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五章宫斗
    “我朝自立朝以来,便不曾因言论论罪。阎贵妃也是好奇,何必因此动怒?”一边的贾贵妃张口劝道。

    谢道清露出无奈模样,亦是回道:“谢姑娘倒也大肚,未曾追究此事。”复有露出一丝酸涩来,诉道:“只是我治宫不严,让萧姑娘见了,实在是抱歉了。”

    “皇后无需客气。”

    萧凤安慰道,想起自己麾下曾经闹出的叛乱事件,便道:“正所谓人心叵测,世事难测,人这一生又岂能事事如心?就拿我当初来说,当时候一时忽略,让叛徒混入军中却未察觉,结果临到决战时候那些人竟然逡巡不动,结果导致我军全军覆没。若非有两位徒弟努力,只怕就连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她所说的乃是静海一战,彼时因石珪等人叛乱,结果导致赤凤军突围失败,就连萧凤也在此战之中耗尽实力,若非有蜗皇之力护身侥幸化作石卵,否则断无生存可能。

    谢道清亦是听闻此事,心中升起好奇:“那当初你们究竟是如何从困境之中走出来的呢?”

    “此事说来也是复杂,不过当初我大多数时间多是处于沉睡状态,故此对其中经过也不太清楚。”萧凤看在眼中,心中暗叹一声,旋即诉道:“至于究竟是如何走到现在,不过是因缘际会,得到众位将士襄助,外加一些小小的努力罢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透着无比的沉重。

    于萧凤来说,实在是不想回忆起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情,那些对她来说充满着太多鲜血以及死亡!

    谢道清顿感其中悲哀,又是满怀歉意诉道:“抱歉,让你想起不好的回忆了。”侧目看到桌上摆的一些甜点,又道:“这些乃是我亲手做的玫瑰饼,不知你是否尝一尝?看看味道如何?”又见身边两位面露不满,不免感觉心中更是无奈,又道:“当然,两位妹妹也尝一尝,如何?”

    几位侍女立时便将这玫瑰饼分给四人食用。

    萧凤眼皮微跳,自知无法推辞,就从中取了一块塞入嘴中,轻轻一咬,便感觉口中满是馥香,舌头之处更有一股酥麻之感,不免被勾出腹中饿虫来,两三口便将这饼吞入腹中。

    “这玫瑰饼果然不错。可算得上是人间美味。”

    舔了舔嘴唇,萧凤又是抬头想要再拿一块,却见三人才刚刚从上面咬下一块,腮帮微微鼓动,很显然细嚼慢咽着呢。

    谢道清喉头一动,将口中之物吞了之后,从身侧取出一方手帕拭去唇上碎末,口中发出一阵轻笑:“萧姑娘果真豪爽,却不似我江南女子。”

    “没错。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像你这种吃法呢。”阎贵妃亦是身子颤抖,甚至令胸前之物不住颤抖,掩笑道:“不过我很好奇,像你这种吃法,真的能品尝出什么滋味来?”一对媚目大着胆子看着萧凤,丝毫不掩心中好奇。

    她却是知晓纵然萧凤实力惊人,但自己毕竟乃是南宋皇帝的妃子,对方是不会贸然做次的。

    萧凤摇摇头,自嘲道:“自起兵时候,莫说是滋味了,就连是否能吃饱饭也成问题,哪里还有时间慢慢品尝?”

    “萧姑娘果然是宅心仁厚,难怪能够成就今日成就。”

    谢道清轻声一叹,立时便放下手中之饼,叹道:“而现在我朝士兵就在前线为着咱们作战,并且冒着风雪,受着饥饿,只求能够保证此地安宁和谐。一想到此处,我便感觉伤悲,就连食欲也少了许多。”

    旁边的贾贵妃却是冷嘲热讽了起来:“你这般唉声叹气,他们如何得知?更何况区区一块饼,又能够让多少人充饥?”

    谢道清虽是愠怒,但一想到自己所行,也自觉无解,便只好噤声不说,一时间气氛就变得凝重起来。

    萧凤见到三人如此表现,心中自然明了三人矛盾已久,纵然维持表面和谐,但背地里却总是唇枪舌剑的,斗得是不亦乐乎。

    她微微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且见一弯明月悄然现身,便知晓时辰已经不晚,就起身诉道:“如今时候时辰已经晚了,在下明日时候更要早期以免耽搁时间。不知可否允许在下离开?”

    对于这宫斗事情,萧凤自是毫无兴趣,只想要趁着这个时候赶紧离开,以免搅入三人争斗之中。

    谢道清神色一愣,侧目看见身边两人皆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只好欠身回道:“自然可以!只是今夜来的匆忙,所以未曾多做准备。日后若是有机会,不知咱们是否还可以见面?”神色充满懊恼,很显然对身边两位颇为不满,否则她又岂会和萧凤只能进行这种充满尴尬的对话?

