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三章冲锋
    “砰!”

    一道火球从城头之上射出,就像是流星一样,瞬间就落在一位骑兵的身上。

    这骑兵身上穿着三副铠甲,中间则是套着数件的丝绸制品,铠甲能够挡住钝器攻击,而丝绸制品相当坚韧,乃是最好的防止箭伤的材料,两者若是结合起来,就如同那复合装甲一样,不仅仅能够抵抗炮火攻击,就连所谓的长箭袭击,也会彻底失效,难以升到蒙古战士。

    但这坚韧铠甲终究无法抵御炮火袭击,变成了一滩碎屑。

    “轰轰轰!”

    一连窜的火炮声再度响起,又是朝着大军之中落下。

    这潼关乃是确保汉中地区安全的重要枢纽,为了确保其安全性,萧凤不仅仅将刚刚制造的最新式克虏炮全数装备在这里,更是分拨了多达三百余门虎蹲炮安置在城头之上。

    一轮又一轮,这些虎蹲炮组成了严密的火网,将所有的士兵全都挡在潼关之前,令其就似鹅卵石一样,根本难以承受那硕大铁锤的撞击。

    “怎么可能?明明我已经将对方主力调走,为何对方还有如此猛烈的火力?”

    心中颇为诧异,塔海心中已然充斥着畏惧。

    他也是一位久经战火的宿将,但是眼前的战斗场景,却超过了他的预料。

    没有了从天而落的利箭,也没有了硕大无比的碎石,有的只是横扫一切的弹丸,还有被射中之后的惨嚎声,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异常的难受。

    “出来,给我出来。尔等只是躲在城墙之后,为何还不出来和我一战?”

    手持强弓,塔海高声呵斥道,睁大的眼球扫过了眼前的一切,似是想要寻找可能出现的敌人。

    但是他却注定会觉得失望,因为奔来的除却了呼啸的弹丸,便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近身肉搏,终究已经成了过眼云烟!

    不断的嘶吼,让塔海的声带有些沙哑,他已经感到了疲倦,长久的奔跑却没找到对阵的敌人,这无疑让他倍感矛盾,心神也已然濒临崩溃,忽然间“轰”的一声,一发炮弹从塔海身侧掠过,直接将他身侧的一个侍卫打中,无数鲜血溅在地上,也溅到了塔海的脸上。

    “啊……”

    被这血雾一扫,塔海立时害怕起来。

    他感到身体周围全都弥漫着那刺鼻的硝烟味,这个让他感到特别的不舒服;间断响起的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更是让他感觉心脏剧烈的颤抖着,几乎难以呼吸;就连眼前都弥漫着浓浓的烟尘,让人根本就难以辨别远处敌人的所在位置。

    这一切,都和他曾经的战斗不太一样!

    为什么!

    为什么那些人不曾出阵?

    塔海微微抬起头,双目有些迷茫看着远处,但那浓密的烟尘却遮住了他的实现,让他根本就看不清楚潼关的所在位置,只能依靠着先前的战斗本能罢了。

    但是武器都已经变了,战斗方式也已经变了,靠着以前的武勇以及战斗的本能,真的能够代替理性判断吗?

    并不清楚火炮、手炮应该如何使用的塔海,已然对眼前的场景感觉陌生,弄不清楚此刻的他,究竟应该如何去做,才能够从这片硝烟弥漫的战场之上彻底消失无踪!

    百人斩?

    万人敌?

    不知为何,塔海在这一刻突然感觉无法的讽刺,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被人愚弄的傻瓜,完全不知晓究竟应该如何行动!

    对了!

    逃走!

    我还可以逃走,这样的话至少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快!快撤退。莫要继续纠缠,快点从这里逃出去。”

    终于还是感应到了危险,塔海连忙下达命令,但炮声之隆已然将他的声音彻底盖住,无论他如何叫喊,都无法让那些士兵恢复过来。

    他所带来的那些战士,之前还仅仅是驻扎在这里寻常的士兵,和史天泽、张柔麾下那种和赤凤军鏖战过的精兵强将不一样,如今被这火炮一连串火炮覆盖,早就彻底的失了神。

    他们在这战场之上来回的跑着,一一时不停的跑着,似乎这样能够躲开阴间的判官。

    他们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面对,强烈的光芒还有隆隆的声音让他们感到惊慌,以为乃是神明发怒,更有甚者早就双膝跪倒在地,在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朝着西天诸佛、漫天神仙祷告着,祈求能够从这森罗战场之上逃出去。

    似是感到所有人全都懵了,塔海亦是感到有些措不及防,他手下的这只军队也曾经和宋军对战过,但宋军的武备情况却远逊于赤凤军,光是两种火器的使用方式便是天差地别,完全只能说是姚明和郭敬明之间的身高差别,根本就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自侧面,数个断肢从他眼前掠过,更令塔海惊惧万分。

    “不管了。我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不然的话,只怕就真的会命丧与此。”

    塔海连忙勒住战马,这才躲开一发炮弹,望着那满地碎尸更是不敢懈怠,连忙调转了方向带着身边的侍卫便朝着远方奔去,而那远方则是河中府的地方,至于身后的士兵也抛之脑后,也不管了。

    重要的是,自己能够活下去。

    这,就足够了!

