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七章继承人
    这一番话,全殿之中,皆是默然以对。

    自南逃之后,他们已经将中原舍弃的太长太长,长到足以让中原之人忘却昔日宋朝时候的辉煌模样,只知道自己于那异族之下苦苦挣扎,只为争求最后的一点苟活下去的可能。

    而这时,唯有赤凤军,也唯有萧凤站出来,为他们点亮一道光。

    这道光虽是微弱,但却异常的清晰,让他们知晓在这个世界的某处,还有一些人正在为他们所考虑,并且争求生存下去的可能。

    置身于此,留梦炎顿感自己仿佛身陷深渊之中,无助的目光扫过殿中所有的人,从赵昀,再到郑清之,其后是张可大,最后到殿中的众位大臣。

    赵昀无奈的闭上眼睛,他也明白自宋朝南迁之后,失去中原人的人心太久了,久到这些人根本就不会将他当成一回事;郑清之亦是侧过面庞,根本就充满着不屑,理学之道乃是以济世为怀为重,但留梦炎却偏狭无比、公心私用,并非可栽培之人;张可大更是干脆的躲入殿中阴影,他本是方外之人,自然有理由置身事外;其余大臣亦是一一避开他的恳求,根本就没有理会。

    复有看着萧凤,留梦炎脸上透着铁青,目光皆是怨毒。

    萧凤摇摇头,透着一些叹息:“你,还是走吧。”

    “噗!”

    一张口,无数鲜血飞溅而出,染红整个大殿。

    宛如一块破布一样,留梦炎颓然倒地,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快些将他扶下,莫要留下了什么病患。”

    赵昀摆摆手,当即令侍从将留梦炎抬起来,送至御医处,好为其治疗伤势,复有看着萧凤,目中复杂之色闪烁不定,心中暗叹:“此女果然不愧是自乱世走出来的人,仅是这番仪态,便让人感觉压力倍增。”

    一开始,他本打算借着三位地仙之力,强逼对方放弃封王想法,孰料面临如此压力之下,萧凤不曾动用体内之术,仅靠唇舌之术,便让留梦炎呕血负伤。

    如此仪态,倒是颇有当初诸葛亮阵前骂死王朗的威风。

    “萧统领!”

    郑清之眼见局势愈见凝重,自一边走出:“你之条件,我等也不是没有商量过。但我朝之内,尚无此番惯例,未免惊扰众位大臣,便秘而不宣。”对着在座的众位大臣屈身一辑,他更是满怀歉意的道歉起来:“未曾告诉列位,实在是抱歉了。”

    “郑相公。你这般可着实不够意思,竟然未曾告诉我们?”

    “萧统领虽是女子身份,但若是能够为国尽忠,也可称一代英杰。”

    “当然,这封王一事实在太过突然,若是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如何行事?”

    “……”

    列位大臣亦是纷纷扰扰,将心中疑惑尽数诉出。

    “萧姑娘,留梦炎冒犯一事,还请你莫要放在心上。”

    赵昀眼见众人情绪在郑清之的安抚下渐渐平息下来,但萧凤此刻却始终闭嘴不说,也知晓自己若是不说话,只怕便会被人看轻,立时诉道:“至于封王一事,如今时候朝中之人莫不是群情汹汹,我乃是一国之主,更不能妄自断言。你之要求,我总得得到众位大臣同意之后,才能进行!不知你是否能够接受?”

    萧凤这才微微颌首,诉道:“陛下宅心仁厚、体恤大臣,小女子岂敢妄言?只是不知,列位大臣有何建议?”侧目一扫朝中列位大臣,她的神色已然透着询问,显然也是想要知晓这群真正管理整个宋朝帝国的士大夫,对此事究竟是什么态度。

    “恕在下冒昧,不知您所要求的封王,究竟乃是实封,亦或者是虚封?”

    一位士大夫从队列之中站出来,冲着萧凤问道。

    此人名唤江万里,乃南康军人士,于士大夫之中素有贤明,号称“器望清峻,论议风采,倾动于时。”自入朝为官之后,一生蹉跎甚是坎坷,但也算是名声在外,就算是当今圣人赵昀,亦是对他颇为信任,如今修为已然踏入丹鼎之中,只因为年岁太大,只怕这一生都难以突破境界,成就地仙之身。

    “我麾下带甲士兵共计十万!”

