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一章这就是禁军?
    回到凤梧府,萧凤怒意尤未消解!

    她自己也是一方领袖,当初更是带着无比的诚意,方才来到了临安城,而且还舍弃了很多封王的所谓待遇,对他人的质疑也未曾拒绝,而是和对方真诚交流,所求的不过是地方自主权,谁料就连这些要求都被那群朝臣百般推脱?

    至于当初被群臣围观,乃至于之后遭到众人的诘问,也让萧凤感觉自己就和那动物园之中的动物一样,从心底里就感觉分外作呕!

    以至于现在想来,萧凤依旧感到从腹中涌出的恶心感觉。

    萧凤气恼之下,直接走入正堂,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口中骂骂咧咧的:“这帮蠢货,就连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难怪会被蒙古灭亡。”复有感觉口中略微干涩,便朗沏壶茶声诉道:“杨凤还、朱玉真,且帮我沏壶茶来!”

    在殿中和那些人辩论,也让她水分流失许多,中途也没有补充水分,自然就感到有些干涩。

    但萧凤喊完之后,却未见有人出来,便不免感到奇怪,又是喝道:“杨凤还、朱玉真,你们在哪里了?”声音洪亮,传遍四野,任何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带到过了片刻之后,杨凤还方才急匆匆回到堂中,对着萧凤躬身一辑道歉起来:“主公,我这就为您沏茶!”旋即便快步走下去,准备为萧凤沏壶茶。

    “这丫头?怎么看着有些奇怪?”萧凤双目微凝,瞧着远处的杨凤还,神色之中透着疑惑。

    “主公,您要的茶来了。”

    许久之后,杨凤还方才端着漆盘,漆盘上放着烧好的茶水,以及几盏茶碗,等到为萧凤倾了一杯茶之后,就立在萧凤身侧,等待吩咐。

    只是今日的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萧凤端起茶杯,轻珉一口顿觉唇齿之中浓香四溢,心绪也为之一凝,随即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下杨凤还,问道:“朱玉真呢?为何她没来?”

    以萧凤的敏锐,如何不知杨凤还心中有事?

    而且朱玉真更是萧凤的随身主事,对赤凤军之中甚是熟悉,若是有什么意外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杨凤还身子一颤,却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目顿时通红起来,眼角处泪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一一滴滴的溅落地上。

    “你怎么了?为何这般样子?”萧凤一时惊讶,连忙问道。

    杨凤还紧抿双唇,肩膀一抽一抽的,臻首微抬却是透着几分害怕,诉道:“主公……,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说?难道朱玉真发生了什么事情?”萧凤柳眉一竖,又想起如今时候朱玉真始终未曾出现,顿感恐惧。

    杨凤还连连点头,这才鼓起勇气,叫道:“主公!还请你快些救救玉真姐姐吧。要不然的话,她可就要彻底没了!”

    “没了?”萧凤神色一震,旋即大怒,喝道:“她究竟是怎么没了?你快些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您离开凤梧府没多久。从府外就闯入一群人,府中侍卫虽欲抵抗,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看到对方拿出的一张令牌之后,就退了下去。我和玉真姐姐上前理论,想要让对方从府中退出去。谁料对方勃然大怒,竟然指使麾下士兵将玉真姐姐帮起。我虽欲抵抗,但无奈实力低微,根本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玉真姐姐被对方带走。”

    眼见萧凤问来,杨凤还想着当初场景,目中不由透出恐惧,口中也是含着哭腔,一五一十将当初场景全数说来,更不敢有丝毫隐藏。

    “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那你为何没曾告诉我?”萧凤更显焦躁,连忙问道。

    在自己入殿之后,自己府中居然被别人闯入?

    看来那群人果然没留好心,莫非这群混蛋以为能够通过控制自己的属下,就能够威胁到自己吗?

    杨凤还诉道:“我去了!但是那群侍卫却将城门挡住,我根本就进不去。后来若非得人相救,我甚至差点儿就被那群侍卫给抓起来!”

    “他们敢?”

