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二章劫匪
    且不说萧凤这边事情,于凤梧府之中,一个时辰很快过去,而那漫天灵鸟到了时间之后,也簌的一声烟消云散。

    “呼!”

    乍见灵鸟消散,朱玉真心中欢喜,立时便打算停下来。

    谁料正当她莲足站地时候,却觉脚下一软,“砰”的一声跌倒在地,口中也不觉发出“啊呀”的声音来。

    “你怎么了?”

    且看朱玉真倒地不起,杨凤还连忙跳到朱玉真身边,一对好看的大眼睛自上而下看着朱玉真,想要知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什么。只是身子酸软,难以支撑罢了。休息一会儿便好。”朱玉真玉唇微启,一股股热腾腾的气息从口中吐出,胸膛亦是剧烈的起伏着,良久之后方才平息下来。

    但她却迫切想要知晓自己目前身体情况,于是便褪去靴子,又将裤脚挽起,露出一段雪白肌肤,只是现在这肌肤之上,却蒙着一层薄薄的血雾,一道道经络更是从肌肤底下浮现出来,宛如浮雕一样,让人看着就有些害怕。

    杨凤还顿时惊住,连忙将随身手帕取出,仔细的将那血污拭去,道:“只是锻炼而已,你怎么受伤了?”

    “没事!只是因为初次锻炼,身体还不是很适应,所以才会因为受到真元摧折,导致经络破碎,沾染了身子。不过经过主公玄力治疗,我体内伤势依然痊愈,如今时候只需要稍微休息一下,自然会恢复原样来。”朱玉真自感体力稍微恢复,遂在杨凤还的搀扶下,从地上站了起来。

    杨凤还却觉不妥,执意要将朱玉真送入闺阁之中,并且好生安顿之后,方才罢休。

    朱玉真重回闺阁之中,自知此次修行实在难得,便双腿盘起坐在床上,进入冥想状态,开始凝神静心,以求能够巩固这一次的修炼基础。

    香炉缭绕、光影绰绰,转眼间已然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睁开眼睛,朱玉真却觉得有些奇怪,遂将身上被褥放到一边,走入庭院之中。

    “那个小雀儿,在搞什么?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只感庭院之中甚是宁静,朱玉真顿感有些诡异。

    杨凤还和她关系甚好,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会相告,若是见到自己恢复了,那妮子定然会踏入闺阁之中,好一阵欢庆,但现在又究竟是怎么了?

    为何杨凤还,始终未曾出现?

    朱玉真心中紧张,旋即凝目看向周遭,真元灌入双耳之中,想要找出杨凤还的动静来。

    而在这时,她却感觉自远处厨房之处,传来一阵脚步声音。

    “听这脚步声,甚是沉重,应该是属于男子所为。到底是谁,竟然敢闯入凤梧府之中?”

    心中疑惑丛生,朱玉真身形一纵,立时拔高三丈有余,旋即便见远处正有一身穿粗布衣衫,脸上蒙着一个纱巾遮住相貌,于其肩膀之上却是抬着一人,而那人正是杨凤还。

    “好个贼子,竟敢在凤梧府之中劫人?”

    朱玉真立时大惊,身形正要落定时候,脚下只在那枪头之上轻轻一踩,已然朝着对方飘去,口中厉声喝道:“还不给我放下。否则休怪我无情。”

    那人身子一颤,回首看了朱玉真一眼,旋即运起轻功,朝着远处掠去。

    且看此人脚步沉稳,一跃便有三丈之遥,竟然也是武功好手。

    朱玉真立时紧张,张口喝道:“贼人,休走!”眼见对方身形已然越过围墙,她更是紧张起来,旋即便掠到庭中武器架之上,抢过一柄宝剑之后,亦是一样运起轻功,朝着远处掠去。

    朱玉真本就颇有武学底子,只因为久在宫闱之内,未经战火历练,故此难以发挥武者实力,唯有轻功她却是甚是熟稔,当初时候也正是仗着这一手轻功,方才从朱府之中逃出去。

    如今见到那贼人将杨凤还劫去,朱玉真又岂肯善罢甘休,也是一样紧跟其身后。

    前方那人实力强劲,虽是负着一人,但速度未曾降低,可见此人功力深厚。但朱玉真本就长于轻功,对方更是驮着一人,所以也并未追丢,只是她毕竟经验不足,好几次都险些被对方甩去,但心中信念坚定,自然不肯轻易放弃,始终在对方三丈之外吊着,不敢让对方从自己目光之中离去。

    “这家伙,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将杨凤还劫去?”

