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九章新的世界
    只可惜萧凤还未维持三分钟,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连连摇着头自嘲道:“我若是这么说,会不会太嚣张了?”

    改变世界这种事情,向来只有意志坚定、行事果决之人才能办到,而萧凤自诩平凡之人,若是在心中说说就是了,若是当真宣之于口,那她就不免有些尴尬。

    现在赤凤军才刚刚站稳脚步,距离改变世界,可还差很远了呢。

    萧月却似拨浪鼓一样,猛烈的摇着头,否决道:“不!姐姐。我相信你肯定会成功的。”

    “或许吧。不过在通往成功的道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伴我一直走下去。你,明白吗?”目中透着莹莹期待,萧凤递出自己的手送到萧月的眼前,这条路太过孤独,有的时候甚至需要和自己的部下对抗,而她自信难以抵御,但若是身边能够有人陪着,或许便可以踏上更高峰。

    正是因此,萧凤方才一直担忧着萧月,害怕她会因为之前事情而和自己生出间隙。

    萧月一时愣住,大抵是感觉紧张无比,十根手指绞在一起,那一直都是冰寒若刀般的冷硬面庞,此刻却罕见的透着少女的娇羞。

    她稍稍点了点头,用着极其细微的声音应了一声:“我自然明白。”一边说着,却是不由得抬起手,放在那和自己一样,貌似娇弱的玉手之上,温润的触感传来,也令萧月那心中盘踞的怒火瞬间熄灭,不负所存。

    虽是细微,但这句话却并未逃过萧凤敏锐的耳朵,立时便用力攥起萧月玉手,轻轻的一用力便将萧月拉起来,满是歉意的回答道:“当然,这件事情未曾询问你的意见,还请你原谅。不过你放心,我会小心谨慎,绝不会受到那些庸碌之辈所影响的!”

    “主公所述,我自然明白!”

    虽是女子之身,但萧月却自萧凤眸中看到阵阵情意,不免感觉心中莫名涌出一股冲动,身子一侧倒入萧凤怀中,本是锐意无匹的利刃,此刻却似情意绵绵的弱水一般,露出殷切的神色来。

    不用写,不需说。

    这一刻,萧凤已知对方心思,臻首微微一倾,已然感觉到自唇间传来的馥香之气来。

    她们两人平日里也不是没有过温存,但大抵都是只在私密之处才会进行,如今在这庭院之外、花丛之中,却因为知晓随时随地有人过来,反倒是平添了几分偷情之感。

    但这禁忌之情实难控制,一经触碰便再也忍耐不住,立刻便痴缠了起来。

    香津暗度,十指紧扣,似是已经忘却了周遭一切,只是沉浸在对彼此的依恋之中。

    却在这时,自旁边却传来一阵惊呼。

    “主公,你们这是——”

    似是诧异,似是害怕,但又带着好奇,这道声音立时便将两人惊起,赶紧分开。

    稍稍整理了身上衣衫,萧凤凝目望去,便见到于小巷之外正立着朱玉真、杨凤还两人,她们两人莫不是双目圆睁、嘴巴张开,完全一副痴呆模样,显然是被两人之前的样子吓呆了。

    “原来是你们两人啊!”萧凤眉目一皱,轻轻咳嗽一声,立刻便将两人惊醒,又问:“只是你们为何出现在这里?”

    杨凤还身子一震,连忙站直身子,回道:“这个,我之前偶然路过这里,发现这里有一株昙花。眼下正是盛开季节,便带着朱姐姐来到此地,想要一见昙花盛开景象。”

    “昙花?”

    萧凤微微侧目,旋即看到距离亭子三丈之外,正有三株昙花亭亭玉立,绽放着那皎洁的身子。

    她微微一笑,诉道:“原来是来此赏花。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再打扰你们赏花了。”说着,便一拉身边羞红脸的萧月,双足亦是迈开起来,朝着远处走去,口中亦是诉道:“我两人还有事情,就先离开吧。”萧月也不敢继续停留,便在萧凤的拉动下,赶紧从此地离开。

    和自家主公的私密事情就这样公诸于世,饶是萧月久历战争、身经百战,但依旧感觉羞耻至极,生怕会因此召来什么绯言绯语来。

    待到两人离去之后,杨凤还方才露出疑惑,侧目看着朱玉真,问道:“刚才主公和萧主事在做什么?”

    “你不知道?”朱玉真立刻愕然,上下打量了一下杨凤还,有些不可思议:“难道说你压根就不明白他们所做的事情?”

