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二章丐帮老团头
    “我的队友,就是这么一帮坑货?”

    萧凤看着这热闹的市场,突然觉得自己这一次是不是做错了?

    毕竟这宋朝都腐败到就连军队都维持不住,那还有可能和蒙古对抗吗?

    心中存着疑惑,萧凤也自知此番前来乃是为寻朱玉真,便没有继续拖延时间,侧目看着张世杰,令道:“那些人究竟在什么地方?”

    此地龙蛇混杂、人员众多,就算是那些人并无伤朱玉真的心思,但若是有个什么意外,那就糟糕了!

    “放心吧。我这就帮你问问!”

    张世杰凝目朝着远处望去,随后就走入一个狭窄的巷道之中。

    巷道之中躲着一群乞丐,他们似是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双腿岔开摊在地上,浑浊目光之中也无丝毫的希望,全靠着身后的墙壁,方才没有瘫倒在地,而且他们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裸露出来的皮肤也像是抹了一层淤泥一样黑黢黢的,即使上面有蚊蚋飞来飞去,也没有挥走的意思。

    走入其中,杨凤还立时捏住鼻子,暗道一声:“这里都是什么味儿,怎么这么脏?”

    似是察觉到有人来访,那些乞丐立刻惊起,从地上坐了起来,两只眼珠子带着贪婪,望向萧凤、杨凤还两人,眼中更是透着宛如饿狼一样的绿光。

    被这一看,杨凤还立刻吓住,赶紧躲到萧凤身后。

    “哼!”

    萧凤不禁皱眉,一声斥喝,立时让所有乞丐身躯一颤,又是全数瘫倒在地,只是被他们这一弄,那些本是安静盘旋的苍蝇轰的一声飞散开来,天空布满无数黑点,教人见了就没有走进去的兴致。

    “就是这里?”

    看着这一幕,萧凤不由止住脚步,旋即侧目看向张世杰。

    非是她害怕,实在是这里太过肮脏,一坨坨粪便就那么拉在街道边上,上面还有“嗡嗡嗡”叫着的苍蝇盘旋着,墙角之处亦是布满一层厚厚的黄色污垢,显然也是小解的地方。

    真让人难以想象,就连这地方也有人待。

    “放心吧,给我一刻钟时间。”

    张世杰亦是皱眉,双足一顿蓦地腾空而起,脚下只在墙头踩了几下,旋即就朝着远处巷道深处奔去。

    为了避免沾染污秽,他也是煞费苦心了!

    而这一手灵活的轻功,也让这里的乞丐睁大眼睛,一副见鬼了样子,复有看向那冷霜满面的少女,亦是打消了心头想法。

    就连这等武功高手都能随意呵斥,这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不说这里,另一边张世杰运转轻功,眨眼间已然来到巷道尽头,于巷道尽头竟然有一间院子,而这院子更是红砖绿瓦足有三丈有余,当真是气派非凡,四周遍植茂密的松树、柳树以及梧桐,却是将其遮掩起来,令人难以发现此地。

    “咻咻咻!”

    似是发现张世杰,从这院中数道箭矢劈面袭来。

    “嗯?”且见射来数只长箭,张世杰伸出手轻轻一拨,就将其拨开,然后高声笑道:“老团头,不过是前来见你,有必要如此对待吗。”

    话语刚落,他已然双足立地,双目炯炯有神看着远处大堂之中坐着的一人。

    只见此人身披一件衣衫,这衣衫甚至整洁,但上面却被剪刀剪出许多小洞,看那整齐的边缘,应该是故意为之,而他此刻却坐在一张梨木太师椅上,两侧立着几人,应该是其随从。

    而这大堂之中,两侧摆着一列的书架,书架之上除了摆放一些珍贵的古迹孤本外,还摆着一些诸如歙县砚台、景德镇瓷器还有一些金银玉饰,全都是珍贵无比,其中不乏一些只有大内才有的东西,两侧墙壁上亦是挂着一幅幅画,看那落笔的印章,显然也是出自大家之手。

    巷道之前,肮脏不堪;巷道之后,富贵逼人!

