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章
    “非是不愿。只是群情汹汹,我虽是宰相,但也必须要考虑到别人。”

    郑清之双手一滩,也不知晓究竟是推卸责任,亦或者是当真如此,就这么对着萧凤摇着头,全然一股已经尽力的样子,至于他究竟是否劲力,更没有人能够知晓。

    萧凤早知此人如此,也不愿继续盯着那张貌似谦和的面孔,以免的继续恶心自己,却又是调转头,看向了江万里。

    “那你呢?”

    三个字,宛如三座大山,朝着江万里势压而来,只为了一问对方的态度!

    这一刻,萧凤早已经失去了陪同这些人继续的兴致,仅仅只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最后的态度。

    江万里一时漠然,轻轻阖上双目,却是自觉已无面目面对对方,于心中挣扎良久,方才睁开双眼,透着几分歉意:“萧统领,实在是对不住了。”

    另一边,董槐亦是一样负手在背,黑红的脸庞看着萧凤,赤裸裸的目光凝聚的皆是敌意!

    对于萧凤,他的态度也是昭然若揭,更不需要继续询问。

    “那他们呢?”

    缓缓转过身来,萧凤指着大殿之中的众位大臣,一个一个瞧过去,像是要将此地之人尽数计入脑中,四个字也代表着最后的问话,仅仅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情。

    虽是未曾动用真元,但那些大臣眼见自己被萧凤盯住,脸色瞬间煞白,双脚亦是开始发软,甚至于裤裆之中,亦是渗出阵阵尿臊味,也就只有几个人能够坦然自若,迎向萧凤罢了。

    “哼!一群废物。”

    赵昀一见殿中群臣丑态百出,不觉冷哼一声。

    这一声立时在众位大臣耳边乍响,令他们精神抖索,皆是满怀感激的看向赵昀,随后挺起胸膛,直接面对萧凤,口中亦是开始叫嚣起来:“没错!缔结盟约一事自然可以商谈,但封王一事实在难办。”

    高坐皇座之上的赵昀瞧着这一幕,不觉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愿意自己治下出现赤凤军这等难以钳制的势力,如今大臣和萧凤势成水火,自然是乐见其成,更是不会出面阻止众位大臣。

    对于赵昀来说,只需要能够确保自己的统治地位即可,而如何抵御凶残的蒙古军队,反而只是次要的,也根本无需挂在心上。

    “若是按照尔等所说,那我来这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就此离去,也免得继续留在这里,任有尔等污蔑!”

    萧凤眼见众人毫无反应,甚至对自己多有冒犯。

    而她自起兵时候也是一方统帅,如何能够受得了这般对待?

    怒气燃烧之下,萧凤将袖一甩也不管其他人惊讶目光,直接转过身来,朝着殿外走去,步履坚定毫无停留的意愿,眨眼间就已经来到崇政殿之外。

    “萧统领,还——”

    郑清之一时错愕,虽欲张口劝阻,但目光之中萧凤早已经踏出崇政殿,更没有回头的意思,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直接离去,只留下大殿之中瞠目结舌的众位大臣。

    过了一会儿,众位大臣方才醒转过来,明白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随后就等等破口大骂起来。

    “好,好个乡野村妇,竟然敢如此埋汰咱们!”

    “如此行径,哪里还将礼仪章法看在眼中?”

    “也不曾告别,就这样径直走了?她眼中还有咱们吗?”

    “……”

    对于这些大臣,他们平生之中根本就没有见过如此猖狂之人。

    就连当朝著名的秦桧、韩侘胄、史弥远这等权相,若是想要从这垂拱殿之中离去,至少也要知会一声,并且向皇帝告辞之后,才会离去。

    但萧凤却什么话也未说,就这样直接当着皇帝的面直接弃席离开,而且还是如此的迅速。

    如此行径,当真是猖狂至极!

    “看看!这就是你们想要援引为助力的赤凤军。不过是区区一介乡野农妇,竟然在这庄严神圣的大殿之上如此放肆。若是封王之后,她又会做出什么事情?你们,考虑过了吗?”

    正对面,马天骥在一边冷眼看着这一切,只见郑清之、江万里两人面色懊恼,更是感觉心情舒畅,以至于嘴角微微翘起,满是嘲讽的说道。

    “哼!此事何须你担心?若是此事无法缔结,大不了我直接弃官归野,将这政事堂的位置让给你来做!如何?”

