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二章天渊之隔
    “说什么为民考虑,还不是怕他们吗?”

    贾似道不以为意,长袖一甩弃下吕文德,就从此地离开。

    对这些事情,他却是受够了。

    看着那远去身影,吕文德埋怨道:“虽然你姐姐乃是官家宠妃,也是忠良之后。但如今危急情况下,官家可未必就愿意为你得罪赤凤军!以后,你就好自为之吧。”正说着,自府中又是走出两人来,其中一人见到吕文德,立时叫了一声:“大哥!”

    吕文德乍听有人唤自己,立时侧目望去,旋即惊喜起来:“原来是小六子!你怎么在这?”

    只因为那人正是他的六弟吕文焕,和吕文德一身武艺不同,这吕文焕颇有才华、犹擅诗文,故此前来临安,想要一试科举,看看能否金榜题名,也来一个光宗耀祖。

    吕文焕亦是一脸欢喜,一步上前颇为激动的握住吕文德的双手,兴奋的说道:“我和汉辅兄进京赶考来者,因为见到此地热闹非凡,便跑到这里观景。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大哥了!”

    “哦?那这一次,你可有万全的机会?”

    吕文德自是高兴,他自恃武艺高超,但无奈学识不行,所以早早放弃了科举一途,自投宋军之中另谋出路。

    吕文焕神色一愣,苦笑道:“临安城中卧虎藏龙,我那些微末伎俩如何能够进入朝中诸位恩公眼中?”说着身形一侧,却是露出身后之人,介绍道:“譬如我身边这位,其学问便远超于我。”

    吕文德仔细一瞧,且见此人身形微拱,应当是长久伏案所制,脸上净白并无丝毫胡须,显然也是好洁之人,而起体内更是传出阵阵如潮如浪般的涌动之声,很显然其修为已臻巅峰,当超过自己。

    “那不知这位又是何人?”吕文德暗自惊讶,连忙躬身问道。

    然而此人却是眉梢微皱,似是有些不悦,正待说话时候,吕文焕连忙介绍道:“哥!此人乃是衢州人士,姓留名梦炎,乃是白鹿洞书院高徒,亦是当今政事堂郑清之之徒。”

    “哦!原来是白鹿洞书院高徒,吕文德慧眼蒙尘,未曾看出来,实在是失敬失敬!”吕文德赶紧屈身拜道,却不敢有丝毫懈怠。

    彼时宋朝之内,四大书院并立,其中屡有地仙现世,所培育出来的诸多学子亦是广播于朝廷之中,彼此互相纠缠,形成了庞大的文官体系,他虽是赵葵门下之人,但毕竟不是亲传弟子,面对这些高门子弟自然不敢有所懈怠。

    但留梦炎这才微露笑意,下巴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点了一下,算是回应了吕文德:“看来你便是吕文德了?”

    “没错,正是在下!”

    吕文德眼见对方态度轻蔑,双眉不禁蹙紧,但心中一想便旋即松开来。

    此刻他不过是一介寻常校官,而对方却是白鹿洞书院高徒,两者根本不是同一级别,若是惹恼对方只怕便会遭到对方的报复。

    “你的事迹我也曾听过。”留梦炎继续道:“能在万军之中取人首级,你倒是有昔日关羽之勇。只是可惜若是只有武勇之力,只怕你的日子,可就难了!……”一边摇头,一边还啧啧称奇,似乎是在嘲讽着吕文德。

    立在一边,吕文焕亦是察觉到留梦炎口中讥讽,便从旁劝道:“汉辅兄!我知晓你素来对武将存有敌意,但若非他们浴血奋战,如何能够保证此处安宁和谐?你这般说来,是不是过了?”

    “唉!你啊,还是什么都不明白?”留梦炎看着吕文焕,嘴角之处都充满着讥诮。

    吕文焕眉间怒气横生,先只是轻轻的摇着头,旋即蓦地抬高声音,喝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明白!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大哥?知道了吗?”

    “你若是执迷不悟,甚至包庇纵容你哥,日后自然能会知晓缘由。”留梦炎却没兴致理会在场两人,脸上始终带着那副高傲模样,施施然的从这里离开了。

    吕氏兄弟虽是恼怒,但是这里却并非他们老家霍邱县,于临安之中当街暴打进京赶考的士子,绝对会让当今南朝官家震怒,而最后只能是他们自己倒霉罢了。

    对于此事,他们两人也只能撂到一边了。

    而吕文焕许久未曾见到自己大哥,心中想念之下也连连询问吕文德关于前线战事。

    直到这一刻,他才弄明白这所官府,为何会有这么多人在忙碌。

    “原来是赤凤军统领要来?”口中念叨着,吕文焕对那人甚是感兴趣,能够以一人之力从蒙古垓心之处拉出一条军队,并且屡屡重创敌人,这番宛如传奇小说之中的情节,自然让这些学子为之憧憬,吕文焕自然也不意外。

    吕文德颌首回道:“没错。她的确是要来。”然而一想留梦炎、贾似道两人表现,吕文德却感觉这临安城之中,似乎出现了数条暗流,而这些暗流明显是针对赤凤军萧凤而来的。想到这里,吕文德心中但有更甚:“难不成这一次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吗?”仔细推算一下,却感觉这个大有可能。

    “哥哥,你也曾经和赤凤军合作过,却不知晓你是否见过此女?”

