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九章继续推诿
    “靠?怎么又推到我身上了?”

    萧凤本是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只是见到江万里轻飘飘一句话,又将这话题踢到自己身上,更感莫名其妙。

    但没等萧凤反应过来,旁边的李庭芝却是忍耐不住,一步走出对着江万里恳求道:“江相公!依在下所见,萧统领英明果断、德被苍生,向来都以贤明著称于世。若是封王,也是两全其美,为何非要如此纠缠?”

    他并非朝中重臣,但在担任孟珙麾下主簿时候,也曾亲眼见到宋朝朝政之腐败,如今见到三位在士大夫之中也算是颇有贤明的重臣却百般推阻,甚至多有鄙夷之色,就感觉特别不满,想要再次一书胸臆。

    但郑清之却浑然不理,喝道:“我等诉说此事,你在这里插什么嘴?”

    “祥甫啊!此地非是你所能置喙的,还是先回去歇息片刻吧。莫要继续在这里纠缠了。”董槐也是从旁劝道。

    江万里亦是摇着头,诉道:“封王一事,而且还是封一介异姓王,我朝之中尚且没有先例,所以才要多多商量。”复有看着远处的萧凤,他态度越发诚恳,求求道:“萧统领!非是我推脱,实在是若要解决此事,我们总得将这其中的缘由弄清楚吧!”

    萧凤沉默下来,双目微垂沉思了下来,却是在心中暗暗考虑究竟应该如何诉说。

    对方毕竟是宋朝重臣,于情于理都应当持之以敬礼,而不是如马天骥、丁大全那帮奸臣一样,动辄便谩骂乃至于攻击对手。

    另一边,董槐也是帮衬道:“没错。封王一事非同小可,咱们若是就这么贸然允诺,那若是叫天下之人听了,他们又会将我等当做什么了?”双眉瞬间低垂下来,做出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来,口中亦是感叹道:“只怕到时候,我等于群情汹汹之下,也唯有退位让贤,让别人来做了。”

    “这几个家伙,看样子是不打算接受封王一事吗?”

    萧凤立在一边,冷眼看着几人表演。

    看起来,他们一个个说的是头头是道,但是萧凤知晓这几人,或许会愿意接受和赤凤军联盟一事,但是若是让他们接受封王一事,那就万万不可能了,毕竟这几个人向来都是以清名为重,又岂肯接受这种会令自己清名受损的事情呢?

    在心中思考片刻,萧凤仔细斟酌了片刻,方才长叹一声诉道:“非是我非要封王,实在是我于心不忍,不愿意让我那些跟随我出生入死的将士忠魂消逝、埋骨他乡!”摇着头,眼中已然冒出些许雾气,无奈诉道:“毕竟他们自我起兵时候,就矢志相随,我又非是那斩情绝义之辈,又岂肯让这些英豪就此沦落到猪狗不如的程度?故此方才求取封王,也好为他们找一个好的归宿!”

    “哦?那这个和封王一事,有什么干系?”江万里又是问道。

    萧凤眉梢一挑,望着在座的众位大臣,深吸一口气方才诉道:“相信诸位也应当知晓我军创立之初,曾经屡次和蒙古作战,而在这些作战之中,我麾下士兵可谓是死伤枕籍、难以胜数。甚至在我入灭时候,还惦念着我的恩情,未曾就此解散。。我若是只考虑自己荣华富贵,却将手下抛掷一边,那届时天下人又该如何看待我萧凤?而我又有什么面目面对我的那些手下?”

    锐目盯着在场众位大臣,萧凤高声喝道:“我封王,非是为我自己,也是为了我军中士卒!”

    一时间,声音传遍宫殿,也叫人听着热血沸腾。

    位于旁边,李庭芝亦是一脸苦涩,暗想:“若是殿下能够如此对待军中士卒,又如何会沦落到这般程度?”眼见包括赵昀在内,皆是没有兴趣去了解军中状况如何,他更感悲哀过来,心中却是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若是当今圣上换成萧统领,那整个南朝又会如何?”

    复有看向龙椅之上的赵昀,李庭芝立时被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至于心中的所思所想,更不敢宣之于众。

    这乃是欺君犯上之罪,又岂能儿戏的?