    “当然可以。”

    萧凤颌首回道,正欲离开时候,却想起玫瑰饼的味道,便转过身来求道:“只不过我刚刚入城,尚未用过膳食。不知可否将这些玫瑰饼赠与我?”摸着轰隆作响的肚子,萧凤脸上充满无奈。

    谢道清双目一亮,立时便将盘中之物全数递给萧凤,诉道:“当然可以。这些东西,本就是为了招待你而制作的!”

    “那谢谢了。”

    萧凤接过这盘食物,便从中取过一块来朝着嘴中塞去,双颊咕噜咕噜的,很显然也是饿得慌。

    要知道她刚刚进入凤梧府的时候,本打算用过膳食就休息,孰料还未安顿下来就被召来,现在肚子那叫一个饿得慌,所以吃的时候也不免有些急了。

    就这样,她一边吃着,一边朝着凤梧府走去。

    看着萧凤离去,谢道清却是露出羡慕来,暗暗赞道:“好一位奇女子。如此表现,当真不愧是豪杰英雄。”

    “那人终于走了吗?本以为她会在这里待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走了?”

    朝着远方张望着,阎贵妃目中尽是嬉戏,笑道:“我还以为她会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呢。唉!要知道,这家伙还真是稀奇,莫不是因此早就知晓她乃是女子,我还以为对方就是一个男的呢。”

    “哼!”

    贾贵妃却冷哼一声,侧目瞪了谢道清一眼,诉道:“再如何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如何能够成就王霸之业?你这般拉拢,莫非以为这样便能够巩固地位吗?”

    谢道清顿感血涌上头,脸色一红喝道:“你们!难道就不能多多为国朝考虑一下吗?”

    “考虑啥?我不过是皇帝的妃子罢了。若是想要考虑,难保不会被那群大臣参上一本?届时如同我这样的孤家寡人,只怕就连一杯黄土都没有。”阎贵妃讥诮说着,也不向谢道清告别,便朝着远处走去:“而且现在这么晚了,若是再不休息,只怕我这皮肤,便会变得枯燥。到时候若是圣人因此而不理我,那我该怎么办啊?”

    一步一摇、极尽妖娆,阎贵妃此人,当真是绝色妖物,难怪能够让赵昀沉迷其中。

    贾贵妃冷笑一声,讥讽道:“说起来,我也应该走了。要不然让人看见了,还以为后宫不睦呢。到时候若是告到圣上之处,只怕你又以此事责备我,”一甩手,亦是从此地离去。

    原地,只留下谢道清一人,一脸无奈。

    “这皇宫,当真是一个囚笼。”

    谢道清双目一亮,立时便将盘中之物全数递给萧凤,诉道:“当然可以。这些东西,本就是为了招待你而制作的!”

    “那谢谢了。”

    萧凤接过这盘食物,便从中取过一块来朝着嘴中塞去,双颊咕噜咕噜的,很显然也是饿得慌。

    要知道她刚刚进入凤梧府的时候,本打算用过膳食就休息,孰料还未安顿下来就被召来,现在肚子那叫一个饿得慌,所以吃的时候也不免有些急了。

    就这样,她一边吃着,一边朝着凤梧府走去。

    看着萧凤离去,谢道清却是露出羡慕来,暗暗赞道:“好一位奇女子。如此表现,当真不愧是豪杰英雄。”

    “那人终于走了吗?本以为她会在这里待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走了?”

    朝着远方张望着,阎贵妃目中尽是嬉戏,笑道:“我还以为她会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呢。唉!要知道,这家伙还真是稀奇,莫不是因此早就知晓她乃是女子,我还以为对方就是一个男的呢。”

    “哼!”

    贾贵妃却冷哼一声,侧目瞪了谢道清一眼,诉道:“再如何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如何能够成就王霸之业?你这般拉拢,莫非以为这样便能够巩固地位吗?”

    谢道清顿感血涌上头,脸色一红喝道:“你们!难道就不能多多为国朝考虑一下吗?”

    “考虑啥?我不过是皇帝的妃子罢了。若是想要考虑,难保不会被那群大臣参上一本?届时如同我这样的孤家寡人,只怕就连一杯黄土都没有。”阎贵妃讥诮说着,也不向谢道清告别,便朝着远处走去:“而且现在这么晚了,若是再不休息,只怕我这皮肤,便会变得枯燥。到时候若是圣人因此而不理我,那我该怎么办啊?”

    一步一摇、极尽妖娆,阎贵妃此人,当真是绝色妖物,难怪能够让赵昀沉迷其中。

    贾贵妃冷笑一声,讥讽道:“说起来,我也应该走了。要不然让人看见了,还以为后宫不睦呢。到时候若是告到圣上之处,只怕你又以此事责备我,”一甩手,亦是从此地离去。

    原地,只留下谢道清一人,一脸无奈。

    “这皇宫,当真是一个囚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