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六章各自的家庭
    “我倒是和姐姐不一样。”

    杨凤还有些俏皮的眨眨眼,笑意浓浓的说道:“当初我还以为这女官,不过是和往常皇帝选秀,招纳妃子一样,所以一直推托不想来呢。”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才让你进来?”朱玉真侧目望来,眼中都是好奇。

    杨凤还扁着嘴,眸中闪烁着当初的景象,诉道:“其实吧,一开始还是我父亲告诉我的,只是不过因为以为父亲不过是攀附权势罢了,故此一直生气,不予理会。不过我哥哥倒是好奇,便跑到赤凤军询问,之后他因为参与主公举行的科举而考上。正准备离开家前往外地就任时候,见到我前来道别,便将其中误解说明。也因此,我才打算一试,没想到居然就这么被选上了!”言辞中虽是透着懊恼,不过提及亲人的,却是透着一些宠溺,显然她和父亲的关系,要远甚于朱玉真了。

    “你还有一个哥哥?”萧凤神色一动,问道:“那他叫什么?”

    杨凤还诉道:“他叫杨承龙!”

    “杨承龙?就是三年前第一次科考时候,夺得状元的杨承龙?”朱玉真有些讶然,张口便问。

    她虽是和杨凤还乃是同殿为官,但往常时候甚少交流,所问所述皆是公务事情,对于各自私人之事,并未多有涉及。关于这些事情,朱玉真也是第一次听到过。

    杨凤还连连点头,诉道:“没错。目前他正在距离长安六十里之外的鄂县担任县尹。”

    “看来你能这般优秀,也应当是家风优秀。”萧凤不禁赞道,“却不知你家传是谁,竟然能够培育出你们这两位人才。”

    杨凤还宛然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据我家族谱所载,祖上曾是唐朝皇族末裔。不过历数百载,早已经淡薄了。如今时候,家父不过一介私塾先生,让主公见笑了。”

    “但能有这般见识,足见你家父亲睿智。”萧凤又是赞叹一句。

    朱玉真听着羡慕,想到自己的状况又是埋怨起来:“你那父亲倒是不错。只可惜我家的老古董根本就不听,就知道对着我发脾气。说我是什么祸国殃民、败坏门风,根本就没曾将我当做他的女儿。”眉头苦锁,显然对她的那位老顽固甚是排斥,否则如何会做出离家出走的举动?

    “你倒是有些勇气,敢于从闺阁之中走出来。只此一点,便胜过许多男儿。”

    萧凤一脸的赞许,复有微微皱眉,诉道:“但是你家人若是寻来呢?”

    那朱熹乃是理学宗师,亦是南宋四大学院白鹿洞学院创建者,其门徒可谓是广播天下,于宋朝之内可谓是枝繁叶茂、影响甚广,现今宋朝参知政事郑清之,便是出于白鹿洞学院。

    如今赤凤军虽是占据汉中一带,但强敌尚在北方盘踞,为了避免两线作战,此刻实在不宜和宋朝生出间隙来。

    朱玉真一时愣住,嘴巴扁了扁似有害怕。杨凤还眉目微凝,莲足微动来到朱玉真身侧。朱玉真顿感手中一热,却是被杨凤还握住。她有些诧异,微微抬起头来,便见杨凤还双目弯弯,一脸笑意的鼓励道:“你且放心,若是你家人来了,我肯定会帮你的。”

    “多谢你。但是有些事情,你是帮不上忙的。”

    朱玉真心中一暖,但一想到家族势力,神色立时黯然下来。

    她抬起头,带着不甘心看着萧凤,问道:“那主公你呢?到时候我父亲若是前来,到时候你会如何处理?”对于那个家庭,她实在是没有半分好感,只想要远远逃离,当然也幸亏有赤凤军,否则只怕她早就难以忍受外界压力,不得不回归家族了。

    “那得看你的意思了!”

    萧凤双目微敛,稍稍侧过对方目光。

    赤凤军和宋朝关系太过复杂,她又岂能仅仅因为一人原因,而擅自得罪南宋这般庞然巨物呢?

    纵是对方在蒙古攻势之下,只能固守本土苦苦支撑,但也终究是一个统辖数百万平方公里,人员多达数千万的庞大国家。

    赤凤军但是对抗蒙古,已然是竭尽全力,若是在这个时候得罪宋朝,那无疑是自陷险境!

    朱玉真略有失望,又道:“我就知道!你是不可能为了我而和那些顽固老儿对抗的。”

    “我肩上负着全军上下的性命安危,自然不可能如同你等一样,只需为自己负责。”玉颈微摇,萧凤微微笑道,“但正所谓‘欲求人生独立,需求经济独立,欲求经济独立,需求人格独立’。你若是想要坚持自我,不被那些人影响,我倒是愿意祝你一臂之力!”

