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八章购粮
    “原来是这样?”

    萧凤心中想着,却不着急购买,而是在这里继续兜兜转着。

    正在此刻,远处帷幕却是被人撩开,一人直接从外面钻入其中,

    且见那人高声喝道:“高掌柜,你在哪里?”

    那高掌柜立时调转身来,只见那走入其中的英俊少年,立时迈步走上前来,诉道:“少东家。您找我什么事情?”

    “我也不是说你。为何你不安排人在外面?若是让那些贱民趁着你不在的时候,直接将粮食偷走。到时候损失的钱财,你给我赔?”那少东家张口便是训斥起来。

    对此,高掌柜只好弯着腰,连连道歉起来。

    听到两人动静,萧凤略有不悦,刚刚转过身来,远处那人立时便僵住了,很显然是认出了萧凤。

    只见他长身一辑,直接对着萧凤便是拜道:“原来是萧统领,在下未曾认出,实在是失礼失礼。”

    “原来是张公子,失敬失敬!”萧凤这才注意到张濡存在,也是微微颌首以示回礼,侧目见到高掌柜可怜巴巴的样子,便道:“他不过是为我介绍一些关于稻米之事,你还是莫要责备他了。“

    张濡眼见萧凤这般说了,也没有继续为难高掌柜,一挥手便令此人离去,旋即问道:“只是不知萧统领今日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我为赤凤军统领,你觉得我会因为什么事情而来?”萧凤微启双眸,张口诉道。

    张濡试探的问道:“难不成是为了这里的粮食?”

    “没错。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届时蒙古若是再起南征,到时候为了对抗蒙古大军,那便要消耗甚多的粮食。故此我才前来此地,便是想要询问一下,这里的粮食市情。”萧凤轻点玉首,算是应了下来:“毕竟这临安城之中,以你张家的粮食最多。我若是不找你,还能找谁?”

    临安城之内乱象已显,但萧凤并非宋朝官僚,更非此地父母官,自然没兴趣去帮助这城中百姓解决米价问题,而她到这里来只是单纯的为了粮食问题,至于其他的那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你这个倒是找对人了。”

    张濡微微一笑,充满着自信,复有问道:“只是你所需要的粮食究竟多少?”

    以他眼光,自然知晓萧凤所需要的粮食,绝非区区一个粮铺能够满足,也只有他这种占有大量农田,甚至垄断了整个城市供货渠道的强大存在,才能够供应这么多的粮食。

    萧凤张口便道:“粮食十万石,外加占城稻稻种!为此,我愿意付五十万贯,不知你是否能够接受?”

    “这么多?”张濡一时惊讶,问道。

    萧凤微抿嘴唇,浅笑着说道:“以张家财力,这一点应该绰绰有余吧。”

    “非也。”张濡却是摇摇头,苦笑道:“你乃是赤凤军统领,应当知晓那蒙军正欲江淮一代和赵葵、孟珙等人对抗,而那数十万大军全都需要粮食。为了保证他们粮食的供应,我早已经将临安城附近粮仓一半以上的粮食调运了出去,便是为了确保边防不至于崩坏。如今若要我一口气拿出十万石来,却是力有未逮。”

    萧凤微叹道:“我明白了。”

    她也是一方统帅,自然知晓战争一旦打响,那粮食消耗便似流水一样,根本就无法控制住,所以对张濡的话也并没有怀疑。

    张濡略有歉意,但他却不愿意这到嘴的肉就这么跑掉,更重要的如此契机正是他和赤凤军达成协议的契机,便道:“不过你若是愿意等一下的话,我或许能够帮你凑齐这么多的粮食。”

    “需要多长时间?”萧凤问道。

    张濡回道:“估计的七月以后。因为唯有在夏收之后,我才能有足够的粮食。”

    “那好。我便在凤梧府中等你消息。”萧凤眼见达成协议,不免感觉高兴,但一看天色已晚,也没有兴趣继续在这里停留,便很快的从这里离开。

    待到回道府中之后,却见堂中跪着一人,正是那朱玉真。

    萧凤不由一惊,连忙诉道:“朱玉真,你怎么跪在这里,还不快快起来?”

    “不行!我私自隐藏身份,累的主公被朝廷主公嘲笑。此事为我之罪,我若是不受此惩戒,岂能让他人信服?”朱玉真却甚是执拗,始终双膝跪地,绝不许她人上前帮忙。

    旁边杨凤还面有无奈,连忙道:“主公。你快些劝劝朱姐姐。她从中午一直跪倒现在,无论我怎么劝都不起来。”

    “唉!”萧凤摇摇头,轻轻一叹问道:“朱玉真。你若当真觉得有罪,你以为仅凭这不到半天的跪礼,我便能够接受?若你当真有罪,在你还在府中的时候,我便会喝令侍从将你赶出去,又岂会拖到现在?”