    真不知晓这个所谓的老团头,究竟是何许人也,又是如何置得这么多的财富。

    “入此道者,留银百两,尊口一开,恩怨两清。你应该明白这里的规矩。”

    那老团头却是不慌不忙,对着那来到堂中的张世杰说道。

    “丐帮的规矩,我自然明白。”张世杰点点头,旋即自怀中摸出百两银子,随意一丢便落在那茶几边上,四下看了一下周围,不禁叹服:“不过你这里当真奢华,就连朝廷赐给我的府宅,也未必能够比得过你这里。”

    “不过区区会面场地,你过谦了。”那老团头一脸笑容,旋即问道:“只是今日,你却要问什么消息?”

    “谛听伏首、阎王莫测。若论对临安城的消息掌握情况,还是数你通天鼠本事最大。”张世杰喟然一叹,瞧着眼前之人,脸上带着复杂之色:“当然,价格也是说一说二。”

    老团头应声回道:“那是自然。毕竟我丐帮上下,都需要吃穿用度,些许打赏的钱粮,哪里能够满足上千号人?”

    “很好。那想必你这里应该有我所需要的信息吧。”张世杰松了一口气,旋即诉道。

    老团头微微颌首,回道:“自然!只要你能够付得起价钱,”

    “很好。”张世杰深吸一口气,旋即诉道:“我要关于神卫军今天的所有动向,包括他们最近劫持自凤梧府劫持的人!这个,你应该很清楚吧。”

    “神卫军?凤梧府?你问这个干啥?”

    老团头一时错愕,就连眸中也是闪过一丝害怕,只是他反应迅速,却是未曾被张世杰瞧出,复有:“对不起,还请你走吧!”又指了指旁边随侍的侍卫,让你给他们将那数十银子拿去,丢给了张世杰。

    “怎么回事?”

    张世杰一时愣住,紧握手中银子低声问道:“按照以往的惯例,你不是只要拿钱,那不管是什么消息,都可以打听到吗?”

    那老团头摇摇头,诉道:“非是不说。只是若要询问这个消息,只怕你身上的价钱,还不够。”

    “不够?那你还要多少钱?”

    张世杰有些着急,若论对整个临安城最熟悉的人,毫无疑问以眼前这位掌握着丐帮上上下下的老团头最厉害。

    通过遍布整个临安城的丐帮,他甚至就连宰相晚上用啥姿势都能了解的清清楚楚,否则张世杰如何回来到这里?

    老团头将一只手伸出,五根手指皆是伸直,张世杰立时愣住,旋即露出无奈模样,然后摇了摇头:“五百吗?只可惜我身上尚未带齐这么多钱。”

    “不是五百,是五千!”老团头摇了摇头,回道。

    张世杰立刻僵住,张开的口充满错愕:“五千?能不能便宜一点?”

    “对不起,这个消息就值这么多。”老团头却始终咬住这个价钱,一点都没有放弃的样子。

    张世杰一时无奈,正欲从此地离开时候,却忽然听到一道声音悄然出现。

    “如果我非要知道呢?”

    两侧齐齐侧目,立时便见于不远处正站着萧凤,而她身边的杨凤还也一脸小心的看着周围。

    “你是谁?”

    那老团头双眉微跳,顿感杀意临身,位于其身侧的数位武者亦是紧张起来,皆是走到老团头之前,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萧凤轻笑一声,这笑声双手背负朗声问道:“你既然是丐帮之主,想必也是消息灵通之人。若是这样,那你应该知晓我究竟是谁!”

    “原来是赤凤军萧统领?”

