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八章壮志
    一时间,众人皆是沉默下来。

    许久之后,方才有人问道:“若是我们不接受呢?”

    “那他们便会以此为借口,诘问我等。到时候我等又该如何面对宋人?”想到此节,常俊眉头全都锁紧,很显然对此事尚且存有疑虑。

    被常俊这么一说,在场的参谋莫不是眸中闪烁,透着几分懊恼。

    赤凤军之内,大多数以北人为主,因为往常事情,对宋人向来都存有相当的不信任,其中抱有敌意的不在少数!

    “那又如何?到时候咱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他使用什么手段,咱们一律不承认,也不理会!”段峰轻哼一声,扫过在场诸人,便朗声诉道:“大家说,对吧!”

    被他这话一鼓动,在场的众多参谋俱是感觉心潮澎拜,血液上涌之下,立时便高谈论阔,将藏在心中的所思所想,尽数吐露出来。

    “没错!再怎么说,咱们也是刀里来、火里去的兄弟。又岂是那些南人所能动摇的?”

    “而且就那些南人的样儿。就怕蒙古一来,他们自己就先吓尿了。到时候只怕还会求着咱们呢!”

    “就是就是,也搞不懂这群就连汉签军都打不过的孬种,咱们有啥好怕的。”

    “……”

    听着这些话儿,萧月亦是感觉甚是兴奋,黑瞳之中带着期颐看着萧凤,问道:“还请主公作出决定,是否和南朝联合。”

    见到众人全都看着自己,萧凤嘴角蠕动了一下。

    这些时日,她一直都在考虑这些事情,关于和宋朝联合一事有利有弊,若是和南宋联合虽能得到喘息之机,但却为未来事情埋下隐患,若是拒绝和南宋联合,则赤凤军便很难独立对抗蒙军,届时重蹈潞州之事,也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萧凤左思右想,更见众人期待神情,便道:“和宋朝联合,也是可以。但若是我军和对方出现矛盾,到时候我们又该如何行动?”

    “没错。加入宋朝之中,我们自然能够从宋朝之中得到诸多支援,譬如盐巴、布匹以及各类铁器、瓷器之类的。而这些都是我们现在所欠缺的。”严申立时挺身而出,锐利目光扫过每一个人,抑扬顿挫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提醒着在场的众人:“虽是如此,但我要提醒各位。若是南朝枢密院所下命令和我赤凤军参谋部所下命令相左,到时候咱们应该遵循谁的命令?”

    “到时候咱们若是违令,只怕对方不会善罢甘休,断水、断粮只是小事。更甚者,或许会下令军队,直接攻击咱们。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是没干过。”常俊那始终维持冷静的话语,就这么在众人耳边响起。

    成风微微一叹,总结道:“但是若是不和南朝联合,就怕对方会暗中和蒙古勾结起来,将我等灭了。莫要忘了,当初金朝又是如何覆灭的?”经历了这些时日,他也是成熟许多,知晓很多事情并非只是单纯的好坏可以评论,很多事情都具备两面性的。

    而如何平衡这其中的势力,便是考验一个参谋的能力了。

    “所以我想问一下各位。你们都想好了吗?”待到最后,萧凤盯着在场的每一位,终于问出最后的一句话。

    之前拒绝宋朝封赏一事,便是因为这些担忧,如今想要和宋朝联合,则是因为蒙古威胁。

    两权相害取其轻,现在也是时候作出决定了!

    她这话一出口,所有人莫不是感觉整个参谋部气氛为之一凝,就像是火炉一样,烤得人紧张不已,以至于额头之上,都冒出一些汗水。

    先前虽是早有决定,但临到真正作出决定时候,却都感觉分外沉重,紧抿的嘴唇透着迟疑,一对眼珠子也没有安分下来,就这么四处移动,看向对面的人儿,似是要询问别人的回答。

    但空气沉重,这一刻众人皆感难以承受。

    只是最终还是需要决策!

    “你们,都想好了吗?”

    又是一声诘问,萧凤的话打破了在场的沉寂,也让眼前之人纷纷醒悟过来。

    他们侧过身,俱是看着眼前女子,赤红的衣衫以及那始终自信的容颜,也是他们为之追随的缘由。

    “如何应对宋朝,只怕主公早已想好,既然如此那我等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脑中一时间响起这般话语,众人齐齐躬身,对着萧凤庄重一辑,诉道:“禀告主公,我等皆以知晓。”

    “那告诉我,你们的决定?”萧凤深吸一口气,又问。

    众人齐齐回道:“和宋朝缔结盟约,共抗蒙古!”

