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六章天下人
    翌日,天朗气清,正是上朝的好时机。

    萧凤也早早的起床洗漱完毕,穿上早就准备好的朝服之后,便随着前来的李庭芝来到了丽正门。

    丽正门之前,也早有守候的侍卫等待,然后便结过了李庭芝的指责,开始令早已在一边等待的侍女确认一下萧凤的贴身物品。

    此地乃是宋朝皇宫,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自然要谨慎一点。

    至于其中究竟经过多少繁文缛节,这里倒也不好细说,不过这一翻折腾下来,少说也过了半个时辰。

    待到确认完毕之后,萧凤随着殿前太监来到了崇政殿之前。

    一步踏入其中,萧凤顿感身躯似是陷入石头之中,根本难以动弹,神念一扫之下就感觉就在不远处,自有一股庞大气息盘踞其上,位于两侧亦是有两股气息直冲斗牛,好似炫耀一般朝着她发出挑衅。

    “这就是宋朝皇帝赵昀吗?没想到集众生之愿后,其实力竟然能够达到如此地步!但另外两人有是谁?他们两人实力也不逊于我,想必也是宋朝之中有数的强者。”

    萧凤暗暗想着,正欲抬头一观时候,却觉得识海之中,瞬间冲入一条黄龙,张牙舞爪、龙吟阵阵,当真是好不威风。

    被这一冲,萧凤近乎本能,体内玄火应心而动,亿万火焰腾空而起,朝着那黄龙卷起。

    此地乃是萧凤识海,自然不许别人擅自闯入,唯有击溃别人当是王道。

    似有感应,正当火海蔓延即将淹没黄龙时候,又见一道璀璨至极的昊光乍现,将漫天烈焰尽数挡住。

    眼见玄火被挡,萧凤眉梢微皱,识海之内玄火越烧越旺,转瞬间昊光削弱,不复之前威势,正欲一鼓作气彻底驱逐时候,又见一道清光纳入黄龙身上,簌然一闪已然消失无踪。

    “是试探我吗?没想到这宋朝之人竟是如此小心!”

    萧凤确认自己识海无碍之后,方才睁开双目,朝着远处望去就见远处龙椅之上,正坐着一位面色苍白、身子发福的中年男子。

    很显然,这位便是当今宋朝天子——赵昀!

    而于两侧文武百官身上,亦是散发出各种或强或弱的气息,很显然在场的众位莫不是身居真元的武者,其中成就丹鼎境的也不在少数。

    其中由以最前方的两位最为强悍,甚至气息绝不比自己低。

    其中一位应该便是当今政事堂首脑郑清之,另外一位身着道袍的,应当便是龙虎山正一道传人,现任张天师张可大。

    “看样子,之前那番动作,应该就是这两人弄出来的吗?”

    虽是明白过来对方只是试探武力,但萧凤却感觉恼火,心中亦是生出一股不信任的排斥感。

    强压体内心火,萧凤撩起身前长袍单膝跪下,朗声回道:“民女萧凤拜见陛下。恭贺吾皇福寿安康,永享天年。”

    “萧姑娘不必多礼,还请平身。”赵昀朗声诉道。

    “多谢陛下!”

    萧凤旋即站起身子,双目一凝便张口诉道:“只是陛下。我已经依照您的要求抵达此地,却不知您什么时候能够履行约定?册封我为王!”

    她这一说,立时便似在那平静的水缸之中,扔了一挂鞭炮一样,炸的满朝文武皆是瞠目结舌。

    赵昀听闻萧凤提及此事,面皮之上微微抽搐,显然是有些措不及防;而那郑清之亦是目露愠怒,亦是被萧凤这番所作所为弄得不知所措;他们两人皆是知晓此事,也明白唯有如此,才能够将萧凤“请”到临安,但也没想到这女子却是如此出乎意料,直接就在这大殿之上说了出来。

    如此表现,便是旁边始终闭目养神的张可大,亦是有些诧异睁开双目,瞧向萧凤。

    “闭嘴!你这个无耻之徒!”

    尚未等三人发话,于大堂之中,一人已然快步走上。

    萧凤嘴角微翘,似是早就知晓会有人这般模样来,问道:“你是谁?”

    “在下留梦炎,全因见你这厮口出妄言,故此不忿,特来和你讨教一二。”

    留梦炎下巴微微翘起,尽显桀骜之态,对着在座的诸位长身一辑,辩道:“自秦朝覆灭,汉朝初立之时,彼时项羽因灭秦之功而大肆封赏,虽有诸王争雄之举。其后唯高祖英明果断,诛灭华夏诸位王侯,方有汉朝百年之治。历经三百载之后,经历三国争雄,天下归晋。然,晋朝立国不稳,为求安定朝政,晋武帝遂以封王一事,以求压制世家。谁料之后诸王膨胀,为求争夺朝政,遂有八王之乱,其后五胡乱华、南北两分,华夏大地几乎陷于濒危之中。”

    诉说至此,众人听了莫不是微微颌首,显然是颇为认可。

    见到众人赞许目光,留梦炎神色更甚,复有望向萧凤,却见萧凤亦是饶有兴致看着自己,并无他所料想的气急败坏,怒意横生之下,又是诉道:“正因知晓封王弊端,其后隋唐莫不是谨慎以待,更不敢轻授王爵。至于此女?”

