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三章终寻朱玉真
    另一边,萧凤已然带着张世杰、杨凤还两人来到西湖边上。

    这西湖倒也不亏是游玩之地,于苏堤之上许多游人正依着随风飘荡的柳树,相视时候浅浅一笑便透着无限缱绻,而那湖中也游弋着许多坊船,这些坊船富丽堂皇,其中更是传来阵阵丝竹之声,声音之中透着缠绵悱恻,直教人的骨头都酥软了下来。

    张世杰刚刚站定,见萧凤凝目看向湖中坊船,立时惊道:“难道你打算直接找上门?”

    “那是自然!毕竟我的侍女在这里被人给劫走了,我若是当做什么事没有发生,那我还算是一方领袖吗?”

    一扫湖中坊船,萧凤嘴角已然翘起,周身萦绕的煞气不仅仅令杨凤还感觉身躯瑟缩,就连张世杰亦是背生冷汗,竟然是一句话也不敢插嘴。

    两人皆是噤声,立在旁边静静看着萧凤一动不动,却是正在运转天视地听之法,搜寻自己的目标。

    旁边游人也似是察觉到此处动静,皆是远远避开,露出老大的一个空档来。

    “找到了!”

    许久之后,萧凤嘴角微微翘起,手臂却轻轻一抖,将衣袖整个卷起,露出宛如白藕一样的玉臂。

    张世杰蓦地一惊,正欲腾身阻止,却觉身躯沉重无比犹如负山,虽是行动被制,但他依旧朝着萧凤叫道:“你不能这么做。不然的话,一切都将毁于一旦。”

    然而萧凤置若罔闻,只是凝神于手中动作。

    “九天玄化,应我号令!出。”

    一声呵斥,赤芒自手中簌然冒出,宛如龙卷一般将萧凤整个罩入其中,簌然间凝练成型,却是化作一条背生双翼、人首蛇身的奇异存在,正是萧凤得蜗皇之力改造之后而诞生的法相——九天玄阳圣母大帝!

    这九天玄阳圣母大帝甫一现身,立时透着无穷威压。

    滔滔气息朝着四周蔓延开来,逼迫的周围游客纷纷后撤,一脸惊惧的瞧着这足有十余丈之高的法相。

    “过来!”

    又是一声长啸,且见这法相一挥背后双翼,整个人已然双翅一震,已然来到其中一艘坊船之上,蛇尾一甩就朝着那坊船卷去。

    坊船之中的人似有诧异,皆是运起各种法门,想要一挡这法相神威。

    然而那些昊光在被蛇尾轻轻一扫之后,便纷纷溃散、不复成型,只能被整个卷出,然后跨越数里之遥,将这坊船丢在草坪之上后,整个法相又是重新消散,不复存在。

    张世杰咽了一口唾液,已然感到战栗,心中暗叹:“拥有如此实力,难怪不怕招惹别人。”

    正想着,从坊船之中却是传来一个咆哮声。

    “究竟是谁,竟然敢如此放肆?”

    掀开帷幕,从坊船之中走出三人来,只是他们穿金戴银、一身黄袍,便知晓这三人皆非寻常人家,应当乃是权贵子弟。

    然而一见萧凤就在远处,这三人便整个呆住。

    远处萧凤那冷若冰霜的脸色,以及对方隐隐散发出来的地仙气势,也是不曾作伪,以三人不过真元境的修为,又岂有抵抗的心思?

    “萧统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来到了这里?”

    岳琪一时愣住有些想不通为何萧凤会出现在这里?

    紧随其后,另外两人一见岳琪如此说话,皆是纷纷鞠躬:“原来是萧统领,实在是失礼了!”

    “谁是张濡?”萧凤冷冷诉道。

    左侧一人立时走出,双拳抱胸俯身一拜:“在下正是!”

    “交出来。”萧凤又是斥道。

    “交出来?交出什么?”张濡义一时错愕,然后摇摇头,口中更是隐隐藏着威胁之色:“我自问这一生中虽非什么侠义之人,但却也不曾做过违背朝廷律例之事,更没有做那盗窃之事。萧统领身份尊荣,不仅仅修成地仙,更是赤凤军统帅,若是就这么光天化日欺辱我等,只怕传出去,对你名声也无助益吧。”

    萧凤冷笑一声:“哼!不过些许时日,没曾想你居然忘得一干二净?既然如此,那我便帮你提醒一下。”目光落在那坊船之上,随手一挥无穷烈焰凌空射去,坊船虽是庞大,但被这烈焰一扫,立时便从中冒出无数焰气,眨眼间“轰”的一声,化作漫天灰烬消散于天地之中。

    而于草地之上,则是站着数人来。

    她们一脸惊惧的看着周围场景,浑然弄不清楚状况。

    另一边,杨凤还立时惊喜,迈开步将其中一人搀扶起来,见到其身上衣服穿戴整齐,只是不知为何被人以铁索拴住,心中巨石这才落定,旋即叫道:“玉真姐姐,你没事便好。”

    那朱玉真这才从昏睡之中苏醒过来。

    只是她一抬眼,就瞧见萧凤正立在身前,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不免露出几分哀鸣过来,低声诉道:“主公?你怎么来了?”

