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六章幽幽宫墙,无奈之人
    既然打定主意,谢道清立刻便安排人将萧凤招入宫中。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萧凤乍闻皇后又是召见自己,虽是感觉有些古怪,但是自觉对方身子薄弱,而自己也是地仙身份,便随着那黄门走入宫中。当然,为何防止前些日子朱玉真被劫一事,她便找来了李庭芝、张世杰两人帮忙看护凤梧府。

    有这两人在,凤梧府应当无虞了。

    其后自己也在凤梧府周围布下重重防护,若是有人敢闯入其中,萧凤也可以迅速知晓。

    而在将一切布置完成之后,萧凤方才起程来到慈元殿。

    踏入其中,萧凤立时便见谢道清早已准备完毕,旁边也没有上一次那两位妃子,心中便松了一口气,对着谢道清鞠躬诉道:“民女萧凤,谢过皇后宴请。只是不知皇后今日召见民女,究竟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事情,只是这宫中甚是孤寂,所以闲着无聊便将你召来。若是有什么冒犯的,还请原谅。”谢道清将桌上的点心推到萧凤身前,和蔼可亲的问道。

    萧凤自感腹中饥饿,连忙吞了几个,只是听完谢道清所说之话后便顿住了,瞧了瞧那些精致的点心,不由止住了问道:“若是皇后有所要求,直接和萧某说了即可,无需这么推三阻四的。”

    “若是这样,那我便说了,”谢道清有些忐忑,立时问道:“我听闻你府中侍女朱玉真,乃是朱鉴之女。此女本来和荣王之子定了婚约,孰料她临到送大礼之前,却悔婚离去。幸亏有萧统领,方才没有沦落江湖,之后也因为种种误会,方才造成之后诸事。只是她眼下也已经是及笄年华,不如便由您做主,让她们两人缔结秦晋之好,如何?“

    “你是说,要我将朱玉真许配给赵孟启?”

    一脸诧异,萧凤凝目看向谢道清。

    谢道清微微颌首,劝道:“没错。而且如此一来,你也可以借此机会与官家缔结盟约。到时候你赤凤军和我宋国互为犄角,定然能够共抗蒙古大军。如此两全其美的事情,又岂有推辞之理?”

    目光期颐看着萧凤,显然对这位皇后来说,这种事情应该是板上钉钉,绝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但是出乎意料的,萧凤虽是感受到了对方那充满期待的严申,她却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那从骨子里透出的排斥,更是让谢道清心中一愣,却是感觉两人疏远了许多。

    “这是为何?”谢道清问道。

    她的心中充满不解,浑然没有弄清楚,为何萧凤会拒绝。

    “没什么。”萧凤回道:“因为我无权决定一个人的婚姻,哪怕她只是我的侍女。更何况她还有父亲!而她就连她的父亲都违抗,我有何德何能,能够指摘她的选择呢?”对着谢道清稍稍颌首以示歉意,萧凤继续说道:“对于你的要求,请恕我实难从命。”

    “可是,难道你就不想要和我宋朝缔结盟约?”谢道清又是逼问。

    “当然想!”

    萧凤立时应了下来,旋即摇摇头,诉道:“但是这不应该是以牺牲一个少女的幸福为代价。我还是那句话,她的婚姻全由她自己做主,我不会插手,更不会干涉。”其心中坚定心念,全是从那清澈的目光之中透出来,教人看了便知晓,她的信念绝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崩溃。

    谢道清有些焦躁,又是诉道:“但是你也应该知晓,她的丈夫乃是荣王之子,嫁给此人的话,日后莫说是荣华富贵,便是荣登皇后宝座,也是并非没有可能的。你不如再替我向她问一下,我想她定然会接受这个条件的。”

    “皇后殿下。”萧凤却感觉有些不耐烦,从旁插嘴道;“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觉得您现在高兴吗?”

    谢道清脸上温和的笑容立刻凝住,一脸僵硬的回道:“高兴?你在说什么呢。”

    “没错。你生活在这个宫殿之内,你觉得你活的很快乐吗?”萧凤继续逼问道。

    “这个。”谢道清一时愣住,嘴角微微扯了起来,努力的想要让脸上带着笑容,但是这笑容却越发显得虚伪起来,就像是蒙着一层薄纱一样,教人看不清楚内心里的阵势想法:“若是渴了,便有人帮你沏茶,若是累了,便有人抬你回去,若是饿了,便有人替你准备好膳食。能够享受这等福禄,我又怎么可能不快乐呢?”

    “但是你的表情却告诉我,你并不快乐。”萧凤摇摇头,双目如针刺破对方了对方伪装的面具。

    这一下,谢道清方才感到有些悲伤,诉道:“没错。其实我一点都不快乐。”抬起头看了一下周围,那貌似富丽堂皇但却始终都是一般样子的红墙绿瓦,她早就看的厌烦了;貌似旺盛的花朵、树荫,却只能生活在小小的花园之中,却不能在那旷野之中一展雄浑身姿;便是那栖居的宫殿,也因为长久未曾得到很好修缮,以至于整个宫殿每到阴雨时候,便开始露水了。

    滴滴答答的,一如她心中的那颗心脏,始终都因为一个人而流着血!

