在应对曹松攻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