    郑清之胸膛微微鼓起,恶狠狠地等了马天骥一眼,胸中怒气犹未消解,只因为萧凤那番举动实在是太过惊人,直到现在他都未曾恢复过来。

    赵昀眼见郑清之正欲离开,立时出言挽留:“爱卿!你素有贤明,朝中之人亦是多有赞缪,如今正是形势危急时候,又岂能在这个时候退位让贤?”

    “陛下谬攒了。只是臣本欲缔结两军友好,岂料枝节横生,如今竟然事成敌我,如此后果实在难料。若等此事已了,还请殿下准许我致仕。”郑清之眼见整个事情朝着最坏的方向走去,也自知自己实在难以推辞,直接便将此事担在自己的头上,承认了自己的过错。

    马天骥心中一喜,抬眼看了一下赵昀,身子骨不自觉挺了起来,满面笑容的说道:“若是圣上允诺,我也不介意入住政事堂。只可惜小子才德浅薄,只怕难以让圣人宽心。所以这政事堂,还是交由你来做吧。”

    紧随身后,又一人也是嘲笑起来:“如今看来汉辅所言却也有些道理。那女人终究未曾受过圣人教诲,岂能和我们同殿为臣?依我看,这盟约不接也罢!”

    两人这番话之中杂七杂八的,话音也是怪里怪气,透着讥诮嘲讽,一通乱棒挥下,立时让郑清之气恼至极,但也只能强压下来,不能发作。

    且看此人,面色大异与人,竟然呈现出蓝色模样,宛如地狱夜叉,教人看着就感觉分外渗人。

    此人唤作丁大全、字子万,乃镇江人士,因出身卑微,其妻更是城中婢女出身,故此向来有些自卑心里,而自踏足官场之中,便心存大志素有攀附心理,只是他容颜吓人,故此为许多清流所不喜,反而屡遭贬低。

    为此,他便跟在马天骥身后,为其摇旗呐喊。

    马天骥见到有人帮衬,更是得意无比,笑道:“正如子万兄所说。那村妇如此放肆,咱们又何必假惺惺的陪她演戏?还不如直接驱逐出境,也甚的让圣上烦恼。”

    “德夫所言甚是不妥。”却在这时,自对面又有一人站出来,朗声诉道:“且不说蒙古势强,其实力远超昔日辽国和金国。当初我朝太宗也是倾尽全力,方才逼迫那辽国定下协议,从此约定为兄弟之国,方有之后百年安宁。然我等现在已失半壁江山,而蒙古之强又远在辽国之上,便是金国也被其吞灭。敌强我弱之下,如何能够和蒙古对决?若是此刻与赤凤军产生冲突,殊为不智啊!”

    此人唤作叶梦鼎,字镇之,号西涧,乃宁海东仓上宅人。

    因多次被派往地方担任地方官,所以对民间疾苦甚是了解,所以就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见到赤凤军和宋朝起冲突。

    只因为若是战事再起,那就要从民间抽调民力、粮饷,而民间本就因抗蒙一事压力甚大,百姓之间莫不是怨气横生,若是这么一弄,只怕到时候必会激起民愤,皆是若是继续演变成为方腊一事,那整个宋朝就彻底完了!

    “叶镇之,那女子不过是一介村妇,你就这般瞻前顾后?我看你莫不是太过小心了?”丁大全浑然不掩脸上讥讽,连连说道。

    叶梦鼎双目之中,怒火几乎要喷薄而出,反驳道:“若是在此时招惹赤凤军,届时对方若是一如当初秦吞巴蜀一样强入川蜀一代,我等又该如何面对?”

    “叶镇之!你莫要在这胡言乱语,为他人为虎作伥?”马天骥顿时恼怒,冷笑道:“而且我朝幅员辽阔、带甲百万,如何会怕区区一介村妇?”

