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七章新的动向
    遁光一闪,两人已然从原地消失,待到重新现身,已经出现在参谋院之中。

    这参谋院和政事堂又是不一样的形制,数十间房舍宛如列队一样,整齐划一的分布在校场两侧,令整个参谋院透着一股肃杀之气。道路两侧更是立着许多塑像,每一个塑像皆是栩栩如生,仿佛英魂附体一样,让人感觉他们还活在这里,并且注视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提醒着他们曾经的过去。

    校场上面,一列列士兵正列着军阵,伴随着小鼓点数,一次又一次的迈开步伐。

    而于远处的政事堂之中,更是许多参谋正忙碌的将各种资料送入其中,好让里面正在商议的人知晓当地状况,进而能够做出正确的决策。

    他们看到萧凤、萧月现身之后,皆是俯身一辑,诉道:“恭迎主公到临。”

    “无妨。你们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萧凤一挥手,立时便让这些人重新回到原地,继续着自己手上的事情,而她一步跨入参谋院之后,且见众人皆是望向自己,便问:“只是你们对蒙军如今变化有什么见解?”

    成风立时回道:“启禀主公!目前蒙军共分两路,一路由张柔率领,驻扎在虢州,从而能够将我们的注意力前置在潼关一带,另一路却是有阔端、八思巴负责,目前正驻扎在庆州一带。”

    “那你觉得对方会如何行动?”萧凤又问。

    成风继续回道:“若是我等所猜没错,对方只怕不会走真宁、三水乃至于耀州路线。此路线虽是最短,沿途亦有漕运支持。但此路线却是太过明显,沿途更有大山大河挡住,我等若是在沿途之上布设关卡,自然能够将对方挡住。”旋即顿了顿,有些忐忑的回道:“但是按照蒙古向来习惯,只怕不会走这条路!”

    “为何?”

    萧凤心中已有想法,但她却存心一试眼前之人是否合格,便继续问道。

    “很简单。因为若要通过此路,攻之便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以蒙古现在的状况,根本就难以支撑。所以对方若是要速战速决,那便只有借道宋朝,饶过我军正面防备,直接从后背攻击我等。”成风在沙盘只花了一下,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弧线。

    而这个弧线所经过的城市不仅仅是京兆府,便是清州、陵州、凤翔府等属于南朝的城市。

    “绕道南宋?”萧凤顿时一愣,不由想起昔日事情。

    十数年前,当初兴元府便是因为同样的理由,遭到蒙古的屠城。

    这一切,她始终难以忘怀。

    成风颌首回道:“没错。而且根据往常蒙古惯常的作战手段,只怕这一次他们肯定会这么做。”

    “哪有什么方法阻止吗?”萧月有些焦急,立时问道。

    当初时候,她的父亲担任兴元府的时候,便遭到了蒙古屠戮,若是对方当真按照这路径来上一次,只怕整个四川便会被这群死杀人恶魔弄成地狱,届时的话便是毫无任何一人能够幸免。

    “很遗憾。目前这些地方皆是处于南朝统辖之下,我等若是想要出兵的话,只怕南朝未必会允许此事。”成风摇着头,透着无奈之色。

    当初开放境内借道蒙古,已然是造成莫大的后患,更是令整个四川陷入糜烂之中。

    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南宋朝廷之中众臣的污点,任谁都不会提出来的,为的就是怕下一次兴元府屠城事件又会爆发。到时候群情汹涌之下,便是郑清之这等地仙人物,只怕也要从政事堂之中下台。

    萧凤看着萧月身躯一震,便走到身侧,将其略显冰寒的手握住,点滴真元纳入体内,令其身体稍微带着一些暖意,诉道:“那能不能和南朝取得联系?若是能够知会他们一声,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应当能够很好的阻挡蒙古。”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成风神色懊恼,很显然对宋朝并不抱有希望。

    整个四川历经十年,始终未曾从当初蒙古肆掠、吴曦叛乱等等事件而导致的混乱局面中走出来,由此可见南朝官僚究竟有多么的腐败。

    “若是加上我的亲笔书信,对方应该会稍微重视一下。而且现今担任四川置知使的余玠也是识大体的人,应该会有所准备的。”萧凤见到众人皆是毫无办法,便从旁诉道。

    成风神色淡然,显然对这事儿也不指望:“希望如此吧。”

    “虽是如此,但我们也不能就单单指望南朝。为了应对蒙古大军,你们有什么安排?”萧凤张口提醒了一句,继续问道。

    “针对对方的行动,我等拟定了三个计划。”成风又是诉道。

    萧凤细想一下,便道:“三个计划?是分别针对三个方向的进攻吗?”

