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四章谢道清
    正在凤梧府外面,李庭芝听着三人谈话,顿时感觉面皮发烫。

    但一想到今夜时分的宴席,他便鼓起勇气踏入房内,对着三人躬身一辑:“萧统领,不知您今晚是否有空?若是有空的话,可否随我前往皇宫一趟?如何?”

    “不是说明日时候才会上朝吗?莫非今夜时候,便要前往皇宫?”萧凤微微皱眉,带着疑惑。

    按照大礼,她等先在这凤梧府之中经过洗礼之后,方才会在明日早朝之中,于宋朝文武百官的瞩目中踏入皇宫之内,并且接受宋朝皇帝的接见,至于赤凤军之中备好的众多礼品也会在这个时候呈上,作为接受封王的祭礼,当然宋朝也会赠与一些礼物作为回馈,程序可谓是异常繁琐。

    但宋朝向来以礼仪之邦自居,萧凤作为赤凤军的首领,华夏的守卫者自居,自然也不好推拒。

    李庭芝一脸苦恼,苦笑道:“不劳烦您知晓,我朝皇后在听闻您的存在后,曾经将城外的说书人招入宫中,请他将您的事迹一一阐明。若是没有听闻倒也罢了,但被那说书人一说,她在听闻您所做的那些事情之后,反而对您产生莫大好奇,故此听闻您来到这里之后,就在今晚时候,于安宁宫中特意为您设了一场宴席,为您接风洗尘!还请您先洗漱完毕,随我一同前往安宁宫!”

    “原来是这样?”

    萧凤一听,顿时感觉苦笑不已。

    当初时候,她豁尽性命和敌人对抗,不过是为求能够生存下去。

    谁料这些事迹传播开来,反而教人越传越夸张,玄女转世、天庭赌约什么的,全都弄出来,如今时候更是在这幽深宫内,也冒出了一个两个的迷妹。

    李庭芝面露苦楚,低声问道:“不知您是否愿意移驾?”

    “那她们呢?”侧目看了一眼朱玉真、杨凤还,萧凤问道。

    她乃是地仙,便是眼前乃是千军万马也丝毫无惧,但是这两人乃是寻常女子,若是出了什么问题,那可就危险了。

    李庭芝回道:“放心吧。我会下令此地侍卫严防死守,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那就好。”萧凤松了一口气,只需这两人安全她便放心了,旋即一指门外,吩咐道:“你且在前面带路吧!”见到两人目中露出忐忑之色,又是安慰道:“至于你们两人,就先去歇息吧。毕竟这一路舟车劳顿,想必也是疲倦了,莫要熬夜等我。至于我?”嘴角露出自信笑容来,诉道:“自然会安然回来的。”

    立在一边,李庭芝眼瞳稍稍一紧,旋即恢复了原来模样,心中暗想:“这位萧统领当真谨慎,倒也不愧是战场上走出来的。”目光淡漠,像是之前那紧张样子不曾出现,继续问道:“那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当然!”

    萧凤微微点头,便跟在李庭芝身后,朝着远处皇宫走去。

    凤梧府位于临安府以西,靠近西湖地区,乃是曾经的王府改造而成,距离凤梧府大约半里之外便是禁军驻扎之地,若要进入皇宫,便需要由仁美坊响动,等到到了清河坊之后转向南方,由达到一直前进等到进入和车门之后,便是南朝皇宫居住之地。

    但今日却非正常进入,所以需要由北侧严正门而入。

    路途也不甚长,大约只有十里之遥,但路上却是人潮人涌,所以就有些阻塞,等到来到安宁宫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

    “那里便是安宁宫吗?”

    微微抬头看着远处宫殿,萧凤斜眼看了一下李庭芝。

    此刻两人已经来到了东便门之前,但这东便门却是大门紧闭,显然寻常人等是无法进入其中的。

    她倒不是害怕区区一道城门,但此地乃是南宋皇宫之地,若是就这么大刺刺的闯入其中,显然乃是无礼之举,以萧凤慎言慎行的性格,也不可能走出这种行径来。

    李庭芝应声说道:“没错。只是此地乃是皇城内宫,按照律令我是无法进入其中的。”有感觉到萧凤看来得怀疑目光,便道:“当然,您乃是女子,自然能够轻易进入其中。”说着,自身侧取出一块令牌,递给了那些正在把守城墙的侍卫。

    这侍卫见了令牌之后,立刻便诚惶诚恐起来,对着两人连连拜首,然后就将此门打开。

    李庭芝这才吐出胸中浊气,身子一欠,对着萧凤又是施礼:“萧统领,请了!”这时目中却露出担忧之色,显然是有些紧张。

    来到这里,他是无法在继续进入其中的,而到时候若是皇后出现了什么状况,那可就万死不辞了!