    朱玉真身子一颤,显然是有些害怕,复有抬起头看着萧凤,含泪的双眸闪着莹莹光泽,显得甚是可怜:“可是主公。您早上的时候不是被那皇后招去了吗?既然如此,那我的情况你也应当知晓!”复有咬紧嘴唇,又道:“而主公此行,我等也明白,乃是为了和这满朝文武打成盟约,好共抗蒙古。但若是因为我得罪了当朝官家,令盟约难以达成,那我岂不是形同犯罪、置前线士卒生死于不顾?既然如此,那我若是继续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心中下定决心,她将眸中泪水拭去,诉道:“既然如此,那主公不如将我除名,这样的话就算我如何反抗,至少也不会牵连到赤凤军。”

    自知赤凤军、宋朝联盟一事无法破坏,朱玉真更不愿意嫁给那个傻子,所以她便想起了这个法子,若是萧凤能够将自己逐出凤梧府,那么自己所行之事也就和赤凤军毫无干系了!

    “闭嘴!”

    这话一说,立时便让萧凤罕见的露出冷意,一声敕令立时让两人身子一颤,感觉眼前之人似是变了一人。

    朱玉真略有害怕,又问:“可是,主公——”

    萧凤却摇摇头,直接制止了对方猜想,诉道:“你若是将我当作主公,那就莫要再说这般胡话。”复有满是懊恼的诉道:“不过你却没有私下里逃走,这点倒是让我甚是欣慰。”

    面对此景,朱玉真本来可以一如之前那样,从凤梧府之中逃走。

    但那样的话,破坏两者婚姻关系便会落在萧凤头上,这一来便让萧凤名声毁弃,里外不是人。

    之前萧凤与西湖之上,强夺朱玉真尚且可以推脱到不知道其中详情,但若是知晓详情却还是如此,那就说不过去了。

    杨凤还也从旁劝道:“没错姐姐。你也知晓那朱府实力强大,而那荣王也是权倾一时,以你孤身一人如何能够对抗?若是脱离了这凤梧府,那他们可绝不会放过你的。”

    “没错。而且你怎生以为我会将你交出去?”萧凤摇摇头,满是疼惜的看着朱玉真。

    朱玉真张口问道:“可是,您不是前去皇宫了吗?难不成皇后没有和你提及此事?”

    以她对朱府的熟悉,自然知晓在无法强入凤梧府的情况下,唯有通过皇后来个曲线政策,好劝说萧凤放弃这个念头。

    “傻丫头。那皇后便是提出又如何?我又不是她的臣子,如何需要接受?”萧凤摇摇头,对眼前的朱玉真更感苦恼,心中暗想:“你这厮还真糊涂,莫非真以为这件事情只是联姻之后,便能解决的吗?”

    朱玉真又是说道:“可是!”

    “无甚可是的。现在早已经天黑了,你还是快些起来休息去吧。至于那些事儿,我会处理完毕。”萧凤眼见朱玉真还要说什么,直接就将她给封口了,之后更令杨凤还搀扶她回到闺阁之中。

    只是朱玉真刚要起身,却觉得双膝一软,险些站不稳。

    她跪得实在是太久了,双足早已经是麻痹了,如今乍然站起自然会感到不适。

    萧凤轻哼一声:“你看你。就连走路都走不稳,还怎么和对方对抗?”复有打出一道炎气,助其活血祛瘀,这才让朱玉真恢复过来,回到自己闺阁之中休息去了。

    只是萧凤一想到明日之景,却不免担忧起来,暗暗想道:“如今临安城暗潮涌动,若是只有我一人,只怕难以应对,不如让长安府派人前来,这样的话也有足够人手能够应对。”遂取过笔墨来,直接写了一张小纸条,然后将其系在带的信鸽脚上,放飞出去。

    望着那扑棱着双翅朝着远处飞去的鸽子,萧凤念道:“只不过长安府目前如何?是否安然运转?蒙古又有什么动静?”

    如今时候,萧凤距离那里足有万里之遥,早已经是想念至极。

    但萧凤自知联盟一事事关重大,若是别人前来此地,她只怕难以妥善处理,自然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不过看如今情况,自己也是泥足深陷,不知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从这泥沼之中挣脱出来,并且带着消息重新回到长安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