    老团头立感身躯压力陡增,令他感觉胸口甚是沉重,简直就和压着一座山一样,差点儿喘不过起来。

    萧凤逼问道:“既然知道是我,那你还不打算说吗?”灼灼目光盯着老团头,话语之中更是透着威胁之语,若非对方掌握着自己手下的消息,以她的性情,只怕早将此人给灭了。

    老团头却也不愧是见多识广之人,但他即使是这个时候,也依旧坚守着自己的坚持,说道:“闯巷道者,留银百两。尊口一开,恩怨两清。如果想要我的消息,那你必须要留下这么多钱。”

    “一百两?张世杰不是已经交过了吗?”萧凤轻哼一声,冷冷目光盯着这老头子,却没有拿钱的意思。

    老团头依旧坚持着规矩,继续说道:“那只是他的。若是您想要询问,也得留下相同的价码。”

    “一百两?如果我不叫呢?”萧凤却没有丝毫兴致,继续逼问道。

    老团友一时愣住,旋即僵着脖子,继续诉道:“到我这里者,除却一些商贾之人外,便是朝廷之中也是多多有人前来。你既然来到这里,那便要遵守我这里的规矩。若无五千两。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五千两?对不起,没有。”

    一阵火焰从身上蒸腾而起,顿时令周遭温度瞬间上升许多,被这火焰一逼,那些收藏着的瓷器、金银首饰,皆是出现融化模样,而墙壁之上挂着的画儿也出现烧焦痕迹,显然是承受不了这莫大的温度。

    “但你若是还不诉说。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而从那一张口中,更是透着森然杀气。

    老团头未曾料到萧凤竟然敢做出这般事情,眼见自己收藏的那些东西几乎就要被全数摧毁,连忙道:“我说,我现在就说。”

    这话儿一说,这熊熊火焰立时消失,远处萧凤这才笑意浓浓,继续说道:“很好。那你现在就告诉我,究竟是谁,竟然敢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

    “如果我非要知道呢?”

    两侧齐齐侧目,立时便见于不远处正站着萧凤,而她身边的杨凤还也一脸小心的看着周围。

    “你是谁?”

    那老团头双眉微跳,顿感杀意临身,位于其身侧的数位武者亦是紧张起来,皆是走到老团头之前,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萧凤轻笑一声,这笑声双手背负朗声问道:“你既然是丐帮之主,想必也是消息灵通之人。若是这样,那你应该知晓我究竟是谁!”

    “原来是赤凤军萧统领?”

    老团头立感身躯压力陡增,令他感觉胸口甚是沉重,简直就和压着一座山一样,差点儿喘不过起来。

    萧凤逼问道:“既然知道是我,那你还不打算说吗?”灼灼目光盯着老团头,话语之中更是透着威胁之语,若非对方掌握着自己手下的消息,以她的性情,只怕早将此人给灭了。

    老团头却也不愧是见多识广之人,但他即使是这个时候,也依旧坚守着自己的坚持,说道:“闯巷道者,留银百两。尊口一开,恩怨两清。如果想要我的消息,那你必须要留下这么多钱。”

    “一百两?张世杰不是已经交过了吗?”萧凤轻哼一声,冷冷目光盯着这老头子,却没有拿钱的意思。

    老团头依旧坚持着规矩,继续说道:“那只是他的。若是您想要询问,也得留下相同的价码。”

    “一百两?如果我不叫呢?”萧凤却没有丝毫兴致,继续逼问道。

    老团友一时愣住,旋即僵着脖子,继续诉道:“到我这里者,除却一些商贾之人外,便是朝廷之中也是多多有人前来。你既然来到这里,那便要遵守我这里的规矩。若无五千两。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五千两?对不起,没有。”

    一阵火焰从身上蒸腾而起,顿时令周遭温度瞬间上升许多,被这火焰一逼,那些收藏着的瓷器、金银首饰,皆是出现融化模样,而墙壁之上挂着的画儿也出现烧焦痕迹,显然是承受不了这莫大的温度。

    “但你若是还不诉说。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而从那一张口中,更是透着森然杀气。

    老团头未曾料到萧凤竟然敢做出这般事情,眼见自己收藏的那些东西几乎就要被全数摧毁,连忙道:“我说,我现在就说。”

    这话儿一说,这熊熊火焰立时消失,远处萧凤这才笑意浓浓,继续说道:“很好。那你现在就告诉我,究竟是谁,竟然敢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

    眼见张世杰站在这里不走,就有些焦急了:“要知道驻守此地的神卫军都指挥使张濡,可是清河郡主张浚后裔,不仅仅家财万贯,更是把持临安城三大禁军指挥权!我若是招惹了他,那就会立刻身首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