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一章民治还是民智
    “这样就可以了吗?”

    目中盯着这些俯身叩首之人,萧凤只感心中甚是不快,呢喃道。

    郑清之察觉萧凤异样,耳边也将那句话听在心中,不免起了遐想:“这样就可以?难不成这女子,打算一如佛门一般,啸聚群众吗?”想到萧凤民间种种传说,郑清之越发害怕起来,立时便张口问道:“看萧统领似有触动,莫非对这场景有些不适?若是承蒙不弃,不知可否和老朽一述?”

    “没什么。只是我心绪不宁,惦念远在千里之外的将士罢了。”

    萧凤摇摇头,神色淡漠的拒绝道。

    她可不愿意被这家伙看破心中心思。

    郑清之却不肯罢休,貌似随意的问了一下,“是因为眼前这些人,所以想到了将士了吗?若是萧统领愿意,我可以替你向永恩法师请求,让他不远万里也到你那里,为你超脱军中亡魂。如何?”

    那永恩法师亦是感觉到萧凤态度,亦是一样放下法号,却是转过身来对着萧凤诉道:“贫僧也是久闻赤凤军名声。只可惜那些人儿却在生前饱受摧折,不如让贫僧前往,也好让他们安息下来?”

    萧凤立时露出厌恶表情,生硬的拒绝道:“不必了。”

    “不必了?为何?”郑清之却觉奇怪,问道。

    永恩法师亦感奇怪,踏前一步问道:“我虽是修为不禁,未曾将地藏经修行至极深境界,凝练出地藏王法相。但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若是能够助萧统领安抚一众亡魂,也是一向造化。只是萧统领为何拒绝?”

    萧凤见永恩法师如此殷切,目中敌意越发浓郁,冷笑道:“我军中自有法度,可以安抚军中士兵,无需你佛门插手。”衣襟猛地一挥,衣袖全数缠在手腕之上,随后便朝着远处走去,更没有兴致在这里停留。

    萧凤毕竟是后世穿越来的,长年累月受到了无神论的影响,对所谓的宗教向来都是充满不屑,而且平日里翻找的资料之中,对于西藏密宗、少林禅宗的诸般恶行亦是记得清清楚楚。

    正因如此,她又岂会轻易让这群惯会搬弄是非、卖弄口舌之辈进入军中,将自己军心彻底扰乱呢?

    “唉。”

    永恩法师面露无奈,复有叹道:“既然萧统领执意如此,那我岂敢置喙?日后若是有缘,贫僧定然会助你一臂之力。”

    萧凤听完此话,暗恼起来,旋即回道:“不劳圣僧费心。我自然会处理妥当的。”她也非那刚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自然知晓在这世间之中,许多人都是貌似友善,实在暗怀祸心。

    对于永恩法师所说,萧凤实在不敢相信。

    又见远处无碍大会行将结束,萧凤更无兴致继续留在这里,便对着两人躬身一辑,诉道:“今日时候也已经不晚。凤梧府之内,尚且无人支撑,若是回去晚了,只怕会让我的两位侍女担忧。不如就此告辞吧。”

    永恩法师双手合十,又道:“阿弥陀佛,那贫僧就不送了。”

    萧凤正欲离开时候,却见郑清之一步跨来,直接跟在萧风身后,诉道:“萧统领。我与你也是同路,不如且让我送你一程?”

    “随意。”

    萧凤虽有不悦,但考虑到对方身份,却终究未曾推拒,只好让这人跟在身边。

    眼下并无急事,萧凤不欲惊动别人,故此也没有施展遁光之术,更没有运出轻功之法,就那么一步一步朝着山下走去,虽是寻常动作,但在别人眼中看来,却似一道白影掠过,眨眼间便飘忽而过。

    很快的,两人便走到山下之处,此地乃是一片竹林,因人群全都聚集在山上,所以也没有什么人群路过,显得有些幽静。

    走在这里,郑清之忽的笑道:“此地距离慈恩寺已有数里之遥,应当无法能够听见。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告诉我,为何要从那慈恩寺离开?”