    “一臂之力?主公,你莫非打算收她为徒?”杨凤还有些奇怪,插嘴道。

    萧凤摇摇头,诉道:“这不可能。她自有家传,所学功法不下于我,若是贸然修炼其他法门,只怕会行将走错,反倒害了自己。”扫过朱玉真失望神色,话语顿了顿,又道:“不过大道万千,终归一途!若修为修至极限,皆是一样。你若是有什么疑惑,那倒是可以到我这里,我自然会帮你指点迷津!”

    杨凤还脸上立时浮现雀跃神色,双目透着兴奋,又问:“那我呢?我能不能也拜入你的门下?学习你的那些武功?”

    囿于家中贫寒,她虽是自父亲身上学了一点粗浅功法,但这些庄稼把式如何能够和赤凤军内部所传武学以及朱玉真传自理宗大家的玄功秘籍深奥?

    故此杨凤还对修习武学,一直都甚是期待!

    只是她未曾度过考核期,故此尚未被授予修行之法的权限。

    “只怕不能!”萧凤又是摇了摇头,苦笑道:“你也知晓我日理万机,根本分不出心神来指导你的修行。不过你若是想学武功,那我大可以书信一封,让你加入忧国少女骑士团。在那里,如你这般的年轻姐妹不在少数,亦有专门的教习负责传授武功宝典。你若是和她们彼此映照、互相借鉴,应当能够有所作为。”

    萧凤虽是地仙人物,但她乃是一军之主,尚有大量的事务需要处理,如何能够分神去教导别人?

    所以她便令忧国少女骑士团成立女校,一方面招揽遗弃女婴培养,一方面教导军中女性,进而为赤凤军培养大量的人才,进而增进赤凤军的实力。

    “哦!我明白了!”

    杨凤还虽是有些失望,但一想到能够接触到上乘的武学秘籍,双目却是绽放出期待的神色来。

    她也曾见到萧凤驾云腾空之术,若是能够因此也踏上修行一途,那倒也不亏了。

    “唉!”朱玉真却是神色黯淡,透着一股不满,口中嘀咕着:“看来我终究无法如同主公这般,挣脱束缚、威凌天下,否则如何能够挣脱束缚?”五指攥紧,透着一丝懊恼以及无助,显得有些可怜。

    萧凤眉间蹙紧,心中微微一叹,道:“你啊。虽是有些勇气,但怎么就无法看破呢?”

    “看破?”

    朱玉真有些茫然,口中呢喃着。

    “没错啊。”

    那杨凤还瞧着朱玉真这样子,圆圆的脸蛋已然皱紧,旋即便跳到朱玉真身前,两只手可着劲揉着对方脸蛋,一边揉着一边笑道:“你啊。还是想得太多了。依我看,你还是心事太重,总是顾前顾后的。可是你又不是神仙,咋能背起这么多东西呢?要我说啊,你还是赶紧将那些东西全都丢了,别去理会就行了。”

    “可是我——”

    朱玉真一脸茫然,任由着杨凤还捏着自己的脸蛋。

    受益于武学一道,朱玉真皮肤特别滑嫩,依旧保持着年幼时候婴儿一般的润泽,教人看着就想要捏一把。杨凤还捏了几把,又见朱玉真还是那茫然模样,便松下那充满弹性的脸蛋,拉起手来朝着远处奔去,笑道:“依我看,你现在还是别想了,不如出去散散心吧。我最近在附近发现了一处花园,看起来甚是美丽。你不如陪我一起去看看,怎么样?”说着,却是抬头看向萧凤,透着几分询问。

    萧凤轻轻颌首,两人立时便似蝴蝶一般,身形一闪一纵便隐于丛林之中。

    见到两人如此高兴,萧凤不禁感叹,暗想:“年轻真好。可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玩耍。”复有想起如今自己年岁也不过二十有六,不免露出了一些懊恼,自嘲道:“只不过稍长几岁,怎么说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大妈一样?看来超过十八岁的少女,已经不能算是少女了吗?”

    正思考时候,于远处忽有一道遁光现身。

    待到遁光消失,萧月已然现身。

    她对着萧凤欠身一辑,旋即诉道:“师尊!正如参谋院预测的那样,阔端等人果然在西藏有异动。目前他们正在庆州集结大量的粮食和兵马,看样子是打算开始行动。”

    “哦?等了这么长时间,看来对方也终于忍耐不住了吗?”萧凤嘴角微翘,眼眸微凝似是已然看破远处场景,道:“你且随我到参谋院走一遭。看看成风他们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