    “你都被人绑到这里了,我若是还不出手,那便当真会沦为整个临安城的笑柄。”复有充满讥讽看着张濡,萧凤讥诮道:“如今时候人证、物证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之后见周围围来的列位游者,又是对着三位嘲讽了起来:“以尔等条件,不知有多少少女愿意嫁于尔等,只可惜你们今日却做次行径,难不成你们三人不过是那入室偷香窃玉的花贼吗?”一边说着,一边施展手段将那铁锁烧断,就准备带着朱玉真离开。

    以萧凤手段,灭了这几人绰绰有余。

    但且看这三人穿金戴银的模样,很明显乃是非富即贵之人,于朝中应当具备着相当的人脉。

    若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了他们背后的实力,只怕对萧凤欲要和宋朝结盟一事产生不好的影响。

    被这一说,张浚立时涨红了脸,便是岳琪亦是露出几分难堪来。

    他们两人皆是南朝中兴四将之后,于幼时也曾受过儒家教育,自然知晓何为仁义、何为忠孝,更何况现在萧凤实力远超两人所匹敌的,自然抬不起半分抵抗的心思。

    于远处,朱玉真看见这剑拔弩张的样子,也是有些焦急,只是她始终被束缚起来,腹中也饿了许久,气力根本就不止,丝毫无法摆脱锁链。

    但最后一人却怒不可赦,竟然直接越过三人,直接走到萧凤身前喝道:“妖女,给我把她放下。”

    “嗯?”

    乍听“妖女”一词,萧凤面生怒气,只将长袖轻轻一扫,无穷气焰横扫而出,立时便将那厮给整个震退,喝道:“妖女?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废物,也敢来训斥我?”

    张濡、岳琪眼见此人被整个扫落,连忙走上前来,将其搀扶起来,口中亦是劝道:“朱宁,你还是放弃吧,她都已经来这里了。你就莫要在继续坚持了。”

    但朱宁却犹有愤怒,信手甩开两人,冲着萧凤又是喝道:“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似你这般背德忘伦、搅乱天下的妖女,若是再这么继续猖狂下去,终有一天会遭到天谴的,最终落得众叛亲离、暴尸荒野的下场。”

    “天谴?”

    长笑一声,萧凤却是有些兴致看着此人,问道:“只可惜这个世界之中,有很多人都会这么说,但是他们全都死了,而只有我活着。亦或者,你以为你有实力对抗我吗?”一脸冷漠的瞧着对方,她却是侧目看向张世杰,很明显是打算询问此人究竟是谁,竟然敢放出这等妄言来。

    要知晓,当初她在垂拱殿之中,便是那**臣良相对待她也是客客气气,不敢有丝毫怠慢。

    张世杰立刻便走上前,将朱宁的所有消息一一说明:“此人乃是朱熹后人,曾于八年前科举之中,一举夺得状元之名,如今时候正于御史台之中为御史大夫,可谓是声势正隆。”

    “哦?原来是理学创立者朱熹后人?”

    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凤又是翘着嘴角讥诮道:“今日且看你之手段,倒也不愧是尽得乃祖真传,皆是一般好色如命。若是只在你自家中祸**理也就罢了,为何还暗中遣人将我主簿绑走?你这厮,胆子倒也不小。若是继续阻我,那就休怪我无情。”素手微微扬起,已然透着杀意看着朱宁。

    朱宁一见那抬起手掌,身子立时一颤心中顿时生出惧意,旋即带着怒意喝道:“好个妖女。你这厮竟然以谣言污我先祖?我若是不和你理论一番,只怕别人也要将我当作无能之辈。”复有梗着脖子抬起头,直愣愣的瞧着萧凤。

    萧凤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介意灭了你。”随后,便抬起手臂,就要施展威能,灭掉眼前家伙。

    谁料正在这时,那朱玉真却摆脱锁链,直接跑到两人之间,诉道:“主公,还请你莫要伤害我哥哥!”

    “哥哥?这是怎么一回事?”

    萧凤顿时愣住,细眼看过去,便感觉朱玉真和朱宁眉宇之间,却是透着一些熟悉之感,再加上那相同的姓氏,立刻便让人产生了联想。

    朱玉真身子一颤,随后才敢抬起头,偷眼瞧着萧凤,诉道:“其实这一次,张濡之所以将我带走,便是受了我哥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