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九章火灵阵
    距离临安城千里之外的襄阳城。

    重新回到这里,李庭芝不深吸一口气,似是还可以感受到此间的硝烟味,斑驳的城墙之上,也将历次激烈的战斗记录下来,教人看着是惊心动魄。

    “祥甫兄,此一去不知有何收获?”

    正当时,自城门之中走出一人来,对着李庭芝便是俯身一拜。

    “初然兄,你也知晓那萧凤的来历。和你一样,皆是北归之人。而我朝之中,对北归之人素来对立,又岂会轻易答应?”李庭芝不禁摇头,看着眼前双十少年,却觉得有些心酸,诉道:“正如将军所言。那萧凤于朝廷如今已然形成对立,莫说是缔结盟约一事,便是是否会就此敌对,也犹未可知。这般模样,能有什么收获?”

    姜才面露苦笑,摸了摸手臂之上疤痕,这疤痕却是他曾经被鞑靼俘虏时候所受的伤势,叹道:“这倒也是!”复有想及自己此刻处境,更是感觉有些懊恼,愤愤不平的说道:“早知如此,当初我直接投奔赤凤军算了,何必来到这里?”似是感到有些尴尬,又是抬起头来问道:“不过到时候,你会不会追捕我?”

    “放心吧。以你我交情,我又岂会将你逼上死路?”

    李庭芝摇着头否决道,借着又是自嘲一声:“只是到时候你打算离开此地时候,知会我一声。可以吗?”

    别人或许并不知晓,但李庭芝却明白,姜才才华还有武艺并不下于自己,只是他碍于身份缘由,很少被人提拔,一直以来都始终停留在防御使的身份上,并没有得到提拔以及重用。

    耸耸肩,姜才应声诉道:“这是自然。”拇指一指远处帐营,他又是吩咐道:“还有,孟将军等着你的消息呢。你可莫要懈怠了。知道了吗?”

    李庭芝颌首回道:“放心吧,我会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告诉孟将军的。”

    从城门口走进来,来到了衙门之下,李庭芝有些忐忑。

    他自知此行目的并不理想,至少对于孟珙来说的确如此,因为一旦宋朝和赤凤军起冲突的话,那襄阳就要凭空多出了一个仇敌了。

    本来应对蒙古就颇为吃力,若是赤凤军在这个时候也兴兵来犯,就算是孟珙如何天才,又岂能同时面对两个方向的敌人?

    踏入军帐之中,李庭芝看着远处孟珙,却发现孟珙此刻已是眉头紧锁,很显然也是在思考着究竟应当如何面对!

    “祥甫啊。你可否和我说道说道,那萧凤此番前往临安城,究竟是存了什么心思?”正在这时,远处的孟珙微微抬起头颅,清澈的目光看向了李庭芝。

    “孟将军。”

    李庭芝立时挺直腰杆,对着孟珙便是一拜,诉道:“将军。我实在是愧对您的栽培,未曾如你一般火眼金睛,看出那萧统领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孟珙双眉紧皱,似是陷入困难的抉择之中,问道:“也就是说尚未达成协议一事吗?”

    “没错。正如你所料的,此番相见并不成功。朝中官员始终拒绝接受封王一事,而那萧凤也打定注意,除非封王否则不接受谈判。两者可谓是陷入僵局之中。而就目前的状况来说,两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矛盾,所以我等要提前做好准备。”李庭芝一时愣住,随后便露出苦涩的脸蛋来,然后对着孟珙提醒道。

    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赤凤军和宋朝联盟一事宣告破灭。

    孟珙嘴唇轻启,将肺中浊气排出,又道:“做好准备?这事儿谈何容易?本来我军兵力便有不足,能够抵御张柔进攻已然是竭尽全力,若是这时那赤凤军由长江而下,我等如何能够守住襄阳?”复有攥紧五指,低声喝道:“届时襄阳一失,对方便可以借助水军长驱直入,直接进攻我朝腹心之地。这种场景,绝不能让他出现。”

    “所以将军才力推和赤凤军缔结盟约吗?”李庭芝有些诧异看着孟珙。

    孟珙点着头回道:“没错。所谓王爵不过是区区一个虚名,何许将其放在心上?而我朝若是能够和宋朝缔结盟约,则边境会安稳下来,而我等抗蒙压力也将小了许多。”

    “这么说来,将军算是支持萧凤封王吗?”李庭芝又问。

    孟珙轻轻颌首:“没错。而且那萧凤也曾说了,愿意舍去俸禄之类的东西,只求能够以王爵之名,好能够庇护其治下百姓。我朝什么也没做,凭空便得了一州之地,这般事情,我又如何不会支持?”