    又听杨凤还也险些被抓,萧凤念及当初对方那拖沓样子,更是愤怒至极,胸膛急剧起伏之下,声音却是越发冷静下来:“那你可知晓对方究竟是谁?”

    非是无动于衷,只因为此刻的萧凤,只想要一逞胸中怒焰!

    “在他们走后,我曾经向府中之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对方乃是七宝山西北山脚之下的禁军军营之人。”杨凤还紧紧咬着下唇,下唇更被咬出血丝,很显然对那些人极为害怕。

    当时候,她丝毫不怀疑自己若是招惹对方,少不得也会被那群家伙带走!

    想起萧凤此行目的,杨凤还更是害怕,又是说道:“若是主公迟了,只怕玉真姐姐就真的危险了!”

    那里乃是禁军军营,军中之人绝大多数都是男子,而一个女子被迫进入此中,想想也知晓会发生什么事情!

    “放心吧!若是他们当真敢对玉真动手,那我也毫不介意在这城中大开杀戒。”嘴角微翘勾勒出一副宛如修罗一样的面容,萧凤已然没有兴趣,继续掩饰自己心底之间的杀意了。

    正当此刻,却于堂外又是走入一人。

    那人见到萧凤正欲离开,立时叫道:“萧统领!不可啊!”

    “张世杰?”萧凤侧目一看,立时讶然。

    位于旁边的杨凤还亦是惊叫起来,诉道:“是恩公!”

    “恩公?”萧凤狐疑的看了杨凤还一眼,诉道:“当初在城门口救下杨凤还的人就是你吗?但是你今日来到此处又是作甚?莫非是想要劝说我不要前往复仇吗?”敌意满满,她看着张世杰此人,已然带着彻底的排斥。

    最初于翠微峰之下擒获此人,萧凤还以为此人并非历史上那个著名的宋末三杰,不过是考虑到对方实力了得,方才将此人留下,想要将其收服留归几用!

    但世事难料,在之后张秀、史天泽两人的围剿之下,张世杰最终因平阳府失陷而南逃,并且最终归入赵葵麾下之后,萧凤方才确认对方便是真正的张世杰,即使他的本名乃是张弘武,与张弘范乃是一族兄弟,更与张柔乃是侄亲关系!

    说实在的,对张世杰的选择萧凤并不在乎,因为她知晓无论张世杰如何努力,最终都没有挽回宋朝倾覆的局面。

    由此可见对方虽有才华,但才华终究有限!

    她唯一恼怒的,却是对方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和自己作对,尤其是在这个自己属下身陷险境的时候,居然还打算劝阻自己?

    张世杰摇摇头,诉道:“并非如此!我所来,只是为了带路的。”

    “带路?”萧凤眉毛微挑,冷冷看着张世杰。

    张世杰应道:“没错。尔等初来乍到,对于这里的情况并不了解。不如就由我带你们前去,寻找那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至少,也能够避免牵连无辜,不是吗?”

    张世杰也曾在赤凤军麾下度过一段时间,自然知晓赤凤军萧凤此人说一不二,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人能够阻止,自然也不会触碰霉头了!

    “那好!你且在前面带路。但你也要知晓,若是带错路了,我可不会顾念昔日情分。”萧凤一指门外,示意张世杰在前方引路。

    张世杰立时就走在前方,朝着禁军军营走去。

    杨凤还自觉府中危险,也连忙跟在萧凤身边,一起朝着远处走去,只是瞧着张世杰那雄伟样子,便感觉有些痴迷,问道:“张大哥!当初时候,还真的谢谢你挺身相助,否则的话我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张世杰摆摆手,谦和回道。

    萧凤却感奇怪,自旁插嘴道:“你怎么出现的如此及时?”英雄救美这种事情,她可是丝毫不会相信,故此方才有此一问。

    张世杰面露尴尬,苦笑道:“实不相瞒。自你们来到这里后,我就始终关注着你们,而且还暗中买通凤梧府前面的乞丐,要他将你们府中的消息传给我。而这位杨小娘子自离府之后,我便一直紧随其后,所以这才及时将其救下。”

    他也曾听到李庭芝等人谈论此事,而在结合了萧凤的性情,以及朝堂主公那执拗的处世态度,自然知晓萧凤这一来,定然会在整个临安之中掀起波澜,所以才会有此布置!

