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三章凤梧府
    不理会周围人议论纷纷,马车在禁军的守护下,“咯吱咯吱”压着铺设好的石板,缓缓驶向前方已经准备妥当的府邸。

    而在府邸之前,李庭芝已经带着府中的护院、丫鬟们站在门口,见到远处前来的马车,心中紧张之下,却是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所说的也大抵和萧凤的到来有关。

    李庭芝眉梢微皱,轻轻咳嗽一下,众人立时停住话语不敢出声,身子亦是挺直,唯恐让人看出自己不敬之处。

    远处,马夫眼见已经来到府邸,轻轻拉了一下缰绳,八匹战马齐齐停住,而那车子也应声止在府邸之上,眼见车中之人来到,众人一时间也是紧张不已。

    李庭芝深吸一口气,来到了岳琪身前,微微躬身谢道:“岳将军,这一路幸苦你了。”

    “此为国朝重事,而我为忠良之后,岂能容许有歹人坏此良机?所幸一路上平安无事,倒是让你担心了。”岳琪拱手诉道:“如今时候,赤凤军统领已经安然抵达,我应该前往官家那里述职。而之后府中的安全事宜,就拜托你了。”

    李庭芝颌首回道:“那就多谢岳将军了。”

    正在这时,却自马车之中传来一个声音,声音清脆悦耳,但却透着森罗威严之色。

    “已经到了吗?”

    平淡的一句话,顿时让岳琪、李庭芝两人真元一凝,几乎难以喘息。

    他们两人立时颌首,诉道:“已经到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应该下车了吧!”

    萧凤缓缓诉道,这马车虽是宽阔,容纳三人完全是绰绰有余,但若是在这里面呆久了,便会感觉分外憋闷,只是她碍于宋朝礼节问题,故此也不好推辞,便由着对方安排。

    如今抵达安排的府邸,她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从马车出去,呼吸那自由流动的空气。

    被这一问,两人面面相觑,互相对了一眼,旋即诉道:“自然可以!”

    “很好。杨凤还,你且帮我挑开帷幕,让我出去。”萧凤吩咐了一声,随后便从马车旁边钻出一人来,正是杨凤还。

    见到此女,众人齐齐看去,齐齐叹道:“好一个钟天地之灵秀的少女。”心中亦是想道:“只是一位丫鬟便有如此姿色,那赤凤军首领又该是什么模样呢?”

    杨凤还刚一落地,余光一扫周围人目光尽数集中在自己身上,顿感身子一抖险些跌倒在地,口中连连喘了几口气方才恢复下来,这般场景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自然感觉压力甚大。

    强压心中紧张,杨凤还颤抖着双手,捧着手中玉杖抵到帷幕之前,然互将其缓缓拉开帷幕,诉道:“还请主公下车!”

    这一声,似是在宣告什么一样,令众人皆是齐齐屏息,静待着其中之人的道来。

    皓腕自车中探出,于朱红色的衣衫之下,真如那雪山之巅的白雪一般皎洁无双,不染丝毫尘埃。其后,众人却感眼前一黑,似乎整个天空瞬间暗下,过了一会儿方才恢复,随后凝眉望去方才见到于府邸之前,正立着一个少女。

    此女身着一件黑袍,但是于袖口还有衣襟之处,却是以朱红点缀,只是寻常的红黑搭配立时便令萧凤全身上下,都透着神秘至极的霸道风采,也将其那独霸天下的气质彰显出来,而她那一袭乌黑秀发简单的束在脑后,头上仅仅插着一根玉簪,如此简单的装束更是多出出尘之色,将其和别人完全独立开来。

    “恭迎萧统领拜访凤梧府!”

    且见此人,远处众多丫鬟、护院纷纷俯首拜倒在地,口中连连称呼起来。

    “各位无须多礼,还请起身吧。”萧凤轻轻一挥,立时便让众人纷纷立起身子,也不理会他们惊诧的神色,便迈开步伐朝着那府邸走去。

    紧随其后,杨凤还、朱玉真亦是连连跟上,唯恐落后一步。

    只是这时,远处正欲离开的岳琪却神色一愣,不由得勒住战马,凝目朝着朱玉真望去。朱玉真似是察觉到岳琪目光,立时便低下头,将整个脸蛋遮住,快步走入府邸之中,不见踪迹。

    李庭芝并未察觉,只见岳琪还待在府邸之前,便问:“岳将军不是说要回到宫中述职吗?为何停在这里?”

