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五章政事堂
    长安城,政事堂。

    在各个区域来回穿行的人群,还有他们手中厚厚的文书,似乎是自政事堂建成之后,给人的唯一印象。

    而作为整个赤凤军行政的中枢,政事堂占地面积约有七万多平方米,从外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直径长达五十丈曲奇饼,只是旁边被咬了一口,而这唯一的口子则是连着一个约有三丈宽阔的街道,直接和通往整个办公区域的街道相连,进而方便人员的进出。

    在中央的空间之中则是一个直径约三十丈的圆形广场,广场周围被挖出了深深的池塘,池塘之间全都被打通,并且沿着特意挖出的沟渠,所有的水全都可以自有移动,形成一道活水体系。

    旁边则是种植着柳树,塘中亦是放养着鱼儿,进而令整个政事堂透着一股自然的气息。

    而在广场两侧,则是有一条条只有丈许宽的街道朝着周围延伸,这些街道旁边皆是插着牌子,牌子之上标明着整个政事堂的地图,并且还有相应的指向箭头,而顺着这些箭头走在相应的街道之上,便可以来到自己所需要的办公区域,进而寻到官员处理自己的事情。

    以广场为中心,则是错落有致建有一系列的房子。

    这些房子形态各异,皆是透着不一样的气息。

    有的甚是高大,足有三丈之高,通体皆是青砖所造,而这个乃是档案室,专门用来存储各类的花册资料以及税饷账簿等等;有的甚至宽阔,内部亦是光线充足,这却是商部用来办公的;有的则是宽阔无比,里面放着各类的谷物,而那些人正对着这些谷物研究,这些则是农部的地方;有的则是甚是高大,宽阔的房间之内充塞着各种机械结构,这些却是冶铁所……

    围绕着整个政事堂最外面,则是建有一层约有三丈高的城墙,青砖砌成的墙壁被涂上了一层清漆,很好的遮盖了略有粗糙的底色,并且令整个建筑物能够很好的融入周围的环境之中,让它显得不是那么的凸出,但是从那稍微露出的瓮城之中,还是可以看出其中藏着的各式火器。

    而在这城墙之上,每日每夜都有人巡逻,确保整个政事堂的安全。

    可以说为了确保整个赤凤军顺利运转,萧凤可着实花费了不少力气,方才将整个政事堂弄出来。

    手中握着一卷军报,李莲感觉自己似是沉浸在梦中一样,偶然闭上眼睛似乎还可以感受到那刀兵交错的呐喊声,这一点让她感觉有些飘忽,似乎稍不注意便会彻底消失。

    望着远处的高大的政事堂,她深深一吸,令自己安静下来,然后便走入宫殿之内。

    甫一进入这政事堂之中,李莲便见到不远处硕大的桌子,桌子之前正有一位女子俯首翻阅着各类的资料,旁边则有两位女官随侍左右,随时随地帮忙整理桌上的资料,并且将相应的笔墨纸砚准备好。

    而在这桌子旁边,也是一样摆放着十张桌子,桌子之上亦是趴着一位女子。

    那些人正对着眼前的资料抄录着,等到抄录完毕之后便会那两位女官取走,等到这女官确认无疑之后,便会被收缴,然后送到中间桌子之前,被上面的人儿审阅。

    很显然,此人便是萧凤!

    而之所以采用这个方式,只是因为刚刚占领京兆府,导致赤凤军之中事务繁多,无奈之下只好招收当地的一些习得文化的女子进入政事堂充当女官,帮助萧凤处理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

    这些女官为首的,便是随侍萧凤两侧的朱玉真、杨凤还,两人皆是此地大家闺秀,久受其父熏陶,对文化典籍一脉也是熟悉,所以便被提拔为主簿,负责当初李莲的事物!

    至于李莲?

    她跟随赤凤军前后,所立战功虽不及那些将士,但也多有苦劳,所以目前被萧凤提升,充任内务部部长,负责整个政事堂的安全卫生事宜,有的时候也会负责传递紧急信息的重任。

    “主公还未休息?”

    李莲有些讶然,目光却是扫过旁边那两位女官,透着这样的讯息。

    见到李莲看过来,朱玉真、杨凤还具是耸肩,露出一副无奈表情,眼中透着一般意思:“你也知道主公性情,若是干起活来那就是没日没夜的。她倒好,身体能够撑得住,但是却苦了我们这些女官,一时不停的没有个歇息!”

    “好吧,我明白了。”

    李莲露出苦笑,旋即咳嗽一声,将萧凤的神魂叫醒。

    只是她却还是俯首案中,头也不抬的的问道:“是李莲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侧女官齐齐翻了翻白眼,显然是对萧凤这样子早已经习惯了。

    “禀告主公,目前潼关传来讯息。这里是具体情况。”

    李莲深吸一口气,似是感到周围沉闷的气息,声音刻意的压低下来。

    “潼关?莫非潼关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潼关一词,萧凤这才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透着询问。

    李莲不禁皱眉,只因为她明显瞧出萧凤眼角边上,已然带着一些暗沉,长久的操劳就算是地仙也禁受不住,但她更知晓若是无法确认潼关一事的安危,眼前女子便会越发不安起来,便道:“所有的信息全都写在上面,而根据保密条例,我尚未开启。”

    “我明白了。”

    萧凤露出一些沉思来,看了一下手中信笺,上面的封泥并未拆解,应当是并未启封。

    她捏碎印泥,取出其中的信笺扫了一眼,立时便笑了起来:“我当初指派那两人担任潼关守卫,如今看来倒也没有用错人。他们的确是给我了许多惊喜!只不过目前我军暂时不宜出动,还是得委屈他们一下。”随后便取过旁边毛笔,在眼前宣纸一阵笔走游龙之后,就将其重新封入信笺之内,嘱咐道:“你且将此信交由通讯部,令他们八百里加急,将此信速速传递给潼关,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

    李莲微微颌首,当即应下。

    正欲离开时候,她忽然掉转头,扫过旁边闪烁其词的女官,便道:“还有主公,我虽是明白你担心军中事情。但若是日夜操劳,只怕会伤了身子,若是有机会还是歇息一下比较好。”

    “歇息一下?”

    萧凤这才恍悟自己已经三天三夜未曾休息,耳边又是传来旁边众人的窃窃私语,不免露出一些笑容来:“潼关之事已经解决,而且西藏、宁夏一带,蒙古迟迟未有动作。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产生冲突的。既然如此,那我便歇息片刻吧。”说着,便伸了一个懒腰自座位之上立起来,这么些天坐着她也感到苦闷许多,正应当好好的活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