    心中疑窦丛生,朱玉真顿感奇怪。

    能够趁着主公不再时候,自凤梧府守备缺陷之处潜入府中,更是将杨凤还轻易带走,很显然对方是早就知晓这一点的,否则绝不可能做的如此轻松。

    正想着时候,远处那人大抵是感觉有些累了,脚步有些凌乱,甚至好几次都险些从房屋之上跌下来。

    对方毕竟扛着一人,维持同等速度消耗的真元远超平日时候的更多,纵然真元再怎么浑厚,但毕竟还是存在极限的,如今的他实在是难以支撑住。

    朱玉真心头一喜,叫道:“好个贼子,受死!”

    话音落定,受手中宝剑当空一刺,便要将眼前这贼人给灭了。

    眼见利刃加身,那人也是紧张起来,却是肩头一抖,立时便将背上的杨凤还抱起,然后便朝着朱玉真叫道:“给你。”手一松,一道黑影立刻便朝着那长剑落去。

    朱玉真一见那黑影正是晕晕沉沉的杨凤还,心中紧张之虞,手中长剑立时收回,身子一旋另一只手迎面摁在杨凤还腰间,手腕轻轻一抖将那后坐力整个卸去,然后将其抱在手臂之间。

    俯下头,朱玉真且看杨凤还双眉蹙紧、一副香甜睡样之后,这才稍稍安心了下来。

    若是因她原因,令杨凤还受到伤害,朱玉真是不可能原谅自己的,只是她一转眼便见那人迅速遁入周围民居之内,立时张口喝道:“好个家伙。竟然就这么逃了?”虽欲纵身追去,但杨凤还尚在晕迷之中,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随意丢弃的存在,要不然再跑出一个黑衣人来,那她们两人就彻底糟糕了。

    侧目看了一下周围环境,朱玉真双眉立时蹙紧,暗想:“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乱?”

    且见此地,小巷横七竖八,根本难以辨明自己究竟所在何处,而那一栋栋民居也散乱的分布在坊市之中,里面还有一个个人影来回走动,很显然若要抓住那黑衣人来,着实困难无比。

    “不管如何。这里看起来挺混乱的,若是这样那我还是快些离开这里。要不然遇到什么坏人,那可就最糟糕了。”

    打定了注意,正当朱玉真准备离开之际,却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既来之、则安之。小娘子既然来到这里,不如且陪在下走一遭如何?”

    “你是谁?”

    朱玉真立时紧张起来,五指捏紧手中利剑,一身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自对方身上,她分明感觉到一种只存于阵前厮杀的凌厉杀气,纵然这股杀气和萧凤比起来,完全就是老虎和家猫的比较,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但此人却死死盯着自己,近乎实质性的恶意,又岂是那无意间掠过的威慑所能比?

    “在下御龙弩直指挥室曹松,只因为凤梧府门禁森严,未免得罪萧统领,故此方才布下迷阵,只求朱姑娘能够和我们走一遭,如何?”

    曹松对着朱玉真叩首一拜,显然也是明白朱玉真的身份。

    朱玉真立感心中发寒,低声问道:“是谁?”

    她也是朱府一员,自然知晓以宋朝体制,负责守卫大内安全事宜的乃是殿前司马军诸班值,这些班值和那些寻常禁军绝不一样,每一个人皆是自诸军之中的骁勇者遴选出来,可谓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仅仅是一位小小的指挥使,便已然进入真元境,由此可见这殿前司马军究竟是何等强横的存在。

    但这殿前司马军向来管理严苛,除却政事堂诸公之外,也就只有皇室人员才有资格指挥,那究竟是谁派他们来的呢?

    “朱娘子,关于此事还请恕我无法回答。只是你若是不愿意随我们走一遭,那就莫要我不客气了。”那曹松朗声诉道。

    虽是攥着利刃,但朱玉真心中却毫无底细,只敢在远处死死盯着对方,口中低声警告道:“不客气?是什么意思?”左手死死抱紧杨凤还,右手虽是攥着长剑,但掌心之处却是湿漉漉的,显然也是紧张至极。

    她未曾经历过战斗,对如何应对敌人丝毫不知,现在面对这状况,更不知晓究竟应该怎么做。

    但朱玉真明白,她若是当真跟着对方走了,那就真的是身陷囹圄,再也没有回旋余地了。

    如谢道清那孤苦无依、形同活寡的生活,朱玉真可不愿意就这样在深宫之内度过余生。

    “看样子,朱娘子决心已定!”

    曹松眼见朱玉真神色未动,手中长剑微微翘起,便已然知晓对方决心,一震身后长枪,白蜡木所制的枪杆已然落入手中,而那漆黑深沉的枪矛只在地上轻轻一划,便带出一道深深裂痕来,枪头微微翘起,直接对向朱玉真。

    只见曹松一震长枪,枪芒飞射而出,径直点向朱玉真,口中更道:“那就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