    “没什么。只是看到许久未见面的熟人了,所以才一时愣住,若有得罪还请抱歉。”岳琪连忙躬身谢道,便一拉缰绳,令胯下战马带着他朝着远处皇宫奔去。

    这一路上虽是波折不行,但是也有许多事情需要告诉官家,自然没有时间停留。

    李庭芝暗叹一声:“这一路虽是安全了。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希望日后能够稍微有些安稳的日子啊!”脸上全数布满苦涩,他似乎已经看到这临安城中,究竟会因为萧凤的到来,而掀起多大的波澜?

    这一切,无人知晓!

    但李庭芝明白,自今日之后,将再无安眠之日了。

    进入府邸之内,萧凤一扫府中之景,便感觉一股喜庆之色扑面而来,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崭新的,包括房梁、瓦檐还有红漆,皆是新完成的,可以看见这宋朝究竟废了多少功夫。

    “没想到这宋朝做事倒也快,居然在月余时间就将整个府邸翻新了一遍!”杨凤还就像是那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四下里张望着,看着这一切;“而且这环境比之咱们的政枢府也是一点不差。看来他们也不想传说之中的那样拖沓啊!”

    萧凤笑了笑,回道:“杀头的生意有人做,没钱的买卖无人干。若是将大把的银子洒下来,就算是将整个府邸给你重新盖一间都有可能,更勿论将其重新翻新了一遍。”

    和赤凤军缔结盟约,乃是当今政事堂既定的目标。

    而为了能够让萧凤有宾至如归的感觉,那些朝中相公自然砸下诺大的资金,就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凤梧府修建完毕。在金钱的刺激下,那些商人如何不会使出各种手段,令这所府邸重新焕发生机?

    “这倒也是!”

    杨凤还轻轻一笑,诉道:“咱们也没有跟他们说过这种要求,就连那欢迎仪式也未曾插嘴。没想到这些人便迫不及待弄出这些东西来,显然只是为了从中捞钱罢了。”

    她作为主事,自然也见过许多贪官污吏来。

    这些官僚最怕的不是有事,而是没事,毕竟啥事都没有,就没有地方捞钱了,但若是有事的话,甭管这事是好是坏,他们一点都不会理会,只是想要从中上下其手,看看能不能弄出一点钱来。

    翻新这些府邸,便是这个缘由。

    萧凤亦是嗤之以鼻,嘲讽道:“没错。将百姓献上的众多赋税用于这些华而不实的地方,就是为了能够满足我一人住所之用。看来这个朝廷,也算是腐朽至极了。”

    想当初,萧凤为了能够便于处理政务事情,准备修建政枢府的时候,军中一应人等皆是存有大兴土木,建设一座宫殿的意思。

    更甚者,还有建议

    唯有她力排众议,以长安城之中诸多富豪遗弃的府宅为根本进行改造,方才有今日政枢府之景,

    微微侧目,却见朱玉真眼神飘忽不定,便有些担心问道:“

    “没想到这宋朝做事倒也快,居然在月余时间就将整个府邸翻新了一遍!”杨凤还就像是那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四下里张望着,看着这一切;“而且这环境比之咱们的政枢府也是一点不差。看来他们也不想传说之中的那样拖沓啊!”

    萧凤笑了笑,回道:“杀头的生意有人做,没钱的买卖无人干。若是将大把的银子洒下来,就算是将整个府邸给你重新盖一间都有可能,更勿论将其重新翻新了一遍。”

    和赤凤军缔结盟约,乃是当今政事堂既定的目标。

    而为了能够让萧凤有宾至如归的感觉,那些朝中相公自然砸下诺大的资金,就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凤梧府修建完毕。在金钱的刺激下,那些商人如何不会使出各种手段,令这所府邸重新焕发生机?

    “这倒也是!”

    杨凤还轻轻一笑,诉道:“咱们也没有跟他们说过这种要求,就连那欢迎仪式也未曾插嘴。没想到这些人便迫不及待弄出这些东西来,显然只是为了从中捞钱罢了。”

    她作为主事,自然也见过许多贪官污吏来。

    这些官僚最怕的不是有事,而是没事,毕竟啥事都没有,就没有地方捞钱了,但若是有事的话,甭管这事是好是坏,他们一点都不会理会,只是想要从中上下其手,看看能不能弄出一点钱来。

    翻新这些府邸,便是这个缘由。

    萧凤亦是嗤之以鼻,嘲讽道:“没错。将百姓献上的众多赋税用于这些华而不实的地方,就是为了能够满足我一人住所之用。看来这个朝廷,也算是腐朽至极了。”

    想当初,萧凤为了能够便于处理政务事情,准备修建政枢府的时候,军中一应人等皆是存有大兴土木,建设一座宫殿的意思。

    更甚者,还有建议

    唯有她力排众议,以长安城之中诸多富豪遗弃的府宅为根本进行改造,方才有今日政枢府之景,

    微微侧目,却见朱玉真眼神飘忽不定,便有些担心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