    至于另一处战场的宋子贞,塔海更是没有丝毫兴致理会统治,就这么全力以赴催动着胯下的战马,使劲儿的朝着河中府奔去。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宋子介一扫远处大军,便见在塔海逃离之后,那五千兵马瞬间崩溃。

    他们茫然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去做,是继续和赤凤军作战然后被那火器给打死?亦或者是就似放下武器,成为赤凤军的阶下囚?亦或者是找个地方突围出去,至于之后是生是死,那就听天由命了!

    不清楚、不明白,这些人就这么呆在战场,浑然忘却了之前的命令!

    “那家伙逃了?”眉梢微动,宋子贞高喝一声,立时舍弃眼前之人,纵马飞奔挡在塔海身前:“你这厮就这么跑了?还有没有将军中之人放在眼中?”

    塔海却是冷笑一声,手中弯刀应声斩出,喝道:“滚开!莫要挡住我的道路。”银芒乍射,立时便朝着宋子贞横扫过去。

    宋子贞自知目前身体尚未恢复不敢硬挡,身子立时朝后一仰,错开了那道银芒,随后莫运一身功力直接朝着对方抓去,喝道:“那这些士兵怎么办?将他们留在这里吗?”神色狰狞,显然是气恼至极。

    “哼!不过是一些汉奴,死了就死了,到时候继续征收便是了。”塔海轻蔑喝道,又见对方竟然运掌对付自己,更是感觉恼火,喝道:“至于你这家伙?若是继续阻我去路,难道就不怕我告上察罕之处,治你大不敬的罪名?”

    “哼!那你弃军而逃又算什么?若是将这件事情捅上去,你也得和我一样,在天牢里面走上一遭。”宋子介倒是骨头坚硬,未曾被对方威胁所吓住,口中亦是呵斥连连,毫不犹豫的点出对方错谬之处。

    塔海亦是愣住,旋即蔑笑道:“哦?那你可曾忘了当初劫船一事?当初时候若非你莫名其妙从船中离开,我等便可以顺利夺取对方战舰了!否则又何必在这里做这浪费时间的举动?而且看你当初表现,莫非是和赤凤军有所勾结?你应当知晓,我若是将此事上告察罕,那你只怕就真的危险了。”

    这一说,立刻便让宋子贞整个愣住,脸上闪着或是愤怒,或是害怕的神色来。

    谁不知晓现任察罕乃是当今大汗贵由的亲哥哥阔端,而作为掌握中原一代所有军权的察罕,阔端在整个中原一代可以说是一言九鼎,绝没有任何人能够反抗的。

    他宋子贞虽是天才,但若是触怒了阔端,也一样会被抓起来处死。

    这一点,毋庸置疑!

    毕竟勾结赤凤军的罪名,可不是小事情!

    “当然,若是你愿意乖乖的随我,或许我会帮你解决这件事情。但你若是继续阻止我,那就莫要怪罪我了!”塔海继续说道,声音异常嚣张。

    无奈之下,宋子贞只好让出一条道来,让塔海从此地迅速离开,不一会儿便只剩下一个黑影。

    远处,那些士兵见到塔海离去,更是感觉心中绝望无比,不免扔下了手中武器,彻底放弃了抵抗。

    宋子介银牙一咬,当机拍马来到众人,一扬手中长枪,高声喝道:“各位,莫要放弃努力。若是想活命的,都跟在我的身后!”又见远处跟来的王著,他下巴微微翘起,略有挑衅的将枪尖对准王著,旋即喝道:“冲!”一声令下,剩下之人莫不是驱策着胯下战马,奋起四蹄朝着远方奔去。

    远处王著瞧着奇怪,连忙将胯下战马稳住,亦是吩咐身边战士,诉道:“所有人,全都跟我冲!莫要让这些人小瞧了咱们赤凤军的气势!”言讫,亦是一样催动全军,宛如一股浩荡狂风,朝着对方席卷而来。

    一瞬间,双军交错起来,万千枪声“砰砰”响起,更是间杂着刀剑交错的声音,只为了决出最后的胜利。