    “佛门手段,当真可怖。”深吸一口气,萧凤朗声回道。

    郑清之似是早有预料,旋即诉道:“哦?看来你似乎看出了那厮的手段,所以才会推拒吗?”旋即抚摸着颌下齐胸的发白胡须,诉道:“那永恩法师所修行的武学最擅精神攻击之法,若是被那玄术命中,便会被剥去五识,肉壳形如傀儡,而精神却似置身于佛国之中,于无限欢愉之中走向死亡,故此谓之极乐圣光。”

    “既然如此,那你还让这所谓圣僧在此地猖狂?”

    萧凤面露不悦,瞪了郑清之一眼,又道:“若是此人在我治下,那我便非要将此人拿下不可,又岂容此人继续在这里猖獗?”

    仅听郑清之所述,她便明白那厮分明就是类似于邪教一流的人物,只是郑清之碍于对方影响广播,故此迟迟不曾动手罢了。

    “拿下?此人虽是擅长控制手段,但你也应当知晓,这所谓的控制法门,对我等地仙皆是无效。更何况他自修行此法之后,更未曾以此法伤及无辜,若是如此那我为何要拿下此人?”郑清之摇摇头,诉道。

    萧凤却是嗔怒起来,喝道:“但是你也应当知晓。此人以此法蛊惑世人、聚敛钱财,可非是一日之功。正所谓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若是他这样下去,对整个临安城为祸甚重。依我看,如这般妖僧之徒,合该尽数诛灭。”言辞之中,杀意凛然,不由得让郑清之为之皱眉。

    “萧统领,我知晓你昔日曾于佛门有些过节,更曾经于真定府之中破山伐庙,毁去隆兴寺观音铜像。但你之行径太过苛责,委实太过了。而且只不过是些许愚妇受骗,算不了多大事情,你还是太过担心了。”郑清之摇着头,一点都没有在意。

    萧凤面有鄙夷看着郑清之,口中忍不住讥讽道:“那依你所言,莫非这百姓便活该受骗?”

    “蒙昧之徒,何须去理会这些事情?有些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才算是福气。”郑清之面有慈悲之心,又是对着萧凤诉道:“而且你也应当知晓,他们本就饱受穷困折磨,于自身处境更是浑然不知,若是有人能够让他们短暂的从这充满苦难的反键脱离之处,得到一晌半晚的休憩,岂不是两全其美?只需那圣僧不会危及他人性命,我便是让他留在这里又如何?”

    “一派胡言。”

    萧凤一挥衣袖,对郑清之所作所为更是不悦。

    郑清之更觉萧凤古怪非常,便道:“萧统领,许是你对佛门有所误会,否则如何会这般坚持?”

    见郑清之诸多词儿从嘴中蹦出来,萧凤倒也没兴趣继续维持之前架子,厉声诉道:“呵呵、这佛门僧众向来不事生产,于国无益。既然如此,那你为何放任自留,令这些妖僧、邪佛在这华夏之中恣意妄为?

    “哼哼!你也是儒家弟子,如此想法岂不是和圣贤大谬?”

    萧凤听见此话,心中不知为何感觉有些不快,旋即便反驳开来。

    郑清之顿感奇怪,侧目看向萧凤,问道:“非也。我自幼熟读儒家经典、饱读诗书,更得恩师楼昉传授理学经典,却不知何处有误?”

    “我辈为汉家儿女,”萧凤虽有不悦,但考虑到对方身份,却终究未曾推拒,只好让这人跟在身边。

    眼下并无急事,萧凤不欲惊动别人,故此也没有施展遁光之术,更没有运出轻功之法,就那么一步一步朝着山下走去,虽是寻常动作,但在别人眼中看来,却似一道白影掠过,眨眼间便飘忽而过。

    很快的,两人便走到山下之处,此地乃是一片竹林,因人群全都聚集在山上,所以也没有什么人群路过,显得有些幽静。

    走在这里,郑清之忽的笑道:“此地距离慈恩寺已有数里之遥,应当无法能够听见。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告诉我,为何要从那慈恩寺离开?”

    “佛门手段,当真可怖。”深吸一口气,萧凤朗声回道。

    郑清之似是早有预料,旋即诉道:“哦?看来你似乎看出了那厮的手段,所以才会推拒吗?”旋即抚摸着颌下齐胸的发白胡须,诉道:“那永恩法师所修行的武学最擅精神攻击之法,若是被那玄术命中,便会被剥去五识,肉壳形如傀儡,而精神却似置身于佛国之中,于无限欢愉之中走向死亡,故此谓之极乐圣光。”

    “既然如此,那你还让这所谓圣僧在此地猖狂?”