    “原来是这样?”

    萧凤若有所思,看着张世杰始终带着怀疑。

    非是她疑心太重,实在是这临安城之中情况不明,而且张世杰此刻有出现的太过及时,就怕是有心人暗中引导,想要借此事达成某种目的。

    萧凤并不介意有人前来试探自己,但这种被当成刀子使的感觉,却着实太过难受了。

    但此刻朱玉真尚处于危险之中,她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如今时候自然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那禁军军营和凤梧府都在同一街道,只是一个靠西,一个靠东罢了,行了约莫有一里地,三人就来到了禁军军营之前。

    只是萧凤瞧了一眼,立时便皱眉双眉,侧目看向张世杰:“这里便是,宋朝禁军军营?”

    非是她疑惑,实在是这军营太过热闹,里面到处都是摆摊的人儿,而那推来的小车之上也悬着各种条幅,上面写着什么烟花、蜜饯、糖葫芦之类的玩意,更有无数人群穿行其中,似乎是在游玩一样,这样子简直就和商业街一般样子,至于军营本应该的严肃、森严却是半点皆无。

    张世杰苦笑一声,无奈摇头回道:“正是此地!”复有指了指远处用来避雨的廊道,那廊道乃是建在七宝山山上,比这广场要高上三丈有余,上面正有一些前来此地游玩的旅人玩耍,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瞭望台。

    但张世杰面露无奈,苦笑道:“你看那里!那廊道本该是用来防御用的城墙,只是因为多年未曾经历战事,所以内改造成避雨的庭院。”然后又跺了跺脚下石块铺就的广场,又道:“而这里本该是训练士兵的校场,不过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被这些摊贩给占据了!”

    “原来是这样?”

    萧凤略有诧异,凝目朝着周围看去,这才从四处建筑物看出了一些端倪。

    那廊道并非是砖石垒砌而成,而是以七宝山山石堆砌热成,所以特别的坚固,而在那一块块足有磨盘大小的石头上,还留着剑痕刀伤,部分石头表面更是有放射性的裂纹,显然也是遭受了投石车的攻击。

    至于这校场边缘,也是零散的分布着数十个约有一人高的石柱,石柱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应该是勒马石!

    但是此刻这石头上,却被人拴着一根绳索,绳索上面挂着各种商品,就等着被出售出去。

    广场边缘,一排排房间的根基也是同样的以石头堆砌而成,显然也以军营为基础改造的,毕竟寻常人家可没有这么大的财力,来弄出这些东西来。

    更远处,那长宽有十丈之长,足以容纳上千人的石台子应该是检效士兵的点将台。

    当然,现在它已经被一个大型的戏班子给占了,下面一溜烟坐着的人儿正兴高采烈的看着戏曲儿,混无半点检效士兵的意图。

    朱玉真四下望了望,想要遵照或许可能用来藏匿人影的军营,“可是,禁军呢?他们人在哪里?”

    “他们就在这里!”

    张世杰神色一怔,复有指了指周围那些商贩还有人群,语气里有说不出来的苦涩。

    朱玉真略有不解,继续问道:“他们?可是他们都是小商贩、小市民,哪里算是禁军?”

    对她来说,所谓的禁军,应当是那种有许多威武不屈、雄壮无比的士兵一排排站好,然后在教官的训练下,合着节拍踢着正步,就算是走上十里地也可以维持队形的强军。

    但眼前这些人,哪里算得上是号称宋军精锐的禁军?

    张世杰长叹一声,回道:“不!他们就是禁军。只是经过了上百年之后,这些人早就忘了究竟应该如何打仗。如今的时候,这群家伙不过是苟且偷生、任人宰割的小商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