    一指远处萧凤,留梦炎言辞更是激烈,呵斥道:“吾未闻你立有寸功,便是于我朝之内,更无丝毫声望。就凭你一介女子,如何能够僭越称王?”复有转过身来,“噗通”一声已然跪在地上,口中已是充满哀伤:“陛下。殷鉴不远,难道您忘了昔日武曌之祸?”

    他这一说,立时勾起朝中诸臣心中疑惑,纷纷诉道。

    “没错。不过是一介北归女子,能够赐侯已然难得,如何能够封王?”

    “不过是侥幸击败了蒙军,便不知天高地厚,妄想称王?这女子,当真以为自己乃是玄女转世!”

    “呵呵!而且看她这番模样,还不知晓究竟是用什么手段挫败对手呢!”

    “……”

    诸般讥讽,全数钻入萧凤耳中。

    然而萧凤却只是双目阖上,静静的立于殿中,浑然无视众人的议论。

    那留梦炎眼见小疯子这般姿态,脸上得色越发浓郁,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来,正欲继续诉说时候,却自一边窜出一人来,正是李庭芝。

    留梦炎顿感不妙,正欲呵斥时候,却见李庭芝昂首对着赵昀诉道:“陛下,臣有异议。”

    “哦?李参议,不知你是否有何见解?”赵昀本为留梦炎那请进冒犯之举而感到头疼,眼见李庭芝走出来之后,便感觉心中一喜,连忙问道。

    李庭芝一扫堂中众位大臣,立时诉道:“陛下!臣以为萧统领所言虽有冒犯之举,但依照她之功勋,臣以为不无道理!”

    这一番话,立时让朝中群臣纷纷呵斥起来,而那留梦炎亦是仗着众多大臣支撑,高声喝道:“此女不过一介民妇,偶有侥幸修到如今地步,如何能够赐予王爵?若是她这等村妇也能青史留名,那我等又该如何自处?”

    若说留梦炎为何这般恼怒,不过是因为他的名声为萧凤所夺罢了。

    毕竟他于此次科举之中,可是一举夺得状元身份,按理说本该是官运亨通时候,然而这时却突现一人绽放万千光辉,瞬间夺去本应该投到他身上的光辉,更是张口就说要当今圣人以王爵相赐,如此情形岂能轻易饶恕?

    “为何不行?”

    李庭芝高声辩解:“尔等也应当知晓。此女曾于蒙元境内起事,数番交锋灭敌十数万,便是古之名将也不过如何。其后更助我朝剿灭祖龙,确保四川一代安宁河西。如今时候,更是自蒙古手中,强夺汉中一带,护得汉中居民安康。且问在场众人,谁能创下如此功勋?”

    目光所到之处,那些大臣莫不是闪烁其词,显然也感觉颇为心虚。

    留梦炎愠怒更胜,又是喝道:“但她不过一介女子,如何能够占据高位?如此一来,岂不是牝鸡司晨?如此乱象,实乃天下祸乱之首,依我看法。唯有将此女赶出朝堂,否则如何能够让天下人安心?”侧目瞧着萧凤,显然是透着彻骨仇恨!

    “哦?天下人?然而汉中之内,在我尚未入主时候,正处于兵灾之中。若非我一力主导,如何能够今日之安康和谐?”萧凤面露讥诮,冷笑道:“却不知你这天下人之中,何时能够代表我汉中之民?”

    “你!”

    留梦炎一时哑言,正欲说话时候,又被萧凤郎朗话语硬生生的给堵住了。

    其余人首见萧凤诉说,亦是一脸诧异,虽欲张口争辩,无奈那貌似瘦削的身影,却如一栋山一样,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口,令他们全然说不上话来。

    “而我于北方中原一代浴血奋战时候,驱逐鞑虏时候。所到之地,那些人莫不是赢粮而景从,皆奉我等为救困救难之辈,只因为唯有我们,方才愿意为他们而战斗。这浩浩中原百姓,何时轮到你这厮替他们说话?”

    字字如刀、句句似枪,具是戳在留梦炎身上,令他只能目瞪口呆,一脸痴傻的立在殿中,教人看着宛如傻子。

    负手在背,萧凤冷然诉道:“天下人?你这厮,还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