    “对于这一点,萧统领大可放心。”

    这时,董槐却是插嘴进来,对着萧凤劝道:“我朝之中,人文鼎盛、物产丰饶,凡世间之物,莫不是汇聚于中华之内。若是你那些将士愿意投靠,我相信必然能够让他们安居乐业,不必受那刀兵之灾。若是有愿意沙场鏖战的,我也会向圣上推荐,让他们能够一展才华!”

    “好个家伙,竟然这么快就想要将我的军队拆分?”

    萧凤听闻此言,目中隐隐透着怒意,而心中更是骂了开来。

    她可非那久居世外、不知人事的仙子,作为于沙场之中厮杀出来的枭雄,更知晓军队的重要性,而董槐这般说辞,很明显是想要整个赤凤军的指挥权,对此萧凤未曾愤怒已经算是涵养不错。

    “唉!董相公你是不知。我那些士兵骄纵惯了,除了我听不得别人指挥。若是进入贵军之中,只怕少不得会闹出诸多事端来。到时候,你们又说我管教不严?我又该向何人诉说?”

    萧凤连连摇头,口中更是充满无奈,一副为对方关心的样子!

    “骄纵?却不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萧统领可否和我等说道说道?”董槐讶然,张口问道。

    萧凤面露苦楚,诉道:“尔等皆道我赤凤军军纪严明,实力强横,但这也是有代价的!”见到众人看来的好奇目光,她故意掐住了话头,将后面的东西藏匿不出,将众人目光吸引过来之后,方才继续说道:“尔等可曾知晓。为了确保我军中士兵能够吃得饱、穿的暖,早就在军中规定了,每一位士兵每月皆需给钱五贯,给粮两石,外加七尺布匹,唯有如此方能维持一家生计。我军之中目前实编士卒约有四万两千人,若是算起来仅仅是钱财方面就需要耗费钱财两百五十万贯,粮草一百万石。再加上兵械、火器锻造消耗,所消耗的的钱财更是远胜于此。”

    五万兵马貌似稀少,但这些却都是有实际编制的正规军,更是全军都配备了诸如铳枪、板甲的精锐士兵,完全是类似于宋朝禁军、蒙古怯薛军一样的存在。

    其中一万兵马乃是重骑兵,装备有全复式铠甲、斩马刀、马枪这三样武器,乃是最强大的存在。

    剩下的三万兵马乃是轻骑兵,仅仅装备有头盔、板甲以及铳枪,之所以需要马匹,则是为了方便如同蒙古那样进行大范围的机动,进而获得更为广阔的作战空间,若是和敌人战斗的话,则多是以步战为主。

    最后的一万兵马之中则是神机营,其中装备有大量的火炮、火器,全军所有的克虏炮也全部装备配备给神机营,其目的便是为了利用克虏炮那强横的火力,专门轰开对手的城墙还有诸多的防御工事。

    除此之外,还有萧评下属的三千水兵,亦是一样广泛装备有炮舰,实力可谓是冠绝天下。

    而在乡野之中,萧凤更令各个村庄组建民兵团,授之以刀剑弓弩等武器,令其在农时耕种土地,闲暇时候则是修习武术、操练军阵,作为赤凤军的补充,好在面临蒙古大军时候,也能够让治下之民也能够有抵抗的可能。

    若是算上这些民兵,萧凤治下可战之人,也有三十万以上!

    否则,萧凤如何会有对抗蒙古的底气,甚至要求宋朝封自己为王?

    “居然这么多?”

    董槐倒吸一口气,已然惊住。

    这么多的钱粮,已然相当于宋朝投入军队之中的三分之一了,而对方却仅仅只维持四万兵马,这般花销当真是如同流水一般,根本难以控制。

    当然,萧凤其实也有所夸张,且不说这项政策只在占据汉中之后,才开始推行,仅仅说在推行时候,送到士兵手上的钱也仅仅只有三分之一,作为他们平时的花销,另外三分之一则是发放给对方的家属,好确保家属能够正常生活,至于最后的三分之一更是扣着不发,直到等到士兵退役之后,才会一次性补齐。

    所以赤凤军实际消耗,其实要比这少许多,当然也少不了太多。

    目前赤凤军财政收入的一半,全都花在了军费上面。

    “没错。非如此,实在无法维持整个军队。”萧凤目露苦笑,复有看向董槐,诉道:“当然。若是贵朝愿意接受,那他们的钱粮却不知列位能否确保?这些人皆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若是让他们因此忍饥挨饿,那我于心何忍?”