    “没错。虽然绕道四川,自背后发起进攻,乃对方最有可能选择的路线,但是其余路线也有相应的可能,自然不能毫无任何防备。”成风解释了起来,然后便开始满满的阐述着众人商议出来的策略。

    “若是对方自宁州发起进攻。那我们便会在沿途城市布设防线,这条路线甚是遥远,中途也有沙漠、山川以为阻挡,可以说难以逾越。但这条路线却胜在出其不意,若是对方派遣一只轻军,星夜奔驰也有可能威胁到我们。所以我打算在沿途的城市之中先安排士兵把守,多则一千,少则三百,以维持防线为主,务求最大化的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这样的话等到对方来到京兆府时候,我等便可以以逸待劳,一举歼灭对方。”

    “但若是对方有张柔自潼关发起进攻的话,当然这条路线可能性最低,不过也不无可能。毕竟春秋时候,秦朝也有痛失潼关的教训。而潼关之后,便是汉中广袤田野,若是被对方闯入其中,这千里沃野便会沦为敌军马蹄之下,正是因此潼关绝对不能有失。所以目前主要以防守为重,若是有紧急情况,可立刻增兵,务必确保潼关不会有任何闪失。”

    萧凤仔细听着,对前两条皆是颇为认可。

    这两条,第一条乃是三国时候魏灭蜀国的策略,而第二条则是当初魏国攻秦的战法。

    当然,这两条因为地理原因,也很少难以实现,但若是能够实现,那便足以威胁到汉中生死存亡危机。

    稍稍沉思一下,萧凤目光死死盯着成风,又是问道:“那最后一条呢?”

    “最后一条?若是蒙古当真攻入四川的话,那对方最有可能的路线,便是由凤翔府而入,自武功显、奉天县等地攻入汉中。此地距离京兆府只有不到两百里之遥,若是昼夜星驰,只需两天时间就能抵达。到时候留给我们的反应时间实在太少,就算是将对方击退,我等所受到的损失也是不小。”

    说道这最后一个,成风神色已然暗淡下来。

    这最后一条看似大费周折,需要从四川一代绕路才能抵达,但却深谙兵法避强击弱之理,就算是短暂失败,也能够彻底摧毁对方农业体系,可以说正中赤凤军的弱点。

    否则,参谋院众人为何会认为蒙古会采取这条路线?

    “那依照你的意见呢?”萧凤亦是皱眉,暗暗想着应该如何应对。

    成风咬紧牙,旋即诉道:“唯有主动出击,才能够改变被动局面!”

    “主动出击?”萧凤一时愣住,口中念叨着:“你的意思是主动发起进攻,将凤翔府控制在我们的势力范围?”也无怪乎她会如此震惊,只因为这凤翔府乃是宋朝地盘,若是赤凤军当真出兵,那毫无疑问乃是和宋朝撕破面皮,形成对立局面。

    到时候宋朝若是也一样针对赤凤军发起进攻,那两面受敌的赤凤军,只怕就当真难以在这世间存在了。

    “其实也并非这一途。”

    成风神色凝重,劝道:“若是主公愿意接受南朝封赐,到时候凤翔府若是有危机,那主公便有缘由出兵,到时候借此机会将凤翔府及周遭城市控制在手中,便可以彻底摆脱掣肘。”

    萧凤乍听此话,不免有些懊恼,低声呵斥道:“南朝封赐?你是说,让我投降南朝?”语气甚是不善,显然也是气坏了。

    说真的,当初宋朝派遣贾似道、李庭芝招揽萧凤时候,萧凤之所以拒绝对方,便是考虑到自己的部下或许会不接受,而且她性子向来桀骜,也难以忍受南朝的诸多礼节,故此直接推拒了。

    此举在赤凤军之中也惹来众多非议,只是碍于萧凤的实力,众人也并未多言。

    而且萧凤主事也甚是公正,他们也害怕那南朝指不定会派什么不靠谱的家伙过来,坏了众人的努力的目标。

    “绝非如此。”成风眼见萧凤竟然发怒起来,连忙解释道:“只是暂时栖息其下,日后若有机会,我等自可篡朝自立,又何必理会那些家伙?”

    萧凤却是颇为无奈,摇着头诉道:“我只怕若是我等当真投入南朝麾下,那么那些大臣如何会坐视我等顺利成长?届时他们定然会使出无穷手段,将我等分割、约束起来。到时候咱们若要摆脱其束缚的话,只怕便难上加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