    “但那些朝官却说,那萧凤背德忘伦、牝鸡司晨,按照法理来说,根本就没有资格封王?”李庭芝一想到当初时候,朝中列位大臣究竟是怎么干的,居然直接就将萧凤给气走了。

    这帮家伙,难不成不知晓现在宋朝状况如何?

    孟珙轻笑一声,甚是鄙夷的说道:“普天之下,若此女都无法封王,那这世间便再也无人能够封王了。至于那些文武百官,你莫要理会他们。这群家伙不过是庸碌之辈,无需担心。只是你可知晓,那萧凤目前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对于朝中百官,孟珙打交道多了,自然知晓这些文武百官貌似喧嚣,但其中不过是色厉内荏,只需要稍微动用一下真武力,曾经的那些诸如秦桧、史弥远这等权相,就能够权倾朝野,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萧凤?我离开之前,曾经和她谈论过了。目前此人却并未纠结于赤凤军之事,却似乎正在和朱府对峙。其缘由,似乎是因为她随身而来的一位侍女。”李庭芝稍稍思考了一下,便将朱玉真之事和孟珙一五一十,说的是清清楚楚。

    “原来是这样?”

    孟珙不免笑了起来,诉道:“没料到这位居然有这等魄力,居然敢和朱府对抗?难不成她不知晓此人究竟是何身份吗?朱大家的后裔,可绝非寻常人所能冒犯的。”

    那朱熹毕竟也是一代大家,其麾下门生故吏向来众多。

    而这些门生故吏盘踞于朝廷之中,可谓是占据了每一个角落,就算是当今宋朝官家赵昀,也不敢有所动作,以免的被这帮自称理学继承者的儒生骂了个狗血淋头。

    李庭芝摇摇头,无奈笑道:“不清楚。不过在我离开之前,据说那朱府就放出风声,说若是萧凤敢离开临安城,他们就敢闯入凤梧府,将那逃走弃女抓回来。若是有他们的话,想必萧凤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临安城。”

    “哦?本以为那官家若是忍不住的话或许会出手,没想到这朱府却是抢先爆炸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也让那些家伙明白赤凤军究竟为何有这般实力?以及为何我们需要和他们联盟!”孟珙听完此事,自然感觉欣喜无比。

    既然那萧凤未曾离开,那盟约一事还有缔结的希望,那他们便可以继续努力,以求能够度过这一次的绝境。

    …………

    临安城,凤梧府。

    立于校场之上,萧凤对着眼前的朱玉真诉道:“你本身根基不错,早已成就真元之境,只是因为久居闺阁之中,未曾受到水火摧折、阴阳颠覆,故此无法搬运真元,令其玄化化作剑芒,进而杀敌。”

    如今时候,这临安城风云诡谲,而那朱府也对朱玉真虎视眈眈。

    萧凤自觉这里只有自己一人,势单力薄之下,若是自己被别人困住了,那府中两人便会处于困难之中,故此便起了心思,指点朱玉真,令其能够实力更进一步。

    当然,这也幸亏朱玉真本身底子不错,自幼时便开始修行家传武学,虽是未曾练过格斗之法,但一身真元也算是充沛无比,自然是最适合的对象。

    “我明白了,主公!”

    朱玉真连忙点头,双手有点紧张,握住手中的长剑。

    萧凤又是诉道:“但是你也应当知晓。我等女子,若论力气以及耐力,要远逊于男子,唯有在速度以及灵巧之上,要比男子更高。故此若要能够和男子对抗,你却需要多多借用周遭环境,莫要和对方多做纠缠,知道了吗?”

    朱玉真自知此次乃是绝佳机会,猛地点头以示已经明白。

    “很好。既然你已经明白了,那我就先以玄灵火阵助你激化真元,唯有如此你才能突破桎梏,进而进入下一轮。知道了吗?”萧凤面容肃穆,旋即沉声一喝,周遭赤焰显现,须臾之间化作数十只火鸟,火鸟只有巴掌大小,但却灵异非凡,双眸转动之下,竟然也透着几分灵气。

    “去!”