    董槐眼见萧凤看来,身子一颤连忙道:“这!只怕我还要和郑相公商议一下,才能看看是否能够安顿!”

    宋朝本就饱受冗官、冗兵、冗费这三冗折腾,若是在这个时候将赤凤军接受,那整个财政系统就凭空出现了多达三百多万贯的财政空洞。

    且不说这么多钱从哪里弄来,单说到时候赤凤军到来,对宋朝本身军事体系造成的冲突又是一个麻烦。

    军费、指挥权以及南人、北人多年的积怨,全都是一个问题。

    董槐甚至可以预见,若是他当真将赤凤军接受了,到时候又会有多少人辱骂自己!

    萧凤笑意盈盈,又是看向郑清之,问道:“那郑相公以为如何?”

    “萧统领坐拥秦始皇宝藏,自然是无须担心。但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朝每一笔钱粮皆有定数,若是不和其余大臣商量,也是无法动用。”郑清之依旧和之前一样,同样的带着无奈,摇着头说道:“所以此事,若无陛下以及董枢密使允准,我也是无能为力!”

    董槐身形一晃,自知无言以对,于是便紧闭嘴唇,再无言语。

    高踞皇座之上,赵昀皱眉看着萧凤,问道:“如此之多的钱粮,难不成就没有办法减少吗?”

    “不能!”萧凤摇摇头,神色异常坚决。

    赵昀目露不悦,诉道:“当真不能?”

    对于赤凤军,他既是贪恋其实力强横想要将其收归己有,但也因为其实力强横而惧怕其威胁到自己的座位,所以才令朝中大臣使出各种手段,目的就是为了逼迫萧凤放弃赤凤军指挥权,进而将赤凤军控制在自己手中。

    只是看今日场景,此时只怕难以善了!

    立在一边江万里顿感气氛凝重,立时插嘴诉道:“萧统领!我知晓你爱军心切,故此提出封王一事。但你也应当知晓,我朝历代之中,甚少有外姓封王,萧统领你又何必自损仁德,强求此事?若是强求此事,只怕到时候群情汹汹,你也未必能落得个好的。”

    “我闻贵朝尚未南迁时候,那童贯尚且因燕云之功而成封王一事。我自起兵一来,北却鞑靼、重夺汉中。论功勋,论声望,这胯下无卵之人,如何能和我比?”萧凤剑眉倒竖,立时发怒起来。

    这一刻,她算是看明白了。

    在场的诸位大臣之中,无论是谁都不愿意承担劝谏封王的罪责。

    郑清之的百般推脱、江万里的谆谆教诲,董槐的顾左右而言他,皆是不想沾染上去,以免污了自己的清名,至于国朝会如何,百姓又如何,他们根本就不会考虑的,只知道去考虑自己的利益所在。

    马天骥、丁大全这种貌似奸佞的奸臣固然该死,但宋朝灭亡又何尝没有这些士大夫的责任?

    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还在这里四处扯皮、推诿,还互相攻讦,说着什么世道、人事、仁义之事,完全就是一副不想做事的样子。

    也亏的萧凤涵养算好的,否则若是萧月在这,非得拔出长剑将这些老家伙一个个戳死在这里!

    且见萧凤发怒,三人一时愣住,互相撇了一眼,已然互通了心思。

    随后,郑清之微微抬头,双目已然对上萧凤双眼,眼中尽是决然之色,道:“萧统领,我等也是为了国朝着想,放才会这般慎重。而且你既知童贯其人,也应当知晓最初时候,安禄山也应当只想做个忠诚义士。但他久在塞外、绝无钳制,导致起野心日益膨胀,其后造下数百载人伦乱世,不知有多少人因此牺牲。萧统领,回头是岸啊!”

    “没错,萧统领。我等也知晓你年少成名、心高气傲。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是这般坚持下去,对你、对我们都无好处,既然如此何不各退一步呢?”江万里亦是苦苦劝道。

    萧凤眼见双方已经撕破面皮,话音之中已然带着愤怒:“若是这样的话,那也就代表着尔等不会接受我的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