    “那好!距离蒙古展开进攻尚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www.yuehuatai.com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www.yuehuatai.com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有半年时间。这半年时间你们抓紧训练士兵,做好各种应对策略。至于宋朝?”顿了顿,萧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诉道:“我自然会处理好,让他们不会为难我们。”

    众位参谋齐齐诉道:“那我等便再次恭贺主公马到功成。”

    萧凤这才松了一口气,自当时因宋朝封赏一事惹怒军中士卒之后,她便害怕赤凤军会因此而和宋朝产生矛盾,甚至因此而生出各种怨隙,进而导致赤凤军和宋朝产生冲突,到时候若是想要弥补,那就困难了!

    此地事情已了,萧凤想着政事堂尚有事情未曾解决,便带着萧月重新回去。

    因为路途尚短,而且目前暂且无事,两人也没有使用遁光、轻功的意思,便踏着林间小道,朝着政事堂走去。

    绿树成荫,流水潺潺,交相纠缠在一起的枝杈上,更是盛开着或黄或白的小花,春风带来一阵清凉,更将花圃中盛开的芳香带来,叫人嗅着便感觉甚是怡人。

    置身此地,萧凤方才感觉身心舒坦,也才能稍微卸下肩头重担,偷得半刻的闲暇。

    只是这一路上,萧月却似蒙着一层雾霾,让人看着便感觉有些阴沉。

    “你莫非还在生气?”眼见无人,萧凤这才敢伸出手拉住萧月皓腕,轻笑着问道。

    萧月顿时紧张起来,一甩手错开萧凤的手,脚下莲足微微错开,口中兀自辩解着:“我没有!”

    “你看。眼泪都气的流下来了!你还说没有?”萧凤身形一晃,却是挡在萧月身前,玉指自萧月眼角轻轻一掠,却是摄住一滴泪珠,泪珠晶莹折射着萧月那略有失落的神色,更显她脸色苍白。

    萧月登时愣住,双目已然失色,不免垂下皓首,肩膀一抖一抖的,显然是伤心至极。

    萧凤心头一软,走上去将自己的肩膀递上,双手环住萧月那纤细玉腰,安慰道:“唉!你啊,就和你妹妹一样,总爱将事情藏着心里面不说。但是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见到远处正好有一个亭子,便抱着萧月来到亭子之中坐下来,问道:“而且我们本是姐妹,若是有什么问题,大可以和我说,无需藏在心里!”

    “我知道了姐姐。”

    近距离感受到那温润的身子,萧月顿感双颊绯红,连忙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裳。

    这里人来人往,若是叫人看见可就不好了!

    萧凤有些宠溺的伸出手将眼角泪痕拭去,笑着道:“这样不就好了吗?如果老是哭的话,眼睛都会红肿起来,到时候可就不好看了。”

    被这一弄,萧月一时间囧住,感觉身子都僵硬了起来,目光慌乱的看了一下周围,诉道:“姐姐。这里还是外面,你乃是赤凤军统领,还是需要注意一下身份。”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萧凤这才收起笑脸,正襟危坐起来,然后脸色便带着一丝哀伤:“你之所以哭,是因为你父亲吗?”

    “嗯!当初父亲便是因为南朝支援不力,否则如何会随着兴元府的覆灭而殉城?”萧月眉宇不由冒出一股煞气,话中亦是包含愤怒。

    “唉!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但是你且想一想,南朝之中也有诸如贾涉、宇文威以及赵葵、孟珙等人。他们对我等也是不错。”萧凤微微一叹,旋即便安慰起来。

    萧月却道:“但是姐姐。若非南朝那些庸碌之辈攻诘排挤,如贾涉、宇文威这等俊杰,如何会沦落江湖,甚至就连尸骨也是埋葬荒野之中?”说到后面,她又是紧张起来,劝道:“姐姐!到时候若是这帮人也以相同理由攻击你,到时候你如何应对?”

    “嗯?”

    萧凤一时愣住,心中竟然被萧月这说辞给说动,但是心思灵活,又是说道:“你的说法也不无道理。但是你换个角度想想,若是我等能够将宋朝之中的忠诚义士吸取过来,那便可以极大的壮大我们赤凤军。到时候强弱颠倒、攻守互易。宋朝还如何能够和我等斗?届时我等若是能够抓住机会,一如当初卧龙先生所定大计,南吞宋朝、北灭蒙古也是可能的。”吐出一口浊气,继续说道:“而现在我等暂且弱小,所以也只能暂时雌伏。所以现在,也只能委屈你了。”

    “当真如此?”

    直到这时,萧月双目方才绽放光亮,满是期待的看着萧凤。

    萧凤连连阖首,笑道:“当然是真的。毕竟我的理想一直都是驱逐鞑靼、再造中华。而那宋朝却是早已经腐朽,忘却了古老的理想。他们既然不愿意肩负起重则,那便让我来承担吧。”说到此节,她更感胸中豪气,坚定的说道!“这个世界,注定要因我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