    萧凤不经意间透露出一个数字,立刻便让在场的众多大臣齐齐倒吸一口气,而她始终神色平淡的诉道:“为了能够让他们能够有一个安定的生活之地,自然得是实封。”

    自晋朝之后,历朝皇族为了避免八王一事再度出现,但凡是封王只是赐予爵位,并无相应的封土,以免手下王爵势力庞大,以至于威胁到皇帝的统治权,这便是虚封;至于汉朝以及晋朝时候,封王不仅仅是赠与爵位,也同样的包括封土,这个便是实封,只是因为隐患太大,所以自晋朝之后便没有继续实行。

    也正因此,所以才令朝中众多士大夫为之争执,甚至险些因此箭弩拔张。

    江万里继续问道:“京兆府吗?”

    “没错!”

    萧凤点点头,复有露出一丝懊恼起来:“只可恨此地西北,便是蒙古大军,为了能够将其驱逐取出,我军实在是付出了莫大的牺牲。否则如何能够从对方手下,将汉中重新收复?”

    眼见未曾涉及到宋朝本土,列位大臣更是齐齐吐出口中浊气,感觉胸中郁结之气,稍稍恢复了一点。

    若是那封地乃是宋朝境内,那他们说什么也不会接受的!

    江万里自话语之中,亦是感到叹息,立时道歉道:“提及萧统领心中痛事,还请抱歉。只是我还有一句想要询问。”

    “你自然可以继续询问。”

    萧凤负手在背,神色淡然。

    “那好!”江万里凝目盯着萧凤,透着一丝询问来,问道:“敢问萧统领可有婚配?”

    萧凤不免皱眉,隐隐中透着一丝排斥,回道:“自起事一来,一直操劳军中之事,至于婚姻之事,早就弃之脑后,故此至今尚未良配!”她自起事以来,便因为修行功法影响,早就没有生育能力,其后就没有考虑过后代,再之后与萧月、萧星两人互成连理之后,更是放弃了结婚打算,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政务之中。

    “那你族中是否还有子嗣?”江万里继续问道,简直就和查户口一样。

    萧凤虽是有所排斥,但却也没有多做掩饰,回道:“我自有孤苦,幸亏有真泽宫宫主收留,方才长大成人。所谓宗族,实在没有。”

    说实在的,若非没有强大的宗族依靠,萧凤也不至于定下大会选举制度。

    “那边好。”江万里又是松了一口气,但神色依旧凝重,继续问道:“至于这最后一个问题,只怕会稍有得罪,还请萧统领见谅。”

    萧凤微微颌首,应允道:“无妨,你继续问吧。若是能够回答,我自然可以继续回答。”

    “那好!”

    说道这里,江万里神色收敛,颇为凝重的看着萧凤,继续问道:“想必萧统领也应当知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而你更是久经战场,应该明白命运无常。若是你一旦生命消逝,到时候王爵又该由何人继承?”

    “这?”

    萧凤一时怔住。

    说实在的,她也曾考虑到继承人的问题,但看赤凤军之内,萧月、萧星虽是实力强大,但各自皆有缺陷,实在是没办法执掌整个赤凤军,宇文威才华自然是够了,但他乃是半路加入的,若其实力还有势力,很显然根本就难以压住场子,令赤凤军众人心服口服。

    至于成风、杨辉、马云冬等人,他们的实力也成问题,完全没有真正成长起来,根本就无法和蒙古对抗。

    算起来,整个赤凤军之内,竟然没有一人能够代替萧凤。

    江万里继续问道:“没错。届时王爵,又该有何人继承?”

    暗暗做出决定,萧凤深吸一口气,旋即诉道:“我若死亡,则王爵自动撤销,不予继承。”

    “不予继承?也就是终身爵?”

    江万里一时惊讶,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凤。

    赵昀亦是感觉诧异,错愕不已的看着萧凤,问道:“你确定只要终身爵?而不是世袭罔替?”

    这两者虽然都是王爵,但是终身爵仅限一人,人一旦死了那爵位自然消失,但世袭罔替却是能够世代继承,而且还不会降低级别,当然除此之外尚有第三种继承方式,那便是次第继承法,虽然也能够继承爵位,但是只能够继承次一级的,上一级还是无法继承的。

    毕竟在这个中古时代,依旧存有一人成仙鸡犬升天的想法,至于所谓的恩荫制更是大行其道。

    而宋朝之中的宗族之所以推崇恩荫制,也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让无法以科举手段成为官僚的人也能够有上升渠道,然后能够将自己的亲人也提拔上来。

    这种做法,于宋朝之中并不少见。

    然而萧凤只是潇洒一笑,朗声诉道:“没错。正所谓君子之泽、五世则斩!我既然将此身献给赤凤军,自然毫无其他想法。至于后代?便有他们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