    萧凤面露不悦,瞪了郑清之一眼,又道:“若是此人在我治下,那我便非要将此人拿下不可,又岂容此人继续在这里猖獗?”

    仅听郑清之所述,她便明白那厮分明就是类似于邪教一流的人物,只是郑清之碍于对方影响广播,故此迟迟不曾动手罢了。

    “拿下?此人虽是擅长控制手段,但你也应当知晓,这所谓的控制法门,对我等地仙皆是无效。更何况他自修行此法之后,更未曾以此法伤及无辜,若是如此那我为何要拿下此人?”郑清之摇摇头,诉道。

    萧凤却是嗔怒起来,喝道:“但是你也应当知晓。此人以此法蛊惑世人、聚敛钱财,可非是一日之功。正所谓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若是他这样下去,对整个临安城为祸甚重。依我看,如这般妖僧之徒,合该尽数诛灭。”言辞之中,杀意凛然,不由得让郑清之为之皱眉。

    “萧统领,我知晓你昔日曾于佛门有些过节,更曾经于真定府之中破山伐庙,毁去隆兴寺观音铜像。但你之行径太过苛责,委实太过了。而且只不过是些许愚妇受骗,算不了多大事情,你还是太过担心了。”郑清之摇着头,一点都没有在意。

    萧凤面有鄙夷看着郑清之,口中忍不住讥讽道:“那依你所言,莫非这百姓便活该受骗?”

    “蒙昧之徒,何须去理会这些事情?有些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才算是福气。”郑清之面有慈悲之心,又是对着萧凤诉道:“而且你也应当知晓,他们本就饱受穷困折磨,于自身处境更是浑然不知,若是有人能够让他们短暂的从这充满苦难的反键脱离之处,得到一晌半晚的休憩,岂不是两全其美?只需那圣僧不会危及他人性命,我便是让他留在这里又如何?”

    “一派胡言。”

    萧凤一挥衣袖,对郑清之所作所为更是不悦。

    郑清之更觉萧凤古怪非常,便道:“萧统领,许是你对佛门有所误会,否则如何会这般坚持?”

    见郑清之诸多词儿从嘴中蹦出来,萧凤倒也没兴趣继续维持之前架子,厉声诉道:“呵呵、这佛门僧众向来不事生产,于国无益。既然如此,那你为何放任自留,令这些妖僧、邪佛在这华夏之中恣意妄为?

    “哼哼!你也是儒家弟子,如此想法岂不是和圣贤大谬?”

    萧凤听见此话,心中不知为何感觉有些不快,旋即便反驳开来。

    郑清之顿感奇怪,侧目看向萧凤,问道:“非也。我自幼熟读儒家经典、饱读诗书,更得恩师楼昉传授理学经典,却不知何处有误?”

    “我辈为汉家儿女,”“蒙昧之徒,何须去理会这些事情?有些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才算是福气。”郑清之面有慈悲之心,又是对着萧凤诉道:“而且你也应当知晓,他们本就饱受穷困折磨,于自身处境更是浑然不知,若是有人能够让他们短暂的从这充满苦难的反键脱离之处,得到一晌半晚的休憩,岂不是两全其美?只需那圣僧不会危及他人性命,我便是让他留在这里又如何?”

    “一派胡言。”

    萧凤一挥衣袖,对郑清之所作所为更是不悦。

    郑清之更觉萧凤古怪非常,便道:“萧统领,许是你对佛门有所误会,否则如何会这般坚持?”

    见郑清之诸多词儿从嘴中蹦出来,萧凤倒也没兴趣继续维持之前架子,厉声诉道:“呵呵、这佛门僧众向来不事生产,于国无益。既然如此,那你为何放任自留,令这些妖僧、邪佛在这华夏之中恣意妄为?

    “哼哼!你也是儒家弟子,如此想法岂不是和圣贤大谬?”

    萧凤听见此话,心中不知为何感觉有些不快,旋即便反驳开来。

    郑清之顿感奇怪,侧目看向萧凤,问道:“非也。我自幼熟读儒家经典、饱读诗书,更得恩师楼昉传授理学经典,却不知何处有误?”

    “我辈为汉家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