    吕文焕却是首次知晓,张口问道:“是不是当真和说书人说的那样,乃是九天玄女下凡?”

    吕文德顿时笑了,轻轻摸了摸吕文焕的头,甚是关切的说道:“孔夫子曾说过: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些不过民间传说,如何算的是真的?你还是好好休息复习课本,好在科举之中一举成名。知道了吗?”且见那留梦炎的得意样子,不免感觉露出几分哀伤,数番苦战却比不过对方一朝成名,这实在是让吕文德感觉心中恼怒。

    只是四大书院实力何其庞大,仅凭他一人如何能够对抗?

    “兄长。我明白了。”

    吕文焕连连颌首,想着之前父兄被留梦炎污蔑之状,亦感心中怒意横生,早在心中暗自下定注意,决定在科举之中一举成名,唯有如此方能不愧对族中栽培。

    两人之前本就天涯海角、各在一方,今日在这里一见面,自是感觉无比快意,些许朦脓睡意也是驱散,便找了一个僻静地方抵足相谈,一直到东方白肚皮泛了起来方才停歇,各自倚着柱子睡了过去。

    也不知晓过了多长时间,远处忽然传来数声炮声,顿时让两人惊醒。

    “这是什么声音?”

    吕文焕整个人如同被灌了一桶冰水一样,瞬间醒转过来。

    吕文德凝神一听,诉道:“是火炮!”

    “火炮?便是你曾经提起来的由赤凤军率先制造的火炮?”吕文焕立时恍悟,口中赞道:“没想到这火炮竟然有如此威力。一发之下、声震数里,难怪蒙军望风披靡,根本就毫无抵抗能力!”复有有些疑惑,诉道:“只是这炮声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是从何处传来的?”

    “不清楚,我们去看看?”吕文德看过来,眼中一副询问的样子。

    吕文焕连忙点头,神色雀跃无比:“没错!而且如此大的动静,若非有官家准许,别人应当不可能进行。莫非是赤凤军统领萧凤来了?”

    “或许如此!”吕文德亦是微微颌首。

    两人打定主意,立时便从亭中起来,朝着远处掠去。大约走了半刻钟的时间,两人便来到街道旁边,旋即就见到于街道两侧之上皆是立着禁军,他们莫不是身负重甲、手握利刃,冷峻的面庞上闪着戾气,管叫那些敢于冒犯的家伙身首异处。

    昂着头,吕文焕努力的朝着远处看去,就见一辆豪华马车正从城门口踏入其中,透过帷幕隐隐之中可以看到其中坐着一位少女,便道:“那便是赤凤军统领吗?”

    “应当是的!”吕文德身躯紧张。

    虽是相距足有一里之遥,但他依旧可以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股威慑之气,这股气比之赵葵亦是不遑多让,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八乘马车,还有禁军开道。这赤凤军统领好大的气派,竟然让当今如此看重?”吕文焕一边看着,也一边感到越来越惊讶,不免咂舌问道。

    吕文德回道:“此人修为已然达到地仙,更有蜗皇之力护身,便是当今圣上也难以对抗。而朝堂诸公虽是实力强盛,但莫不是垂垂老矣,若是和此女争斗,如何能敌?更何况此女亦非只是一人,其麾下两位徒弟亦是和她一样,成就地仙之躯,麾下带甲士兵多达十万,否则如何能够力抗蒙古,转战千里将那京兆府给夺了?”

    “哦?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等天才!”吕文焕更是惊诧莫名,眸中只剩下羡慕。

    他本以为这世间,留梦炎这等人物便是天才了,孰料这世界居然还冒出萧凤这等人物来,如此差距更是让他心生畏惧,几乎不敢直视对方。

    吕文德亦是苦笑起来:“没错!这个世界总是存在一些人,让你怀疑自己是否不够努力。”

    需要知晓,萧凤和他也是一样年龄,皆是双十年华,然而他现在却官途被阻,以至于需要在这临安城中百般通融,以求能够一展才华,但对方现如今却是带甲上万、幅员千里的一方诸侯。

    如此差距,当真是天渊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