    “你放心吧,我是不可能冒着两国交恶的目的而伤害皇后的。”萧凤连连摇头,然后安稳一步踏过东便门,进入这后宫之中。

    芳草茵茵、绿水环绕,这里倒是一个不错的休闲时候。

    而在远处,正摆着几张凳子,还有一方小桌,桌上正摆放着一些点心,而在凳子之上却是坐着三人,中间一人面容白皙、身着一件绿色宫裙,透着清丽之色,左边一人却穿着一件朱色宫裙,尽显雍容华贵之态,最后一人却是身着一件紫色衣裳,衣裳微露却将大腿以及胸脯露出,透着一股妖娆媚态。

    三者皆是各有风格,可谓是百花争光、月宫斗艳。

    萧凤停住脚步,身形稍稍一曲,却是拱手对着三人施礼,问道:“在下萧凤,拜见诸位!”礼毕之后,已然挺直腰杆,尽显一股脱俗之态,只是目光清澈看着三人,透着询问之色。

    “素闻萧统领英姿勃发,有男儿之色,今日一见果真了得。”当中一人嘴角微抿,矜持一笑诉道:“我曾经随同官家上朝时候,曾经听闻朝中大臣谈及你的事迹,所以便有些好奇。若是有些叨扰,还请抱歉。”又见萧凤始终站在三丈之外,便吩咐道:“快些半张椅子让萧姑娘坐下,可莫要怠慢了这位巾帼英雄。”

    旋即便有一位侍女搬来椅子,放在三人对面。

    萧凤玉首微微一沉,谢道:“谢皇后宅心仁厚,萧某久仰。”一撩长袍,在那椅子之上坐定之后,便将心中疑惑道出:“只是不知谢皇后今夜召我入宫,究竟所为何事?”只见三人座位还有表情,她便认出当中一人正是当今皇帝赵昀的皇后谢道清。

    “萧姑娘果然是快人快语,颇有名将风范。”

    谢道清宛然一笑,眉头之上却露出一丝愁容来,诉道:“只是我久居宫中甚是苦闷,为解心中郁结之心,方才将萧姑娘招入宫中,想要了解你为何走上这条道路?毕竟那蒙古实力实在强悍,便是官家也多有担忧。而你不过是一介女儿之身?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些?”顿觉话中有些惊扰,她顿时收住话头,看着萧凤的神色,更是带着歉意。

    另一边,那雍容女子却是伸手拍了拍嘴,透着一股困顿来,诉道:“皇后,我以为你想要见的究竟是谁呢?原来是名震天下的赤凤军萧将军啊!只是你深夜时候召她来这做什么?难不成想要向她学习练兵骑马的本事?只是你身躯孱弱,只怕圣人可不会允许你上战场的。”侧目瞧着皇后,显然带着一股子怨气。

    谢道清脸色一沉,正欲呵斥时候,旁边的那妖娆女子亦是轻舒双臂,一对欺赛胜雪的雪乳几乎呼之欲出,诱得人几乎想要扑到上面去,一偿其中滋味如何。

    她亦是露出困顿模样,埋怨道:“没错!按照往常时候,人家在这个时辰可都已经躺在床上了。你就算是要见人也就罢了,但是将我们两人拉来做什么?毕竟咱们可不似这位,能够纵横沙场,势压男子一头啊。”眉目微微一扬,却是落在萧凤身上,尤其是在胸口之处停留更久,口中亦是啧啧称奇:“不过也难为你了,生得如此英伟,只怕也是很难嫁出去啊。”说着,一挺胸前雄伟,更是带着得意。

    “这女子!嘴可真损啊。”

    萧凤额头微拧,脸上笑容顿时僵住。

    若论她这一辈子最懊恼的,那便是因为提早修行武功,导致自己生长发育几乎停止,根本就是一个太平公主。

    只是军中多数人顾念她乃是自家主公,所以也不敢谈论此事,没想到今日时候却被眼前女子点破这一点。

    未等萧凤发怒,谢道清已然愠怒,喝道:“阎贵妃,你乃是官家妃子,可不是从前姬妾,若是这般说辞,莫要怪我拿出皇后威严。”

    她这一怒,立时便让阎贵妃面露不悦,嘟嘟囔囔道:“我不过是说出一些事实而以,何必这般恼怒?而且啊,她本就是太平——”正欲抬头,却见远处一道冷冽目光横扫而来,立时让她身子一顿,将口中之话全数噎住,更不敢和之前一样放肆。

    萧凤眼见三人争吵,从旁劝道:“皇后。她也是心直口快,无需苛责。若是因为我而令尔等起争执,还请抱歉。”

    虽是被人点破身体缺陷,但萧凤也非那等小鸡肚肠之人,更不想要在这个时候拉下坏印象,便从旁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