    杨凤还摇着头,回道:“又没有人和我说,我怎么知道?”旋即目中闪过一丝亮色,带着几分探求来,问道:“不过看你样子,你似乎明白她们之间的关系。不如和我说道说道呗!”

    “唉!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朱玉真摇着头,一脸的叹息。

    杨凤还撅起嘴巴,却是摇了摇头,罕见的透着追究来,诉道:“你若是不说,那我就问别人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又不会威胁到性命。”

    朱玉真连忙喊道:“不可!”见到对方困惑的神色,她作势在喉头之间比划了一样,威胁道:“你最好莫要去询问别人,要不然若是被主公知道了。她少不了会教训你一下,若是有可能,或许会直接取你性命!”

    “为啥?难道这种事情也是机密事情?”

    杨凤还挠了挠头,更是感觉困惑,口中连连嘀咕着:“不过是亲嘴而已,这有什么好隐秘的?”

    “唉!你却不知晓,这亲嘴儿岂是寻常之事?此番私密事儿,向来只存于闺阁之内,绝不会宣之于众。而且你也知晓圣人之言,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哪里有当众做这种事情的。当然,也并非没有,不过若是男女之间,便是被人见了,充其量也就是落得个风流才子的名头罢了。但若是女子之间,那便是背德忘伦之事,人人皆要喊打喊杀。”朱玉真眼见杨凤还依旧困顿,连忙解释了起来。

    “是这样啊!”

    杨凤还这才恍悟,说道:“这么说来,那主公和主事,她们两人乃是夫妻关系?只是她们两人皆是女子,又怎么是夫妻关系?”说着这些事情,让杨凤还越发糊涂了起来,弄不清楚眼下究竟是什么状况。

    她虽是学识渊博,但毕竟只是一介女子,多年来多数居于闺阁之中,每日里都是以学琴、赋书为重,更是处于尚未出阁的年岁,对男女之事自然知之甚少。

    朱玉真苦笑道:“并非夫妻!不过主公和两位主事关系之密切,只怕远超寻常夫妻。”

    “嗯?你怎么知道的?”

    杨凤还眼珠子乱飞,脑中顿时忆起萧凤和萧月、萧星彼此关系,这才发现她们三人关系甚是密切,甚至都到了衣同食、寝同被的程度。

    最初时候,她还以为乃是姐妹情深,但今日看来,只怕是另有原因。

    朱玉真一时愣住,旋即苦笑道:“我平日里无聊时候,也曾读过一些杂书,所以也知晓这世间,除却了男女之情,女性之间甚至是男性之间,皆会产生别样情愫。譬如龙阳君与魏安僖王,董贤与汉哀帝,皆是如此。只可惜史书之中,向来都不记载女子之事。但这千年历史之中,我想也应当存在一些人吧。”

    “男子也有?”

    杨凤还却是双目放出异彩,更是兴奋起来。

    对她来说,萧凤这番行径看得太多,实在是腻味了许多,但且听历史之上那些著名的帝王将相居然也有这些妙事,就感觉自己似乎推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迫不及待想要一窥其中究竟。

    朱玉真顿感眼皮直跳,只好硬着头皮回道:“我曾经在翻阅一些史料时候,曾经见过有相应的记载。而且就算是那些乡野传说、杂记小说之中也有类似记载。”

    “那你能不能借给我看一下?”杨凤还继续问道。

    女性之事她是瞧了个明白,但是对于男子来说,这只见的情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她却是分毫不理解,对此心中更是向往,想要知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导致这种场景出现。

    “嗯!那些东西我也是许久不曾看过,倒是忘了究竟是哪一本书。待我回去之后,一一翻阅之后,再告诉你?”朱玉真且见杨凤还这执着样子,不免感到紧张起来。

    她本来只是想要帮萧凤掩盖之前事实,没想到却无意间助杨凤还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不免感到叫苦不迭。

    毕竟要从那么一堆书籍之中找到这些记载,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杨凤还眸中已是透着欢喜,抬头一见天上烈阳已然西沉,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便知晓此刻已经到了下班时候,两人腹中更是饥肠辘辘,正是应该回家吃饭的时候。

    一扫远处昙花,杨凤还就有点可惜:“看样子已经快带耶里面了。既然如此,那明天再见吧。”待到离开时候,一见远处的朱玉真,便想起自己的事情,吩咐道:“还有。明天时候你可不要忘了将那些东西带来,知道吗?”

    “当然!”

    朱玉真只好腆着脸笑着回道:“我肯定会带来的。”一想萧凤之事,又是嘱咐道:“不过对于主公来说,今日之事相当重要的事情。所以你千万不能说!知道了吗?”

    “那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