    “然而你口中之村妇,却屡屡挫败蒙古围剿。就连蒙古之中号称名将一流的张柔、史天泽,亦是数度被其挫败!而此女更得蜗皇传承,有造化众生之力,又自传国玉玺之中窥得立国之根本,实力远超当初。面对此人,便是孟珙、赵葵两人,也尚无胜算。余玠、王坚虽强,但是又能够在她手下撑上多长时间?届时若是若是川蜀一失,不仅仅我朝西南方向门户大开,就连蜀中税赋也将不归我等所有。到时候敌强我弱之下,我们又如何能够和其对抗?”叶梦鼎却觉好笑,也不管两人身份差别,就是张口反驳起来。

    被他这一说,其余人亦是纷纷惊住,这才想起那女子实力惊人,乃是真正的纯粹依靠自身之力突破极限,踏入地仙的天才,只因为此人态度与其他地仙甚为不同,对待别人皆是平等以待,方才没有察觉到此人身份不同。

    而他们,竟然对此人发出嘲讽?

    想到当初场景,众位大臣莫不是感觉背后发冷,衣襟也被汗水沾湿!

    马天骥尚有不甘,又是回道:“虽是如此,但那女子终究不过一介流寇,更无皇朝之气加身。若是趁着这个时候以承天殿杀之,我等又何必畏惧?”语气之中满是戾气,更是透着灼灼杀意,显然也是下定了心思,想要铲除祸患!

    且听他所说,郑清之立时惊住,眼中闪过几分恐惧,当即诉道:“不可啊!”

    “为何?”

    众人纷纷看来,显然感觉困惑。

    承天殿内的昊天神箭乃宋朝立国根基,他们莫不是清楚无比,眼见郑清之竟然反对,不免就怀疑此人是否存有异心!

    郑清之眼见众人怀疑目光,连连运转心决,令自己重新恢复平静,旋即诉道:“若要开启承天殿,动用昊天神箭,就需要三位地仙。然乔行简已死、史嵩之重伤未愈,至于孟珙、赵葵,余玠,王坚等人也各有职责,轻易离不开身,若是开启承天殿,尔等以为应该由何人开启?”

    “这?”

    马天骥一时错愕,复有看向赵昀。

    赵昀摇摇头,诉道:“承天殿尚未复原,此刻若是动摇,少不得会遭受反噬。而且那人还在临安,若是当真动用的话,少不得会被对方察觉。到时候她若要恃武逞强,我等又该如何面对?”

    赵昀为承天殿开启者,又岂会不知那承天殿经过祖龙一战,其结构已然受创,若是擅自使用,少不得会难以承受那股庞大的力量,进而令整个承天殿彻底崩溃!

    若承天殿一失,则整个皇朝也就要彻底崩溃!

    江万里也面色微沉,露出苦思模样,暗想:“我等是不是逼迫太重?方才令对方如此生气?”平心而论,他并不觉得萧凤称王有什么不妥,毕竟赤凤军眼下所打下来的基业皆是自己努力,和宋朝关系并无多少。

    萧凤就算是直接称帝,也是毫无关系。

    只是他考虑到维持宋朝皇朝体系,放才会有此言论,怕的就是因为萧凤的到来,彻底颠覆了宋朝本来的官僚体系。

    于宋朝边疆之处凭空多出一个无法钳制的体系,宋朝历史之上多有教训,自然不许西夏一事再次出现!

    至于那董槐,却对此事并不在意,之所以反对萧凤封王,亦是全因惧怕其威胁罢了,所以才和郑清之、江万里两人,一起对此事提出意见。

    更何况如今朝中军事颓废,更是迫在眉睫,若是不能整顿军队,那更是难以对抗蒙古大军。

    所以董槐又是走到大殿之上,对着赵昀长身一辑,神色忧愁继续劝道:“陛下!援引外援,终归治标不治本,根本难以挽救目前颓废局面。依我看,唯有裁撤冗军,整顿军纪,方能一抗蒙古,否则我朝危矣!”

    “哦?那依照爱卿所言,又该如何?”赵昀回道。

    经过此事,他也知晓若要应对蒙古,单单是拉拢赤凤军根本是无济于事,唯有训练出一只强大的军队,才能够彻底解决此事。

    如此一来,不仅仅能够对抗蒙古,亦可以对赤凤军形成压制。

    毕竟经过之前场景,赵昀也知晓萧凤并非岳飞、孟珙这等忠义人士,会乖乖的俯首就擒任有朝廷摆布,出身于北地的她深知军队重要,是不可能将军队交出来的!

    董槐一喜,立时上前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谏书呈上,并且将心中所想徐徐道来,教人听着就感觉甚是靠谱,甚至以为只需要实行此法,那宋军便可以立刻焕然一新,就算是蒙古大军压境,也是丝毫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