    明明乃是明媒正娶的妃子,明明是得到册封的皇后,但是为何却始终宠爱另外两人,却不愿意和她生活在一起?

    她也曾愤怒,愤怒为何自己的父亲还有兄长,要将自己送入这冰冷无情的宫殿之内?

    她也曾哀伤,哀伤为何自己会有这般的容颜,甚至就连自己的丈夫都无法吸引过来?

    她更曾恼火,恼火为何那些士大夫如此狠辣,竟然要让自己一个弱女子受那些规矩?

    愤怒没了、哀伤丢了,恼火也去了,任何的感情都注定被这沉重的宫殿所困住,以至于最终沉淀下来,却只剩下宛如古谭一样的死寂,并且再也没有对任何事情产生反应,即使偶然听到宫中那些侍女、太监谈及宫外的事情,她也开始遵循着被别人刻入骨中的本能,将这些家伙赶出去。

    萧凤嘴角微微笑起,复有冷冷看着谢道清,诉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让她受同样的罪?”

    谢道清一时漠然,良久之后方才抬头,苦笑道:“这么说,你是不会同意了?”声音温婉,但却显得无比的空洞,就似从那牵线木偶之中诉说出来的一样。

    “不是!”萧凤摇摇头,否决道。

    谢道清逼问道:“不是?那你是答应了?”

    萧凤回道:“也不是。这得取决于朱玉真的看法。毕竟这件事情,她才是主角。也唯有她才能决定自己的选择,我能给于她的只是建议,除此之外我不会给与任何干涉。”

    “这么说来,还有一线希望吗?”谢道清眸中亮光一闪,诉道。

    萧凤耸耸肩,说道:“这得取决于你们的做法。”复有看了一下暗沉的天空,便道:“而且现在已经快要傍晚了。如果可以的话,请问我可以回去了吗?”

    “当然可以。”

    谢道清略有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只是那笑容却显得特别难堪。

    萧凤立起,对着这位皇后稍微倾了一下头,算是敬了一个礼,诉道:“那好。我走了。”正欲离开这时,远处的谢道清忽的叫道:“等等!”

    “还有什么事情?”

    萧凤回过头,凝视着远处的那人,苍白的脸蛋,还有那弱不禁风的身躯,就连说话稍微大几声都会气息紊乱,眼前这女子居然能够在这宫墙之中生存这么久?

    萧凤感觉不可思议!

    若是她,就连一刻钟也不愿意在这里待着,只想要一炮将其摧毁。

    谢道清气息一凝,瞧着眼前的女子,她心中有说不出的奇怪,不免笑了一声:“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你的父母究竟是谁?竟然生出你这么一个奇人。”

    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思维逻辑,全都和眼下的女子截然相反,豪放大气、坚定果决,如此心胸便是男子也没有几个,倒是让人倍感奇怪,想要知晓萧凤此人,究竟是怎么生出来的?

    萧凤宛然一笑,自嘲道:“我算什么奇人?不过是天生地长、没爹疼、没娘爱,什么都要靠自己才能够搏出来的孤儿罢了!”复有摇摇头,心中却突然涌出几分冲动来,就对着谢道清诉道:“其实你笑起来,还挺漂亮的。不像我,大大咧咧,甚至被人说没有丝毫女人味。”

    “真的很好看吗?”

    谢道清不知为何,却觉得心头一喜,复有看向旁边的铜镜,然而铜镜之中,她那双眉始终锁着,更无一刻解开,纵然脸颊通红带着笑意,但是却难以驱散眉间无奈。

    唉!

    看来就在宫中行走,她早就忘却了笑容是什么。

    似是想起什么,谢道清又是抬头看向远处,而那潇洒身影已然自殿中踏出,渐渐的在眼前消失。

    “唉!若是有朝一日,能够从这宫中离开,那边好了。”

    但谢道清自知自己身为皇后,更是没有离开的可能,于是她脸上的笑容迅速消退,又是重新恢复往日的死寂。

    “切。这究竟是什么心思,为何我竟然感到有些悲伤。日后有朝一日,不将这宫殿给灭了,我就不信萧。”

    自感双眸流泪,萧凤伸出手将泪痕拭去,侧目看了看远处的慈元殿,眼底下却对这个皇宫越发的排斥。

    作为女人,她会同情眼前谢道清!

    但是作为赤凤军首领,她却不会给与对方任何怜悯。

    谢道清,已经和整个皇宫融为一体,皇宫不灭、皇权未消,那她便会始终被困在这里,不得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