    一声呵斥,这火鸟立时窜出,直接扑向朱玉真。

    朱玉真心惊之下,立时便腾空而起,避开了这火凤冲撞,但就在这时,另一只鸟却挥动双翅,自天空直直落下,正好自其胸口之处穿过。

    被这火鸟一穿,朱玉真立感体内脏腑如遭火焚,剧痛之下不免叫了起来,自口中亦是呕出数滴鲜血,动作亦是凝住。

    站在远处,萧凤不禁凝眉,张口呵斥道:“记住了,这火鸟非是寻常之物,其速度以及灵敏度,届时远超燕子。此处有三十六只,而你需要在它们的攻击下支撑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才会解除法阵。你知道了吗?”

    “我,我知道了。”

    朱玉真勉强张口,眼珠子不断的闪动着,想要捕捉到那些火鸟诡计。

    但这火鸟实在太多,她根本就无法捕捉到,更是无法预判出这些火鸟的诡计,于是她又被打了好几下。

    也不知晓萧凤究竟在这火鸟之中藏了什么手段,这些火鸟明明看起来仿佛有生命一样,但是它们却似毫无身体一样,不仅仅能够在空中翱翔,甚至穿过石头、树木乃至于土地也不再话下,而它们若是轰在人身体之上,更是足以让被袭击者感觉腹中五脏六腑疼痛难忍,根本就提不起力气躲避。

    “莫要慌张,仔细凝神静心,莫要仅仅依靠眼睛。将自己的耳朵、鼻子还有触感也动用起来,去‘观察’周围的一切。”在远处的萧凤看着焦急,也是张口诉道。

    听到萧凤这一说,朱玉真立时闭上眼睛,似是想要通过耳朵鼻子来判断敌人。

    但是这一下,她反而更加难以躲避火鸟攻击,甚至就连脚下碎石也未曾注意到,“哎呀”一声整个人便跌倒在地,双手从那粗糙的石头上蹭过,刮下了老大的一块皮肉。

    “糟糕。朱姐姐受伤了。”

    站在旁边,杨凤还看见这一幕,立刻便想要走入其中,替其医治。

    但萧凤却一伸手,便将杨凤还衣襟拉住,看着她那疑惑神色,萧凤摇摇头诉道:“只是一点小伤而以,并无大碍。继续!”

    “可是主公,看姐姐的样子,她很痛苦唉。”杨凤还听见朱玉真呻吟之声,心中更觉不安。

    “这么一点伤势算什么?不过是”“去!”

    一声呵斥,这火鸟立时窜出,直接扑向朱玉真。

    朱玉真心惊之下,立时便腾空而起,避开了这火凤冲撞,但就在这时,另一只鸟却挥动双翅,自天空直直落下,正好自其胸口之处穿过。

    被这火鸟一穿,朱玉真立感体内脏腑如遭火焚,剧痛之下不免叫了起来,自口中亦是呕出数滴鲜血,动作亦是凝住。

    站在远处,萧凤不禁凝眉,张口呵斥道:“记住了,这火鸟非是寻常之物,其速度以及灵敏度,届时远超燕子。此处有三十六只,而你需要在它们的攻击下支撑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才会解除法阵。你知道了吗?”

    “我,我知道了。”

    朱玉真勉强张口,眼珠子不断的闪动着,想要捕捉到那些火鸟诡计。

    但这火鸟实在太多,她根本就无法捕捉到,更是无法预判出这些火鸟的诡计,于是她又被打了好几下。

    也不知晓萧凤究竟在这火鸟之中藏了什么手段,这些火鸟明明看起来仿佛有生命一样,但是它们却似毫无身体一样,不仅仅能够在空中翱翔,甚至穿过石头、树木乃至于土地也不再话下,而它们若是轰在人身体之上,更是足以让被袭击者感觉腹中五脏六腑疼痛难忍,根本就提不起力气躲避。

    “莫要慌张,仔细凝神静心,莫要仅仅依靠眼睛。将自己的耳朵、鼻子还有触感也动用起来,去‘观察’周围的一切。”在远处的萧凤看着焦急,也是张口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